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4章:遍插茱萸少几人

    这时苏振铭又苦笑道:“可我知道的太晚了,等到那些黑烟开始退散,知秋的生命力也开始迅速的衰败,等到黑烟完全散去。知秋已经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知秋为了我,不惜牺牲了自己,我又怎么能够自私的不理会她的死活,何况。叫你出来,就是要看看你的境界,我看得出来,你已经得到了金鳞真龙的十二成力量。功力几乎是飞跃式的增长,我们俩相拼起来,鹿死谁手并不一定,所以,我必须得给知秋安排一条后路。”

    我叹息一声道:“为何不带她走,你现在的成就,天下已经难逢敌手,又何苦非要我们作对?入主天宫,难道对你说,真的就有这么重要?你有没有想到,如果你死在这里,叶知秋会多伤心?她难道还能独活吗?我虽然答应了不伤害她,可她要是自己寻死,我也不会阻拦的。”

    苏振铭哈哈一笑道:“现在哪里还由得了我,我是深井的大当家,深井虽然除了翔子和麻三哥,已经没什么人可用了,只要我还是这个大当家的,就不能丢了爹的脸,而且,我自己也不会甘心就这么平平庸庸的活一辈子,更何况,知秋也想要看到我君临天下,就算不为深井,不为我自己,为了知秋,我也一定要将入主天宫。

    说到这里,又看了我一眼,忽然一笑道:“谢谢你!徐镜楼,你是一个很好的对手,有你的承诺,我就可以放心的和你殊死一战了,我也答应你,如果你们输了,我一定不杀陌楠。”

    我一摇头道:“不用了,你没有赢的机会。”

    苏振铭哈哈大笑道:“不到最后关头,胜负可不一定,徐镜楼,你也不用太自负了,这场角逐,赢家不一定是你。”

    笑声一起,前方陡然响起一道雷霆之声,我们两个全都一愣,虽然天色暗了,却只是黑夜将至而已,并没有乌云聚集,哪来的雷声?难道说,三爷等人和翔子、麻三打起来了?

    两人立即对望一眼,飞身前行,说实话,我们俩个现在都没有心情去战斗,更不愿意看到身边的人在这个时候有所闪失。

    果然,一到近前,就看见三爷和翔子正在激烈交手,江长歌则在一旁观战,而天宫首圣和王齐远两人也交上了手,王齐远明显不是天宫首圣的对手,边打边退,两人逐渐距离我们越来越远。

    而翔子的实力,却大大出乎我的意料,三爷已经使出了九亟,双手之上,蓝芒伸吐,电芒直闪,浑身劲气激荡,招招稳打稳扎,步步强攻不退,翔子竟然接得住,不但接得住,章法还丝毫不乱,守中带攻,连消带打,一时竟然和三爷打成了平手,看这个架势,两人想分出个胜负来,只怕很得些时间。

    苏振铭大吼一声道:“住手!”

    我则直接飞身而起,挡在了翔子和三爷中间,翔子很是识趣,一见我们俩出现了,立即收手笑道:“三爷,我说什么来着,徐镜楼这不是好生生的出现了嘛!这回你老该没借口收拾我了吧!其实三爷你不必急在一时,明天就是天宫之门开启之日,到时候若是要打,翔子奉陪就是,何苦忽然出手,没得坏了三爷你的名声。”

    我一听就明白了,三爷是趁苏振铭不在,和天宫首圣借口不放心我,一起出手,想将麻三和翔子给收拾了,但这两个家伙都精明异常,哪里会这么容易被收拾,三爷和天宫首圣一出手,就被两人发觉了,这才打在了一起。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江长歌却一直在旁边袖手旁观,并没有上前。

    三爷老江湖了,岂会被翔子三言两语相激,根本不理会翔子,一见打不起来了,立即冷声道:“镜楼平安回来就好,不然的话,嘿嘿”

    三爷话刚出口,已经打到远处山洼中的天宫首圣和王齐远忽然一起发出声怒吼来,随即一道金光直冲天际,紧接着就是呼的一声,王齐远的身影已经狂奔而来,口角已经隐见血迹。

    而天宫首圣则随后追出,破口大骂道:“王齐远,你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今天我老夫就替你王家清理门户。”一边大骂,一边疾步追赶,浑身金光闪烁,一只硕大的凤羽彩鸡展翅飞翔,紧随其后。

    我一见顿时一愣,天宫首圣的凤羽彩鸡不是被送出天宫了吗?什么时候又回到了他的身上?

