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7章:必须去剑山

关灯
护眼
    神兵一成,虬髯客抓着匕首,飞身而走,身后岩浆喷发而起。直冲半空,随即化为无数飞灰、炙红的石头四处散落,虬髯客飞身狂掠,身形疾走。片刻之后,已经到了山下。

    众人惊魂未定,加上本身也不是虬髯客的对手,虽然明知道那把匕首必定是绝世神兵。却也只敢远望,不敢靠近抢夺,眼睁睁看着虬髯客飞身而去,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

    等到山火散去,春去秋来,数载之后,剑山已经恢复了原样,只是树木都在那一场山火中毁灭,满山都长满了青草,而在山顶之上,则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坑洞,因虬髯客在此手抓金龙,炼出绝世神兵,所以从那之后,剑山又被称为炼龙炉!

    在到后来,有人传闻,说剑山之下,镇-压着一个远古洪荒时期的金龙龙魄,这条金龙因为促使了黄河泛滥,为禹王所斩,元神却不灭,留在了人间,身躯被分为十二块,散落在人间各地,而龙魄则被禹王以一柄长剑钉在此处,长剑幻化为山,镇守金龙之魄,也就是剑山。

    而虬髯客炼出的那把匕首,是以恶龙之骨为主体,才引得金龙之魄依附,传闻得此剑者,进可为万人之主,退可为明君之辅,虬髯客得此绝世神兵,本来有意争雄天下,然而,虬髯客之后遇见了秦王李世民,深深为李世民的雄才大略所折服,同时更逢情场失意,他所钟情之女子,却喜欢上了别人,心灰意冷之下,将这匕首送与了那女子,带领心腹手下,跨海而走,从此不见影踪。

    这个故事听完,我已经明白了过来!

    虬髯客所炼制的匕首,就是无名匕!

    虬髯客拿的是大铁锥,而蒙桀则是金甲门的人,金甲门最厉害的就是破风锥,这其中难道是偶然吗?蒙桀斩杀恶龙,取龙骨一截,而虬髯客炼制无名匕用的也是恶龙之骨,这难道也是偶然吗?

    最大的可能,就是蒙桀取得恶龙之骨之后,在金甲门之中传了下来,虬髯客自然也是金甲门的人,从古至今,使用铁椎为武器的好手,是在是少之又少,除了他可能都没别人了,手中的大铁椎,应该是可以增加破风锥威力的,或者是因为本身威力不够强,大铁椎可以弥补某些方面的缺憾。

    恶龙之骨经过数代流传,到了虬髯客的手中,而正巧金鳞真龙之魄借地火喷发之际要出世,被虬髯客知道了,他是三十六门的人,普通江湖汉子,怎么可能会是他的对手,抢一个金龙之魄,自然不在话下,于是夺了金龙之魄,借地火之威,炼制了无名匕。

    至于他情场失意的事,应该就是指红拂女,红拂女喜欢的是李靖,所以他心灰意冷之下,将无名匕送给了红拂女之后,离开了中原,渡海远走。

    无名匕则辗转成了无名刺一门的信物,最后落在我的手上。

    金鳞真龙要想复活,当然得元神、真身加上金龙之魄,原本一切都很正常,十二金乌聚齐,真身够了,金鳞真龙的元神依附在我身上,只要再有无名匕,金龙之魄就可以转移回本体,而我却偏偏在幻境之中,将无名匕丢失了。

    只能说,一切都是天意!

    金鳞真龙之所以不和我说这一切,相信应该是和老阴参的顾虑差不多,天机不可泄露,金鳞真龙乃是受天命而生,关于它的事情,更是不能轻易泄露出来,当然,也可能是另外的原因,总之,金鳞真龙自己不能说出这件事来,不然后果一定会非常严重。

    老阴参一路引我来此,就是要我知道其中原委,他自己不能说,却可以借别人的口说出来,这么多事情联系到一起,我要是再想不明白其中奥秘,那就傻到家了。

    唯一一点我有点想不明白的,就是老阴参为什么要拼着损耗自己的功力去救那难产妇人呢?说实话,我不认为老阴参真的是只为了行善,相信其中一定还有原因,只是老阴参的安排过于巧妙,我还没有发觉出来。

    不过我们目前最应该去的,却是剑山炼龙炉,老阴参留字特意指示我前去炼龙炉,一定会有什么对我来说极其重要的事情,而且我也明白了老阴参为什么会这么担忧,我要面对的,很有可能不是敌人,而是天地之怒!

