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突破极限

关灯
护眼
    王齐远转头看了我们在场的人一眼,嘴角忽然露出一丝无可奈何的苦笑来,转身随江长歌向外走去,看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我却忽然生起了一丝疑惑来,王齐远真的就是麻三这么简单吗?我怎么总觉得好像还有一些地方不对劲呢?他告诉我的那句话:“天宫之前舞彩鸡。”又是几个意思?

    可王齐远很快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带走了我一肚子的疑问。

    爹上前对三爷道:“老三,你也不用太难过了。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是这样,到处都充满了背叛,齐远毕竟还是拿你当兄弟的。不然几年前,你已经死在徐家村了。”

    三爷摆了摆手,缓声道:”不提了!人各有志,从此大道朝天,各走一边,我只是担心依人那孩子受不了这个打击。“

    说到这里,三爷忽然话锋一转道:“大哥,翔子是怎么回事?究竟是不是你派去的?”

    爹摇头道:“不是啊!翔子这人,之前我都没怎么听说过,也就是最近几年,因为一直跟随在萧朝海身边,才名声鹊起,怎么可能是我派出去的呢?”

    三爷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那在金陵,你们不是被翔子救了的?那老魁的孙子呢?也不是他安排的?”

    爹继续摇头道:“当然不是,孙大少那些人,怎么可能控制得住我,我只是不想过早的暴露而已,在我听到他们谈话,说孙大少失手,被萧朝海的人追杀时,我就知道孙大少一定玩不过老海,当时我对老海是起了疑心,但也不能确定他就是深井老大,所以我就先离开了,留了一张纸条给你们,一是告诉你们前往云南,二来也是告诉萧朝海,我还在暗处,如果他想对你们下手,多少会有点顾虑。”

    “至于老魁家的孙子,还没到金陵,我已经妥善安置了,一对中年夫妻,膝下无子,我送给了他们抚养,暗中观察了几天,对孩子视如己出,疼爱有加,相信那孩子将来再也不会涉足三十六门了,如此最好,我们三十六门的人,又有几个是愿意呆在三十六门的。”

    听爹这么一说,在场大家全都傻眼了,在我们的印象中,几乎一直都认定翔子就是神秘老九,如今听爹这么一说,好像又不是他了,那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神秘老九?该不会是叶知秋吧?如果是叶知秋,那就太毁三观了!

    我赶紧甩了甩脑袋,将这个想法从脑海中剔除出去,自己想想又觉得好笑,这怎么可能呢!虽然说历史上不乏为了某些目标,将自己牺牲了的人物,可叶知秋却绝对不会!

    刚想到这里,江长歌就走了回来,一进大殿,就一脸忧心忡忡的说道:“各位,刚才我送王齐远,苏振铭就在天宫外面等候,我瞄了他一眼,我想,这一次,我们都上当了!”

    三爷一听,就眉头一皱道:“怎么说?”

    江长歌脸上担忧之色更重,沉声说道:“依我看,苏振铭只怕已经突破了极限之力,大家都知道,每个人的功力高低,会在外貌上有一定的体现,功力越高者,越是神光内敛,同时自信和气度都会提升,气场会变得极为强大,但不管气场有多强大,总会有个度,我们就可以根据这个度来推断这人的功力深浅,对不对?”

    大家一齐点头,江长歌说的对,功力越是高强,气场的变化就越是明显,只是各自修炼的手段不同,呈现出来的气场也不一样,有的深沉、有的淡然、有的阴狠、有的暴戾,但总体来说,依靠气场的大小来推断各人的功力,还是十分靠谱的,误差一般都不会太大,除非对方是刻意隐藏了自身的气场。

    但就算刻意隐藏,也并不是简单的,强大的功力会给人带来足够强大的自信,通过举手投足的小动作,都会不经意的流露出来,特别是在江长歌这样的人面前,几乎是隐藏不住的。

    江长歌接着说道:“但是这一次,我没有看到苏振铭的气场!”

    这句话一出,所有的人都一起愣住了。

    在场的人,几乎个个都是好手,随便拎一个出来,都是身经百战的主,谁都明白江长歌这句话的含义,没有气场,并不是说真的没有一丁点气场,而是说,苏振铭这个人,已经和周围空间完全融合到了一起,他的气场,已经大到了让人找不到边际的范围。

    这无疑是十分可怕的,就算是金鳞真龙和我们徐家先祖的英魂,出现时,也是有气场可循的,而苏振铭则已经达到了没有气场的境界!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实力,甚至超过了徐家先祖和金鳞真龙,这怎么可能?

