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7章:番外(见鬼4)

    蓝若影一听就乐了,这个电话一打,俞非凡花花公子的日子也就算到头了,不过这不是他们需要担心的事。反而应该为俞非凡高兴,当下两人也不管俞非凡继续贫嘴,直接开车走了。

    俞非凡则还在抱着电话贫着:“师父,我都等你这么久了。你也不来看看我,你不想着我,我可想念你老人家呢!再说了,就算你不来。也让师兄来转一趟啊!捎几句话给我,也可以安慰一下我思念你老的心情啊!”

    电话那头传来三爷的声音道:“真的想我?那我可去了啊!我去了可就不能后悔了!”

    俞非凡面色一苦,可一想到自己以后的终生性福,还是牙一咬道:“那敢情好,我等着师父哈!快点来啊!哪怕来了呆个三五天就走,也让我这做徒弟的尽尽孝心不是。”

    三爷在电话里冷笑了两声,就挂了电话,俞非凡这条小狐狸,话里话外的意思哪里瞒得过三爷,三爷可是老狐狸中的战斗狐狸!俞非凡尾巴一翘,三爷就知道他几个意思,这分明是遇到什么为难事了,想求三爷来出手,但又不想跟三爷走,所以才会有呆个三五天就走的说辞。

    电话一挂,俞非凡就松了一口气,直接开车回家了,现在的俞非凡,有色心无色胆,小网红再多,他也不敢找了。

    一回到家,正好遇上了俞静之,俞静之一看见这个儿子就头疼,这个二世祖整天正事不干一件,到处晃悠,偏偏三爷还说他是可造之才,俞静之也清楚,三爷这是在还他的情分,而且,自己这个儿子和花错的德性有点像,嘴贫人贱,三爷应该是从他身上看到了点花错的影子。

    不过这回,倒挺高兴,俞非凡一见到俞静之,立即上前笑道:“老爸,我给你办成了一件大事,你说说怎么谢谢我吧!”

    俞静之瞟了他一眼道:“你能办什么事?不惹事我就烧高香了。”

    俞非凡也不生气,哈哈笑道:“这事还真是大事,你不是一直想请我师父来江西吗?我师父是什么人?南北三十六门的总扛把子,时间那叫个金贵,轻易能来吗?你看,你打了好多回电话吧!我师父也没来是不是?不过这回,我给请来了。”

    俞静之一听,顿时大喜道:“你说的是真的?”

    俞非凡一点头,神气十足的说道:“那当然,我是谁,俞家二少爷啊!我出马还有办不成”

    话还没说完,俞静之已经转头就走,边走边对助理交代道:“我要三坛庐山山民自酿的百花酒,年代越久越好,南丰蜜桔、广昌白莲、崇仁麻鸡、井冈山笋干、高安腐竹、彭泽鲫鱼、鄱阳湖青虾,全部要最好的,速度备好,随时备用”一边说话,一边已经走了出去。

    剩下俞非凡在后面张目结舌,等俞静之上车走了,才苦笑着摇头道:“这老头,不就是师父要来嘛!至于这么紧张嘛!平时对我也没这么上心过,我办成这么大的事,也没丢点钱给我,我到底是不是亲生的啊!”

    贫归贫,俞非凡心里十分清楚三爷在俞静之心目中的份量,俞静之这几年逐渐退了下来,公司的事大部分都交给了俞正阳打理,就连市领导来审查,他都爱搭不理的,都是俞正阳出面打可一听说三爷要来,立即亲自点起酒菜来了,这对俞静之这样的富豪来说,简直就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不过这不奇怪,俞静之经常将三爷救过他性命的事挂在嘴边,俞非凡都能背出来了,对于当年俞静之为了三爷差点丢了命的事,俞静之却从来不提,就像三爷每次都只提俞静之拼死护他,却从来不提自己曾经救过俞静之的命一样。

    也许,这就是朋友!

    俞非凡独自上了二楼,回到自己卧室,往床上一躺,顿时百无聊赖起来,约网红肯定不行,自己啥定力自己当然清楚,万一兴致来了,那女鬼再来闹一次,保不齐就将自己给整萎了,反正三爷也快来了,最多一两天的时间而已,忍忍吧!

