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3章:伟大的骗局

    我跟着苏振铭一直向头陀洞外走去,说实话,我的心情很是沉闷,我已经明白了苏振铭叫我来这里的目的。他是担心自己会输,会死!

    他担心的并不是自己的生命,而是害怕自己死了之后,没有人可以保护叶知秋。即使他明知道叶知秋没有多久时光好活了,他也不愿意看到叶知秋沦落成一条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所以,他必须得给叶知秋先安排好一条后路,就算他在明天一战之中身死。也可以保证叶知秋能平平安安的活到死亡的那一刻。

    他先去找了苏出云,苏出云不肯答应,甚至连面都不见,只有来找我,我的实力比苏出云更强劲,一旦答应了,也会比苏出云更重承诺,只是他和我之间的仇恨极深,所以他是实在没办法了,才会来找我,就像叶知秋明知道会牺牲掉自己,也要帮苏振铭一样,他情愿放下尊严来求我,也要保证叶知秋能活下去。

    他们毫无疑问是一对恶人,可他们的爱情,却又那么的悲壮!

    其实,我对叶知秋的恨意,一点也不比对苏振铭的恨意的少,可就在我刚才见到叶知秋的模样之后,心里却怎么也提不起恨意来了,人类间的仇恨,追根究底,都是自私引起的,每个人都站在以自己的利益点去看事情,当然就会产生分歧,在没有办法和平解决的情况下,付诸武力太正常不过了。

    在这场争斗之中,我们就没有自私的一面吗?不!我们也有!爹娘在我还没出娘胎的时候,就给我打下了三合之体的基础,这不是自私吗?三爷一心想捧我成为新一代的人王,继承徐家的威名,这不是自私吗?我为了提升自己,不断的收集十二金乌,这又不是自私吗?

    这都是自私!

    只是站在我们自己的角度去想的话,就变成理所当然!苏振铭也一样,他也自私,但他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看事物,也是合乎他的情理的,就像萧朝海曾经问过三爷,我们之间,究竟谁坚持的道,才是正确的呢?所以,在这场争斗之中,没有谁是真正的正义一方,如果非要分一个正邪出来,顶多我们的理由听起来更加冠冕堂皇一点罢了!

    正因为这种自私,才造就了今天诸般仇恨,在这种清下产生的仇恨,又哪有什么对错可言?如果可以重新选择,我宁愿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我忽然想起了金鳞真龙说过的一句话:“人类,也是一种动物啊!”

    万幸的是,人类在自私的同时,也有爱情、亲情和友情!这三才是我们人类社会得以源源不息的繁衍下去的希望!除了这三我们还有善良、宽容

    等到走出头陀洞的那一刹那,我已经从心底彻底原谅了叶知秋,她已经变成了这样,几乎可以确定下来,没有几天好活的了,还有什么仇恨,是我不可以放下的呢!虽然叶知秋自己本人还十分执着,那是她自己的事,我可以不去管她,但也没有必要再对她赶尽杀绝。

    果然,两人一出头陀洞,苏振铭就转过身来,看了我一眼,苦笑道:“现在你该明白,我叫你来的目的了吧?”

    我点了点头,正色道:“你放心,明日一战,如果我赢了,一定全力保下叶知秋的性命,不让任何人凌辱她,不过,我看她的模样,只怕也撑不了多久了。”

    苏振铭抬头眯眼,看了看正在逐渐西沉的太阳,叹息了一声道:“是啊!多么美丽的生命,前几天还是朝露晨花,现在已经日暮残年,在我领悟了力量的极高境界之时,也领悟到了我们人类的生命有多么的脆弱和渺小,这个代价对我来说,实在有点残忍,也造成了我对知秋巨大的愧疚。”

    说到这里,忽然低头看了我一眼,话锋一改,问道:“徐镜楼,你还记的云南青石镇后山禁地之中的十二生肖困魂阵吗?就是那个曾经囚禁了年熙几百年的地方。”

    我顿时一愣,随即点了点头,后山禁地我当然记得,年熙的故事,当时曾经让我感受到极大的震撼,他既然这么问了,看样子江长歌又猜对了,他们真的去了后山禁地,只是,他们的目标并不是三十六门各门门主的尸身,而是那个十二生肖困魂阵。

