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康定情歌

    老白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明白了过来,修道之士和我们人类有诸多不同,有许多忌讳之事。特别对于某些不该泄露的天机,是绝对不能泄露的,一旦泄露天机,将受到的惩罚。会是人类的几倍,拿江长歌来说吧!他泄露天机,导致未老先衰,要不是江莫问将自己的命给了江长歌。江长歌已经死了,江长歌作为一个人类,尚且如此,老阴参几个修道之士,有些话说出来,只怕当场就得遭雷劈。

    而要告诉我的这事,则更是直接牵连到十二金乌能否融合,金鳞真龙能否复活,自古以来,皇帝多自诩为真龙天子,这里面不是没有说法的,龙乃天之子,区区几个修道之士,若是胡乱泄露天之子的秘密,下场会怎么样,不用说都知道。

    怪不得老阴参如此煞费苦心,这老阴参已经在天地间几千年了,许多事他都清楚的很,早就料到了会有今天这种局面出现,所以,早在两个月之前,就已经开始着手安排这些事了,目的就是要引我自己发现其中的秘密,南卡只是机缘凑巧,顺应天意而出现罢了,没有南卡的出现,也会有东卡、西卡出现,他只是老阴参给我安排的一个目标点而已。

    而且,他故意让老白、老魏、老常都跟随着南卡一起行动,无非就是让我们的目标更明确一背一个大包,拿一把黄油纸伞,这太明显了,何况他们还一路行善,行事高调张扬,我若是连这么明显的目标都找不到,那死了当真活该。

    这一切算是搞明白了,可老阴参究竟想让我自己发现什么,我还是没有参悟透,隐约觉得,这一路上老阴参所行的善事,只怕也没那么简单。

    好在既然我已经明白了老阴参的意思,又有老白给我们指路,接下来就容易多了,我相信,在前方一定还有提示,我现在所发现的这些线索,已经让真相呼之欲出了,就差一个关键的只要这个关键点一找到,所有的事情也就水落石出了。

    当下我就放了老白,老白是帮我们的,就算长相再不讨喜,我也不能恩将仇报是不是,所以在放了他的同时,还随口感谢了他两句,老白一得脱身,欢快的原地一转,就消失不见了,只是我脚下明显感觉到地面一阵颤动,显然已经顺地钻走了。

    我和陌楠两人取道拉孜,一路直行,果然,沿途又听到几件关于南卡的传奇,老阴参此举,能不能帮到我不一定,倒是彻底将南卡给神化了,沿途的百姓都说南卡是山神爷选中的执行人,毕竟出面做好事的都是他。

    我们俩一路到了拉孜,刚进拉孜,迎面就走过来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一看见我们俩,顿时眼珠子就直了,盯着我们俩上下打量,随即就走上前来,对我们问道:“徐镜楼?陌楠?”

    我一见就知道这必定又是老阴参的安排,当下一点头道:“正是!”

    那汉子一听我们承认了,立即喜笑颜开,对我们说道:“康定情歌!”四个字一说完,立即转身走了,留下我们俩一头雾水。

    我们俩还没缓过劲来是怎么回事,又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发现了,立即跑了过来,这回连确认都没有确认,直接对我们笑道:“记住了,康定情歌!”

    我估计是老阴参故意让人给我们指的路,也就是说,目的地在康定,怪不得南卡一开始说要去康定,我还自作聪明的以为康定只是个中转站,看样子,一切的答案,就在康定。

    当下两人也不再管是否超过老阴参了,直接找车,这里车辆却不好找,问了几个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一看是我们,理都不理我们,给钱都不去,倒是一路上,起码又有三四个人对我们喊“康定情歌”这四个字,我不禁有点哭笑不得,知道是怎么回事的自然无所谓,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俩是点唱机呢!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愿意拉我们去康定的小伙子,两人一上车,那小伙子就转头看着我们俩笑道:“康定情歌?”

    我一听就明白了,怪不得其余人都不肯拉我们,敢情又是老阴参搞的鬼,这老家伙能量还挺大,不过以他的手段,设置这些也确定不是什么难事就是,当下就笑道:“对!康定情歌!”

