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破岩消劫

    老阴参的喊声再度响了起来:“快过来,再不过来就来不及了!”

    我转头看了一眼,断崖口处,老阴参正急的连连拍手。额头青筋都爆起来了,他身后站着的老常、老白和老魏也个个面带惶恐,岩浆已经快升到断崖的平面了,再不逃走。可能连他们也得留在这里。

    我心头更是暗暗叫苦,哪是我不想过去,可十二金乌也不知道怎么的,却死活不肯将我向旁边移动。就一个劲的将我向上托举,明明已经升到了一定的高度,再往上就无法再升了,可仍旧没有横向移动的意思。

    就在这时,脑海之中忽然响起了金鳞真龙的声音:“现在的剑山,已经不是以前的剑山了,在剑山的周围,满是居民百姓,岩浆之中的龙魄被十二金乌所吸取,我们的离去,必定会引起地火喷发,徐镜楼,我们要是就这样走,你可想过后果?”

    我一听顿时明白了,原来并不是十二金乌不放我离开,而是金鳞真龙不愿意就这样离开,金鳞真龙毕竟是天地灵物,受天命而生,几千年的磨炼,如今凶性已除,得入正道,自然满心怜悯,我却因为凡人之私心,只顾自身安危,忘了地火喷发的后果。

    没想到时也就罢了,经金鳞真龙一点醒,我还真不能走了,跑马山距离炉城镇可没有多远,这一旦地火喷发,炉城镇的老百姓怎么办?无论如何,我也不能让这灾难发生。

    可我又该怎么办才能阻止地火喷发呢?难道说,将十二金乌投入岩浆之中,让龙魄再留在这里?这也不可能啊!别的不说,十二金乌就不会同意的,我也控制不了十二金乌啊!

    刚想到这里,金鳞真龙声音再起:“徐镜楼,到时候了,我助你一臂之力,加上你现在的力量,以大地无疆之术,将这层石灰岩打穿,让上面的湖水倒灌下来,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我顿时一愣,虽说我的大地无疆之术,对山石是有一定的作用,可这石灰岩层少说也有几十米厚,用力量打穿?这未免也太夸张了。

    刚想到这里,陡然一股大力奔涌而入,瞬间全身功力激荡,整个人直接金光狂放,耀眼至极,我本身就有金鳞真龙的十一成力量在体内,如今金鳞真龙强行将这股力量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灌输给我,哪里还受得了,不由自主的大吼一声,猛的将全部力量提起,聚集在右手拳头之上,整个拳头之上,金光越闪越大,劲气噼啪乱响,声威骇人。

    与此同时,十二金乌石陡然爆发出一股大力,直接将我的身体抛了起来,闪电一般撞向上方石灰岩层,我想都不想,再度发出一声嘶吼,运起大地无疆,一拳对着石灰岩层打了上去。

    轰!

    我一拳打在石灰岩层之上,似乎整座山峰都摇晃了几下,拳头和石灰岩层撞击之处,碎石乱飞,随即石灰岩层之中,发出一阵一阵的石头断裂声,咔咔之声如同炒豆,密集响起。

    紧接着石灰岩层上就出现了无数的细纹,以我拳击的地方为中心,向四面八方不规则的扩散,而随着细纹扩散的范围越来越大,越来越远,石灰岩层的断裂声也越来越响。

    就在这时,却又有第二波力量狂涌而入我的体内,似乎比刚才第一波的力量更加巨大,刚一涌入体内,我就感觉到身体就像是要爆裂开了一般,毫不迟疑的立即运力挥拳,砰的一拳,又在石灰岩层上击了一拳。

    第二拳刚出,第三股力量又至,这第三股力量,分明比第二波力量更加霸道,一冲入我的体内,所过之处,如同炽流过境,经脉似乎都被烧焦了一般,我哪里敢让这股力量在体内停留,第三次挥拳击出。

    如此反复,接连有九道力量涌入我的体内,我也一共在那石灰岩层之上打了九拳!

