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互相指责

    一看到张宗树,我就是一愣,敢情这老小子竟然还没有让出智者金猪,不然麻三和翔子一定不会将他带来这里的。真没看出来,这老小子骨头还挺硬,麻三等人可不是什么善类,这些日子为了逼张宗树交出智者金猪。只怕没少折磨他。

    而且看到他,我也明白麻三为什么磨刀了!当然,我不认为麻三真的会杀了张宗树,无非是一种心理上的折磨。想摧毁张宗树的心理防线。

    果然,麻三磨了一会刀之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张宗师,我实在想不通你在坚守什么?以你现在的状况,智者金猪对你来说,还有用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句话难道你不懂是什么意思吗?负隅顽抗下去,只会令你更加痛苦,现在我们还尊重你,趁着尊严还在,愉快的交出智者金猪,回雪山冰宫去养老,何乐而不为呢?”

    “总之,好话我们都说尽了,其中的道理你自己也清楚,自己交出智者金猪,会是你最体面的选择,如果你非要逼我动手,到时候你尊严扫地不说,你这副身体是否能撑得住,都是个未知数,蝼蚁尚且偷生,难道你就这么不珍惜自己的生命?”

    “就算你一心寻死,抱着必死的决心,我也有办法整治你行不行?这把刀已经十分锋利了,相信我,我的刀工绝对不差,从现在开始,距离天宫之门开启,还有两天,这两天之内,我什么事都不干,专门用你练刀,先把你的脑袋修理一下,鼻子、眼睛、耳朵、嘴唇、舌头、脸颊,我保证,完工之后,你自己都不认识你自己。”

    “然后还有身体,人类的身体有二百多根骨头,我会一一的敲碎、砸烂,从手指开始,一寸一寸的往上面切,只要你能忍得住,我不介意多花费点时间。你放心,我也不会让你死了的,最后实在不行,你还是得出席天宫之门开启的典礼呢!”

    听到这里,我心中一阵阵的发寒,麻三说话的时候,语气很平静,平静到可怖,我完全相信,在得不到智者金猪的情况下,他真的有可能做出这些丧心病狂的事情来,而且,我相信他会使用的酷刑,远远不止这些。

    张宗树一张苍白的脸上,更是一片绝望之色,双目之中,满是悲哀,口中却哈哈笑道:“麻三,你不用费心思了,我的智者金猪,不会给你的,我在获得智者金猪之时,就答应过它,只要我张宗树还有一口气在,就一定不会抛弃它!”

    “这些年来,智者金猪就是我的搭档、朋友、伙伴、兄弟,我答应过它的事,一定会做到,就算我功力尽废,我也不会将它转送给其他人,原因很简单,你根本不配拥有智者金猪!”

    “我这一生,做了许多错事,站错了队,也跟错了主子,落到今天这般地步,也是咎由自取,但无论如何,我也得坚守最后一道底线,那就是绝不抛弃智者金猪!人活着,总得有点信念!”

    “你可以折磨我,但一定得不到你想要的,其实你磨刀的时候,老夫就知道你始终还是嫩了钝刀割肉才会更疼,刀太锋利,一刀割下,只会感觉到一麻而已,等疼痛感传递到大脑时,视觉已经使心里有了准备,疼痛感会减少许多。”

    这一席话,顿时让我对张宗树大为改观,没想到张宗树竟然这么带种,虽然我对他坚守着智者金猪的行为并不能够理解,可对他这气魄,却还是十分敬佩的。

    当下我立即暗暗捏了陌楠一下手心,示意等下我一动手,她就上去救走张宗树,陌楠也回捏了我一下,示意知道了。

    俩人悄悄向前靠近,我的功力比他们高出太多,陌楠又是以轻身功夫见长,麻三和翔子根本没有发现我们,麻三提着刀就走了过去,在张宗树面前蹲下,森然道:“张宗师,你说我不配拥有智者金猪是什么意思?就凭这句话,我是不是应该先割了你的舌头呢?”

