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3章:尾声

    这事情说起来好笑,但一想就明白花错和小狗子的用心良苦,他们是替蓝姑娘着想。

    对于俞正阳,大家都是有好感的。这家伙上次的表现,让我们都得挑个大拇指,虽然不是我们三十六门的人,可人品却是一等一的。偏偏这家伙年纪和蓝大姐差不多,而且这些年一心帮助俞静之扩大家业,一直没找到个合宜的对象,论辈分。俞静之和三爷称兄道弟,那俞正阳自然是和我们同辈,一切都很般配。

    所以花错和小狗子就起了心了,但要是硬将两人往一起凑,只怕两人会尴尬,两人一合计,就决定从俞非凡那里入手,在酒席上逮着俞非凡就灌,俞非凡酒量又不行,哪里架得住他们俩灌,几杯下肚,舌头就大了。

    花错趁机和俞非凡打赌,要是俞非凡能将俞正阳和蓝大姐拉到一起,花错就教俞非凡怎么样能看到鬼!

    这对我们来说,简直就是个笑话,可对俞非凡来说,却极具诱惑力,这家伙也缺脑子,他是三爷答应过要收的徒弟,按辈分那是我们的师弟,还怕三爷不教他这点小把戏嘛!可花错这么一说,他立即就答应了。

    俞非凡做事,和我们不一样,这家伙是正宗新时代的人,又是从国外回来的,观念开放,别看他别的不行,泡妞特别在行,而且脸皮厚,没皮没臊的,胆子还不小,这点和花错有点像。

    这家伙采取的是两头骗的办法,他先找到了蓝大姐,直接开口就叫嫂子,不等蓝大姐反应过来,他就巴拉巴拉一顿说,说什么俞正阳一眼就看上蓝大姐了,住在徐家村这几天,天天念叨着蓝大姐什么什么的,求蓝大姐给俞正阳一个机会,两人单独见个面,聊聊看,有可能就发展,没可能就当没发生过。

    当然,这都是没有的事,可这家伙说谎很有一套,硬是将蓝大姐给唬住了,而且俞正阳也长的一表人才,人品又好,蓝大姐也知道自己不能就这么单一辈子,竟然同意了。

    接着他就去找了俞正阳,同样的话,对着俞正阳又一通糊弄,俞正阳做生意挺精明,可对男女之事,却并没有他这个弟弟在行,而且蓝大姐那是美艳异常,又是执法九人组的人,人品没得说,当下俞正阳也动心了,就这样,两人被俞非凡给骗到了村口老井边,单独见面了。

    这一成了,花错立即将这事通报给了我们几个,我们几个也不喝酒了,立即蹿出去了,悄悄潜行到附近,偷看俞正阳和蓝大姐约会。

    俞非凡可以将两人撺掇到一起去,可纸里毕竟是包不住火的,两人一见面,话一说开,立即就明白是俞非凡在搞鬼了,可两人本来就互相有好感,这一说开了,相视一笑,反而真聊上了。

    这可将我们几个乐坏了,当下也不方便打扰他们,好不容易有点苗头,别我们一出现再给搅黄了,悄悄退了回来,继续喝我们的喜酒,毕竟还有几十号朋友等着我们四对新人陪酒呢!

    到了这里,本来是好事,可俞非凡不乐意了,非闹着要花错马上兑现承诺,教他怎么能看到鬼,他本来酒就高了,这一闹嗓门就大了立即引起了三爷等人的注意。

    当下三爷和俞静之就过来了,一问怎么回事,我们也不敢瞒三爷啊!就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俞静之一听,就要教训俞非凡,三爷却喊住了俞静之,随即对我递了个眼色,说道:“他不是要能看见鬼嘛!楼儿给他开个天眼,让他以后天天见鬼,想不见都不行!”

    我一听就乐了,我跟随三爷多年,太了解三爷了,俞静之对三爷有恩,三爷答应了收俞非凡为徒弟,那就一定会做到,让我给他开天眼,就是准备磨炼这小子了,这小子是个花花公子,之前也没底子,这一开天眼,估计以后有得他受的,乱力怪神的事儿总少不了,到时候他自己就得求着三爷教他点本事。

    当然,他这个资质,是不可能学成怎么样的,但有三爷教他,对付一般的魑魅魍魉那绝对没问题。

    俞静之一愣,随即就明白了三爷的意思,苦笑着摇了摇头,直接回去喝酒去了,看样子也是准备好将这个儿子交给三爷了。

    有了三爷的话,我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开天眼对我来说,也就和玩的一样,当下就将俞非凡拉到房间里,给他开了天眼。这一下花错和小狗子乐了,两个家伙为了吓唬俞非凡,直接将俞非凡拉到了乱葬岗去。

