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4章:头陀洞内磨刀声

关灯
护眼
    南卡起的这个名字一说出来,立即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当下就决定叫做桑吉,我们也不再多做逗留。告别格桑,三人出村而走,到了村外,南卡也和我们告辞。

    南卡经过这一次事件之后。我相信他的威望一定会大增,这对他来说,绝对是好事,我们也不需要担心。当下分道扬镳,他回他的山村,我们则直接取道昆仑山。

    两人一路上山,路过风愁崖的时候,回想起风愁崖一战,不禁感叹,当日之凶险,历历在目,陌楠差一点就和我阴阳相隔,如今一切虽然都成为了过去,可一回想起来,还是忍不住心有余悸。

    好在如今苏出云败走逃遁,苏振铭也被叶知秋骗去了云南苗疆,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我也即将得到金鳞真龙的第十二成力量,而且金鳞真龙复活的三要素全部俱备,眼见胜利在望,这还是很值得高兴的。

    随即我就想起一事来,当初苏振铭埋伏在风愁崖的时候,曾让叶知秋、麻三和翔子三人去什么头陀洞,之后叶知秋又折返了回来,麻三和翔子两人却没有现身,不知道是不是去了什么头陀洞,而现在距离天宫开启,尚有两天的时间,或许我们在回天宫之前,应该去头陀洞看看,说不定能有些意想不到的收获。

    心中这么一想,立即四处张望起来,陌楠和我之间的默契,几乎达到了神同步的境界,一见我的动作,立即知道我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道:“镜楼,你是不是想找头陀洞?”

    我一点头道:“是啊!你知道在哪?”

    陌楠微笑摇头道:“我几乎和你寸步不离,之前也没来过昆仑山,你都不知道头陀洞在哪里,我怎么会知道,不过,我们不知道不要紧,有一个人一定知道。”

    我一听就知道她所指的是谁了,眉头一皱道:“你是说小依人?”

    陌楠一点头道:“正是小依人,我们要回天宫,第一个就会遇到她,她每日巡守,昆仑山能瞒过她的地方不多,如果麻三和翔子在头陀洞出没,一定躲不过她的耳目,她就算不知道头陀洞的准确所在,也会知道大概方位,这样我们寻找起来,就会事半功倍。

    “而且,我们之前躲藏在山洞中时,不是曾经被鸟儿追寻吗?我心中对此事一直有点耿耿于怀,虽然听首圣说江长歌已经有了线索,可谁知道江长歌是不是在使用敲山震虎之计呢?所以,这一次正好也是个考验,看看到底小依人有没有问题。”

    我一听顿时连连点头,两人商议好说辞,直上昆仑山顶。

    果然,我们俩一到天宫外围的位置,天空就响起了一声鸟鸣,我们一抬头,天空中已经出现了一个小黑随即越来越大,杂眼之间,巨大的铁翼神鹰,已经出现在我们上空。

    紧接着铁翼神鹰带着一阵狂风落地,小依人跳了下来,跑到我们面前,开心的叫道:“镜楼哥,陌楠嫂子,你们回来了,江长歌还说你们最早也要明天才能回天宫呢!这回他可算错了。”看她的模样,对我们亲热的很,不像是装出来的。

    她一句话说完,我就听的一愣,江长歌这家伙,也是神了,就没有他算不出来的东西,这样的人在世上,绝对是一个bug一般的存在,真不知道天宫摧毁之后,他该去哪里生存,除非他从此不使用天相之术,不然在人间,必遭嫉妒。

    陌楠这时笑道:“长歌说的对,我们回来了不假,可暂时还不能回天宫,还有点事要去处理一下,依人,我问你,你整日在昆仑山巡视,可有你不知道的地方?”

    小依人呵呵一笑道:“我已经在昆仑山转了几个月了,对昆仑山熟悉的就像自己家一样,想找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还真有点难!除非是一些十分隐蔽的暗洞之类的,不然我都能给你找出来。”

    我一想可不是嘛!小依人自从被深井抓去,被救了以后,就一直待在天宫,跟随在江长歌左右,基本就没有回去过,偶尔下山,也是给我们送个信,她确实在这昆仑山上呆了几个月了。

    这时陌楠又一点头道:“那你可知道头陀洞?”

