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4章:白鼠指路

    听这大哥说完,我不由自主的和陌楠对视了一眼,心里隐约觉得这事好像和我有关,老阴参两个月前救南卡。如今离开昆仑山一路广结善缘,一直牵扯出斩龙村蒙桀斩龙,一系列的事情,应该不会这么简单。可究竟是怎么回事,却又因为线索太过凌乱而无法连接到一起,只可惜当初遇到蒙桀的时候,有许多疑问都没有问清楚。不然的话,也许根本就不用找老阴参了。

    那户主酒兴正浓,我又陪着喝了几杯,随后这大哥又聊了几件事情,都是些昆仑山中的诡异事件,有的年代十分久远,有的完全是道听途说的山野奇闻,和我的事完全搭不上关系,却唯独不见提起有关于南卡的事来,显然南卡并未在此地多做停留,这令我大失所望,片刻酒足饭饱,户主给我们安排了睡觉的地方,就此休息。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和陌楠就告别了户主大哥,随路追寻。

    两人一出村口,就觉得今天的雾气特别的大,凭我的目力,竟然也仅仅只能看到前方十步远的位置,而且不知道怎么的,我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监视我们,可我前后左右都注意了一下,却硬是无法发现对方的踪迹。

    当下就佯装和陌楠亲热,搂住了陌楠的腰,表面上看就像是两人**,实际上却轻声说道:“这雾浓的邪乎,而且暗中好像还有人监视我们,肯定是想对我们不利,如果有人忽然袭击,不管从哪方来,你立即躲到我身后。还有,不要四处观看,配合我迷惑对方,要让他们以为,我们还没有发现他们。”

    陌楠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轻轻锤了我一下,看上去好像是半推半就的模样,脸上挂着微笑,同样轻声说道:“好为策安全,如果我被攻击,我会制造一个幻影在你旁边,实际上我会躲在你身后。”

    我一点头,两人继续说说笑笑向前,前行约百十米,道路分了岔,一条直行,一条转道向南,我琢磨了一下,再直行下去,应该快到城镇了,决定向南走一会看看。

    当下取道向南,谁料两人刚走得几十步,就看见路中间插了一块木牌子,上面钉了一张纸,纸上面写了几个字:“走错了,改道直行,取道拉孜。”底下没有落款,也没又其他任何的标志。

    我们两人顿时愣住了,互相看了看,这分明是老阴参安排的,真不知道究竟该不该相信,如果信他的话,他要是骗我们的话,那我们就别想追上他了,天宫开启之日在即,时间我们可耽误不起,如果不听,他要是真去了拉孜,那我们又该怎么办

    思来想去,随一咬牙道:“改道我们去拉孜”

    陌楠眉头一皱道:“镜楼,你确定吗”

    我抬头看看这处处透着邪劲的浓雾道:“就这么决定吧我总觉得,老阴参好像在故意引我们去什么地方,这一路上的善事,做的太明显了,简直毫无遮掩踪迹的意思,虽然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还不明白,可我相信,他一定有说不出的苦衷”

    “而且,以老阴参之能,不可能看不清目前三十六门的形势,他一定知道,我们要想赢这一局,必定得让我获得金鳞真龙的十二成力量,而他也一定知道,金鳞真龙会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说,那我们只剩下寻他的一条路,既然他一路上毫不遮掩自己的行踪,我有理由相信,他是故意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我顺着他的踪迹走,很有可能,是想让我自己发现其中的秘密。”

    “只是可惜,目前所获知的线索,看上去毫无关联,昆仑山救南卡、借南卡之手救了一对母子,很有可能都有深意,甚至连斩龙村,也是他故意引我们去的,只是这些事情还缺少一根线,我无法联系到一起去,很有可能,前面还有提示。”

    陌楠看向我的眼神之中,忽然就多了一丝异样的光彩,随即微笑道:“镜楼,我发现你真的不一样了,自从脑中淤血去除之后,好像比原来聪明多了,你说的这几点,我也想到了,只是我都没有你想的这么深,只是隐约觉得好像不这么简单,却没有往你说的方向上去想。”

    我哈哈笑道:“怎么怕我抢了你的风头”

    陌楠一边转身回走,一边娇笑道:“那个女人不希望自己什么都不用烦,你能将所有事都揽了去才好,我就专心给你生孩子好了......”一句话说完,大概知道自己说漏嘴了,羞的低头就跑。

