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2章:爱不分好坏人

关灯
护眼
    我见三爷已经知道了,这才放心的随江长歌步出天宫,江长歌将我送出天宫之后,自己又退了回去。我也不惧,径直走向守候在天宫之外的苏振铭。

    自从上次在风愁崖一战之后,这段时间,我都没有见到苏振铭了。上次在头陀洞,也是只闻其声,未见其人,今天猛的一见。吓了我一跳,短短几天之内,苏振铭竟然瘦了一大圈,眼窝子凹下去了,满面胡渣,十分憔悴,不知道怎么搞成这样的。

    麻三,不,是王齐远,和翔子两人一左一右的站在苏振铭身后,同样也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苏振铭一见我出现了,转头对我一笑,说道:“徐镜楼,我约你出来,徐关山等一定会担心我加害于你吧?如果我没猜错,他们现在一定就躲在天宫边缘,只要我一有动手的意思,就会立即冲出来,对不对?”

    说完不等我回话,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倒更在乎你怎么想?你认为我这个时候叫你出来,是不是想和你动手?”

    这家伙几天不见,都快成神仙了,这算的贼准,三爷等人的反应,完全在他计算之内,不过这个我也不需要回答,当下微微摇头道:“应该不会,你如果想和我动手,明天有的是时间,只要天宫之门一开,只怕我不想动手也不行。”

    苏振铭哈哈大笑道:“不错,不枉我如此看重你,我就知道,你一定不会这么想的,既然你如此有把握,我想请你前往头陀洞一趟,不知道你可愿意?”

    说到这里,又一拍胸脯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此次请你前往头陀洞,绝对不会对你下手,我只是想请你看一个人,随后我们聊聊就好。”

    “至于翔哥和麻三哥,我会让他们留在这里,我相信你们的人一定在暗处监视着他们,只要在你没有回来之前,他们有回转的动作,你们出手杀了他们,我绝无二话。”

    话刚落音,三爷的声音已经响了起来:“楼儿不可!苏振铭一想狡计多端,跟他回头陀洞必定上当,再说了,咱们爷们和他之间,只有仇恨没有交情,犯不着冒这个险。”

    一句话出口,三爷、天宫首圣和江长歌一同出现在天宫边缘,缓步向我们走来。

    我转头看了一眼苏振铭,发现苏振铭的面色忽然一下变的苍白起来,眼神之中逐渐升起一丝绝望来,本来他就已经瘦的有点脱形了,这面色一苍,竟然看的我心中隐隐一疼,真没有想到,这个癫狂、阴狠、毒辣的苏振铭,竟然也会有这般无助的一面。

    一看到这里,我更加确定,苏振铭邀请我去头陀洞,真的不是想和我动手,当下我直接一点头道:“我陪你走一趟!”

    一句话说完,转头看向三爷道:“三爷放心,就算他想算计我,我也不是白给的,你们在这里等候,我去去就来。”

    苏振铭一听,顿时目光一亮,随即昂头一阵哈哈大笑,傲声道:“这才是徐镜楼!如果明日之战,我败与你手,也算不冤,相比之下,苏出云的气量和胆魄却小了许多,我前去找他,他竟然一听到我的声音,就立即慌张逃窜,当真可悲。”

    三爷则用目光询问似的看向我,我对三爷一点头,示意三爷放心,随即一转身道:“你带路!”

    苏振铭一转头看向王齐远和翔子道:“你们在此等候,徐镜楼没回来之前,不要回去,免得落人话柄,反正明日就是决战之期,咱们这次,赢要赢的坦荡,输也要输的磊落。”

    两人齐声应了,苏振铭带头而行,直奔头陀洞,我跟在他身后五步之遥,随后而行。

    这样一来,我可以全方位的观察一下苏振铭,现在苏振铭虽然十分消瘦,可气场却强大到了极正如江长歌所说,只怕他现在的功力,比我还有过之而不及,但相信比我也强不了多少,如果我们两人动手的话,百招之内,难分胜负。

    只是这家伙不知道怎么的,以前异常阴险毒辣,坑蒙拐骗样样都来,可随着他的功力越来越高,人反而变的磊落了许多,也许,当心境提升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性格也会随之改变,何况,他毕竟是萧朝海的亲生儿子,骨子里流的是萧朝海的血,萧朝海虽然失意隐居,但他的所做所为,却仍旧不失为一代枭雄,苏振铭之前身在南三十六门,每日都生活在勾心斗角之中,不由得他不阴险,现在也许只是天性的回归。