    张宗树哈哈笑道:“我不但说你不陪拥有智者金猪,其余的守护灵,也一样不会选你为主,十二生肖,皆有灵性,谁会选你这个两面三刀的家伙为主?麻三,你以为你戴着张人皮面具,就没有人知道你是谁了吗?别人或许不知道,可我却看出来了”

    张宗树这话一出口,我顿时就是一愣,这个麻三到底是谁,到现在还是个迷,我们只知道,他对三爷很熟悉,之前身手在三爷之上,为人精明狠辣,是萧朝海的心腹,尊萧朝海为师,萧朝海也十分器重他,其他的几乎一无所知。

    如果现在的我以武力碾压,或许可以揭开他的真面目,不过张宗树既然知道,那就由他说出来好了。

    刚想到这里,那麻三却忽然一挥手,一拳就打在张宗树的嘴上,张宗树后面的话顿时被堵了回去,满口鲜血,牙齿也被打掉了几颗,异常狼狈。

    麻三这才阴森森的说道:“张宗师,有些事,你自己知道就行了,说出来对谁都没有好处的。”

    这时翔子却忽然站了起来,笑道:“麻三哥,还别说,我对你其实也挺有兴趣的,咱们就剩这几个人了,你说你还戴着面具有个什么意思?除非,你面具下的那张脸,是见不得光的。”

    “可现在局势已经都成这样了,还有什么是见不得光的呢?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你的真面目,很有可能是徐镜楼一方的人,你用真面目示人的时候,你就是徐镜楼一方的人,你用麻三的面目示人时,你就是我们这一方的人,这样一算,你可占了大便宜了,不管这一次天宫之门开启,是徐镜楼赢了还是我们赢了,你都不会有损伤,徐镜楼等人赢了,你撕下面具就可以站到他们身边去,我们赢了,你则继续当你的麻三,不知道是不是我小心眼了,我怎么觉得,麻三哥你这么处心积虑,会在关键时刻摆我们一道呢?”

    麻三一愣,看了一眼翔子道:“翔子,你什么意思?怀疑我?”

    翔子继续笑道:“麻三哥,你这些事聚集到一起,由不得我不怀疑啊!不知道麻三哥愿意不愿意打消兄弟的疑虑呢?这里也没外人,将面具揭下来给兄弟看看,如果兄弟猜错了,一定向麻三哥赔礼道歉。”

    我一听就乐了,这时要内讧啊!这就有好戏看了,当下决定暂时按兵不动,先让翔子和麻三自己闹去,最后我再出来捡便宜。

    麻三听翔子这么说,就缓缓的站起了身来,皮笑肉不笑道:“翔子,你要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你怀疑我有问题,我还怀疑你呢!徐关山也是条老狐狸,凭什么他就认定了你是神秘老九呢?据我所知,执法九人组之中,红旗老五是可以招收其他人员的,这一轮的红旗老五就是师父,可师父招的几个人,却只有一个无名八是他的人,蓝大、钟二、碧眼三、拼命四、铁口六、读心七这几人,却都是和师父作对的,难道师父是失心疯吗?为什么招这几个来和自己过不去呢?”

    “这不由得让我想起师父对你的态度来,师父表面上十分相信你,却始终将你局限在金陵萧家,从不让你插手深井内部,甚至给了你一个麻三的身份,却也只让你平衡南北三十六门之间的微妙平衡,这又是因为什么?而且,我看得出来,师父对你十分尊重,这种尊重,已经远远超过了上级对部下的喜爱,难道说,他对你是有所顾忌?”

    “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想起一个传闻来,传说执法九人组成立之后,因为所入选之人,都是三十六门之中最是德高望重之辈,无人能够监督,所以建立了一个自己监督自己的系统,红旗老五虽然是执法九人组的核心,却受神秘老九监督,而且,神秘老九还掌握这红旗老五一个致命的弱不知道这事是不是真的?”

    “凑巧的很,师父的弱我也知道,他老人家练的是金甲门的手段,又常以金甲山神的形象出现,寻常刀剑难伤,但有一物,却是师父的克星,那就是无名匕!更凑巧的是,你对无名匕的兴趣可不小啊!”

    我一听顿时一愣,随即想起一事来,在青龙山婴灵一战之前,翔子曾找过我们,开口闭口的讨要无名匕,如今想想,只怕其中真的有所关联。

    只是他们这一互相指责,倒将我整糊涂了,如果说他们之中有一个是我们的人,究竟谁才是?我怎么觉得两个人都有可能呢?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响起了一阵石块坍塌的声音,麻三和翔子同时一惊,立即对视一眼,迅速的向外面走去,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由于我们刻意隐藏,并没有发现我们。

    随即外面就响起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来:“翔哥、麻三哥,你们还在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