    我哈哈大笑,追上去说道:“行,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负责所有事情,你负责生孩子,到时候咱们多生几个,一个学文,一个学武,一个做生意赚钱......”一句话没说完,陡然觉得地面传来一阵轻微的颤动,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地下急速钻行一般,位置应该就在我身后不远处。

    我猛的一下站住,地下那人好像来不及停止了,哧溜一下就钻到我脚下,我猛的一伸手直接探入地下,口中大吼一声:“给我滚出来”

    地下那人大概没想到这么轻微的动作,也能被我发现,根本来不及逃窜,已经被我一把抓住,硬生生从地下拖了出来。

    这东西异常灵活,一现身,就化作一团白光,哧溜一下从我手中滑了出去,闪身就想逃走,我已经将他揪出来了,哪里还会让他逃了,身形电闪,一纵身就到了他身后,单手一伸,手指一点,就点在了他的后脑之上,冷声喊道:“你再动一步,就让你尝尝我生命之春的滋味。”

    那人顿时一愣,随即站住身形,苦笑道:“别别动手,是我是我啊”听这话的意思,好像跟我还是熟人。

    这声音一入耳,我顿时在脑海之中急速搜索,可我想遍了所有曾经在我生命中出现过的人,也没有谁是这个声音的,当下冷声道:“转过身来,你要是想逃,可以跑一下试试,但你应该知道我手上沾了多少血腥,多了你一个也不在乎。”

    陌楠则一闪身挡住了他的去路,也扬声说道:“镜楼注意点,这人眼珠子乱转,必定在打什么主意,他一动歪脑经,你就动手。”

    那人急忙将双手举了起来,连连摇摆道:“别别介我也没得罪你们,何况徐家的规矩也不应该是这样的”一边说话,一边已经缓缓转过了身来。

    我一看,这人还真不认识,身形肥硕,白白胖胖的,四肢却短小的都不大协调了,往脸上看,双眉极淡,一双黑豆般的小眼睛滴溜溜直转,圆耳尖嘴,两颗大门牙凸出唇外,看着就透露着一股子狡诈劲儿。

    当下面色一沉,声音陡然森寒了起来,冷声道:“你是谁为什么一直监视我们”

    那尖嘴白胖子一听我发问,顿时苦着脸道:“你不认识我了你以前还饶过我一次呢就是我给你们送钱的那次。”

    一句话出口,随即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来,笑道:“对了对了那次你看到的是我的本体,不是现在这副模样。”一边说话,一边原地一转,在我们面前已经显露出本体来,竟然是一直硕大的白毛老鼠。

    我一件他露出了白毛老鼠的本体,又听他说给我们送过钱,顿时想了起来,可不是嘛他确实是给我们送过钱,不过那钱是送给三爷的,而我和花错也确实放过他一次,不过也不是有意放他的,木屋赌局的时候,花错没让他参加,只是因为要让赌局差一个人而已。

    这家伙正是和黄姑娘、老胡、老常、老魏合称五仙的老白  . 首发

    随即那老白有变回了人性,对我笑道:“这回认出来了吧”

    我也森然一笑,一点头道:“原来是老白啊既然你来了,倒是省了我许多事,说说吧老阴参派你来,是想告诉我什么事”

    老白嘿嘿一笑道:“可不是我嘛不过,参师叫我来,可不是要告诉你什么的,而是怕你们走错了,让我来给你们指路的。”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敢情刚才那块木牌子,就是老白搞的鬼,怪不得我一直觉得有人监视我们,却找不到对方的踪迹呢老白是个老鼠,钻在地下呢这我怎么想得到。

    而且,他这话一说,我就明白了,看样子我真猜对了,老阴参一路引我们来此,真的是有用意的,而且这事,应该是老阴参从两个月前就已经开始着手了,老常醉酒吓唬南卡,他出面救下,就是这局棋的第一步,只是费这么大一圈事,耽误了这么久的时间,将我引来这里,究竟有什么深意呢

    老白这家伙绝对是个精灵鬼,我这边眉头刚一皱起,他立即笑道:“别问我,问我也不能说,参师有交代,此事事关我们几个的身家性命,所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若说出一句来,我们几个就都完了。”

    今天结束,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