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1章:精明的老阴参

    刚想到这里,天宫首圣就说道:“我临来之前,长歌有过交代,关于无名匕的下落。老阴参之前必定有过提示,让你好好回想一下,这一路上遇到过哪些事情,从这里面去寻找。定有收获。”

    “只是,时间无多,大家已经商议决定,让你们提前一天。务必回转天宫,无论是否能寻到无名匕,大家必须聚合在一起,在我临来之前,当着大家的面,长歌特别交代我告诉你,大战在即,一些魑魅魍魉也该露出本来面目了,我们不能让这些人等到大战发生之时祸害了大家,决战前夜,所有人的立场,必须分得清清楚楚。”

    我一听就明白江长歌什么意思了,这里面有两层含义,一是决战之前要将潜伏在我们之中的敌人给揪出来,听他这话里的意思,他好像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只是不知道我们之中,究竟谁会是内鬼,不过不管是谁,都是件令人伤心的事,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个个都是生死之交,我实在不想面对这种情况。二来,他这么说,估计也是想给那内鬼一个机会,让他主动坦诚,这样等于给了对方一个改过的机会,不然也没有必要当着大家的面说出这番话来。

    我点头应了,天宫首圣又询问了一些细节,确定我们没事之后,自行离去,回转天宫,向大家通报去了。

    天宫首圣一走,我和陌楠略一商议,觉得江长歌说的对,对于无名匕的下落,老阴参一定有过提示,我思来想去,总觉得老阴参救那难产女子的事,有点不大对劲。

    当下我就将自己的疑惑说了出来,陌楠一听,也连连点头道:“我早就觉得其中必有猫腻,老阴参救人行善是好事,可进入产房,血光冲撞,一是危险系数太大,二是对他本身损耗巨大,他在产房之内,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损耗功力,为了一个普通人,只怕他未必肯如此牺牲。”

    既然两人意见一致,此间事情也结束了,山火被湖水一灌,也就没有什么隐患了,无需我们再担心此地居民安危,当下两人回转,在康定寻了辆车,一路前往拉孜。

    一路无话,到了拉孜,两人下车,由于路途太远,这一路就又一天过去了,我在湖底也累的够呛,两人就在拉孜寻了一旅社住下,休息一夜,夜间欢好,不再细表,第二天一大早起床离开,顺路返回,前往那难产母子所在之村落。

    就在两人快要到达那个村口的时候,却远远的看见一个人坐在路边,一看见我们来了,立即站起身来,在路边等候。

    我和陌楠互相对视了一眼,立即知道此人是在等我们,我就猜到,此人应该是老阴参安排的,到了近前,上下一打量,这人看上去也就二十五六岁,身体结实,浓眉大眼,透露着一股子英气,但双目虽有神却不聚,气势盛而不起,分明是一个普通人,只是身体明显要强健许多。

    一断定了这人的身份,我就知道,自己这次应该是又猜对了,无名匕的下落,很有可能真的和那难产的母子有关,这个年轻人在这里等我们,肯定是受老阴参所托,如果我没猜错,这家伙应该就是那个南卡!

    果然,那年轻人等我们到了近前,立即问道:“来人可是徐镜楼和陌楠?”

    我点头道:“正是我们。”

    那年轻人的脸上,顿时浮现起一丝爽朗的笑容来,哈哈笑道:“总算等到你们俩了,我是南卡,守护神有交代,让我在此等候你们俩三天,三天之中,如果你们没有出现,我就不用等了,回转家中即可,如果你们来了,就让我带你们去一户人家。”

    我和陌楠相视一笑,这老阴参简直是绝了,太精明了,到了这个时候,我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了,无名匕的下落,一定和救那对母子的家庭有关。

    他早就知道了无名匕的下落,只是无法说出来,凑巧那母子有难,就借着救人行善,由南卡出面,丢一个恩情给那户人家,救了人家母子两条命,对人家来说可是天大的恩情,南卡现在到那家,就是一个活菩萨,要什么估计那家主人都会毫不犹豫的答应,别说仅仅是一把匕首了,无名匕对我来说是无价之宝,可对普通人来说,也就是一把匕首而已。

    这样一来,整件事情就圆满了,遗留在岩浆中的龙魄,也被十二金乌吸取了,十二金乌也融合了,真身已经完好无损,我也还活着,自然到了进行下一步的时候,他之前的安排,就派上了用场,如果我死在了地下,南卡也就不用等我了,等三天也就可以回去了,一切都在按他设计的步骤在发展。

    更绝的是,整件事情中,他一个有用的信息都没有透露,大部分都是借由人口说出来的,这些事对修道之士是忌讳,对人类来说却只是传说,当然,别人说给我听的事情,则和他没什么关系。

    可以说,老阴参这一次一点天机都没有泄露,还帮我解决了问题,这才是真正的牛逼!不亏是几千年的老妖!

