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1章:恩仇了了

关灯
护眼
    天威两个字一出,漫天乌云翻腾,电闪雷鸣,咔嚓一声巨响。漫天乌云缓缓撕开了一道裂口,就像苍天张开了巨唇,裂口之中,无数闪电不停闪耀。足足有千百条之多,随着惊雷炸响,千百条闪电一起击落而下,半空之中汇聚到了一起。形成一把巨大的闪电之刺,由天而下,一闪击落。

    苏振铭一见,猛地纵声狂笑,一边猛的提聚全身力气,向那道闪电迎去,一边嘶声狂喊道:“徐镜楼”

    三个字刚一出口,闪电之刺狂刺而到,嗖的一下,正好击在苏振铭的双掌之上。

    “轰!”

    天之威,岂是人力可以抵挡的,即使苏振铭已经达到了人体的极限,也无法和苍天抗衡!

    苏振铭的身体直接跌落了下来,砰的一声,摔落在地面之上,身体一颤一颤的抖动着,到处都冒起了一丝丝一缕缕的白烟,血液像一条鲜红的小蛇一样,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不停的滴落到地面之上,顺着石头的缝隙流淌。

    “振铭!”

    叶知秋撕心裂肺般的叫喊声响了起来,随即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她的身体,哪里还站得起来,双腿刚一撑起,已经扑倒在地,哭喊着向苏振铭爬去。

    苏振铭躺在哪里,喉头咯咯作响,努力的把头转了过去,双眼看向叶知秋。

    我则浑身虚脱一般的难受,看着躺在地面上的苏振铭,心中忽然升起无尽的空虚感来。

    一切,都结束了啊!接下来,我该去哪里?去做什么?好迷茫,就像一匹忽然没有了目标的狼,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通向何方。

    幸好,我并不是一匹孤独的狼,我有愿意接纳我的狼群!

    花错等小字辈一起欢呼了起来,就数小狗子的叫声最是响亮,就连天宫首圣、张渔和张昊海等也大声叫好,三爷、爹娘却出奇的冷静,只是眼圈已经通红,他们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太久,付出了太多太多,万幸,这一天还是来了,虽然迟到,但总比不到的要强上许多。

    我看了一眼还在挣扎着爬向苏振铭的叶知秋,转头看了一眼陌楠,陌楠立即冲我一点头,飞身掠了过去,一把提起叶知秋,一闪身就到了苏振铭的身边,将叶知秋轻轻的放在了苏振铭的身边。

    叶知秋一到苏振铭的身边,就一下扑在了苏振铭的身上,嘶声喊道:“振铭,你起来啊!你说过不会丢下我的,起来啊!起来啊!”声如杜鹃啼血,听来尤其伤心。

    众人全都停止了欢呼声,任何时候,悲伤的爱情都是最令人动容的,即使是敌人的爱情。

    苏振铭努力的露出了一丝微笑来,喉头一阵阵的咯咯作响,我知道,他在被天威击中的那一瞬间,已经丧失了说话的能力,实际上,他能撑到现在还不死,已经算是个奇迹了。

    没有人能够与天抗争!

    随即苏振铭挣扎着看了我一眼,我一点头,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曾要求过我保住叶知秋的命,我当然不会再让人伤害叶知秋,不过,我并认为叶知秋还能活下去,当一个人的精神支柱已经倒塌,根本就没有再活下去的勇气。但我不会说出来,我想让苏振铭走的安心一点。

    苏振铭一见我点头了,顿时露出一丝安慰的笑容来,挣扎着举起了手来,向叶知秋的手握去,叶知秋一边伸手去握他的手,一边柔声说道:“振铭,你起来,咱们不争了,什么都不要了,我们回头陀洞,你不能动了,我伺候你一辈子,好不好?”

    可就在他们两个人的手掌握在一起的时候,苏振铭已经头一歪,脸上带着微笑,眼神中还充满了对叶知秋的怜惜,却再也听不到叶知秋说的话了。

    一切,好像都在一瞬间静止,只剩下两只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俩人手指上的戒指,还在相映生辉,就像他们的爱情!

    谁都说不出一句话来,我的心更是隐隐刺疼,其实到了最后,我根本就不想杀苏振铭了,只是,那一招天威,我自己也控制不住威力,我发誓,从此之后,天威永封,无论是对谁,再也不施展这一招了。

    这一招,只有苏振铭才配我使用!

    曲高和寡,知音难觅,其实当我们修炼到了一定境界的时候,已经成了互相的目标,也是最可以理解对方的人,只可惜,我们俩天生就注定是生死对头,如今他这一死,我竟然感觉到十分的孤独。

    天下无敌,寂寞如雪!

