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1章:决战之前

    花错这句话一出,我顿时一愣,脱口问道:“谁的守护灵没有了?谁给了谁了?”

    花错迟疑了一下,看了我一眼道:“镜楼哥。我也是实在没辙了,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没搞清楚,还不能和爹说。万一让爹误会了就不好了,思来想去,才找你商量的,在未确定之前。你千万不要给我捅出去。”

    我一看花错的表情,就知道这事闹大了,能让花错这么一脸愁云的事情,还真是稀罕,不过守护灵给了别人这种事,确实不是小事,何况现在天宫之门开启在即,十二生肖更是重中之重,发生了这种事情,花错为难也是正常的。

    当下我就点头答应道:“好,你放心,事情没确定之前,我不会告诉别人的,包括三爷在内。”

    花错又看了一眼陌楠,陌楠也给他做了保证,花错这才转头四看,确定四下无人之后,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外公!也就是天宫首圣的守护灵,飞走了!”

    说到这里,好像还害怕我们不相信,苦笑了一下道:“昨天夜里,我担心依人和狗子会有什么情绪波动,你知道的,他们俩从小就跟着我玩,我一直都当他们是弟弟妹妹,白天出了齐远爷那档子事后,我就一直很担心,所以夜里睡不着,想去看看他们俩,顺便也想疏导一下他们的思想,别让他们钻了牛角尖。”

    “可我刚一出门,就看见一道金光从大殿上闪起,随即一只硕大的凤凰一样的金色飞鸟,升腾而起,越升越高,一直飞到半空之中,才一展双翅,直飞而走。紧接我就看见外公也出了门,悄悄的随凤羽彩鸡飞走的方向跟了过去”

    “我当然知道,那是外公的凤羽彩鸡,心中觉得好奇,不知道凤羽彩鸡这是要做什么,也悄悄的跟了上去,可那凤羽彩鸡却一直飞到了天宫边缘,外公到了之后,将它送出了天宫边缘,然后就自己回去了,而凤羽彩鸡则再也没有再回来。”

    “我越想越觉得此事奇怪,我记得,爹曾经说过,凤羽彩鸡的持有者,是爹绝对信任的一个人,后来发现是外公,觉得顺理成章,外公当然值得信任,可现在到了这个紧要关头,外公却将凤羽彩鸡送走了,这里面究竟是因为什么,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来,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来找你商量了。”

    我听花错说完,再加上自己这几日来的疑惑,瞬间想到了一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一切就全都可以解释的通了!可这种可能,似乎又太小了如果真如我所想,那这个委屈可太大了!

    但我却不能告诉花错,不是我不相信他,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说实话,原本连我都是不应该知道的,我只是捕捉到了一些细小到几乎不足以引起怀疑的情节而已。

    我点了点头,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花错道:“花错,这事非同小可,暂时谁都不要说,明日天宫之门开启之时,就可以见到分晓了,我们只需要暗中注意一点就好。”

    花错一点头道:“我也正是这个意思,但我还是有点担心,万一外公真的有什么问题,我害怕他动手之时,我阻拦不了,所以才来和你说了,有你我加上陌楠嫂子一起提防,应该万无一失了。”

    说到这里,花错忽然浮现出一丝难过来,轻轻摇头道:“但愿外公此举,并不是针对我们,不然”显然他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到这里,再也无法说下去了。

    花错来找我,还是对的,以天宫首圣的功力,如果真想对我们的人不利,他一个人还真挡不住,毕竟我们这么多人,目标众多,他一个人肯定无法顾及,不过他顾虑的点不对,以我对天宫首圣的了解,他一定不会背叛三爷,在天宫首圣的心里,是一心想捧花错上位的,背叛我们,对花错可是一点好处没有,所以,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

    可花错这么怀疑,也不是没有道理,天宫首圣隐姓埋名多年,和花错之间,生疏难免,在和我表明心迹的时候,花错也不在场,所以不明白天宫首圣究竟在想什么,现在在这种紧要关头,将凤羽彩鸡放了出去,难免会让人猜测他的动机。

    我可不愿意花错这么难过,当下就说道:“不会的!花错你想错了,天宫首圣一定不是你想的那样,他的心中所想,全都是为你,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相信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你不用自寻烦恼,我们只需要注意一点就行。”

