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6章:山火锤炼

    这几句话的意思说的很明白,此去生死不知,而天宫之门开启一战,对我来说也是很有可能就是一场空梦。在这之前,给徐家留一条根,而剑山龙炉,则就是老阴参让我们去的地方。

    所谓的康定情歌。确实就是爱情的歌,只不过这次歌中的男女,换成了我和陌楠,这天下。还有比男女之间的欢爱更动听的情歌吗?

    老阴参这次的安排,就是想让我们在去这剑山龙炉之前,欢合一次,好给徐家留个后,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次凶险至极,我是死是活,他也没有把握!

    我身负金鳞真龙十一成的力量,我要是自己不想死,普天之下,我还真想不出谁杀得了我,就算苏振铭和苏出云联手,想要我的命也没那么容易,老阴参不可能不知道我的实力,却仍旧如此顾忌,足见这次剑山龙炉之行,有多少的威胁?

    而且,我甚至敢打下包票,剑山龙炉直行,一定可以将之前所有的疑惑,全都解开,包括十二金乌不相融和金鳞真龙默不作声的秘密。

    说实话,原本两人缠绵过后,我是十分疲倦的,只想美美的睡上一觉,可现在一发现这四行字,顿时睏意全无,脑海中一阵阵寒意袭来,整个人如同木雕泥塑一般。

    陌楠立即察觉到我的异常,轻声问道:“你怎么了?”

    我知道她还沉浸在刚才的幸福之中,立即笑道:“没事,就是有点累了。”我是个男人,有些事,我知道就行了,没必要让陌楠也跟着担心,就让她将幸福多持有一会吧!

    陌楠乖顺的往我怀里钻了钻,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轻声道:“那我们睡吧!老阴参叫我们来,一定会有进一步指示的,明天还不知道要面对什么呢!你确实也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

    我应了一声,强迫自己静下心神来,陌楠说的对,不管明天会遇到什么,总得好好面对,在老阴参都不看好的情况下,我再不好好休养,那就真是找死了。

    当下两人拥抱着沉沉睡去,这一觉睡的那叫个香甜,一直睡到日上三竿,两人才起床洗漱,穿衣下楼,将钥匙还给老板娘的时候,我本来以为老板娘还会像其他人一样,什么都不说,谁知道那老板娘一接过钥匙,就说道:“小伙子,你们想不想听一个故事?”

    一句话说完,好像还怕我们不愿意听一样,故作神秘的说道:“这个故事,你们听听一定不会后悔的!”

    其实她一开口,我就已经知道了,这故事其实是老阴参想告诉我的,只是他不方便说,借别人的口说出来而已,我相信,这个故事之中,一定有关于剑山龙炉的线索。

    当下我们就纷纷点头,那老板娘就说了起来,等她一个故事说完,我心里已经明镜一样,所有的所有,都在一瞬间明白了过来,这老阴参,真是用心良苦。

    这个故事,就是关于剑山龙炉的,而且,这个故事,也将所有的线索,连接到了一起。

    剑山当然是一座山,可剑山在哪,却谁也不知道!

    相传在隋末年间,正值九九重阳之夜,剑山之上,忽然霞光万道,七彩光芒,闪烁不停,最后定格为金色光柱,直冲天际,弥久不散,直照的整个剑山一片金光,如同整座山上都渡了一层金一般,这道金色光柱,一直亮了一夜。

    年轻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好奇,可有点阅历的老人都知道,这是要有惊天动地的宝贝要出世了,老实木讷的开始谨言慎行,尽量不惹事了,机灵一点的则直接举家搬迁了,这对一些人来说,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这些绝世宝贝要出世,必定会引来一场腥风血雨,老百姓们搅和不起,能躲就躲了。

    消息传的飞快,没要几天,剑山脚下就了,有当地的高手、有来自中原的好汉,有来自西域的异域人士,还有当时各地势力的实力战将,成百上千名的英雄好汉汇聚剑山,都想夺取在剑山之上发出金光的那物件。

    自古以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利之所驱,纷争难免,特别像这次,来的都是江湖好手,从来文无第一,武无第二,一个个都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一言不合就动手,没要几天,剑山已经成了血山。

    好在这些汉子都是江湖人,江湖事江湖了,谁死了认倒霉,伤了怪自己学艺不精,加上地处偏僻,其中还有各方势力参与其中,官府也没有插手的资格,直接导致事情愈演愈烈。

    就在这时,出来了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此人长了一脸的大胡子,身形魁梧,气态豪迈,随身带着一把大铁椎,姓名却不知,众人皆以他一脸的大胡子为名,称为虬髯客。

