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2章:盛大婚礼

关灯
护眼
    我一见那个水球,就知道正是那瘟疫之泉,也正是所有祸乱的起源,如今金鳞真龙将它带走。带到不属于我们人类的世界,也算是彻底断了这个祸乱的源头。

    随即那水球越变越小,最后小如水滴,金鳞真龙一把抓住。在不复见。而那巨大的宫殿,也直接悬浮了起来,一直飞升到了金鳞真龙的身上,被金鳞真龙稳稳托住。

    金鳞真龙在半空之中盘旋一圈。升腾飞舞了几下,又转头看了我一眼,陡然发出一声震天般的龙吟之声,随即身形直蹿而起,呼的一下,带起一阵狂风,直接升入昆仑山顶的乌云之中,巨大的身躯在乌云之中闪动了几下,已经化成一点金光,直升天际,片刻再不复见。

    紧接着漫天乌云散去,炽烈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之中,瞬间群山苏醒,阳光洒在山峰之上,整个昆仑山,好像瞬间就活了过来,就像我们人类,无论经历怎样的危难,最后总会重新焕发出生命的光彩!

    我看着空荡荡的昆仑山顶,恍如南柯一梦,金鳞真龙走了,瘟疫之泉被带走了,就连天宫也被带走了,一切的一切,终于落下了帷幕。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谁都没有说什么,我相信,失落感并不是只笼罩了我一个人。

    随后天宫首圣率先笑了起来,笑骂道:“你们这帮小子,天宫在的时候,整天盘算着怎么将天宫给拾掇走,现在金鳞真龙带着天宫消失了,你们反而不痛快了,难道非要将脑袋挂在裤腰带上才过瘾吗?要我说,你们就是一帮贱骨头,老子一把年纪了,可不陪你们玩了。”

    他这一句话,顿时将所有人都逗乐了,想想也是,我们拼死拼活的,不就是为了消除天宫之祸嘛!如今功德圆满了,反而失落了起来,不是贱骨头是什么?

    当下爹就笑道:“花老爷子,你一把年纪了,不陪我们玩还准备去哪?就留下来吧!随我们一起回徐家村,没事我陪你老下下棋,让老三给你养老送终。”

    天宫首圣双眼一翻道:“什么意思?催着我死呢?我告诉你们,我还等这抱重孙子呢!花错,你给外公撂个底,什么时候和颜家丫头成亲?我可告诉你,我这把老骨头可等不了多久了,你要再耗上个三五年的,保不齐外公就先蹬腿了。”

    花错哈哈大笑道:“天宫的事儿也完了,咱们暂时估计也没什么事可干,闲着也是闲着不是,咱们这就回徐家村,把喜事给办了,不过,外公我丑话说头里,这成亲我没问题,生出来的是你重孙子还是重孙女,我可不能保证。”

    众人一起哈哈大笑,花错这家伙脸皮厚,啥话都说得出口,却将颜千凌羞了个大红脸,当然,心里肯定是乐开了花。

    这时三爷笑道:“要依我看,错儿说的对,咱们估计要闲上许久,三十六门经此一战,元气大伤是一方面,时代的浪潮,也在将我们逐渐推出舞台,我们这一代,也都苦了一辈子,干脆都退了吧!将剩下的烂摊子交给楼儿几个去处理,有几个孩子在,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咱们就回徐家村,种种地,喝点小酒,过点清闲日子。”

    “不过在这之前,楼儿和陌楠,错儿和千凌,狗子和依人,长歌和小娜,这几对孩子的婚事,还是要办一办的,咱们江湖人都穷命,就一起办了吧!回徐家村,请几桌人,拜个天地就行,省钱!”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几个老字辈的纷纷骂三爷抠门,陌人豪骂的最凶,三爷现在可不穷,从萧朝海那里弄来的钱,还有花错和狗子替人办事收的钱都在他手里呢!

    张昊海笑道:“三哥,要不你也凑个热闹,人家黄姑娘跟了你这么久,你总得给个名份吧!”

