第571章:老常醉酒

关灯
护眼
    我这一问,爹就叹息一声道:“孩子,你虽然脑中淤血已除,对一般事物、手段。看的比以前通透了,可你毕竟还是年轻,对人性的了解,还是没那么深。”

    “人性总是自私的。一切都只会从自己的利益点出发,就算我们徐家先祖那样的高人,也一样免不了暗中维护与你,而老阴参早就具有人形。亦有人性,难免会有其自私的一面,而这也许正是他这么多年来始终无法得道飞升的原因,要知道老柳的修为,远在老阴参之下,老柳都白日飞升了,他则还流落在凡间,这里面,必定有什么玄机。“

    “我怀疑,你所欠缺的东西,对他一定有所损害的,而且很有可能,损害十分之大,甚至会要了他的性命,所以,他才会一句话不说就溜走了。而他明知道你有求与他,却因为私利选择了不帮你,对一般人来说无所谓,可他是修道之人,对他的修道之路,有一定的阻碍,必须以多行善事来弥补,我相信,他不管去了哪里,都不会一路飞行,而是边走边寻栖身之所,一路上必定会留下许多行善的踪迹。”

    “而且,修道之士,多不喜繁华,此去所行,必定选偏僻荒远之地行走,你顺着这几条线索前去追寻,保证能找到他,你三番两次和他相见,说明此事和他脱不了因果,你再次寻到他,他必定无法再次推诿,到时候你自己琢磨着办就是。”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我虽然最近确实脑瓜子比以前快了,但对于人性这些东西,却因为年龄的问题,还没什么了解,当然,这是要岁月的沉淀的,不是一时半会强求得来的。

    爹刚说完,三爷忽然说道:“楼儿,咱们徐家人做事,向来磊落,以私利去求人,本就不妥,一旦你找到老阴参,千万问清楚他究竟在顾虑什么先将人家的后顾之忧解决了,再求人帮忙,如果此时涉及到人家的生命安危,更需要警慎行事。”

    “楠楠,你重伤初愈,本来不该让你走这一趟的,可楼儿单独出行,我始终有点不放心,有你在身边给他把着舵,则要好上许多,而且他也听得进你的话,两人在一起,凡事多商量,总比一个人要好得多,你也辛苦一趟,陪楼儿走一趟吧”

    我和陌楠点头应了,陌楠的身体我清楚,今天已经完全恢复了,出行完全无碍,大不了我注意一点就是,反正我们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当下两人随了爹娘,出了天宫,直下昆仑山。当然,我还是疼惜陌楠的,山路险峻,我担心她恢复的不够好,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行走,昆仑山人迹罕至,四下也没人,陌楠也乐得享受我的柔情,乖巧的伏在我的怀里,目光始终盯着我,一脸的幸福,偶尔还昂起头来,轻吻我一下,弄的我心中一阵阵涟漪,一直将她抱到山脚下,才将她放了下来。

    我不得不说爹真的是料事如神,我和陌楠到了山脚,寻一村落,找了些乡民一打听,果真就有了老阴参的消息,虽然那些乡民所言,也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道听途说,可种种线索都可以让我确定是老阴参无疑。

    我们打听到的这件事,发生的时间稍微久一点,大概在两个月之前,应该是老阴参还在昆仑山上时发生的。

    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而且昆仑山可是圣山,里面的宝贝东西那叫个多,传说还有人上山挖点野菜都能挖出狗头金来的,当然,究竟是不是真的也无从查起,但昆仑山物产丰富肯定是真的,野生动物绝对不少,昆仑山下这些乡民,是个带把的,就没有不会打猎的。

    虽然现在猎枪都被收缴了,可这个世界上能有什么事情能难得住我们人类呢各种弓弩、捕网之类的玩意应运而生,其中有一个小伙子,叫南卡,藏语里是天空的意思,就玩的一手好弓弩,传说他一箭能射中五十步外的易拉罐环,最出名的战绩,就是一次夜间,藏身在一棵大树之上,用三支箭,直接射死了三条狼,箭箭都钉在脑门正中间,这事传的挺出名,南卡也因此被父亲责罚了一顿,在他们看来,狼是大山的保护神,这种滥杀的行为,是要激发山神愤怒的。

    这家伙自从被教育之后,也收敛了不少,只有偶尔馋了,才会上一次山,但所射杀的动物,也仅仅局限于野兔、山鸡之类的玩意了,再也不射杀狼了。

    那一次也是该他走背点,拿了把弓在山里转了半天,愣是没碰到一个兔毛,这让他发了邪火,直接下山回家,将捕野鸡的网夹子给扛上了山,在一个山洼子里给架上了。

    这种网夹子十分简单,利用弹力来捕捉野鸡、野兔之类的小玩意,中间撒上诱饵,一有野鸡、野兔之类的进入,只要一吃诱饵,就会触发机关,将野物整个包在里面,网是透气的,野生动物在里面死不了,第二天去取就行,一般都不会落空。

    可南卡一连三天,愣是一个没逮到,野味没逮着,诱饵可不见了,不管是放多少,不管是放什么,第二天准定干干净净,网却纹丝不动。

    这终于把南卡给搞毛了,在第四天晚上,带上弓弩就进了山,他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吃了他的诱饵还逮不着,而且还带了干粮,准备在山里好好逛几天。

    夜晚山风凉,南卡进山的时候,就带了一皮囊的一串火,这一串火是当地的一种自酿酒,相当霸道,一口下去,顺着喉咙流进肚子里,所过之处就像一串火一样,所以当地人都直接叫一串火,也有叫串儿火的,反正差不多都是这个意思。

    这种酒的酒性极烈,醉的快,一般人也就两三量就倒了,即使经常喝的也就半斤,多了大白天的,他也没想到能出什么事。

    可等他到了山洼子里一看,今天网里终于逮着了一个东西,但这个东西,可将他吓坏了。 :\\、\

    网里是一条大蛇,巨大到简直让南卡怀疑自己的世界观,那条大蛇被发现时,正躺在网里呼呼大睡,周围到处都弥漫着酒气,南卡哪里还敢要什么网,直接吓的惨叫一声,回头就跑。

    就这声惨叫坏事了,本来那大蟒蛇在睡觉的,他这一叫,直接就将大蟒蛇给惊醒了,一看南卡要跑,也没见动弹,大嘴一张,一股巨大的吸力,直接将南卡的身体吸的倒飞了回来。

    就在南卡即将被那大蛇吸到大嘴之中时,忽然出现了一个老头,一把就托住了南卡的腰,转头对那大蛇大喊一声:“老常你疯了吗这人一吃,你可就再也无法修行天道了”

    说来也奇怪,那么大一条蛇,被这老头一声喝的,顿时蜷缩到了一起,低头垂目的,动也不再动一下了。

    那老头自称阴先生,让南卡放心,说老常是修天道的,不杀生,并帮南卡收了网,往南卡拿回家去,自己则对那大蛇吆喝一声,转身就像大山里走去,而那条大蛇,则服服帖帖的跟在了那老头身后,游走了几步后,还转过头来对楠南卡点了点头,好像在向南卡道歉。

    南卡惊魂未定的回到家,将这事一说出来,没要多久,就传遍了整个昆仑山脚。

    4更结束,明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