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斩龙抽骨

关灯
护眼
    但不管怎么说,我也得找到他,不是我不顾及老阴参的安全,只是在天下万千苍生面前。个人的利益,根本算不上什么,包括生命。

    这一有了老阴参等人的踪迹,我就更放心了。在村口看了看,一条大路直通远方,老阴参应该不会选这条路,车辆再稀少。也是和修道之士的风格,反倒另一条蜿蜒通往另一个村庄的路,很有可能会被他选中。

    当下两人顺路而走,这地方地广人稀,间隔几十里才到另外一个村落,一打听,果然又有南卡的踪迹,好像在这村上也做了一件善事,具体的我也不再询问了,无非是老阴参积善之举,经过的时间是前天傍晚,但并没有在村上借宿。

    就这样,两人一路追寻一路打听,老阴参这一路向东,可行了不少善事,尽我们打听到的,在这两天之内发生的,就有五六件,当然,最大的应该还是救产妇的那个。

    我们两人脚程较快,又是一路追赶,而老阴参等人则是走走停停,每做一件善事,就需要耽搁一段时间,这样一来,双方的距离快速的拉近,追到傍晚的时候,就有人说中午才看见南卡过去了,两人又追了一段距离,到了一座坐落在高坡上的村落,眼见天色已黑,我们俩也奔波了一天,两人一商量,反正明天一定能追上,就决定找家农户投宿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再继续追赶。

    当下就找了户人家,当地居民热情,几乎没多想就答应了,甚至连我们要给钱都不肯收,晚上吃饭的时候,更是热情招待,有酒有菜,我们也拗不过主人,只好入座。

    这边由于地广人稀,汉子一般都比较豪爽,而且几乎个个都是好酒量,好在我酒量也还可以,陪了户主喝了一会,我就有意无意的问了起来:“大哥,你在当地,可听说过什么比较稀奇的事情?”

    我本来是琢磨着,要是南卡经过这村子,又凑巧结过什么善缘的话,这样一问,肯定能问出来,谁知道这大哥一听,顿时就乐了,笑道:“怎么会没有,别的不说,就我们这个村子,就十分稀奇,说起这个村子的来历,那可不得了,要说起缘由来,得从秦朝时期说起呢!“

    我听的顿时一愣,自从我了解了我们三十六门的由来之后,对于春秋、秦、三国、宋、明、清这几个朝代,就特别的敏感,因为三十六门先辈的恩怨,在这几个朝代中,发生的比较多。

    当下我就来了兴趣,问道:“哦?大哥给说说,这里面有什么说道?”

    谁知道接下来这户主的一席话,差点将我给吓趴下!

    那大哥说道:“相传啊!我们这村子本来是片湖,湖泊不大,在湖的周围,全是大草原,水美草肥,简直就是牛羊的天堂,在我们这被称为嘎玛,就是星星的意思,寓意是这里就像星星一样闪耀,是四周所有人向往的地方。”

    “但偏偏没有人敢靠近这片湖,为什么呢?因为在这湖里,生活着一条恶龙,凶残而又贪婪,只要靠近湖边的生物,无论是人是畜,都会被它从湖水中蹿出来,一口就给吞了,所以大家只敢在草原的边缘地带放牧。”

    “一直到了秦朝时期,有一个年轻人从东方而来,要去昆仑圣山求学,路经此地,因为连日劳累,加上水土不服,病倒在一个中年汉子的家中,那汉子心善,宰了一只羊,将那年轻人的身子养好了,年轻人见那汉子每天放牧,只在草原的边缘,甚感奇怪,就问那汉子为什么不将牛羊赶到草原上去,那汉子就将草原被恶龙霸占的事情,告诉了这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一听顿时勃然大怒,当时就手指那湖泊说,将来我蒙桀从昆仑山上学艺归来,一定要斩了那条恶龙,拆它的骨,抽它的筋,将这片大草原,还给百姓!当时那汉子只当他说胡话,也没在意,人怎么可能与龙争斗呢!这想都不敢想。”

    可大哥这话一出口,我心里却顿时咯噔一下,蒙桀!大秦第一勇士,率领十万秦兵忠魂攻陷天宫的蒙桀!如果要是他说的这句话,那条龙基本上就算死一半了,唯一的差别的也就是多活几年而已。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蒙桀竟然是从昆仑山上学的本事,他那一身本事,还有谁能教他?肯定是从天宫学的呗!只是之前遇到他的时候,他却对曾在天宫学艺的事情只字未提。