    黄姑娘一听,顿时喜上眉梢,妖类的思想和我们不一样,喜欢就是喜欢,没有什么好害羞的,倒是三爷威风了一辈子,还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事,一时被张昊海闹的有点不自然起来,不过看三爷的表情,也没有反对的意思。

    我本来还想替蓝大姐找个主的,但一是没有年龄合适的,张昊海年轻一点也比蓝大姐大上十几岁,还差着辈,就没有提,我相信蓝大姐一定也会找到属于她的幸福。

    就这样一路笑笑闹闹下山,一直到了有人烟的地方,租了辆车,直回徐家村。

    一路无话,回到徐家村之后,三爷有的是钱,又有之前几个老兄弟帮忙,没要一个月,就将徐家老宅收拾好了,还在徐家老宅旁边,一溜排建起了六间大瓦房,全都收拾利索的,准备留给我们几个小字辈的办喜事时用。

    虽然大家一再要求三爷和我们一起办个婚礼,但三爷太古板,始终拉不下脸来和我们小辈一起办喜事,坚决不同意,最后还是江长歌想了个办法,先将三爷和黄姑娘的喜事给办了,再办我们几个小辈的婚礼。

    这回爹请了花老爷子亲自出面,三爷当年是入赘的,花老爷子又当媒人又当爹,三爷不答应也不行了,选了个黄道吉日,广撒喜帖,三爷本来人面就广,许多道上的朋友都卖点面子,还没办喜事,就呼啦啦来了上百号贺喜的,刘存龙、王海东、李药药、俞静之等自然来了,那个董宜鑫还专门开车将曾老太太从吕梁也接来了,大通铺都安排了好几家才安排下,曾老太太年纪太大,当然特别优待。

    到了三爷结婚那天,简直就是三十六门的盛事,几乎整个三十六门有头有脸的,叫得出名字的都来了,二十桌一起开的流水席,整整开了一天,来的个个都往醉里喝,生怕少喝一点吃了亏,从早晨喝到晚上,幸亏江长歌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几乎将整个村子的人都请来帮忙,不然能将我们几个小字辈的累死。

    总之,三爷的喜事办的盛大而隆重,而且一帆风顺,宾主尽兴。

    反正三爷喜事一过,就是我们几个的喜事,只是我们几个的名头远没有三爷那么响,人面也没那么广,所以只留下了一些有点交情的,其他不熟悉的,则直接没告诉,更没撒什么喜帖,所以最后留下来的,也就几十个人,还是我们四对新人的朋友总和。

    即使如此,等到我们办喜事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甄阎王竟然找上了门,也许是三爷的婚礼办的太盛大了,所以我们都在这里的消息传了出去,这老家伙一听我在这里,立即就找了来,他到的那天,正好是我们大喜的日子。

    当时正是吉时,花老爷子辈分最高,居中而坐,爹娘、三爷、黄姑娘、陌爷、王齐远、张渔和张昊海分左右落座,我们四对新人正准备一对一对的上前磕头讨红包呢!就在这个时候,甄阎王进来了。

    甄阎王当然是来找我比斗的,我和他还有着三月之约呢!我自然也不怕他,可这正结着婚呢!哪有出去打斗的道理,一时愣在了那里,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倒是三爷反应快,一眼看见甄阎王,马上起身迎接,笑道:“甄老哥来的正好,几个孩子大喜,上次我没打过你,这次咱们拼酒,这次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赢你。”

    甄阎王其实并不是不讲理的人,不然上次也不会和我订下三月之约了,一见我们的状况,大概也觉得这个时候挑事有点说不过去,当下就点头道:“好!喝酒一样奉陪!”

    他这句话一出口,大家的心一起放下了肚子里,只要他不在喜事当天闹幺蛾子就好,而且,也给了我一个灵感,说实话,我并不想和他动手,以我现在的手段,一不小心可能就伤了他。

    当下按流程行事,磕头拜天地,四对结连理,行礼完毕,酒席之间,我就开始找事了。

    找的当然是甄阎王,我提出的条件是拼酒,我输了,就与他决斗,他输了,决斗这事就算完了。当然,我们拼酒实际上拼的就是功力,谁的功力更强盛,当然是谁赢,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甄阎王大概也明白了我的意思,也答应了,两人开喝,当我面前放下二十多个白酒瓶子的时候,甄阎王终于不喝了,站起身来,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就走,我看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心中明白,甄阎王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来找我了,他和我之间悬殊的太多,以他的修为,不会看不出来。

    这件事算是圆满解决了,第二件事却是个欢喜剧,俞静之这次来,不是一个人来的,还带着俞正阳和他刚从国外回来的儿子俞非凡,俞正阳大家熟悉,是条汉子,虽然不是三十六门的人,大家还是很喜欢他,可这个俞非凡,却正宗是个大少爷,吊儿郎当的不说,还喝点酒就惹事。

    偏偏我们之中,还有个花错和小狗子,这两家伙也是惹事精,三人碰到了一起,事情就发生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