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三元俱备

    这胎记颜色血红血红,在婴儿白嫩的皮肤上,显得那么的刺目,匕首柄在外面。匕首尖直指心脏,咋一看上去,当真像是在胸前插了一把匕首一般。

    这一柄匕首状的胎记,和无名匕的形状。一模一样,丝毫无差,就连匕首上的龙纹,都可以分辨的清清楚楚。只是娃娃身体还小,胎记没有真正的无名匕那么大,按比例缩小了许多。

    虽然我早就知道了会是这样,可当我看见一把鲜红的匕首状胎记横在娃娃的胸口上时,还是忍不住心头一阵震颤。

    可那娃娃却显得极其兴奋,一双小手甚至都举了起来,不停的挥舞,看样子,竟然像是要我抱抱他。

    我伸手将他抱了起来,龙魄已经确定了,幻境之王也转世了,我觉得,没有必要再将恩怨继续下去,现在的他在我看来,只是一个娃娃,就算他将来或许会记忆起前世来,但那也会是许多年以后的事了,而且也在可控范围之内,现在完全没有必要担心。

    孩子在我的怀里很欢乐,我的脸上也浮现出了笑容,说实话,这毕竟曾经是另一个我自己,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当然,其中最难的,还是怎么才能取得龙魄,无论如何,这是我必须要拿到的。

    可在格桑的眼中,却认定是我和他儿子之间的缘分,当下哈哈大笑,喜悦的表情,表露无遗,就连还躺在床上的产妇,也露出了欣喜之极的表情来。

    对我们来说,这孩子是幻境之王转世,对他们来说,却仅仅是他们的孩子,就这么简单!

    我当然也不会说出实情来,和陌楠对视了一眼之后,转头对格桑道:“格桑大哥,孩子胸前的匕首,不是好东西,就连守护神都畏惧三分,留在孩子的身上,绝非好事,就算是平常孩子,我也得出手解救,何况我还收了他当徒弟,接下来我得想办法将这匕首给解除了,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还麻烦你请一些乡亲暂时回避一下。”

    格桑一听,顿时连连点头,其实那些汉子也都识趣的很,我这么一说,已经自动转身出去了,只是一个个都没有离开,反而自顾在前面喝上了。格桑这家伙也是心够宽,询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在得到了我们否定的答案之后,竟然也出去喝酒去了。

    房间里还剩下我、陌楠、南卡和那产妇,以及照顾产妇的女子,还有转世为人的幻境之王!

    我将孩子再度放在床上,将融合到一起的十二金乌拿了出来,在我想来,十二金乌能吸纳了残存在岩浆中的龙魄,应该对这孩子身上的龙魄也有所作用,起码也能让我看出点端倪来。

    果然,我将十二金乌形成的金龙真身一拿出来,金龙真身顿时散发出万道金光来,直将整个房间之内,都映射的一片金黄。

    我将金龙真身慢慢的接近那个匕首状的红色胎记,果然不出我所料,距离越近,那用红色胎记就是鲜艳,一层血红色的光芒,好像要流动了起来一样,而我手中的金龙真身,也开始一阵阵的颤栗,分明是压抑不住的激动。

    几千年了!金龙真身、金龙之魄、金龙元神已经分开几千年了,几千年的岁月,并没有让它们变得生疏,也没有使它们互相遗忘,它们一直在岁月的长河里静静的等待着对方,今天,它们终于即将再一次聚集!

    当我将金龙真身的头部放在那个匕首状的红色胎记上,一幕让我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事情出现了。

    那个红色的胎记,真的在流动!

    如同一条血红色的细丝,从红色胎记上流向了金龙真身,而金龙真身则已经到兴奋的难以掌控的地步,不住剧烈的颤动,发出一阵阵“嗡嗡”的嗡鸣声。

    血色细丝流动的很慢,但绝对在肉眼可分辨的范围之内,一点一点的涌向了金龙真身,一点一点的进入金龙真身的龙口之中,每被吸入一截,那血红色的胎记就会淡一点点。

    而那小家伙却一点没有哭闹,就这么手脚大开着,躺在羊毛毯上任由我们摆弄,脸上始终都挂着谜一样的笑容。

    从一见到他开始到现在,我没有觉察出一丝丝的恶意,也许,他的前世记忆,真的已经被抹去了,那碗孟婆汤,足够让人忘记自己的前世,他之所以对我还有点印象,还不停的对我笑,可能只是因为我身上的金鳞真龙元神,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幻境之王的资质,绝对在我之上,以后我善加调教的话,成就绝对会超过我。

    但愿真的是这样!

