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转世灵童

    这句话一起,我顿时就是一愣!

    我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孩子胸前有一把真的匕首,极有可能是一把匕首状的胎记。如果真是这样,那可就麻烦了!

    在这里,一直都有转世的说法,如果这孩子的胸前真的有一个匕首状的胎记。那能是谁转世的呢?答案显而易见!

    幻境之王!

    我在击杀他之前,用无名匕刺在了他的胸前,随后无名匕连同他的身体,一起被天雷击中。化为了齑粉,无名匕也消失了,当时我一心在对付天谴之上,也没有时间去追究无名匕去了那里,之后更是昏死了过去,被陌楠背下了缥缈山,无名匕从此丢失。

    而这个孩子,则是几天前刚刚出生的,在出生之时,由于老阴参救助,安全渡过一劫,也因为老阴参的插手,出生之时,乌云这天,电闪雷鸣,这些对老阴参等来说,是天劫,对那孩子来说,却是异相!一般来说,出生时有此异相之人,将来都必定成就非凡。

    如果真的在胸口有一道匕首状的痕迹,那这一切就可以解释得通了,无名匕可是用恶龙之骨加上龙魄,由地火淬炼而成,本是绝世神兵,但天谴之力,即使是金鳞真龙的元神,也抵挡不住,何况无名匕上的龙魄,仅仅是金龙之魄的一部分而已,另外一部分,还残留在地火岩浆之中,由天雷一击,很有可能将龙魄击散,恶龙之骨,也有可能被击成粉末。

    也就是说,无名匕已经没有了,在天谴一击之下,已经碎成了粉末。

    但龙魄却被保存了下来!原因很简单,当时无名匕是刺在幻境之王的胸前的,别人在遭受天谴之时,也许会慌乱的根本就不知道再去争取什么机会,可幻境之王一定不一样!

    天谴一击将他的肉身打碎,却不会将他的魂魄打散,他很有可能趁机将被击散的龙魄留在了自己的魂魄之中,而且,天谴要打的是我,并不是他,他只是代我受过,对他来说,是一次生命的陨落,对上天来说,却是一次失误没,所以才会很快的安排他迅速通过轮回,重新投胎为人。

    但是,龙魄岂是平常人可以消受的?又怎么会轻易为人所用,所以生产之时难产,差点要了那孩子的命,老阴参及时出现,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龙魄终于终于附身在他身上,应该就是孩子胸前的匕首状物体。

    这么一想,我终于明白了一切,怪不得老阴参拼着损耗极大的功力也要保住这孩子,原来是因为这孩子就是幻境之王转世,龙魄就在他的身上,从他转世时的各种迹象上来分析,将来必定又会掀起一场风雨!

    如果一切真的如我所想的一样,想想也知道后果,幻境之王能愿意将金龙龙魄给我吗?不给我又怎么办?毕竟他已经转世了,只是一个孩子,我难道还能再杀他一次?面对穷凶恶极的幻境之王,我可以毫不犹豫的出手,可面对一个刚刚出生几天的孩子,我也下不去手啊!

    刚想到这里,那格桑已经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一转脸对南卡说道:“刚才我媳妇让嫂子来告诉我,说守护神当天救她的时候,对她说过,在我娃娃的胸口,有一个匕首状的胎记,是大凶之物,日后会派人来取走这凶物,保我儿子平安,不知道是不是你们所说的匕首?”

    我一听,这几乎可以确定了,既然老阴参都这么说了,连丝毫都不用怀疑了,这家的娃娃,就是幻境之王转世。

    当下我对南卡一递眼色,南卡就点头道:“应该是了,守护神这般说了,应该不会错,我们先去看看。”

    那格桑一听,顿时有点着急,这也不能怪他,好不容易才活下来的孩子,又要有凶险,他怎么可能不急眼,立即带着我们进入了里屋。

    生产的妇人还躺在床上,刚才去传话的女子则将孩子抱了起来,谁知道那女子刚一抱起孩子,那孩子即撕心裂肺一般的大哭了起来。

    这哭声,绝对和一般的孩子啼哭声不同,一般孩子啼哭,我们听来不会有这种绝望的感觉。

    一瞬间,我的心一软,如果我夺取了幻境之王转世之身的龙魄,以后他会怎么样?如果归于平凡,也就罢了,我现在觉得平凡才是最大的福分,可如果他的一生注定了要坎坷艰险呢?没有了龙魄护体,他的下场又会是什么?就像我,要是没有金鳞真龙的庇护,我已经死了好几回了,而这孩子一出生时,就电闪雷鸣,只怕他就算想过平凡的一生,也不大可能!