    这说起来慢,实际上,也就是一个普通人连续挥出九拳的时间!而就在这九拳的时间之内,下面的岩浆已经漫上了断崖洞口,将老阴参等人逼的只能后退逃跑,岩浆顺着断崖洞口,向里面倒灌而入。

    可我最后一拳击中的时候,石灰岩层之中,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炸声来,轰鸣声一起,金鳞真龙的声音已经响起:“走!”一个字一出,十二金乌同时发力,我的身体已经像炮弹一般横飞而走,带起一道耀眼的金光,疾向已经被岩浆倒灌而入的断崖洞口处掠去。

    我这边身形刚刚移开,上面的石灰岩层陡然断裂了开来,无数的石灰岩块掉落在岩浆之中,连白烟都还没来及升起,一大股湖水直接排山倒海一般的灌了下来,一灌入岩浆,极度的炙热和湖水和一相遇,顿时爆发出接连不断的爆炸声来,无数的岩浆向雨点一样被炸飞了起来,四处挥洒,炙热和湖水冲撞激荡起的水气,瞬间布满了整个空间。

    我则顺着暗洞疾飞而走,身后爆炸声不断,只震的我双耳欲聋,爆炸引起的巨大气流没有挥散的空间,直接从洞口处涌进了暗洞,形成了巨大的推力,将我的身体直接炸飞了出去,要不是有十二金乌的力量维持着,只怕我自己根本就无法维持住平衡。

    顺着暗道疾飞而走,片刻就到了有水的地方,我根本来不及多想,一下就扑进了水中,立即使出水天一色,向后一掌推出,人向鱼儿一般向前疾蹿,片刻出了暗洞。

    一出暗洞,立即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水流拉扯力,将我向里面拉扯着,我立即明白了过来,由于底部的石灰岩层被我打穿了,湖水急剧倒灌,在湖底形成一个漩涡,巨大的漩涡吸力,将我的身体也吸向了漩涡。

    我咬紧牙关,奋力挣扎着向上游走,一边不断向后挥出水天一色,利用反震之力,使自己逐渐脱离漩涡的吸力,随着距离水底越来越远,吸力也越来越小,终于恢复正常,片刻之后,我已经冒出了水面。

    一露出水面,四处一看,顿时将我吓了一跳,整个湖面上水气缭绕,白雾升腾,分明是地下水火相冲激荡起的雾气,都升到了水面之上,而整个湖水,就在这片刻之间,已经下降了许多。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呼的一下蹿出了水面,半空之中呼的一转一圈,十二金乌分开悬浮停顿,随即咔咔连响,十二金乌按顺序连接,眨眼就形成了一条金光灿烂的龙形,直接向我飞来。

    我伸手接住,知道十二金乌已经完全融合,也不在多等,立即奋力游向岸边,刚刚上岸,就见远处一道人影飞奔而来,一边向我飞奔,一边泪流满面,嘶声喊道:“镜楼”

    来人当然是陌楠,在陌楠的身后,还站有几人,正是老阴参、老白、老魏和老常,我九死一生,见到陌楠,自然激动,也顾不上有人在了,立即一把抱住陌楠,两人喜极而泣。

    这时老阴参也到了近前,对我嘿嘿一笑道:“徐镜楼,你吉人天相,这般劫难也能脱困而出,可见你福泽深厚,如今十二金乌已经融合,你再寻得无名匕,取得金龙之魄,真龙、龙魄、元神聚在,金鳞真龙就可以将最后一成功力传授与你。”一句话说完,转身直接飘走,老白、老常、老魏也分别对我们一笑,跟随着老阴参飘然而走。

    我知道老阴参仍旧顾忌天劫,只说些我已知的元素,却不敢将无名匕的下落说出来,不过我已经猜出大部分来了,剩下的部分,相信也不成问题了,对于老阴参功成身退,也不再挽留,只是松开陌楠,对老阴参等人离去的方向,鞠躬致敬。

    由于山腹之中仍旧轰隆声不断,我担心再有突发状况,也拉着陌楠一路下山,破除了水下山火,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成功,要知道这玩意留在地下,始终是个隐患,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发作了起来,至于湖水,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再度蓄满。

    两人刚下到山脚,迎面就走来一个人,正是天宫首圣,行色匆匆,一眼看见我和陌楠,顿时长长松了一口气,连声说道:“万幸万幸!老夫来的还不算晚!江长歌已经从三十六门的卷宗之中查找出了原委,让我来通知你们。”

    我劫后逢生,再见天宫首圣,也是开心,当下上前,将事情经过一说,天宫首圣听的瞠目结舌,许久才缓过神来,对我说道:“江长歌这小子真他妈神了,他看不透你的命格,却凭着蛛丝马迹就能推算出来你可能要经历什么样的劫难,所说的事情,几乎没有什么出入。”

    江长歌的本事,我们自然知道,老阴参一路行踪这么明显,他能推断出来,也不足为奇。只是,无名匕的下落,我仍旧不知道去向,当日我丢在了幻境之中,应该不在原处了,不然老阴参也不会费这么多事,那么无名匕究竟流落到了哪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