    只是我有点疑惑,无名匕可是在幻境之中丢失的,怎么会和这户普通百姓家扯上关系呢?但我也没有细想,我相信老阴参,他既然这么安排了,一定是有几分把握的,相信事情很快就可以水落石出。

    当下我们谢过南卡,由南卡带着,一路进村。

    南卡一进村,就受到了村民的热烈欢迎,几乎人人看见他,都恭恭敬敬的合掌鞠躬,藏区之内,对于神明本就十分的恭敬,何况这里靠近昆仑山,昆仑山守护神的传说,深入人心,再加上南卡一路所行之事,全都是大善事,不说他现在是昆仑山守护神代言人的身份了,单凭这善事,已经足以让人尊敬。

    南卡倒也是个可造之才,一点也不张狂,凡有施礼者,都微笑回之。

    两人刚到那户人家门口,那户人家男子已经从外面疾奔而回,应该是在外面劳作,听说南卡来了,立即骑马赶回来的,一件我们,立即翻身下马,噗通一下跪在南卡面前,连连磕头,感恩不已。

    南卡急忙将他扶了起来,微笑直言道:“我们此次前来,是受守护神所托,来此地寻一物事,可能要叨扰你些许时日,以及,可能还需要大哥的帮助,守护神说了,此事只有你可办成!”

    那汉子一听说守护神要他办事,顿时大喜过望,一拍胸脯道:“守护神有事,尽管交代!我格桑一定全力去办!”

    我和陌楠对视了一眼,这一宝又被老阴参押对了,这叫格桑的汉子看上去孔武有力,气度豪迈,话语果敢,绝对是长期发号施令养成的习惯,分明是在这村落中说话算数之人,南卡出面找他,借守护神之命传话要他办事,他身受重恩,必定尽全力去办,就算无名匕不在他手里,由他出面,也好办的多。

    果然,南卡笑道:“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守护神前几天,丢失了一把匕首,这匕首是一把凶器,留在人间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让我来给取了回去,由守护神深藏昆仑山上,免得流落在人间,徒增祸事。”

    那格桑一听,顿时哈哈大笑道:“这事好办,我这就放出话去,让全村的汉子们将家里的匕首都拿出来,只要还在这个村,就一定找得到。”

    我一听就乐了,这办法虽然笨了却确实管用,如果无名匕真的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

    草原上的汉子就是豪爽,说办就办,立即放出话出,要所有的汉子到格桑家集合,带上家里所有的匕首类武器,接着就拉着我们进了家门,吩咐做菜拿酒,无论如何,也要我们入席。

    我们是在熬不过格桑的热情,只得坐下,牛羊肉吃着,小酒喝着,等着那些村民自己将匕首送来。

    草原上的汉子,向来都是互相守望,格桑的话一传出去,不一会就有许多汉子前来,将自家的道具往中间一方,也不客气,坐下就喝酒吃肉,频频敬酒,他们向来如此,几乎不见任何忸怩。

    不断有汉子前来,房间中间的兵器已经堆积起了一大堆,这里地处偏僻,藏民居多,刀具对他们来说,并不稀奇。

    可这些刀具之中,却并没有无名匕!

    每来一个人,在丢下刀具的时候,我都有刻意观看,何况无名匕那么扎眼,只要一出现,我一定会看见,但道现在,我也没有见到无名匕的影子,只好对南卡摇了摇头。

    南卡也没见过无名匕,见我对他摇头,知道这其中并没有无名匕,当下就笑道:“这些刀具,都不是守护神丢失的那一把,还烦请各位带回去吧!”

    话刚落音,忽然有一妇人走了进来,在格桑的耳边轻轻说了两句话,格桑顿时面色一愣,脱口而出道:“你说什么?我儿子胸前有把匕首?”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