    许久许久,叶知秋终于率先对我说了话,声音十分的平静,就像老朋友聊家常一样:“徐镜楼,能给我们起一座坟墓吗?就在这里,把我们俩埋葬在一起。”

    我点了点头,我早就知道,苏振铭一死,叶知秋也不会在活下去,我也不会劝她,这对她来说,未免不是一种解脱,毕竟,她的身体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我这边一点头,叶知秋就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我微笑道:“谢谢!”两个字一出口,已经躺在了地上,睡在了苏振铭的怀里,一脸安详的笑容,两人的手,还紧紧的扣在一起。

    她的身体虽然已经衰弱不堪,可毒死自己的本事还是有的,药师叶家的人,永远都不可轻视。

    那个终南山上拥有银铃一般笑声的女子,那个为了爱情被无情利用的女子,那个为了爱情牺牲了自己的女子,终于,寻找到了属于她自己的幸福---与自己深爱的也是深爱自己的男人,死在一起!

    两道金光闪耀而起,一条巨大的毒牙飞蛇,一只盘角山羊,也化成两道金光,直接飞向了仍旧在升腾飞舞中的金鳞真龙,随即金鳞真龙的身躯直接膨胀了两倍,身躯已经粗如雄壮汉子的腰身了。

    我叹息一声,一掌按在了地面上,在他们两人身体的四周,石头纷纷升起,直接形成了一个坟墓,随即地面裂开一条宽大的缝隙,整座坟墓缓缓下沉,一直沉入山顶岩石之中。

    就让这里,成为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吧!我相信,他们下辈子,一定还会是爱人。

    山风,还在呼啸,巍峨的昆仑山,依旧那般雄伟,我们所洒的鲜血,仅仅是这昆仑山神奇传说的一个浪花,也许会被传颂一段时间,可要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将我们遗忘,包括我在内。

    三爷对那二十来个深井徒众挥了挥手,示意让他们走,苏振铭一死,那些深井徒众早就没了主心骨,一见三爷不追究他们,顿时纷纷抱头鼠窜而去,萧朝海心灰意冷,归隐青龙山,苏振铭也死了,深井之中,再也没人能挑起什么风浪了,也许,从此之后,这个世间,再也没有深井这个组织了。

    陌楠察觉到了我的失落,走了过来,轻轻的握住了我的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我,轻轻的对我说道:“镜楼,你还有我!”

    我微微笑了起来,是啊!我还有陌楠,还有爹娘,还有三爷,还有一帮嫉恶如仇的长辈,还有一帮兄弟姐妹,这就够了啊!

    刚想到这里,陌楠身上忽然闪起一道金光,幻影玉兔陡然出现,化为一道金光,闪电一般飞向了金鳞真龙。

    我没有出手阻拦,尘归尘,土归土,从哪里来的,终归要回哪里去,十二生肖守护灵,本来就是从金鳞真龙分化而来的,如今金鳞真龙复活,自然会被收回去。

    紧接着三爷的双翼天马、陌爷的独角金牛、花错的圣手青猿、小狗子的地域狂犬、江长歌的智者金猪、以及还在天宫首圣身上的凤羽彩鸡,一个接一个的飞起,全部回到了金鳞真龙的身上。

    大家都没有反抗,都不重要了,十二生肖守护灵,已经和我们融为了一体,它们也将永远留在有关于我们的传说之中。

    当最后一个守护灵回归,金鳞真龙已经变得和我梦境中的一般巨大,巨大的身躯升腾在半天之上,金光闪烁,威武至极,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金鳞真龙。

    金鳞真龙缓缓降落了下来,将脑袋伸了过来,一直伸到我的面前,一双灯笼一般的眼珠子中,映射出了我和陌楠的身影,眼神之中,似乎有一点不舍。

    我知道,我们分别的时刻就要到了,它本是上天之子,留在我们人间,只会带来更多的纷争,要知道,人类的贪婪,永远是没有止境的,一个深井倒下了,还有千千万万个深井。

    于是我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金鳞真龙的额头,笑道:“再见了,老朋友!这一路走来,感谢有你!只是,我们的缘分,也到此结束了!你放心,你留给我的十二成力量,我一定好好利用,只要我还活着,那些魑魅魍魉,就别想染指人间。”

    金鳞真龙当然能听懂我的话,对我点了点头,随即猛的一弹,飞腾而起,随即一道清泉,破石而出,直接在半空之中凝结成一个巨大的水球,缓缓向金鳞真龙飞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