    俞非凡刚开的天眼,又是平凡之身,还拉去了乱葬岗,这家伙还能好得了嘛!吓的屁滚尿流的跑回来了,酒也醒了,人也吓呆了,一头倒床上不起来了。

    后来我们一看,是魂吓丢了,正好曾老太太在,招魂什么的最拿手,又一通忙活给他招了魂,从这开始,俞非凡算是彻底老实了。

    在他老实的这段时间里,三爷带着我们几个小字辈的去了云南,祭奠了一下江莫问、麻二爷和谭老西,江长歌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给江莫问领来个儿媳妇,狗子和依人也成亲了,麻二爷和江莫问地下有灵,应该含笑九泉了。

    祭奠谭老西的时候,三爷哭了,让我们磕头后就离开,他独自一个人坐在谭老西当年拦路让我们逃走的山口一下午,天黑了才回来,满身的酒气,看样子一个人喝了不少酒。

    随后我们去到南宁,在白石牙祭奠了一番钟二、陶莉莉,祭奠的时候,蓝大姐哭的肝肠寸断,随后将两人的遗体取出,烧为灰烬带在身上,准备带回青龙山,毕竟这里太远了,让他们孤零零的留在这里,也不应该,何况,我们想将陶莉莉和拼命四郎合葬了,也算了了拼命四郎的一个心愿。

    最后大家一起去了终南山,叶神医的坟上已经长满了新草,三爷亲手给添了坟,不许我们任何人帮忙。叶神医老来时就隐居在终南山,这里自然就是他的最后归属,我们几个小的约好,以后每年都来打扫一番。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张渔和张昊海已经走了,说是住这里不习惯,回洞庭打渔去了,俞静之等人也离开了,俞静之本来想将俞非凡留下来的,可俞非凡死活不同意,硬是跟了回去。

    三爷也没说什么,我们则都乐了,三爷盯上的人还跑得了,回江西也没用,迟早得来找三爷,不过我们都没有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没来找三爷,后来自己闹出了不少妖蛾子,还是三爷去找的他。当然,这是番外的故事,这里就不提了。

    俞正阳却给蓝大姐留下了口信,邀请蓝大姐去江西,蓝大姐也接受了俞正阳的邀请,和我们一起将钟炎、陶莉莉的尸身葬在了青龙山之后,就和我们告别,去江西玩去了,我们都很开心,蓝大姐这是终于走出了阴影了。

    大家散去之后,花老爷子就开始想让花错当什么人王,我乐的清闲,根本不管,花错又不傻,哪里肯当什么人王,借口三爷还正当壮年,等三爷老了他在接手,将花老爷子糊弄过去了。

    我们几个一商量,让我们呆徐家村,我们肯定不干,就从三爷哪里拿了一笔钱,全都去城里买了房子,还每人买了一辆车,过上了我们一直想要过的城市生活。在江长歌的建议下,开了公司,表明上是俞静之药厂的牌子,实际上就做点驱邪避凶的事儿,对我们来说,太轻松了,钱赚的还不少。

    当然,我们几个三就回徐家村,毕竟爹娘、三爷、陌爷、王齐远、花老爷子都还留在徐家村,只是每次回去,都被问什么时候生娃,搞的我们几个很是头大,江长歌也往往无言以对,生娃这事又不是修炼,不能顿悟,再牛逼你也得先怀上,再怀胎十月,才能呱呱落地,这几个老头却搞的好像娃娃说生就生的一样。

    当然,我们也没让他们失望,首先我和陌楠就报了喜,很快几家媳妇都传来了喜讯,毕竟这事简单,只要给我们啪-啪的时间,还愁造不出来小人嘛!

    转眼十个月就过去了,四个娃娃前后呱呱落地,我家的最大,是个儿子,起名的时候,我想陌楠说了我的意思,陌楠给了起了个名,叫徐凡,但愿从他们这一代开始,人间再没有三十六门。

    又过了几个月,三爷忽然打电话让我们去青龙山,我们也不知道什么事,到了才知道,萧朝海隐居之后,整日郁郁寡欢,前几日终于旧伤新病一起爆发,撒手西去了。

    萧朝海毕竟一代枭雄,我们几个就冒充侄子,将他葬在了青龙山上,和苏二娘合了坟,三爷亲自给立了碑,墓碑上没有名字,却刻了一首词。

    多少江湖恩怨事,

    如痴如幻如真。

    追名逐利乱纷纷,

    夕阳独照处,

    黄土掩新坟。

    一世英名终过客,

    误了富贵烟云。

    天宫深井尽空门,

    南柯一梦短,

    一代枭雄,

    策马别凡尘。

    当墓碑安放好的那一刹那,我跪了下来,认认真真的替苏振铭磕了几个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