    虬髯客直接在剑山脚下立擂,扬言要力压天下所有高手,立擂时间为限三天,三天之内,任由何人、何时都可挑战,哪怕大家约好了一个接一个的上车轮战也无所谓,只有一条规定,挑战时必须是一对一,输的走人,赢的留下继续当擂主,若三天之内,无人能够赢他,就请大家离开剑山,剑山上的宝贝,归他所有。

    这个消息一出,顿时就炸了锅了,这些江湖汉子,平时都够狂的了,可从没有见过谁敢这么狂的,以一人之力,独挑天下群雄,这个牛皮吹的也未免太大了,何况还有剑山的宝贝为赌注,一时挑战者踊跃,看热闹的人更多,凡是会几手的,都去看剑山擂台了。

    擂台第一天,就有无数英雄好汉上台,但往往连虬髯客一招都挡不住,就被打下台来,这虬髯客下手极有分寸,只败不伤,输的人心存感激,往往也都真心认输,从此退出了剑山角逐之中,其他一些看热闹的也通过了虬髯客与别人的比斗,意识到了自己与虬髯客的差距,直接放弃了争夺宝贝的心思。

    在虬髯客的努力之下,第一天晚上,剑山的腥风血雨就少了许多,很多人都明白,就算自己杀了一两个对手,也不会是虬髯客的对手,再争斗下去也没意思,还白白的增加了仇家,怎么算都不是划算的买卖,所以很多人就抱着看热闹的心情,也就不惹事了。

    到了第二天,上去了更多的英雄人物,瓦岗寨的十几位好汉,全都败下阵来,就连太原李家第一猛将尉迟敬德,也输给了虬髯客,虬髯客风头一时无双,第二天下午时,几乎已经无人再敢上前挑战,大家都认为能和虬髯客一拼的,只有大隋第一高手宇文化及,所以议论纷纷,都在猜他们俩谁能赢,甚至有好事之徒,开了赌局,设了盘口,赌两人之间的胜负。

    但宇文化及却一直没有出手。就这么坐着看虬髯客大显神威。

    一直等到第三天下午,虬髯客连问三遍:“可还有人欲上台比试?”三声连问,无人应战,虬髯客昂天大笑,身形一起,就像一只巨大的鸟儿一般,飞身直上剑山。

    可虬髯客一起,宇文化及就出手了,一闪身也直接向山顶上飞掠而走,眨眼追上虬髯客,两人一边上山,一边疯狂互斗,这令所有的看客都惊呆了,明白过来之后,也都纷纷跟随上山,观看两人争斗。

    就在即将到达山顶之时,宇文化及终于输了一招,被虬髯客一记大铁椎击中,吐血翻身倒退,一路下山,率手下匆匆离去,显然是伤的不轻。

    而就在这个时候,剑山顶上却忽然冒出了一大团黑烟来,随即就有火星喷溅而出,黑烟滚滚,火花四飞,显然是火山喷发的征兆。这一下大家慌了,功夫再高,也挡不住岩浆啊!纷纷亡命一般逃下山去,唯独剩一个虬髯客,却冒死向山顶上蹿去。

    有人看见虬髯客手中抓着一截白生生的骨头,也不知道他要干啥,可这当下,逃命还来不及,也没人管他就是。随着大家逃下了剑山,虬髯客则已经到了山顶。

    虬髯客一到山顶,就将手中白骨抓好,随即凝神静待,过了片刻,火山口之处喷发出一股赤红色的岩浆来,岩浆之中,还包裹着一团金光闪闪的东西,那虬髯客竟然伸出另一只手探入岩浆,直接将那散发着金光的东西给抓了出来。

    这东西一被虬髯客抓住,就金光大盛,却是一条小龙形的金色光芒,随即就被虬髯客往手中白骨上一裹一附,提起大铁锥,权当锤使,叮叮当当一阵敲打,已经形成了一把金光四射的匕首。

    这匕首柄只有五公分长,也比普通剑柄细上那么一圈左右,上面錾有精细的龙纹,盘在剑柄上,鳞须皆见,气势磅礴,剑身大约有二十公分左右的长度,却只有一公分左右的宽度,在剑尖上,还有一个约有两三公分长的弯钩凸出,看上去又有点吴钩的感觉,总体看上去极其怪异。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