    那大哥见我发愣,只当我听的入迷了,哈哈一笑道,继续说道:“那年轻人养好身体之后,就离开了这里,去昆仑山了,时光就像射出去的利箭一样,一去不回头,一晃眼,十年就过去了,那汉子也成了老汉。”

    “在一个清晨,那老汉正准备将牛羊赶去放牧,忽然来了一队人马,后面清一色的身穿轻甲的骑兵,带头的一匹黑色骏马之上骑了个高大魁梧的壮汉,身穿黑色盔甲,手提丈八霸王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一见他下马便拜,感谢他当年的救命之恩。”

    “那老汉仔细一看,这不是当年自己救的那年轻人嘛!十年不见,竟然长的如此彪悍结实,看装扮还当了官了,心头也高兴,扶了他起来,问及那蒙桀的来意,蒙桀就大笑了起来,说来此一是报当年救命之恩,二来也是兑现当日之承诺,要杀了那恶龙,还草原与百姓。”

    “那老汉一听吓坏了,连声称使不得,说了一通大道理,无非就是龙乃上天所命,凡人不无法与龙争斗之类的话,那蒙桀哈哈大笑,伸手举枪一指,就问那老汉,你看这草原,宽广辽阔,要是用来饲养战马,能养活多少战马?这些战马又能装备出多少骑兵来?如此人间美境,岂能容那一条恶龙霸占。”

    这大哥说到这里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聊开了,伸出双指来,权当霸王枪,就连脸上都生出几分豪气来,敢情将自己当成蒙桀了。

    我心里却十分清楚,蒙桀此来,报恩是一方面,那般英雄,受人恩情怎么会忘,一朝得势,自然回来报恩。杀龙也是一方面,大秦铁骑纵-横,兵备精良,用这里饲养战马,然后成批运送至咸阳,用来装备骑兵,确实是一良策。最重要的,却可能是打探天宫的情况,他的装扮已经说明了他的身份,他当时已经是将军了,秦始皇可是一直对天宫念念不忘,派蒙桀前来查探天宫虚实,说明那个时候秦始皇已经准备发兵攻打天宫了,也许,正是这次的查探,促定了秦始皇出兵的决心。

    那大哥继续说道:“那蒙桀又问老汉,你救过我一命,我赏你一片土地,你看这片草原,你想要哪里,我就将哪里划给你。”

    “那老汉见他不像是说着玩的,而且还带来了军队,看样子是真的准备对那恶龙动手了,毕竟军队人多,万一真被他将恶龙杀了,那最好的地方,莫过于那片湖周围了,当下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随口就要了那片湖所在。”

    “那蒙桀想都不想,直接就答应了,当下让他手下的兵士原地待命,他自己一个人一匹马一杆枪,就去杀那恶龙了,这可把老汉担心死了,一个劲的责怪自己,这位将军要是因此丢了命,就是因为自己多嘴害的。”

    “不一会,湖泊之处就刮起了狂风,漫天乌云密集在湖泊上空,电闪雷鸣,那老汉距离那么远,都清楚的看见一条怒龙腾空而起,巨大无匹,威猛凶恶,当场就吓的跪了下来。”

    “可那蒙桀的手下却一起高声呐喊了起来,好像丝毫不担心蒙桀的安危,反而一个个看着那恶龙双目放光,好像我们草原上的人看见一条条烤的香喷喷的羊腿一样。”

    “湖泊上的电闪雷鸣,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咔嚓一声巨雷炸响之后,那条巨龙笔直的掉落了下去,再也没有飞腾上半空中,随即一人一枪一马就像一阵黑色旋风一般,从大草原上奔驰而来,到了近前一看,那蒙桀浑身浴血,身上黑色战甲都被撕破了,手中还抓着一截血淋淋的骨头,竟然活着回来了。”

    “根据那蒙桀说,恶龙已经被他杀了,掉进了湖泊之中,再也不能为非作歹了,而他只取了一截恶龙身上最坚硬的龙骨,留作纪念,恶龙原先居住的湖泊,包括周围的草原,就赏给老汉,随后就昏迷了过去,显然在和恶龙一战之中,也拼尽了全力。”

    “那些军士将蒙桀带走了,老汉整个人都呆了,随即就看见原先那湖泊所在之地,慢慢隆起了一道土坡,由于这土坡正在草原的中间,大家就慢慢的在这土坡上安了家,形成了一个村子,大家都说这个村子实际上就是恶龙尸体所化,所以这个村子就叫做斩龙村,一直沿用至今,这就是我们这个村名的来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