    我不否认,人类在修炼到一定程度之后,可以突破极限,可这需要极其漫长的岁月锤炼,并不是单纯以功力高低就能决定的,心性、悟性、修养、境界等等等等条件,缺一不可,可上次苏振铭和我们分开的时候,也就和我差不多,单以实力来论,只怕比我还略微低一这才几天?怎么可能进步如此神速?

    江长歌这时又加了一句:“我自信,如果我和镜楼放开手来对阵,可以撑到三十招至五十招,但我看见苏振铭的那一刹那间,我就知道,如果自己和现在的苏振铭对阵,最多最多能撑十招,十招之后,必定败亡。”

    说到这里,江长歌担忧的看了我一眼,有继续说道:“可上次在风愁崖,苏振铭和苏出云两人联手合攻镜楼,镜楼虽然败了,却仍旧能将他们俩死死缠住,虽然与风愁崖易守难攻的地形有关,可实力却始终是硬货,如果没有这个实力,怎么可能挡得住他们的联手攻击,所以,我得出了一个结论,在风愁崖上的苏振铭,实力是不如镜楼的。”

    “但苏振铭离开昆仑取云南苗疆,仅仅短短数日而已,归来后却变得这般恐怖,我思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叶知秋!叶知秋骗了我们!”

    “她表面上自演自导了一出戏,将苏振铭骗去了云南,我们只当她在欺骗苏振铭,所以根本就没有在意,可如果我们要是知道她将苏振铭带回云南,是要替苏振铭提升功力,那我们一定会抽出人手去阻止,所以她给陌楠下必死之毒,造出她不想打开天宫之门的假象,麻痹了我们,暗地里却替苏振铭打开了极限之力,当然,这里面说不定也有苏出云的一份,也可以说,她和苏出云商量好了,来成全苏振铭!”

    “这个结论,我自己一时也有点接受不了,因为这不符合苏出云的行事风格,可如果,叶知秋要是连苏出云也骗了呢?别忘了,在风愁崖一战的最后,叶知秋连苏出云也下了毒,苏出云仓皇逃走,才捡回去一条命!”

    说到这里,江长歌叹息一声道:“女人,在爱情里,一旦要是付出了真心,其力量是可怕的,何况叶知秋毕竟是药师一门的后人,药师一门的毒术天下无双,医药之术,也同样独步天下!”

    听江长歌说道这里,我已经彻底明白了过来,我的直觉没有错,叶知秋确实是真心爱上了苏振铭,她也意识到了,在三十六门的角逐之中,苏振铭一方的势力,已经落在了下风,她为了苏振铭,肯定会无所不用其极。

    至于为什么要瞒着苏振铭,这很好理解,很有可能,这个方法对苏振铭来说,是会受益巨大,但对叶知秋自己来说,却极其危险,如果不采用欺骗的方法,以苏振铭对叶知秋的重视程度,绝对不会同意叶知秋这么做的。

    女人!特别是沉浸在爱情中的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只是不知道,她究竟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让苏振铭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了这么高的成就?

    这个问题根本就不需要我问,因为这也正是大家都想问的问题,三爷率先开口问道:“就算是药师叶家的人,只怕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苏振铭成长这么多吧?”

    江长歌的脸上,显露出一丝悔意来,摇头道:“在我们三十六门,出现任何事,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何况,云南曾经是我们三十六门的根据地,从徐家先祖那一代起,三十六门之中真正有本事的人,都蛰伏在青石镇,而这些人死后,尸身则都放置在后山禁地之中,虽然,雷震毁了青石镇,可后山禁地却仍旧在哪里,我们也曾数次进出禁地,但我们出于对先辈的尊敬,从不敢乱翻他们的尸身,可苏振铭和叶知秋,却不会有这些顾虑。”

    我们一听就明白了,江长歌说的这个可能性很高!

    紧接着我就发现,大家的目光全都看向了我,三爷更是面沉似水,沉声道:“楼儿,给你一夜的时间,你能不能获取金鳞真龙的第十二成力量?”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