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9章:番外(武夷血茶1)

关灯
护眼
    武夷山!

    三教名山,风景名胜无数,所产大红袍茶叶,天下闻名!

    古山道。老石阶,青苔绿藓,随着旅游业的兴盛,几乎已经没人再走这条山道了。多年的荒废,使两边的杂草肆无忌惮的生长,有的甚至都已经横空架到了山道的中间。

    可今天,古山道却迎来了三个客人!

    一个年轻人带头前行。手里拿着一把在山脚下买来的柴刀,边走边砍着妨碍前行的杂草,嘴里还不停嘀咕着:“这破地方!真倒了霉了,怎么跟这么个老古董走一起来的,从九江到武夷山,八百多里路不开车,就这么跑来的,虽然走走停停,也走了十来天,鞋都换了几双,好不容易到了,现成的游览车不坐,非要从这里上去,这里上去难道能多长两斤肉怎么的?真不知道怎么想的,老古董!老封建!没文化真可怕!”

    跟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男的四十多岁,两鬓已见银丝,身形消瘦,满面威仪,青衫黑裤布鞋,手里抓着两个核桃,咯吱咯吱的转动着,悠然而惬意,女的看上去只有三十来岁,容貌靓丽,举止优雅,双目始终看着那中年男子,目光之中充满了柔情,还有一丝崇拜,好像她眼前这个男子,是全世界最大的英雄一般。

    这三人当然就是三爷、黄姑娘和俞非凡。

    俞非凡这一路上被三爷折腾的不轻,又当佣人又当跑腿的,有人烟的地方还好,没人烟的地方,连生火做饭都得干,如今连开路这种苦力活,都干上了,堂堂俞家二少爷,短短的十几天,已经瘦了一圈。

    这期间,俞非凡逃跑了三次!

    第一次是俞非凡偷偷的用手机联系了一个二世祖,要对方安排车接他逃跑,结果导致手机被三爷没收了,人当然也没跑掉,还被三爷用手指粗的树枝抽了三下屁股。

    第二次是借口替三爷买酒,结果他一口气跑出去好远,找了个自以为隐蔽的地方躲了半天,一直等到天色黑尽,忽然闻到一阵肉香,忍不住探出头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了三爷就在距离他躲藏的地方三十步远左右,和黄姑娘摊开一块油布,油布上放了几个卤味,正吃喝的有滋有味。

    当然,第二次也跑不掉被抽,还是那根树枝,只是抽了六下。

    但这并没有打消俞非凡逃跑的念头,于是就有了第三次!

    第三次俞非凡学乖了,为了能够成功逃脱,还来了招声东击西,投宿在一山村的时候,花钱雇了一乡民穿上他的衣服,出了村向东跑,他自己则换上乡民的衣服向西跑。

    结果更悲惨,俞非凡刚从村西口跑出去,就看见三爷站在路边,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拎着那根手指粗的树枝,看着他一个劲的冷笑,不但没跑掉,屁股上又挨了九下,跑三次被抽了十八下,三爷可是真下手,到现在屁股上还留着十八道血印子,一身衣服还便宜那乡民了,从那以后,俞非凡就没再跑过了,估计也明白,他这条小狐狸,是怎么都逃不脱三爷这条老狐狸的魔掌的,也死了心了。

    武夷山其实不算高,但三爷选的这条路可太难走了,一到山腰,云雾弥漫,石阶更是又湿又滑,山道两边的杂草丛中,还时不时的蹿出点兔子、蛇一类的毒虫野兽来,动不动吓俞非凡一大跳,俞非凡在体力消耗和心理惊吓双重打击之下,已经快要崩溃了。

    好在三爷这时说话了:“行!就这里,停下来休息一会,等会转道入山,找到有山民居住的地方,借宿一夜。”

    这句话对俞非凡来说,简直就是道赦令,立即将手里的柴刀一丢,直接躺在了满是苔藓的山道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嘴里说道:“师父,你老人家可算发了善心了,干脆再行行好,咱们下山去吧!你要想上山游览,我花钱请轿子抬你上山怎么样?你要是想喝茶叶,我将武夷山今年的茶叶都包下来,虽然母树大红袍现在不生产了,可多少能弄到点极品大红袍,何苦这样折腾自己呢!”

    三爷捡了块干净点石头坐下,拿出香烟点上抽了一口,嘿嘿一笑道:“小子,什么名山大川你师父没去过?区区武夷山,我还没有浏览的兴致,茶叶这玩意,我也不感冒,我只是喜欢看你累成狗的样子罢了!”