    那小伙子开车出发,却不管我们再怎么盘问,就是不开口了,车子开的飞快,两边飞速倒退,车上一遍又一遍的给我们播放康定情歌,真不知道老阴参给这些家伙下了什么**汤,同时我心中也被“康定情歌”这四个字勾起了浓厚的兴趣。

    首先,这是一首歌,根据康定城一个美好的传说改编而来,因为其优美的旋律,一直被世人所传颂,其次,这是老阴参指定我们前去的地方,这里面究竟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想破了脑袋,我也想不出其中原委。

    优美的旋律飘了一路,车子一路飞奔,入夜十分,才到康定,也没停车,带着我们直入康定,一直在一个小巷子里停了下来,那小伙子主动替我们打开车门,我们俩刚下车,车子就发动直接开跑了,留下我们俩又是一头雾水。

    可这次却并没有迷茫多久,就在我们下车的对面,就有一个旅社,上面挂着一个四方四正的木牌子,上面写着六个大字-康定情歌旅社!

    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老阴参故作神秘的闹了半天,就是要我们来这么个旅社?这个旅社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不过老阴参既然这样安排,自然有他的道理,既来之则安之,两人进了旅社,吧台后面的老板娘一看见我们,直接就拿出了一把钥匙,连问都没问一句,就交给了我们。

    我看了一下,三零三号房,估计问老板娘,老板娘也不会说什么,干脆什么都不问了,直接带着陌楠上了三楼。

    房门一开,里面还挺整洁,这一天可跑了不近,而且天色也晚了,没有进一步的指示,我们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两人干脆洗漱一番,准备好好休息一夜,我相信明天老阴参一定会有新的安排,只是这一天就这么白白浪费了,距离天宫之门开启之日,又近了一天,算算时间,已经剩下三天了,心中甚是紧张。

    可等陌楠洗漱完毕,由于衣服都脏了,都洗了又没得换,只裹着浴巾,露出雪白的一大片胸脯出来的时候,我的这种紧张顿时一扫而空,而是被男性荷尔蒙的兴奋所迅速的取代,二话不说就将陌楠扑倒在了床上。

    男人本身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何况有陌楠这样的美人在面前,更何况,咱们现在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时间白白浪费也是浪费不是!就算三天后就是最后一战,那又如何!生死还不知道呢!何不好好温存一番。

    陌楠也明白我的想法,面颊粉红,眼神迷离,娇喘着、欲拒还迎的和我嬉闹,我直接扯掉了她的浴巾,顿时一具雪白的躯体出现在我眼前,两只柔软的小白兔傲然挺立,两点粉红诱人至极,全身的皮肤都像丝缎一般光滑,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我就觉得脑海中轰的一下,什么也不管了,疯狂的扑了上去,四片嘴唇沾到了一起,再也不愿分开,我们两人早就有了肌-肤之亲,互相之间也没有什么扭捏的,随着我的疯狂,陌楠也做好了准备,立即长枪直入,疯狂缠绵。

    陌楠也完全放开了,不断的迎合着我,引导着我变换体-位,这些应该都是之前钱丽华教她的,只是一直都没好意思在实战中演练,主要我们实战的也少,这次全都用了出来,着实让我欲仙欲死,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事儿还有这些方法,其中滋味,妙不可言!

    许久许久,两个人身体才舍得分开,我刚从陌楠身上滚落,陌楠已经像条游鱼一般的粘了上来,趴在我的身上,顺着我的身体往下滑落,一路不断轻吻着我,逐渐滑到腰下,瞬间一种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我立即再度站立了起来,片刻之后,两人又纠缠到了一起。

    一次、两次、三次

    一直等到梅开三度之后,陌楠才浑身疲软的躺在我的怀里,再也不动了,用纤纤玉指在我坚实宽阔的胸膛上不停的画着圈,我也累的一句话都不想说,只想静静的享受着这激-情后的温存。

    可就在这时,我却忽然看见,在我们这张床的上面房顶上,有人用淡色的笔写了几行若有若无的字,如果刚才我们的身心没有投入在**中的话,一定早就发现了。

    当下我立即凝聚目力,仔细一看,顿时如遭雷击,瞬间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我终于明白了康定情歌真正的含义!

    上面写着四行字:“此去生死两茫茫,昆仑天宫梦一场。徐门忠烈留一脉,剑山龙炉情义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