    两人速度极快,眨眼间已经到了近前,眼见王齐远受了伤,苏振铭立即不干了,冷哼一声道:“怎么,天宫首圣你这是欺负麻三哥没有守护灵吗?你可别忘了,那日在天宫边缘时,你是怎么从我手下逃得性命的。”一句话出口,人已经飘了上去,迎面对着天宫首圣就是一掌。

    他一出手,我肯定不能坐视不管,也立即闪身而上,一掌拦截住苏振铭,口中笑道:“振铭兄,你要想动手,今天其实也可以,我们就当提前决战的。”

    两人双掌一击到一起,顿时轰的一声巨响,劲气激荡,气流乱飞,以我们两人为中心,方圆十米之内,一阵飞沙走石,烟尘只激荡起数尺之高,两人皆是轻轻一晃,却都没有后退一步,显然是势均力敌。

    这时天宫首圣也冲到了近前,口中哈哈大笑道:“只不过败与你手而已,又没有拿下老夫的性命,还是偷袭,最后还不是被老夫逃了,有什么值得炫耀的。”

    我一听就想了起来,当日苏振铭在天宫边缘劫我,却差点吸取了天宫首圣的功力,如今听他们这么一说,分明是当天天宫首圣在我们离开了之后,也逃走了。

    苏振铭一被我挡住,立即闪身后退,一拉王齐远,和翔子三人一起退走,身形渐渐飘远,笑声传了过来:“徐镜楼,明天再战不迟,九九重阳,昆仑绝顶,天宫门前,生死一战,到时候,看看究竟谁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最后一个字传来时,三人已经飘了出去好远,天宫首圣冷哼一声道:“算你们跑的快!”

    三爷的脸上,却浮现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来,笑道:“苏振铭既然已经逃走了,我们也回去吧!他说的对,不争这一夜,明天就是天宫之门开启之日,所有的恩怨,就在明天一并解决吧!”

    我也应了一声,说实话,我也不想和苏振铭现在就生死相拼,自从看见叶知秋的模样之后,对他们两人的敌意,不知不觉之间,减少了许多。

    由于天色已经晚,当下四人回转天宫,花错和小狗子在幻境打了个野猪,陌楠和蓝大姐、黄姑娘、颜千凌、白小娜五人下厨,已经准备下了一桌酒菜,既算是为大家壮行,也有最后相聚一次的意思,大家围桌而坐,吃喝起来。

    大家都知道,明天一战,谁也无法掌控生死,也许,今天吃完这顿饭,下次就也没有坐在一起吃饭的可能了,气氛显得格外沉闷,就连辈分最高的天宫首圣,也出奇的安静,低头喝酒吃肉,一句话不说。

    三爷喝了几杯酒,忽然将酒杯一放,抬头看了看天空,终于长叹一声,打破了这令人压抑的沉闷道:“明天,就是重阳了!昊海,你可还记得,以前我在青石镇,每到重阳,兄弟几个必定会聚在一起,大醉一场。”

    张昊海眼圈一红,沉声道:“我怎么会忘记,江大哥、齐远、老西、麻二哥、三哥你和我,我们六人每次都要喝掉好几坛酒,那酒是麻二哥自己酿的,香甜醇绵,不易喝醉,醉了却是极为难醒,一年就酿那么几坛,别人根本喝不到,每年到了重阳,麻二哥就会拿出来与我们同醉,醉了就和我们算账,说我们喝了他多少多少酒,欠了他多少多少钱。”

    三爷的眼圈也泛红了,点头道:“是啊!时间过的真快啊!江大哥去了,麻老二去了,老西也去了,齐远虽然没去,却比去了更加令我痛心,你也断了一只手,我也老了,咱们再也回不去了。”

    张渔猛的一拍桌子,骂道:“徐老三,明天就是决战之日,你现在感怀个屁,少废话,多喝酒,吃饱喝足睡一觉,明天决战过后,有什么话去他们的坟头上说去。”

    说到这里,猛一口灌下杯中酒,愤愤的骂了一声:“都什么玩意!你们六个喝酒,从来也没想起过老子。”

    三爷没有理会他,继续说道:“还有老渔、北门的敬山哥、赶山哥,就连萧朝海,之前也经常和我一起喝的大醉,如今一转眼,竟然全都死的死,隐的隐,我们这一代,剩下来的,已经没有几个了,到现在还能坐下来一起喝酒的,实在是命大。”

    一边说话,一边端起酒杯来,凌空一洒,仰头长叹一声道:“又是九九重阳日,遍插茱萸少几人!各位兄弟,你们的命不会白丢,你们每一滴血,都不会白流,我们豁出命去追求的这一天,终于到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