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8章:番外(见鬼5)

    俞非凡一眼看见三爷,不知道怎么的,就情不自禁的松了一口气,好像这个人一来。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一样!其实他不知道,别说他了,就连当今天下第一的徐镜楼,见到这个人也会有这种感觉!

    三爷身后还跟着黄姑娘。黄姑娘大概为了和三爷的形象能够相搭,模样改变了一看上去有三十多了,只是依旧靓丽。更多了一分成熟的美,整体形象上,也似乎更优雅了。

    三爷和黄姑娘一出现,俞非凡就觉得身后一阵凉气嗖的一下就飘远了,回头去看,却什么也没看见,心中知道,是那女子害怕三爷,暂时离开自己了,三爷仅仅一露面,就将她吓跑了,看样子自己这一宝是押对了。

    俞非凡这家伙脸皮厚,立即就上前一把抱住三爷的胳膊,连声说道:“师父啊!我可想死你了!你终于来了”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已经被闻讯赶来的俞静之一把抓住了后领给推到了一边,俞静之则自己到了三爷面前,看着三爷微微一笑道:“三哥三嫂,你们来了!”

    三爷一点头,脸上也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道:“来了!”

    俞静之身子一侧,对三爷让手道:“来,里面请,我让人从庐山弄了三坛百花酒,有一坛都快五十年了。”

    三爷也不客气,一闪身就进了门,边往里走边说道:“好,就喝那坛五十年的。”

    两个老兄弟并肩而行,好像谁也没把俞非凡当回事,倒是黄姑娘经过俞非凡身边的时候,笑道:“愣着干什么?走吧!你师父和你爹喝酒,你不旁边侍候着难道要我倒酒?”

    俞非凡面色一苦,得!自己这俞家二少爷,彻底沦为倒酒的了。

    可也没整,那女鬼只是暂时退走了,师父不出手,迟早还会回来,为了自己的终生性福,这个倒酒的还必须得当,还得好好当!

    当下俞非凡也尾随在三人身后走了进去,三爷一边走一边不停摆弄手里的两个核桃,咯吱咯吱直响,并没有放出任何的气势来,和俞静之并肩而行,两人的气场竟然谁也不输谁,这让俞非凡很诧异。

    俞静之虽然不是三十六门的人,但他身为富豪,久在高位,气场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就连有些市领导和俞静之见面时,都会不自觉的矮他几分,而三爷没有利用三十六门的手段,气场就已经和俞静之差不多了,这很罕见。

    片刻大家到了客厅,俞静之一挥手,就立即有人送上了整坛的百花酒,这酒是庐山山民自酿的美酒,在春夏交替之际,采花百种,秘酿成酒,只能这个时间点酿制,时间提前,春未过,酒味涩,时间落后,夏已至,酒味过于浓烈,都算不上正宗。

    而且这酒酿好之后,前三年不能喝,味冲酒酸,三年过后,开始逐渐转变,能存十年,就已经花香扑鼻,甘醇绵软,是极为难得的美酒,只是这酒一来费时费功,二来周期太长,无法形成批量生产,而且现在年轻人多浮躁,没几个能静得下心来酿酒的,所以这手艺已经快要失传了,只有少许四五十岁以上的山民还偶尔酿一一般存个三五年就被喝了,能存五十年的,更是其中珍品。

    三爷一看见百花酒,眼珠子就亮了,哈哈大笑道:“静之,还记得我们在那次在山里喝酒吗?”

    俞静之也哈哈笑道:“怎么会不记得,那是药农自酿的米酒,就像米汤一样浓稠,可惜我酒量不行,那么好的酒,只喝了三碗就倒了,后来我酒醒之后,听说三哥将人家一整坛的米酒都喝了,可害得我付了不少酒钱。”

    三爷又一阵哈哈大笑道:“这回一样,你一碗,你三嫂一碗即可,非凡一碗,剩下我的!”

    俞静之微微一笑道:“那可不行,这五十年的百花酒,我也没喝过,这么好的酒不能都让三哥你一个人喝了,这些年应酬,我酒量多少也加了我得三碗。”

    三爷一点头,笑道:“如此甚好!”四个字一出口,伸手对俞非凡一指道:“倒酒!”

    俞非凡看了看空荡荡的桌面,由于三爷来的早,菜还没准备好,顿时有点懵了,看了一眼俞静之道:“菜还没好呢!”

    俞静之哈哈笑道:“让你倒酒你就倒,你师父先喝一碗尝尝而已。”一边说话,一边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佣人道:“将餐具撤了,换碗来,大碗!”