    黄姑娘紧跟着来了一句:“非凡,你师父实际上是为你好,你不觉得,这小半个月下来,你的身体结实了许多吗?你原先公子哥生活过惯了,浊气重,身子骨看似还可以,实际上并不算结实,等这一番锤炼下来,你身体的强健程度,起码可以提升几个档次,不然就算教你手段,你的身体也承受不起的。”

    俞非凡又不傻,当然知道黄姑娘说的才是真话,当下苦笑了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休息一会之后,三爷又将俞非凡提溜了起来,让他继续前面开路,取道深山,这其实已经不叫路了,到处都是荆棘丛,等发现了山民居住地之时,俞非凡已经真正的累成了狗。

    好在三爷没有在继续赶路的意思,就在山村里找了户人家借住了下来,在武夷山,大部分都是茶农,近年来旅游业的兴盛,来武夷山的人也逐渐多了起来,借宿的事情经常发生,给点钱就行,而这个钱当然是俞非凡出,不过对于俞家二少爷来说,钱还真不是事。

    大概钱给的爽气,晚饭的时候,茶农还特意弄了几个菜,和三爷喝起了小酒。

    酒过三巡,大家熟悉了,三爷就问道:“老乡,今年的茶叶怎么样?”

    那老乡笑道:“还行,老天爷给饭吃,国泰民安的,老百姓有钱了,喝茶的人也多了起来,这几年茶叶行业看好,逐年升高,客人来武夷,是想收点茶叶?”

    三爷老江湖,一听茶农的意思,就知道将他当成收茶叶的了,也没否认,笑了笑道:“我听说,在你们武夷,出了一个新品种,叫血茶,泡出来的茶叶,清香四溢,可是真的?”

    那茶农的面色嗖的一下就沉了下来,思索了片刻,才缓声道:“这是真的,但是,别怪我多嘴,这个茶叶不能喝,会要人命的,不但不能喝,买都不能买,凡是买了这个茶叶的,无不下场凄惨,我绝对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为了卖自己的茶叶贬低别人的茶叶,这个血茶的来路就透着一股子邪劲。”

    俞非凡一听,顿时就明白了,这就对了!这应该就是三爷要来武夷山的目的。

    果然,三爷又微微一笑道:“可不是,我也是听几个同行提起过,说到武夷山收茶,什么茶都可以收,唯独这个血茶,千万碰不得,一碰就倒霉,倾家荡产都算轻的。”

    “所以我就特别的好奇,这个血茶究竟什么个来历?我也收了不少年茶了,怎么以前就没听说过呢?老乡你放心,我不会犯傻去收血茶的,纯粹就是好奇心作祟,想知道怎么回事而已。”

    那茶农一听,顿时松了一口气,随手抽出香烟来,递了一根给三爷,两人点上,抽了一口,才缓缓说道:“这事说起来,得从茶王比赛说起,大家都是种茶的,之间难免会想比个高低,一来互相交流种茶的经验,二来获得当年茶王的话,家里的茶叶也能卖个好价钱。”

    “之前比过几期,茶王都被一个叫李红袍的老头赢去了,这老头子别的茶都不种,只种大红袍,茶制的也确实好,热水一冲,那香气都能顺风飘多远,大家都输的心服口服。还有一这个李红袍每年的产量很少,多的时候也就二十来斤,少的时候只有十来斤,虽然都能卖出极高的价格,但毕竟量太小,就那么卖了就没了,对我们普通茶农来说,造不成什么影响,不会损伤到大部分茶农的利益。”

    “直到三年前,有个外地人来了武夷山,花大价钱承包了一片茶园,将茶园里的茶树,全都拔了,将整个茶园都栽上了竹子,随即那外地人就走了,那块茶园一放就是两年,竹子长的那叫个茂密,都成竹海了。”

    “这也成了整个武夷山茶农之间的笑话,武夷山的茶,价格还是不低的,竹子就算都成材了,又能卖几个钱?在武夷山废茶园栽竹子,这不是钱多闹的嘛!”

    “可让大家都没想到的是,两年过后,有一天忽然雷电交加,大雨下的那叫个大,到处都是山洪,许多茶园都被毁了,大雨过后,从东方飘来一大团乌压压的黑云,到了竹海那里停了下来,黑云呼的一下子扑了下去,直接扑在那片竹海之中。”

    “没过两天,那外地人就回来了,花钱雇了好多人,竟然将整个竹海的竹子,全都给砍了,已经长了两年的竹子,都成料了,也根本不要,谁爱拿谁拿,可就在砍竹子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怪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