    时间一分一秒的溜走,金鳞真龙的真身一点一点的将孩子身上的龙魄吸取,孩子胸前的胎记一点一点的消失,先是匕首柄,再是刀身,最后是匕首尖,就像我们俩之间的仇恨一样,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孩子胎记消失的胸前,变得和普通皮肤一模一样,丝毫看不出来,就在前一刻,这里还长有一块标志着他前世的匕首状胎记!

    金龙真身融合了龙魄之后,激动的浑身乱颤,就连我自己的脑海之中,也忽然出现了一股莫名的兴奋,我当然明白金鳞真龙心中的兴奋,龙魄、真身、元神,三元俱备,接下来,只要打开天宫之门,他就可以复活了!

    他等这一刻,已经几千年了,多么漫长的等待啊!如今终于就要实现了,即使是金鳞真龙,也不能依然还保持平静。

    这时陌楠却忽然走了过来,在我耳边轻轻说道:“镜楼,你用功力,将这孩子体内的凶性封印一下,起码要封印十年,在这十年之内,最好能让他像个普通孩子一样成长。”

    我立即明白了陌楠的意思,她害怕事情会脱离出我们的掌控范围,我们是说好了六年后会回来,可白云苍狗,六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这孩子体内的凶性提前觉醒了?他可是幻境之王!至于封印十年,只是更保险的时限。

    当下我就一点头,一身手就点在他的脑门之上,随后注入一股力量,让力量在他的体内游走一个小周天,在他体内形成一个封印,随后收手,让这股力量就留在他的体内。

    以我的力量,来封印一个孩子,简直就是玩耍一般,我相信,十年之内,只要我不给他解开封印,他就是一个普通孩子,最多比一般孩子聪明一点。

    就在我封印完毕,收手之际,那孩子忽然挥舞了一下小手,在我手上撘了一下,娇嫩的小手和我的手一接触,我心中立即升起一阵阵的感慨来,幻境之王本就是对应我而生,也是死在了我的手上,如今在世为人,更成了我的徒弟,我们之间的纽带,好像一直都没有断开过,也可以说,他就是我人生的一个倒影。

    封印一成,孩子终于不再盯着我笑了,从这一刻起,他已经不在是幻境之王,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孩子,也许,六年后,情况会再度改变,可是,六年后的事情,谁知道呢?我又不是江长歌!

    在我取龙魄的过程中,那产妇的脸上一直都挂着幸福的微笑,她哪里知道,就在刚才,我抽取了她儿子身上的龙魄,还对她儿子下了封印。

    当我将孩子包裹好,送回到她手上时,娃娃忽然放声大哭了起来,声音极其洪亮,显示出极强的生命力来,娃娃的母亲却笑道:“你们这是要走了吗?你看娃娃都知道了呢!”

    这句话,也许在她说来,只是个玩笑,可我心里却是一颤。

    幸好陌楠笑道:“是啊!我们还得回去向守护神复命,不过嫂子你放心,六年之后,我们必定会回来。”

    妇人应了一声,满面的幸福,在她看来,也许她的孩子是受上天眷顾的,可我们却都知道,这孩子从一出生,就注定了他一生的坎坷凶险。

    我们出了房间,格桑大哥和几个汉子已经喝的有点醉意了,见我们要走,格桑大哥立即拉住我,非要多留两日,我们哪有时间逗留,一番推辞之后,见确定留不住我们了,格桑大哥就笑道:“兄弟,我知道你们都是有大本事的人,既然留不住你们,那我也不强留了,不过,你是娃娃的师父,就给娃娃起个名吧!”

    这让犯了难,我中文名字都起不好,藏名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起,倒是南卡接过话道:“要依我看,就叫桑吉吧!这孩子是转世灵童,桑吉也就是佛法、觉悟的意思,但愿他能早觉悟。

    我一听挺好,不过南卡说的觉悟,和我想的觉悟,却是两回事,我更想让他能够觉悟自己前世的错,来警示他走好今生的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