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麻三的真面目

关灯
护眼
    这一明白了过来,心里不禁又对张宗树的看法有所提升,这老家伙还是有一定头脑的,比起李药药来说。要强多了,李药药当初只想着自己活命,至于圣手青猿会归谁所有,他是一点也不关心。而张宗树的目标却很明确,要再后辈之中,选一个他认为最有前途的来继承他的智者金猪。

    在这种情况下,江长歌确实是不二人选!本身资质就绝佳。人又聪明,天相之术冠绝天下,智者金猪跟了他,将来绝对会名震天下,接下来就看智者金猪会不会选择江长歌了。

    智者金猪一路向江长歌走去,就像和张宗树设想的一样,它立即就选中了江长歌,毕竟这五个人比较起来,江长歌绝对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江长歌经受了守护灵附身的惨烈痛苦之后,正式跻身十二守护者的行列,实力也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我们的胜算,又提高了一分。

    等这一切结束,大家才发现张宗树已经含笑而陨,他本来年事已高,被吸了功力之后,就是一个废人,这些时日,估计苏振铭等人为了夺取他的智者金猪,也给了他不少苦头吃,原本智者金猪未离身,还能保他一丝生机不灭,如今金猪一走,他的身体哪里还撑得住。

    当下三爷就让江长歌等人替张宗树挖了个坟,江长歌执弟子之礼,三拜九叩,送张宗树入土为安!

    一切搞定,天色已经晚了,三爷却仍旧没有让大家散去,大家聚集在大殿之中,都十分的不安,三爷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依人的面色更是苍白一片,谁都看得出来,三爷一定是有大事要宣布。

    我当然知道,三爷这是怀疑王齐远了,要是怀疑其他人,早就该发作了,不会等到现在,现在唯一一个还没到场的,就是王齐远,不过根据王齐远之前的各种迹象显示,比如青龙峰遇袭之前,他并没有给予我们警报,比如他从来没有和麻三出现在同一个场合下等等,他也确实极有可能就是麻三。

    也只有王齐远,才会对三爷那般熟悉,连三爷要杀人之前的习惯动作都知道,而且王齐远本身就是飞鸟一门的传人,能够截获依人的消息太正常不过了,而我们在山洞中遭到飞鸟追寻的事,很有可能也是他所为。

    眼见天色就要黑尽,一只鸟儿忽然飞了进来,落在王依人肩头之上,叽叽喳喳叫个不停,王依人一听顿时大喜道:“三爷,爹来了,现在就在天宫之外。”

    三爷一点头,面色更加阴沉,对江长歌递了个眼色,江长歌转身出门,去接引王齐远去了。

    江长歌一走,我立即对花错递了个眼色,示意他将王依人带走,从目前三爷的行为上来推测,王依人很有可能并不知情,如果王依人是内鬼的话,三爷应该早就发难了,如果王依人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猛的一下知道自己的父亲实际上是个双面间谍的话,真的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得住这种打击。

    花错多鬼精,我一递眼色,他就猜到是怎么回事了,立即带上颜千凌,一拉王依人和小狗子,对三爷道:“爹,我带他们三出去办点事,等一会咱们再回来。”

    三爷一听,立即看了一眼王依人,哪里会不懂花错的意思,叹息了一声道:“去吧!不要走太远,现在已经到了紧要关头,千万不要出什么岔子。”

    花错一点头,带着三人离开了大殿,死人前脚刚走,还没五分钟,江长歌已经带着王齐远到了,王齐远一看见三爷,立即笑着上前道:“三哥,让你们久等了!什么事这么着急,一定要将我召来?”

    三爷没有直接回答,只是盯着王齐远看,眼神之中,逐渐蒙上了一层雾气。三爷从来都把这几个老兄弟当亲兄弟一样看待,如果真的是王齐远,对三爷的打击其实也十分巨大。

    王齐远被三爷看的直发毛,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道:“怎么?三哥你这样看我做什么?我难道还能长出花来不成?”

    三爷这时才缓缓说道:“花倒长不出来,可能会多长一张脸。”

    王齐远一愣,随即问道:“三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什么意思?齐远,我要你亲口告诉我,我还能相信你吗?”

    王齐远看了看三爷,又看了看其他人,沉声道:“三哥,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你该不会是怀疑我吧?这些年来,我对三哥你是什么样的,别人不明白,难道三哥你也不明白?”