    看电视无聊,百~万\小!说就别想了,书对俞非凡的最大的功能,就是可以催眠!睡觉吧!难道就这样一直睡?

    越琢磨越无聊,俞非凡忍不住骂了一声:“操!没想到我也会有这么无聊的时候!”

    话刚说完,旁边就响起了一个声音道:“无聊吗?要不,我陪你聊聊天?”

    俞非凡顿时吓的一激灵,腾的一下跳了起来,一转头,果然是那女子,正趴在床头,双手支着下巴,两眼深情,一脸花痴的看着自己。

    俞非凡顿时嘴里一阵阵的发苦,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来,哭喊道:“姑奶奶,你就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我错了,我不该撩惹你的,可你交代我做的事我都做好了,那男的已经被抓起来了,要不了多久就是身败名裂,杀人啊!怎么也得蹲上几十年,估计也就出不来了,该做的我都做了,你就别缠着我了。”

    这鼻涕一把眼泪的一把的,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真伤心了呢!实际上,这种把戏对俞非凡来说,随手就来,用他自己的话说,他要是去演戏,影帝基本上就没别人什么事了。

    那女子显得极为错愕,随即面色黯然了下来,双目之中竟然升起了一丝泪花来,怯怯的说道:“你是不是和他一样,不喜欢我了?”

    俞非凡一听,想死的心都有了,又不敢太激怒她,立即说道:“美女,不!姑奶奶,我喜欢你也没用啊!咱们得认清事实对不对?你已经死了,我还活着,阴阳相隔,人和鬼虽然就差一口阳气,可隔着阴阳界呢!恨不相逢活命时啊!”

    那女子一听,顿时破涕为笑,一开口就说道:“那好办,你下来陪我就是,找个高点的楼层,纵身一跳就行了。”

    俞非凡一听心里暗暗叫苦,再也按捺不住,腾的一下跳了起来,手一指那女鬼道:“敢情你是他妈弱智啊!就这智商也不怪被人害了,就连死法也死盯着跳楼不放,谁家楼和你有仇是咋的?我青春年少,风华正茂,凭什么就跟你去了?你是几啊?今天之前我都不认识你好不好?走走走!再缠着我,我弄死你信不信?”

    随即又一想,这话说的不妥,她已经死了,也没法再弄死一回,急忙又改口道:“我打的你魂飞魄散!”

    谁知道这句话一出口,那女鬼顿时面色大变,煞气嗖的一下就升了起来,双目凶光外露,阴声道:“我就知道,你们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我明告诉你,我是家中独女,深受父母宠爱,从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要不到的,现在我既然看上了你,你不跟我走也不行!”

    俞非凡一听,头皮一阵阵发麻,这尼玛分明是过分溺爱下的奇葩产物,把全世界的人都当成她爹妈了,认为她就是这个世界的中心,殊不知在别人看来,小时候就是熊孩子,长大了也极度讨人厌,自己不知道怎么就踩上了这泡狗屎,也算倒霉无极限了。

    当下俞非凡直接转身就走,惹不起我躲总行了吧!我忍到师父来总行了吧!

    可他这个算盘,明显打错了。

    他走出了房门,那女鬼就跟着出了门,俞非凡去哪,她就跟去哪,一直跟在他身后,口中不停的念叨:“来吧!来吧!下来陪我吧!随便找个楼,往下一跳就完了。”

    偏偏别人还都看不见,只有俞非凡自己知道是怎么回事,还不敢声张,怕吓着其余人,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后来实在被缠的没办法了,干脆就随她跟着了,自己照样谈笑风生,装的和没事人一样。

    当然,这需要极为强大的神经才行,一般人估计受不了,那个撞死她的男人,就是最鲜明的例子,最后不堪其扰,差点就真的去跳楼。

    万幸的是,第二天一大早,俞非凡一起床,洗漱完毕正准备去找蓝若影求救,一开门门,就看见门口站了两个人,当先一个消瘦隽逸,青衫黑裤布鞋,手中握着两颗文玩核桃,一身的潇洒,满面的威仪,正是三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