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一个几十年的计划

    爹这么一说话,苏振铭就转过了头去,看了看爹,又看了看翔子。似乎明白了什么,沉声道:“徐聆风,你才是神秘老九?”

    爹一点头道:“不错,我才是神秘老九!”

    这时天宫首圣上前一步。哈哈大笑道:“你们只知道执法九人组是由红旗老五亲自挑选的,却忘了一件事,就是执法九人组可不是一下子就全都会死绝的,上一任的九人组。聆风是最小的一个,也就是神秘老九,在其余几个死了之后,红旗老五的位置传到了萧朝海的身上,也就是在说,在萧朝海接任红旗老五之前,聆风就已经是神秘老九了。”

    “因为执法九人组,全都是红旗老五所挑选,红旗老五一旦犯了规矩,几乎无人可以管辖,所以设置了神秘老九这个位置,年纪最小,专门用来监督下一任的红旗老五,也就是说,聆风的存在,就是为了制衡萧朝海的,而其他的人,都是听命与红旗老五的多,这样就可以形成互相管制。”

    “而红旗老五这个位置历代都是由上一代红旗老五所指定,所以对于下一代红旗老五的特长、技能,几乎都非常熟悉,上一代红旗老五临死前,会将下一代红旗老五的缺点告诉神秘老九,以此来制衡红旗老五的独大。”

    “在萧朝海接任红旗老五之时,就已经知道神秘老九的存在,但他不会知道上一任的神秘老九是谁,所以他只能指定其余七个人,神秘老九在临死之前,会告诉红旗老五自己的身份,再由红旗老五挑选出下一任的神秘老九,继续监督下一任的红旗老五,整个执法九人组,虽然只有九人,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是层层克制,互相制衡,谁一个人也别想利用执法九人组来翻什么浪,只有这样,执法九人组才能在没有大原则错误的前提下,始终保证中立的立场,更客观公正的去对待每一件事情,这也正是老祖宗们的精明之处。”

    说到这里,天宫首圣叹息一声继续道:“正因为萧朝海知道有神秘老九的存在,所以才不敢将执法九人组全都挑选成自己人,只安插了一个无名八,想发展读心七,却又被江长歌拉了回来,蓝大、钟二、碧眼三、拼命四个个忠肝义胆,也不是他所能拉拢的,这才使执法九人组的英名得以保存。”

    “一个人的名声,与你功力多高确实有一定的关系,但你功力再高,也无法保证你收获的拳是美名,真正的名声,还是要靠你站得正,走的直来获取的!”

    “也正因为聆风就是神秘老九,所以他才能察觉到深井的阴谋,可萧朝海城府极深,就连聆风也不知道萧朝海就是深井老大,可这并不妨碍聆风开始着手对付深井,这才有了镜楼的三合之体,引出了金鳞真龙,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事情。”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原先只有四个人,聆风夫妻俩,我和关山!后来又告诉了长歌,长歌就想出了这条计策,继续隐藏聆风神秘老九的身份,反而造成翔子有可能是神秘老九的假象,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将你完全孤立,不过,原先的对象可不是你,而是你爹萧朝海,不过你爹对翔子完全信任,无论怎么离间,你爹就是不上当,恰好你吸取了你爹的功力,逼得萧朝海隐居青龙山,所以才将矛头对准了你,你可比你爹好对付多了。”

    三爷这时接过话去,继续说道:“翔子非常聪明,对萧朝海又是忠心耿耿,如果他活着,就是你一条胳膊,所以,我按长歌的计策,早在许久之前,就开始刻意营造成翔子可能是神秘老九的假象,即使你们不相信,但三人成虎,久而久之,你们心里一定多少会有点芥蒂。”

    “一旦心中有了芥蒂,我们只需要一根导火线,就可以将火转移到翔子的身上,而这根导火线,自然就是齐远!齐远就是麻三的这个身份,会使你不会怀疑他,所以才有了刚才那一出。”

    三爷话一出口,王齐远已经一翻身跳了起来,哈哈笑道:“苏振铭,你刚才责问翔子是不是怀疑你分不出生死,其实你还真的分不出生死来,在三十六门之中,想死上那么一次,简直太容易了,虽然骗你不容易,不过在各种条件的支持下,你还是上了当。”

    说话间,王齐远已经反手一提王依人,闪电一般的溜到了我的身后,嘿嘿笑道:“说实话,我还真的有点怕你,好不容易才将三哥所交代的事情做完了,我也该好好陪陪孩子了,现在要是被你打死了,那可就太亏心了。”