    他这句话一出口,三爷就唇角一抽,缓缓闭上眼睛,一点泪珠顺着脸颊滑落,缓声说道:“齐远,我做事风格,你应该清楚,我既然叫你前来,就不会是什么误会,一定是有了确凿的证据,我之所以如此问你,只是想让你自己说出来,给你一次悔过的机会,难道你非要逼我说出你的真实身份吗?”

    天宫首圣这时再也忍不住了,上前一步,单指一伸,直指王齐远,沉声道:“王齐远,亏得关山视你如亲兄弟,你竟然自甘堕落,变身为麻三,与我们作对,更恬不知耻,认萧朝海为师,他明明与你同辈,你为了一己之私,自降辈分,还要不要脸?”

    这句话一出,王齐远就面色巨变,立即看了三爷一眼,随即面露愧疚之色,缓缓低下头去,不再说话,竟似默认了。

    这时三爷又叹息一声道:“齐远,我且问你,当初在徐家村,你将我打成重伤,当时可是真心想致我于死地?”

    王齐远面色又是一变,立即扬声道:“绝对没有!三哥,我下手之时,极有分寸,只会重伤你,绝对不会要你的命,我只想将你打伤,阻止你带徐镜楼获得金鳞真龙。”

    此言一出,我们几个顿时全“哦”了一声,他既然如此说了,那他麻三的身份,已经确认无疑,张渔更是呸的了一声,看向王齐远的眼神,满是不屑与鄙视。

    三爷的面色却缓和了下来,点了点头道:“当时我也觉得奇怪,和你动手时,我就觉得你好像知道我的路数,在打伤我之后,却并没有再下死手,反而给了我机会逃走,当时我就怀疑是我熟悉的人,只是不愿意往你身上怀疑而已。”

    “事后更是得知,你竟然熟悉我的一些十分细微的表情变化,就连我杀人之前会有什么反应也了如指掌,我就已经知道,麻三一定是我极为亲近之人,不然绝不会知道这些小秘密。”

    “待到青龙峰遇袭,你默不示警,我就更怀疑你的动机了,接着我们的情报连续泄露,行踪几乎尽被对方掌握,我已经基本上可以确定是你了,只是,我顾及兄弟之情,希望你有一日能够迷途知返,可你却一意孤行,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事到如今,我也只有一条路可选了,你不要怪我!”

    王齐远苦笑了起来,长叹一声道:“我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极好,没想到还是被三哥你发现了,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三哥你要杀我,就动手吧!齐远自知对三哥不住,绝不敢再与三哥动手,只有引颈就死。”

    “只是,齐远还有一不情之请,求三哥将我之死,推在苏振铭的头上,这样依人心里可能会好受还请三哥看在昔日兄弟情分上,能够成全。”

    一句话刚说完,呼的一声,一道人影已经冲了进来,正是王依人,一双打眼睛满含泪水,死死盯着王齐远看,王齐远一见,顿时慌了心神,伸手向王依人喊道:“依人”

    刚喊出一个名字,王依人已经嘶声喊道:“我恨你!是你害死了麻爷!我再也不要看见你了!”一句话说完,转身飞奔而走。

    三爷一愣,急忙对紧跟着进来的花错和小狗子喊道:“快跟上去,千万不要让小依人有什么差错,将她完好无损的带回来,我要单独和她谈谈!”

    花错和小狗急忙跟了出去,颜千凌和蓝大姐也飞身而出,四人疾追而出,片刻走远,好在这里是天宫,没有五圣的接引,谁也无法出入,不然还真麻烦了。

    王齐远面色煞白,紧咬下唇,双目之中,泪光闪烁,随即一闭眼,对三爷道:“三哥,既然依人已经知道了,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你动手吧!”

    三爷却微微摇了摇头,无力的一挥手道:“你走吧!你曾经是我的兄弟,这一次我不杀你,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只是,再好的兄弟情,也经不起这样背叛,下次再见,不管你是麻三还是王齐远,我都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一句话说完,对江长歌一挥手道:“长歌,送他出去!”自己却转过了身去,不再看王齐远一眼。

    王齐远一听三爷不杀他,顿时目光一亮,随即江长歌走了过来,冷声说道:“齐远爷,请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