    三爷也不客气,往座位上一坐,一拍旁边椅子道:“静之,还是你懂我,过来坐!”

    俞静之坐了过去,佣人也将精致的餐具换成了大碗,俞非凡拍开泥封,将两人面前的碗倒满,又给黄姑娘和自己倒了一碗,酒一倒上,顿时花香四溢,满屋生香。

    也不等上菜,三爷已经端起碗来,对俞静之一举,一口灌了下去,一抹嘴道:“好酒!”

    俞静之笑笑,举起碗来喝了一小口,嘿嘿笑道:“三哥,我酒量不如你,你一碗我一口。”

    三爷哈哈一笑,点头道:“好!你三碗喝完,我就将孩子带走了!”

    俞静之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三哥这次来,不多留几天?”

    三爷一摇头,手一指俞家富丽堂皇的装饰道:“静之,你这太富裕了,生活条件太好,太容易培养出惰性了,留在这里,就算我再厉害,也不可能把孩子教出什么道道来,我必须得带他出去走走,见识一下外面真正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三年之后,还你一个顶天立地的儿子。”

    俞静之虽然天天嘴上说讨厌俞非凡,可那毕竟是自己亲生儿子啊!一听三爷说马上就会将俞非凡带走,看向俞非凡的双目之中,顿时流露出一丝不舍来,随即一点头,说道:“好!三哥说的话,我一定相信,这小子天生顽劣,油腔滑调,在我身边也徒增我心烦。”

    俞非凡嘴一裂,还没说话,黄姑娘就笑道:“静之,你就别嘴硬了,看得出来你舍不得,不过有我在呢!孩子受不了多大罪的,也就是三哥调教他的时候,会吃点苦头。”

    三爷哈哈一笑道:“你后悔也晚了,我来都来了,总不能空手离开,何况这小子一名出去是我徐关山的徒弟,到时候一点本事没有,道上的朋友会怎么看我?我徐家子侄个个了得,收个徒弟什么都不教,不说我徐关山藏私嘛!”

    “来!小子,酒倒上!别光顾着吃惊,吃惊的事情在后面呢!这坛酒一喝完,你俞家二少爷的生活,就得暂时中止一段时间了,师父带你溜达溜达,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实的世界。”

    俞非凡虽然早就想到三爷来会将自己带走,可没想到会这么快,本来还想先让三爷出手替自己将那个女鬼一除,自己找个地方一躲,等三爷走了再回来的,没想到如今看来,三爷根本就没有替自己出手的打算,反倒要将自己带走。

    这家伙鬼点子多啊!眼珠子一转,已经有了主意,当下笑道:“行!那师父你先喝着,我回一趟街,将街上的事情处理一下。”一句话说完,转身就想出门。

    俞静之却忽然来了一句:“不用了!那条街上的事,我已经让正阳接手了,你等会直接随三哥去就行了。”

    俞非凡一听,心里顿时暗暗叫苦,这两老头一个鼻孔子出气,分明是要赶鸭子上架啊!本来想找个借口出去,开车溜了的,被女鬼缠,总好比跟着三爷钻山沟子强,谁知道自己这点伎俩,直接就被戳破了。

    他当然清楚,自己这点花花肠子,在父亲面前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自己能想到的借口,估计都被父亲给封死了,当下也没办法可想了,乖乖的转身回到酒桌边,看着两个老头,一个劲的发愣。

    三爷和俞静之却根本就不看他,两人一碗对一口,不一会就下去了几碗,随着下酒菜逐渐上桌,老哥俩兴致更高,两个小时之后,一坛百花酒就见了底,俞静之本来说喝三碗的,结果喝了五碗,好在俞家所谓的大碗,也只是比较大一点的小碗罢了,就这样,人还是醉了,抓着三爷的手说道:“三哥,我俩儿子,正阳安稳,不用我烦心了,这个小的就拜托三哥了!”

    三爷喝的更多,一坛子几乎有一大半下了肚,却依旧面不改色,哈哈笑道:“静之,我徐关山做事,要不不做,既然收了这小子做徒弟,就一定不会藏私,不过,这小子已经这般年岁了,又不是童阳之身,想有多深多好的修为,不大可能了,我已经想好了怎么收拾他,你放心好了!”

    一句话说完,三爷起身,对俞静之说道:“静之,酒喝完了,我就告辞了,正好武夷山最近有点不太平,我带孩子去开开眼!”

    接着瞟了俞非凡一眼道:“走吧!你的好日子,暂时中止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