    花错点头应了,可明显兴致不高,我又交代了他几句,三人结伴而回,三爷等人早就在大殿等候我的消息了,我将自己已经获得金鳞真龙第十二成力量的事情说了出来,其实不用我说出来,用江长歌的话说,我身上的气场已经淡化到了一定的程度,不仔细看,几乎都发现不了,这一点和苏振铭很像,从这一点上,他们就已经知道我肯定成功了。

    大家又商议了一阵明日天宫之门开启时的详细对策,其实我们的人数和实力都占据着绝对上风,只有一个苏振铭,由我缠住就好,其余几个人,根本就不会是三爷等人的对手,几乎没有什么好商议的。

    随后吃饭修炼,各自修行,虽然仅剩一天的时间了,我们的实力又占据着绝对上风,大家还是不敢松懈,我更是不断强化自己的功力,由于我和苏振铭对手已久,两人交手多次,我的招数,苏振铭大多已经熟悉了,为此我甚至还专门琢磨了一个新招。

    说是新招,其实是从金鳞真龙那里偷学来的,我在跑马山地下岩层时,金鳞真龙让我打开岩层,一共给我发了九道力,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金鳞真龙的独门招式,这九道力量一波比一波强,如果在对手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施展,对方应付了第一波,必定会以为没有了第二波,从而吃了一个大亏。

    这使我联想到了我所学过的一些招式,首先就是徐家九亟,徐家九亟之术,其实和金鳞真龙所施展的那九道力差不多,都是由弱而强,唯一不同的是,金鳞真龙所施展的,是纯粹的力量,而我们徐家九亟之术中,却包含了五行五力,但徐家九亟之中的五行五力,却又不如五行之术那么纯粹直接。

    所以我干脆将徐家九亟和五行之术给揉和到了一起,按照金鳞真龙九道力量的原理,将徐家九亟和五行之术重新排列,以五行相生的顺序为施展顺序,再配上徐家九亟的威力,重新整了一套属于我自己的九亟之术,我甚至还给起了新名字,叫神龙九现,虽然有点土,但满符合这招特征的。

    一直练到傍晚,这一招总算被我练的纯熟了,可就在我收功准备去看看其他人练的怎么样时,江长歌却来了。

    江长歌一看见我,就对我一招手,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我立即走了过去,江长歌目前在我们团体中的重要性,也就仅次于三爷,他现在来找我,必定有事。

    我一到近前,江长歌就说道:“镜楼,你得出去一趟,苏振铭在天宫外面,指名要见你。”

    我听的一愣,苏振铭来找我做什么?难道说准备现在就和我动手?刚想到这里,江长歌就说道:“我怀疑,苏振铭没安什么好心,所以我和首圣、三爷也会一同前往,不过我们会在天宫之内,如果他不对你出手也就罢了,如果他对你出手,我们会立即出去帮忙。”

    说到这里,江长歌又看了我一眼道:“正好借这个机会,也可以试试你和苏振铭两人的实力,如果你能挡住苏振铭最好,明天我们就按原计划行事就可以了,如果你挡不住苏振铭,就立即退回天宫,我们还有一夜的时间,可以补救!”

    我点了一下头,不知道怎么的,我隐约觉得,苏振铭这个时候来找我,一定不是找我打架,但究竟他找我什么事,我却无法猜到,苏振铭这家伙的行事,向来就难以捉摸。

    当下两人一道,前往天宫边缘,到了天宫边缘,三爷和天宫首圣都在了,我有意无意的看了天宫首圣一眼,心里忽然咯噔一下,这种场合,天宫首圣也在,如果苏振铭真的对我突起发难,在三爷个江长歌不知情的情况下,天宫首圣想暗算两人太容易了,不由得有点担心起来。

    事到如今,我也顾不上许多了,就算是我猜错了,也总比到时候三爷和江长歌被暗算的好,当下立即对三爷递了眼色,示意他防着点天宫首圣。

    三爷带着我多年,我这点花花肠子哪里瞒得过他,眼色一递过去,三爷就知道了,一见我让他防着点天宫首圣,也是一愣,随即迅速的恢复了自然,淡然一笑道:“去吧!出去会会苏振铭!”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