    小依人又呵呵一笑道:“你是说麻三和翔子藏身的那地方吧?我已经告诉了三爷等人了,三爷让我不要惊动他们。”

    我一听顿时乐了,她还真知道,当下就说道:“你告诉我,头陀洞在哪里?我得去一趟,你回去跟三爷说,就说我们明天必定回天宫。”

    小依人应了一声,我现在的本事,她也不用担心,随手向右方一指道:“翻过这个山头,你们会看见一尊类似石佛的巨石,头陀洞就在那巨石的左侧,最多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不过你们要去的话,可得小心一翔子和麻三在附近设置了很多警戒线,一不小心就会触发警报,警报一被触动,他们就会发现你们的。”

    我笑着答应了,麻三和翔子虽然机警,可和我相比,实力差距的实在太大,就算被他们发现,他们也拿我无可奈何,陌楠却又说道:“好,我们知道了,依人,我跟你说,这事关系重大,只有你和我们两个知道,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一听就明白了,陌楠这已经开始试探依人了,她已经这么说了,如果我们到了头陀洞,麻三和翔子再提前知道的话,那依人一定脱不了嫌疑。

    依人却完全不知情的模样,一点头道:“放心吧!我谁也不告诉!三爷也交代过我,不管有任何的消息,也不告诉任何人,只能告诉他和长歌,其余不管谁问起,都不能说。”

    我一听就愣住了,看样子,三爷好像也有了什么证据。

    当下两人就和小依人分开,一路转右,直上右边山头,这些山头对别人来说,或许是一道又一道的难关,可对我们俩来说,却并不以为然,片刻之后,已经翻过了小依人所说的山头,果然看见一块巨大的石头横卧在山坡上,乍看上去,确实有点像是一个和衣而卧的和尚,在巨石左侧,有一个洞口,看着不大,从外面看,仅仅能容纳一人爬行通过,如果不是小依人提前告诉了我们,只怕就算看见了,也不会引起我们的重视,毕竟洞口看着太小了根本不像可以藏身的地方,倒像是个什么野兽的巢穴。

    我们将身形潜伏了起来,慢慢接近那巨石,麻三和翔子虽然功力不如我,可警觉性却都十分之高,如果想打探到一点消息的话,当然不能让他们发现。

    果然如王依人所言,我们刚靠近到那巨石五十米左右的距离,就发现了不少警戒用的玩意,有一直蜿蜒到洞内的细线,有叠加的石块压着小树枝的,总之,只要我们一碰上,就能发出声响来,里面的人应该立即就会警觉。

    我们俩轻手轻脚的悄悄接近了头陀洞,短短的五十米距离,却用了近五分钟,才到了洞口。

    我探头向里面看了看,一看顿时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选这里做碰头这洞口看着不大,里面却很是宽敞,越往里走越宽,到了目光不能及的地方,已经宽阔如公路,起码可以容纳两辆汽车并排行驶。

    为策安全,陌楠先幻化出来一道人影,让幻影先进去,往里面走了几十米,也没有遇到活物,这才收了幻影,我们两人接连钻进了头陀洞,小心翼翼的向里面走去。

    几十米过后,外面的光线进不来了,我也不敢散发出金光来照明,如果麻三和翔子在里面,我这一散发出金光来,简直就是活靶子,虽然我不惧怕他们偷袭,可我也不想这么快就被他们俩发现。

    当下就这么摸黑前行,好在视线虽然不好,我的听力和触觉却也足够维持我们前行所需,又前进了几十米,算算已经有百米之深远了,却仍旧没有见到任何人,我不禁心里泛起了嘀咕,很有可能,麻三和翔子已经不在这里了。

    如果他们真的离开了,那小依人就一定有问题,哪有这么巧的事,我们一来探查,他们就离开了,未免巧到说不过去。

    我刚想到这里,耳中忽然捕捉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听这声音,好像是谁在磨刀!

    这声音一入耳,我顿时一喜,急忙停下,拉着陌楠尽量靠边往前溜,越着我们越走越近,声音也越来越是清晰,确实是有人在磨刀,而且就是在洞内石壁上磨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刺耳,就像是用铁锨在水泥地上来回摩擦一般。

    可这声音对我们俩来说,却是最美妙的音乐,立即顺着声音来源悄悄潜伏了过去,在转过一个弯道之后,就发现了一团火,火堆上架着一只已经烤熟了的野兔,火堆旁边坐着两个人,正是麻三和翔子,在麻三的身后,还绑着一个人,蜷缩着靠在山洞岩壁上,一头花白的头发披散着,满面的憔悴,却是张宗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