    一想到这,我不由得上前一步,一下就和孩子对了眼!

    那孩子顿时就停止了哭声,小小的眼睛勉强睁开一条缝,黑宝石一般眼珠子,直愣愣的盯着我看,随即嘴角抽了抽,竟然笑了起来。

    这可是才几天的孩子啊!这个举动,顿时让所有人都有种石化的感觉,只有我和陌楠清楚的知道是怎么回事。

    从我和他的眼神一对上,我就知道,他确实是幻境之王的转世,模样虽然变了,眼睛也变了,但那眼神,却依旧那么的熟悉,但不知道怎么的,我没有感觉到恶意,恰恰相反,我能从他的眼神中,感觉到一丝欢喜。

    我对那孩子苦笑了一下,那孩子脸上的笑容更甚,一张小嘴甚至都露出了嫩嫩的牙床来,小眼睛眯的更是可爱。

    那妇人也愣住了,哪有才几天的孩子就会笑的,一时也犹豫了起来,抱着孩子就哄了起来,让他的目光离开了我,可她这一转身,那孩子顿时张嘴就哭,而当那妇人再度将孩子对着我的时候,那孩子则又笑了起来,如此反复多次,次次如此,大家更是茫然。

    我轻轻的叹息了一声,正不知道该怎么做,陌楠忽然笑道:“原来如此,这是转世灵童啊!怪不得出生之时雷电交加,怪不得守护神亲自出手相救,原来转世灵童在这里。”

    说完又转头看向格桑笑道:“恭喜格桑大哥,你这孩子,将来必定龙腾九天,成就不可估量,你一定要好好培养,由于他是转世灵童,心中自存佛法,只是生产之时,污血蒙蔽了心智,你需多以佛法之书施教,一旦顿悟,佛法自成。”

    格桑一听,顿时大喜过望,望子成龙,本是父母天性,我们是跟随南卡来了,在他们看来,我们也是守护神的人,陌楠这么一说,他又如何能够不高兴。

    我心中却清楚的很,陌楠让他多以佛法施教,实际上就是想看看能不能以佛法来度化幻境之王体内的凶性。

    陌楠这时又一指我道:“格桑大哥,你刚才也看见了,转世灵童一看见他就笑,那是和他有缘,他本是守护神身边的神将,这孩子则是守护神救下的生命,他们有缘,也是情理,既然他们如此有缘,我看,镜楼就将他收下吧!作为你的首徒,当然现在不行,孩子还小,等到六年之后,我们会再回来,别的不说,教孩子一身本事还是可以的。”

    此话一出,那格桑更是狂喜,立即转头看向我,在这里,神灵之说普遍,转世之说盛行,对守护神更是异常尊敬,听说我是守护神身边的神将,我们又是和南卡一起来的,哪里还会有疑心,当下立即点头答应。

    我立即知道了陌楠是什么意思,如果这孩子在我们手中,多少可以控制或许可以因材施教,说不定真的能将幻境之王的性格扭转过来,要知道他毕竟已经再世为人,记忆不可能完全保留,而且骨子里也有了人性,不再是一个异类,如果我们可以加以引导,也许能让他弃恶从善。

    当然,这是最好的结局,最坏的结局,则是我们一发现他的凶性勃发,可以直接废了他,只要一废了他的奇经八脉,就算他再恶,到时候也就是一凡人而已。

    当下我也点了点头道:“既然有缘,自有天意,这个徒弟我就收下了,六年之后,我会回来,会带他去昆仑山,教他一身本事,继承我的衣钵。”一句话说完,我故意一伸手,那孩子就从那妇人的手中,自动飞了起来,缓缓向我飞来,稳稳落在我的手上。

    这一手,当然是显摆给大人看的,既然陌楠有教化幻境之王的意思,我就得让格桑从心里相信我真的是守护神身边的神将,这手隔空取物,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儿戏,可在世人眼里,却已经十分惊世骇俗了。

    果然,格桑一见我凌空就将娃娃抓了过去,顿时脸上都激动的抽了起来,直接就要给我跪下了,幸好陌楠在一边将他扶了起来,编了一堆缘分天定之类的谎话,才算让他稳定了情绪。

    娃娃一到我手中,脸上笑的更开心了,我将他轻轻放在床上,解开包着他的毛毯,一眼就看到了他胸前一把鲜红的匕首胎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