    我们两人的脚程多快,片刻就到了头陀洞前,我一眼看见头陀洞的入口,顿时有点犹豫,这洞口小,出入都得钻,不管我是先进去还是后进去,苏振铭要是想暗算我,都是好机会,虽然我也不怕他,却不得不防备一点。

    谁知道我刚想到这里,苏振铭已经一扬手,轰的一掌拍在洞口边缘,顿时碎石乱飞,一掌生生将头陀洞的洞口打爆了开来,直接露出一个足可容纳一人站着通行的空间来。

    这我倒显得有点不好意思了,当下也不在说什么,随着苏振铭进入头陀洞,走到暗处时,两人身上一起散发出金色光芒来,他应该只是照明,我却是防止他暗算我。

    两人一路进入山洞,片刻就到了底部,我和陌楠带着张宗树藏身的凹槽仍在,只是那块大石头却已经没有了,不但那大石头没有了,就连地面和石壁的棱角好像也被抹平了一般,里面还架起了一张简易的石床,上面铺了几张兽皮,使整个底部看上去,完全就是准备长期居住的模样。

    在石床上的兽皮中,卧着一个女子,须发皆白,满面皱纹,骨瘦如材,身形枯干,趴在石床之上,如同一个垂暮老妇,听见我们的脚步声,挣扎着抬起头来,吃力的睁开双眼,一看见我们,顿时面色一沉,冷声道:“振铭,你带他来干什么?”

    我一听这声音,顿时大吃一惊!

    说实话,这妇人的模样,我已经完全不认识了,但这声音,我却听得出来,正是叶知秋的声音,虽然人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可她的声音,仍旧如同银铃般娇脆。

    苏振铭似乎十分在意叶知秋的感受,哈哈一笑道:“明天就是天宫之门开启的日子,也就是我们决一死战的时间,既然是一生的对手,在决战之前,总得聊聊嘛!毕竟真正的好对手,也不是那么好找的。”

    “另外,我特意带他来见见你,因为很有可能,明天一战之后,你就再也见不到他了,他和我们作对了这么久,我手下不会留情的,咱们总得记住他长什么样,等到以后我们没有对手的时候,也好缅怀一下。”

    他这么一说,叶知秋的脸色彩缓缓舒展了开来,冷声一笑道:“也是!明日徐镜楼一死,我们确实再也寻不着对手了,至于苏出云,他根本就不配成为你的对手。”

    我看着叶知秋的模样,竟然提不起反驳的勇气,从我一确定她是叶知秋时起,我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一定是她使用了什么了不得的手法,才将苏振铭在短时期内提升至现在的境界,可使用这种手段的后果,就是我所看到的,叶知秋在短短几天之内,从风华正茂,变成了一个垂暮老人。

    看着叶知秋那张苍老但却充满了骄傲的面容,我没有丝毫的看不起,反而,一丝酸楚在心中升了起来。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

    叶知秋不可能不知道使用这种手段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可她更清楚,我们的实力,已经不是苏振铭所能抗衡的了,为了苏振铭的梦想,她毅然选择了牺牲自己,看她现在的模样,应该已经没有几天好活了。

    叶知秋的一生,并算不上好人,心狠手辣,欺师灭祖,不但算不得好人,说她是个恶人也不为过,可在爱情之中,她毫无疑问是伟大的!不论是先前对待苏出云,还是之后辅助苏振铭,只要她爱上了一个人,就一心一意的付出。

    在爱情面前,人人平等,没有好人坏人之分,只有爱与不爱!

    在这一点上,我是尊敬她的!

    苏振铭几步走上前去,将叶知秋揽在怀中,轻轻将她放下,笑道:“你身子虚,多休息一会,明天才有精神看我大展神威,在以后我入主天宫的时日里,你还得继续帮我出谋划策,为了一个徐静楼,气坏了身体可不值得。”

    “你也看到了,徐静楼已经吓的话都不敢说了,咱们也不用太为难他了,我这就带他离开,让他也会去和陌楠交代一下后事,你看可好?”

    叶知秋一脸幸福的应了一声,顺从的躺在了石床之上,虚弱的喘息着,好像随时都会死去,苏振铭对我一递眼色,转身向头陀洞外面走去,我在旁边看的清清楚楚,就在苏振铭一转身的瞬间,一颗晶莹的泪珠,顺着他的眼角滑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