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8章:翔子的悲伤

    三爷这句话一出口,我就是一愣,终于,三爷安插的这颗钉子要动用了!

    对方还剩苏振铭、叶知秋、翔子和王齐远。以及二十来个深井徒众,苏振铭不可能是,哪有自己无间道自己的,叶知秋应该也不知道。不然也太扯了,普通深井徒众是没有资格的,那就只剩下翔子和王齐远两个人,王齐远之前暴露的身份是麻三。而且很多事,都是看起来帮我们,暗地里帮深井的,很有可能不是,而翔子则很有可能就是神秘老九,相比较之下,翔子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但我私下里却更希望是王齐远,起码,依人不会那么伤心,三爷也不用那么难过!

    同时一愣神的,还有苏振铭、翔子、王齐远三个,三爷这句话一出口,苏振铭就迅速的看了王齐远和翔子一眼,而王齐远立即看了翔子一眼,翔子则不自觉的向旁边移动了一下,保持和王齐远的距离。

    显然,他们都在怀疑对方!

    就在这时,被陌楠等人守护在中间的金鳞真龙忽然发出一声巨大的龙吟之声,随即从分散在地上的苏出云尸块之中,陡然冒出数道金光,在半空之中一聚,一头白额金虎已经出现,随即一声虎啸,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紧接着化成一道金光,直飞而走,瞬间扑到金陵真龙的身上。

    金陵真龙一接纳了白额金虎,呼的一下升腾了起来,身躯陡然长大了许多,原先只有筷子粗细,现在已经有胳膊粗细了,明显正在快速的恢复。

    随即就听到了一声惨叫声。

    发出惨叫声的是王齐远,当大家的目光从金鳞真龙身上转移过去的时候,王齐远已经重重的摔落在地上,胸口一片血渍淋淋,口中鲜血狂喷,一翻身坐了起来,伸手一指翔子,嘶声怒骂道:“操!果然是你”

    而翔子,则还保持着一拳打出的架势,不知道怎么的,他整个人看上去,都显得有点茫然。

    王齐远一句话没说完,又是噗的一口鲜血喷出,脸上浮现出一丝极为痛苦的神色,嘴角抽了几抽,直挺挺的向后倒在了地上。

    “爹!”一声凄厉的叫喊声响了起来,王依人飞掠到王齐远的身边,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伸手抱起王齐远的脑袋,泪如雨下。

    王齐远努力露出一丝笑容来,缓缓抬起手去,想去抚-摸王依人的脸颊,口中挣扎着说道:“孩子爹对不起你让你受委屈了”最后一个字吐出口,已经脑袋一歪,呼吸断绝。

    王依人凄惨的哭嚎声,紧跟着响了起来,随着呼啸的山风,传出很远很远。

    她之前一直以为王齐远早就死了,当她知道王齐远一直活着,还是三爷的暗桩时,一定很自豪,可谁料情况急转而下,王齐远竟然还有一个身份是麻三,这对王依人来说,毫无疑问是崩溃的,但不管王齐远究竟是谁,在她看来,王齐远就是王齐远,是她的父亲,如今王齐远遇暗算身死,她又怎么能不难过!

    只是,我没想到,在王齐远已经有了防备的情况,翔子还能一击得手,敢情这翔子当真是深藏不露!

    苏振铭的面色,微微有点发白,转头看了看已经死去的王齐远,又看了看翔子,随即露出一丝苦笑来,说道:“神秘老九,当真厉害,虽然我一直努力的说服我自己,你是我爹最器重的人,我应该相信你,可如今看来,只怕爹也一直蒙在鼓里吧!”

    翔子的眼神却忽然冷了起来,沉声道:“如果我说我不是,你还会不会信我?”

    苏振铭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不耐烦来,沉声道:“我怎么信你?知秋在那里不能动,麻三哥已经死了,就剩你和我,你不是神秘老九,难道我是?你不要告诉我神秘老九在其余二十来个兄弟之中,你应该清楚,他们是没有可能的。”虽然王齐远的真实身份已经被揭穿了,可苏振铭还是习惯叫他为麻三。

    翔子没有再辩解,继续缓缓说道:“那我要是告诉你,是王齐远先攻击我的,我只不过挡了一拳,他就死了,你更不会相信了?”