    天-怒雷霆,地怒崩裂,别说我目前只有金鳞真龙十一成力量了,就连金鳞真龙自己,在我遭受天谴的时候,为了救我,也被一道闪电就劈落在地了,何况,剑山可是火山口,喷出来的可是岩浆,就算我有通天的本事,一被岩浆喷溅,也一样尸骨无存。

    而且,我和虬髯客还不同,虬髯客炼制了无名匕之后,还可以飞身逃跑,我却一定会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不面对大地之怒,也正因为如此,老阴参才安排我和陌楠一夜欢愉,这样就算我死在了剑山,徐家也有后了。

    刚想到这里,忽然灵机一动,想起虬髯客将手伸进岩浆之中捉了金龙之魄的事来,难道说虬髯客就不是血肉之躯?他手伸进岩浆是怎么全身而退的?难道说,有什么东西可以使血肉不被岩浆所融化?

    不过就算有,那还是唐初隋末的东西了,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而且我现在就要动身前往剑山,哪里还有时间去寻找。

    陌楠也明白了过来,看向我的眼神,顿时又惊又怕,她虽然始终没看到老阴参留的字,但一定能从故事中猜出来我们要前往剑山炼龙炉,我刚转头看了她一眼,她的双眼之中已经涌出了泪花,我相信,她一定能看懂我的眼神,就算将这条命丢在剑山,我也得去弄清楚,剑山炼龙炉之内,到底有什么东西?

    可既然必须要去剑山,那么问题来了,剑山在哪?关于虬髯客剑山炼龙的故事,在当地应该只是一个传说,虽然这个也说剑山,那个也说剑山,却没有一个人知道剑山是哪座山,这让我去哪里寻找?

    刚想到这里,陌楠却一把拉住了我的手,起身向老板娘告辞,那老板娘好像还生怕我没听明白,又问了我一遍,见我点头说明白了,她才欣然而笑。

    陌楠却不管这些,拉着我就跑出了旅社,带着我一直跑,直到两人奔跑出了城外,陌楠仍旧足不停步,我喊了几次,也不回声,一直跑到一座青山之前,才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双眼通红的看着我道:“镜楼,咱们不去了行不行?我们就这样回去,找三爷再重想办法,我们这么多人,三爷、我爹、你爹娘、天宫首圣、江长歌、渔爷、昊海爷、还有花错、狗子、小娜、蓝大姐等等等等,难道就想不出其他的办法来嘛?实在不行,咱们和苏振铭他们拼了就是,他们顶天也就苏振铭、苏出云、麻三、翔子和叶知秋五个人,我就不信我们打不倒他们。”

    我痛惜的将陌楠搂进怀中,陌楠当然会害怕,天地之怒,可不是玩的,上次天谴,要不是金鳞真龙救我,我一条命已经交代了,人不是每一次运气都会这么好的,何况这次金鳞真龙很有可能无法出手助我,一切都得靠我自己,有极大的可能,去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不然老阴参也不会用“此去生死两茫茫”来形容此行的凶险了。

    但是,我又怎么能不去?

    三爷说的很清楚,我们不是要打败苏家兄弟,而是要应对各种突发的情况,其中还包括了苏家兄弟等人不想打开天宫之门了,如果他们真的如此做了,我们就算能打败他们,又怎么样?他们完全可以逃走,我必须要强到能制服他们,保证天宫之门能够打开,只有如此,金鳞真龙才能复生,才能将天宫取消,只有这样,瘟疫之泉对人间的威胁才会彻底消失。

    而且,如果我无法强大到足以制服或者杀了苏家兄弟的程度,我们以后怎么办?还这样继续争斗下去吗?这样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别说这是为了天下苍生,就算只为了我们三十六门中人可悲的宿命,我也必须去!

    我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选。

    而且,我还不能带陌楠去,不管经过昨夜,陌楠有没有怀孕,我都得让陌楠活下去,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否活着回来,她跟我去,几乎没有回来的机会。

    虽然我一句话都没有说,可陌楠已经读懂了我的眼神,眼泪哗哗的流,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呜呜的哭出了声来!

    昨夜春-宵景犹在,今日又逢生死别!

    这就是三十六门中人的悲哀,我不想让这种悲哀继续下去,如果有可能,哪怕赔上我一条命,我也将这可悲的宿命彻底结束。

    就在这时,陌楠忽然在我耳边轻轻的唱了起来:“跑马溜溜的山上,一朵溜溜的云呦,端端溜溜的照在,康定溜溜的城呦”

    (今天更晚了,还是算昨天的!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