    苏振铭继续说道:“知秋带我去了云南,实际上是一个骗局,她知道,如果说是为了让我能够提升功力,而不得不牺牲她自己,我一定不会答应的,所以她和苏出云串通好了,装中毒将我骗去了云南。当然,她答应苏出云的条件是会杀了我,她回到苏出云的身边,可那也是骗苏出云的,她为了我能够成为真正的绝顶高手,可谓是费尽了苦心。”

    “可我却一直被蒙在鼓里,进入后山禁地之后,她说她们叶家有一种药,可解百毒,但一定要在十二生肖困魂阵之中才能施展,而且,在她施展之后,必须有一个人替她承受地狱一般的痛苦,只要这个人能活下来,她就能活下来。”

    “我当然会答应,虽然那个时候我已经开始怀疑她是和苏出云设计好了来害我的,可我还是答应了,只要知秋开心,我做什么都好,别人也许不会懂,但我相信,你一定会懂的,因为你也有陌楠。”

    我再次点了点头,是的!苏振铭这种感情,我懂!就像在徐家村地下深渊之中,我拼了命也要救陌楠一样,那时候我也认为陌楠和苏出云是一对,可我还是会去救她。

    爱情这玩意,本来就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苏振铭见我点头,又苦笑道:“在知秋将十二生肖的位置重新摆放之后,坐在了十二生肖困魂阵的中间,随即地面就刮起了一阵狂风,紧接着从地下,升腾起十二股浓重的黑烟来,每一股黑烟之中,都有一抹清亮的颜色,仔细看的话,就是一条条细细的水线,笔直的杵在黑烟的正中心,十二道黑烟,从四面八方,一齐向知秋卷去。”

    “知秋在十二生肖困魂阵中大喊救命,要我将那十二道黑烟中的水线全部抓出来,并且要吃下去,撑过一段异常痛苦的时间,说只有这样,我才能救她。”

    “当功力达到你我这种程度,抓个水线算什么,我毫不迟疑的就将十二条水线从黑烟中提取了出来,一口就吞了下去,可那十二道黑烟并没有停止,一起扑到了知秋的身上,知秋的惨叫声,在我的耳边响起的那一刹那,我的体内也开始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等我完全魔化之后,一切已成定局,我终于知道,知秋骗了我,她用她自己,成全了我。”

    听到这里,我已经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十二生肖困魂阵当初困住的,就不是年熙,而是年熙身体内的圣泉之水!

    在清雍正时期的天宫之中,因为徐家先祖喝下圣泉之水而魔性大发,几乎杀光了天宫之中的人,在徐家先祖化解了魔性,羞愧入世之后,天宫之中几乎已经无人能胜任五圣之位,即使有,估计也是随便凑个数的,哪还敢违抗金鳞真龙的命令。

    而徐家先祖入世之后,才触发了年熙的事情,金鳞真龙当年一度企图以年熙的身体为寄体,曾经驱使他来过昆仑山,当时的五圣在金鳞真龙的威压之下,肯定会让年熙进入天宫,并且饮下了圣泉之水,年熙的身体进入魔化的状态。

    随后金鳞真龙被徐家先祖所败,年熙被徐家先祖所擒,关在寒铁棺内,由于寒铁棺内毒液的原因,年熙的身体一直不腐,又因为喝下圣泉之水,身体完全魔化的原因,年熙也一直死不了,就这么不死不活的被关了几百年,一直到三爷和江长歌打开了寒铁棺,年熙脱离了毒液,身体迅速腐化,才算解脱了。

    他虽然解脱了,可这圣泉之水本就不是人间之物,不生不灭,年熙虽然化为飞灰,可圣泉之水却留了下来,仍旧困在十二生肖困魂阵之中,在我一人几乎尽屠幻境的消息传开后,他们虽然不一定知道真相,可王齐远那时候身份还没有暴露,他一定知道其中原因,知道我是因为喝下圣泉之水后,魔性大发,从而导致了功力大增,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王齐远没有告诉苏振铭,而是告诉了叶知秋。

    叶知秋并不是笨人,恰恰相反,她十分聪明,马上想到了云南禁地之中曾经关押过的年熙,又联想到了圣泉之水还在禁地之中,才演了这么一出戏,来成全苏振铭,骗苏振铭喝下了圣泉之水,而苏振铭之前就曾吃下过大地精灵,体内聚集了大量的天地灵气,再一魔化,直接就提升到了现在的境界。

    当然,十二生肖困魂阵,并不是那么好玩的,叶知秋成全了苏振铭的代价,就是她的身体迅速的衰老。不过,我相信叶知秋一定不后悔,因为她已经完成了一场伟大的骗局!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