    苏振铭目光顿时一凛,随即身形一飘,已经到了王齐远和王依人的身边,三爷等人顿时一惊,正要闪身上前阻拦,我一伸手就拦住了三爷等人,对他们一摇头,示意他们别动。

    我明白三爷等人其实是担心王依人,但我相信,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苏振铭不会再对王依人下手了,他这个时候过去,无非是想一探王齐远的生死而已。

    果然,苏振铭一弯腰,双指一探,就搭在了王齐远的脖子上,随即又直起了身来,转头看了一眼翔子,眼神逐渐冷了下来,冷声道:“你的意思是,麻三哥才是神秘老九,刚才也是麻三哥翔暗算你,却被你一拳打死了,是不是?”

    翔子脸上已经浮现出一片苦涩来,缓缓点头道:“是!”

    苏振铭的眼神更冷,继续说道:“麻三哥已经死了,死无对证,所以你一口咬定麻三哥是神秘老九的话,也没人能够反驳,只是,你这样有意思吗?男子汉大丈夫,做了就是做了,何况你们现在这么多人,徐镜楼完全挡得住我,你又何必还将脏水泼在麻三哥身上呢?你真的当我是傻子吗?”

    “麻三哥如果还活着,那我还有可能会相信你,可现在麻三哥已经死了,就剩下你和我,你觉得辩解还有意思吗?还是说你认为我连一个人的生死都分辨不出来?”

    翔子的神色却逐渐平静了下来,缓缓将双手背到了身后,抬头看了看天,却没有说话。

    苏振铭继续问道:“没话可说了?”

    翔子忽然笑了起来,一点头道:“没话可说了!”

    几个字一出口,身形陡然飞起,直接向三爷等人掠去,口中笑道:“三爷,我是神秘老九,我杀王齐远还可以,杀苏振铭可不够格,而且我杀了王齐远,苏振铭一定会想杀我给王齐远报仇,接下来,就得靠你们保护我了。”

    三爷、天宫首圣、爹娘和江长歌五人已经同时抢出,迎向了翔子,口中一起大喊道:“好!”

    几乎是同时,苏振铭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你错了!我要真心想杀一个人,谁都保护了你,不过你也说对了,麻三哥是爹的心腹,也是我的兄长,你杀了他,我一定要杀了你为他报仇的。”

    叹息声一起,我心头就是一惊,急忙闪身疾掠,去挡苏振铭,我知道苏振铭杀心已动,如果我不将他挡住,翔子真的很有可能会死在他手上,我并不认为三爷等人可以挡得住苏振铭,救下翔子。

    果然,苏振铭一句话说完,就对着翔子的背影,轻飘飘的打出了一拳,甚至连拳劲都感觉不到,在别人看来,也许就是虚空一击而已,可在我看来,却大吃一惊,这分明是萧朝海的绝学---破风锥!

    幸亏我发觉的早,立即一拳挥出,直接打在苏振铭的破风锥暗劲之上,顿时轰的一声巨响,劲气激荡,破风锥被我一拳破解,我已经拦在了苏振铭的面前。

    也就在这时,爹娘、三爷、天宫首圣和江长歌五人同时出手,五人五道力量,一起打在了翔子的身上,翔子的身形顿时倒飞而起,口中鲜血狂喷,在半空之中,直接洒起一道血色弧线。

    我们顿时全都愣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砰”的一声,翔子摔在地面之上,挣扎着爬了起来,嘴角血液不停的向外流出,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来,对着东方跪下,缓缓对东方磕了三个头,嘶声喊道:“海爷!翔子无用,辜负了你老的栽培了,翔子先走一步,到阴曹地府给海爷你打前站去,下辈子,翔子还跟着海爷你混。”

    说到这里,转头看了一眼苏振铭,眼神中露出一丝悲伤来,随即面向东方,苦笑道:“不过,海爷,下辈子,可不能再让我辅佐别人了,他们不配!”最后一个字吐出,一头磕倒在地上,再也没抬起头来。

    翔子一死,除了爹娘、三爷、天宫首圣和江长歌,我和苏振铭、那二十多个深井徒众、以及花错等人,全都是一脸懵逼!大家都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翔子不是杀了王齐远,并且已经承认了自己就是神秘老九了吗?为什么三爷等人杀了他?还有翔子最后说的那番话,难道说,翔子真的是被冤枉的?王齐远才是那个钉子?可王齐远也死了啊!

    就在这时,爹缓步走了出来,看了大家一眼,才沉声道:“翔子已经死了,叶知秋已经是个废人,苏出云也死在了你和楼儿的手上,你的二十来个深井徒众,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金鳞真龙恢复在即,苏振铭,你还要负隅顽抗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