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金猪选主

关灯
护眼
    这声音一起,我立即就听了出来,竟然是苏振铭回来了,这也当真是冤家路窄。他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这个时候回来了,而我们藏身在这洞穴之中,可以瞒得过麻三和翔子。却一定瞒不过苏振铭,如果我和苏振铭在这里打起来,对我们可大大的不利,我倒不怕苏振铭。可现在麻三和翔子的身份都不清楚,万一误伤了自己人可怎么办?

    何况,陌楠一定不是他们两人的对手,而且,一旦打起来,我想救走张宗树的计划,可就泡汤了。

    随即外面响起了翔子和麻三的声音,两人一起迎了出去,我知道,他们一会就会回来,必须在苏振铭回来之前,想出一个办法来。

    就在这时,陌楠忽然一伸手拉着我就向里面跑,眨眼到了张宗树身边,让我直接抱起张宗树,自己嗖的一下,变幻出三道幻影来,潜伏在暗处,拉着我继续向里面跑去。

    片刻已经到了山洞底部,陌楠一指一块山石,我立即明白了过来,上前一掌大地无疆,山石直接移开,岩壁之上,则出现个凹槽来,两人带着张宗树挤进凹槽,我再一次大地无疆,又将那山石归位,这样就算是苏振铭亲自来找,只怕也发现不了我们。

    三人刚刚藏好,就听外面响起了苏振铭的声音:“徐镜楼,滚出来!别人不知道,我却知道,你一定就在里面,有本事就出来光明正大的与我打一场,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

    随即就听到脚步声闯了进来,一直向我们所在的位置逼来,不一会到了近前,翔子的声音响起道:“这洞穴到了这里,已经到底了,这到奇怪了,他们能将张宗树带去哪里?”

    话刚落音,外面忽然嗖嗖三生连响,响起了麻三的声音:“他们出来了!”

    苏振铭陡然大喊一声:“不要让他们跑了,麻三哥你小心点徐镜楼,跟着就行,他们带着张宗树走不了多快。”紧接着两道破空声离去,分明是中了陌楠哪三道幻影的调虎离山之计。

    苏振铭刚一离开,我立即移开巨石,从凹槽中钻了出来,直接背起张宗树,顺着山洞而走,片刻到了洞口,我探头打量了一下,没有见到苏振铭等人的身影,急忙率先钻了出来,又拖出张宗树和陌楠,背着张宗树就跑。

    跑出几里地左右,这时张宗树在我背上苦笑道:“徐镜楼,你救我也没用,我一样不会领你的情,谁想夺取我的智者金猪都没门。”

    由于他的牙齿被麻三打掉了几颗,说话有点漏风,而且血水都滴落在我的衣服上,让我有点恶心,他又说出这样的话来,我顿时有点着恼,猛的一停身,将他放下,冷声道:“张宗树,我救你,只是看在你好歹也曾是一门宗师的份上,怎么说你也是三十六门的人,如今虎落平阳,受此欺辱实在不该而已,你不要以为,人人都能看得上你的智者金猪。”

    “既然你不领情,我也没必要热脸贴你的冷屁股,现在你也脱离了他们的魔掌,我也算尽到了同为三十六门中人的义务,我们就此分开,也免得你以为我在觊觎你的智者金猪。”

    我这么一说,张宗树反倒笑了起来,说道:“既然你不是想谋取我的智者金猪,那就无所谓了,刚才小老儿口不择言,在此给你赔个不是。只是小老儿功力尽废,你若将我丢在这里,只怕迟早还会被苏振铭等人寻到,徐镜楼,你何不好人做到底,带我进天宫呢?”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要进天宫做什么?”

    张宗树的脸上忽然显露出一丝落寞的神情来,苦笑道:“我这一生,跟错了主子,一直在为进入天宫而努力,可惜如今功力被废,却连天宫之内究竟是什么样都没看过一次,实在遗憾,所以,我想在我死之前,好好看一眼天宫,再说了,别看我一口咬死不放智者金猪,可我毕竟已经废了,难道还真的能留着智者金猪到最后嘛!你若强逼我交出,我偏偏不交,但我一自由了,则要选一人来继承我的智者金猪。”

    我听的心头一动,张宗树这话里话外,透露着一股子后悔的意思,而且,他要看一眼天宫的话,完全可以等上两天,两天之后,就是天宫之门大开的日子,还怕看不到天宫之内什么样子嘛!或许,他真的是想在我们的人之中,寻找一个继承智者金猪。

    这么一想,我脑海之中立即就盘算开了,如今我们这帮人里,没有守护灵的还有好几个,个个都极具资质,如果张宗树真想将智者金猪送给我们,也是一件好事。

    当下我念头一转,又想起一事,随即说道:“带你进天宫,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凡事都得有代价,你告诉我麻三的真实身份是谁,我就带你进入天宫,我们的人之中,只要还没有守护灵的,都可以继承你的智者金猪,并且尊你为师,你看如何?”