    王依人脸上的泪水则早就擦干了,嘴角甚至还露出了微笑,敢情她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应该是她被花错等人找回来之后,三爷单独告诉她的,没想到这小丫头竟然这么能沉得住气,到现在一个字都没和我们露,害的我们白担心她这么久。而且刚才那场哭戏演的,也相当生动,都说女人天生就是演员,以前我还不怎么相信,现在看来,确实如此。

    我看到这里,总算是彻底明白了过来,顿时心头一阵狂喜,敢情王齐远一直都是三爷安插的钉子,萧朝海让他暗中监视着三爷等人的动向,他就顺水推舟,一边扮演着麻三的角色,获取萧朝海的信任,一边则替三爷做事,直到刚才,利用假死,使苏振铭误会翔子是叛徒,逼得翔子只有假冒神秘老九的身份,企图靠近三爷等人,再突使暗手。

    可悲催的是,真正的神秘老九是我爹,当然知道翔子是假冒的,所以翔子一过去,就被爹和三爷几人联手打死,翔子当真死的冤枉,也难怪他临死之前,说苏振铭不配他辅佐了,如果是萧朝海,确实不会不相信翔子。

    听到这里,苏振铭的面色已经煞白一片,看了一眼三爷,又看了一眼王齐远,对三爷沉声道:“这么说来,王齐远之前一直和你们为难,甚至一度打伤了你,都是演的戏?你也早就知道爹是深井的老大,所以才处处提防他?”

    三爷看了王齐远一眼,哈哈笑道:“从当年假执法九人组血洗北三十六门,逼我废了敬山哥之后,大哥就和我说出深井的存在,我借假死去了云南,就和齐远定好了一切,这个计划,整整布置了几十年,齐远打伤我,都是我们串通好的,目的就是为了齐远能够获得萧朝海的信任。”

    “天宫门前舞彩鸡,就是我们行动之前的暗号,原因很简单,我率先找到了凤羽彩鸡,当时根本不敢相信别人,只能相信三个人,一个是我岳父,一个是我大哥,一个就是齐远,大哥身在暗处,不能露面,我就将凤羽彩鸡给了齐远,但齐远因为麻三的身份,不敢暴露凤羽彩鸡,才让凤羽彩鸡在我老岳父与他两人之间来回切换,以此来共享消息。”

    “当然,这是极其痛苦的,每一次转让凤羽彩鸡,就是一次痛苦的试炼,齐远为了今天,默默忍受了几十年,他才是整个计划之中的最大的功臣!”

    “但即使如此,萧朝海还是没有将所有的事情都告诉齐远,由于齐远有段时间和我沟通的太频繁,甚至差点暴露了自己,深井偷袭青龙峰那次,萧朝海就是事先将齐远调到了别处,齐远没来及及时报警,导致麻老二死在了青龙峰。”

    “但那个时候,我们还不知道萧朝海就是深井老大,他隐藏的太好了,除了你娘,谁都不知道深井的老大就是金陵萧家的萧朝海,就连莫问大哥,也一度以为萧朝海只是在深井和我们之间游走,齐远跟在他身边一二十年,硬是没有见过他的真面目,直到所有的疑点都慢慢集中到了他的身上,他才对齐远公开自己的身份。”

    说到这里,三爷看了一眼张渔和张昊海道:“你们两个不要生气,老黑鱼脾气暴躁,性如烈火,昊海生性豪爽,做不得假,只有将你们都瞒在鼓里,才能确保齐远的安全。”

    张渔哈哈大笑道:“我生个屁的气,这事也只有齐远才受得了,多大的委屈啊!几十年背负着恶名,当真苦了齐远,要给老子,早不干了!“

    三爷一点头道:“是啊!齐远为了获取萧朝海的信任,这些年,煞费苦心,甚至不惜杀戮我们自己的人,心理受了太多的煎熬,不过,从今之后,再也不需要了,从现在起,这个世界上,只有王齐远,再也没有麻三了!”

    我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如此,齐远爷扮演着麻三的时候,好像处处和我们作对,但每一次到了至关紧要的时候,却总是会出现纰漏让我们寻到,扭转局面,从而逃脱,而且三爷屡次救我,也都莫名其妙的就出现了,好像知道我会有劫难一般,如今想来,应该都是王齐远暗中的帮助。

    王齐远,才是真正的凤羽彩鸡守护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