    张宗树哈哈一笑道:“徐关山多精明,何须我来告诉你,如我估计不错,天宫之门开启在即,徐关山也该收网了,你带我回去,应该能赶上这场好戏,还是你自己看吧!”

    我一见他的神情,就知道这老头是不会说的了,他这时在捍卫他仅有的尊严,如果向我屈服,什么都说出来,反倒显得他为了活命,用这些秘密作为筹码一样。

    不过他说的也对,从三爷交代小依人不要透露消息上来看,三爷已经对某人怀疑了,而我们现在回去,应该能赶得上,何况张宗树也随我们回去,跑不掉的,要是实在查不出来,再问他也不迟。

    当下我又将他背了起来,一直回到天宫边缘,小依人早就回去通报过了,爹娘两人都在天宫边缘等我们,一见我们带着张宗树归来了,也没多问,直接将我们带入了天宫。

    从一进入天宫开始,张宗树就开始不断叹气,一边叹气一边摇头,也许,天宫内残破的景象,和他想像中的天宫落差太大了。

    不一会到了大殿,三爷等人都在,气氛十分凝重,我一眼瞟过,已经知道,这必定是要有大事发生。

    果然,我们一进入大殿,三爷只是看了我一眼,甚至都没有说话,而是转头看向王依人道:“依人,你确定鸟儿将消息传给你爹了?”

    王依人点头道:“错不了,根据我的鸟儿回馈,确定已经将消息传达。”

    三爷一点头道:“既然如此,齐远到现在还没来,应该是有事耽误了,楼儿,你先说说你这几天遇到的情况。”

    当下我将一路追寻老阴参的事说了一遍,连幻境之王转世的事情也没有隐瞒,最后说出在头陀洞中救出张宗树的事情。

    三爷听完,头一转看向张宗树,对张宗树一抱拳道:“张宗师,楼儿说你愿意在我们的人之中,寻一个继承你的智者金猪,迷途知返,为时不晚,我谢谢你!我向你保证,楼儿答应过你的,我一定会兑现,不管你的智者金猪选了谁为守护者,被选中之人,一定会视你为师。”

    张宗树哈哈笑道:“我是有此意,可我的智者金猪,虽然在十二生肖之中排名最末,却具有大智慧,它能否看得上,我也强求不得,能选谁做守护者,全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三爷一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来,依人、千凌、蓝姑娘、长歌、小娜,你们几个还年轻,将来前途都不可限量,就由你们几人开始,看看智者金猪会不会选择你们。如果选中了其中一个最好,如果选不中,则再由大哥、大嫂、老渔、昊海再选一轮,黄姑娘和我关系亲密,就不用选了。”

    我一听就暗自佩服,三爷做事,向来不落人诟病,直接将黄姑娘刷了下来,就是最佳证明,不过我相信黄姑娘对智者金猪也没什么兴趣就是,黄姑娘唯一的心愿,就是能跟随在三爷身边。

    当下江长歌等五人也不推辞,大家都知道,眼见天宫之门就要开启,多一个智者金猪,就多一分胜算,很快一字排开站好。

    张宗树看了看五人,身上逐渐散发出金光来,金光越来越是强盛,只是他功力全失,金光随强盛,却没有半点气势,随即一头肥硕的金猪现出原形来,在张宗树身上磨蹭了两下,却不愿意离开张宗树。

    张宗树的双眼也湿润了起来,拍了拍那智者金猪的身躯,叹息道:“去吧!老朋友,我已经老了,又废了,你跟着我,已经一点用也没有了,去吧!对面之中,一定有比我更适合你的人,将来你跟随着他,一定可以更出息。”

    张宗树一边说话,一边已经将目光看向了江长歌,我一见他的目光,顿时明白了过来,怪不得他抵死不肯将智者金猪交给别人,原来他早就有了心仪的目标,那就是江长歌!他早就决定了,要将智者金猪传给江长歌,让江长歌带着智者金猪名扬天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