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0章:番外(武夷血茶2)

关灯
护眼
    那茶农说到这里,俞非凡首先忍不住了,脱口问道:“砍个竹子能有什么怪事?最多也就是误伤了人呗!”

    三爷嘿嘿笑了一声,瞟了俞非凡一眼。没有理他,继续对那茶农道:“老乡,你这么一说,我兴趣也被勾出来了。你给我详细说说,出了什么怪事?”

    那茶农继续说道:“竹子是一节一节的,竹节之中是空心的,你们都知道。可你们见过竹节里面满是血的吗?没有吧!”

    三也面色一沉,眉头一皱,点头道:“这还真没见过。”

    那茶农又抽了一口烟,接着往下说了起来,整件事情,听起来简直离奇到了极点。

    由于茶树是有具有一定周期性质的,而砍伐竹海的时间,和茶园作业的时间也不冲突,另外这外地人出的工钱也不菲,所以在这外地人请去砍竹子的人群之中,有许多其实都是当地各个茶园的人。

    这外地人也有意思,竹子砍就砍呗,他还非要大家严格按他的要求砍,从外面围成圈往里砍,最外围的一圈不砍,反而修成了圆形,往里面去,每隔三十米,就留三排竹子,过了这三排竹子,继续往里砍伐,并且明文规定,无论是谁,一旦砍到那三排竹子,立即跪下对那竹子磕三个头,不然一天工资就没了。

    大家一开始没在意,反正老板给钱,留三排不砍还省点力呢!所以一直按着他的吩咐砍伐竹子,也一直没有什么事发生,可就在第三天,竹海已经完全砍伐成一道一道的竹圈了,大家收工的时候,还是发生了意外。

    其实就是很小的一件事,一个小伙子收工的时候,路过那三排竹子的时候,大概是嫌这些天来出出进进的时候,那三排竹子碍事,就笑骂着随手砍了一棵竹子一刀。

    就一刀!

    甚至都没有将竹节砍断,只不过将一棵竹子砍了一道口子。

    可也就因为这一刀,惹出了大事来!

    一刀砍过,那竹节上就开始冒血,一开始只是有血水渗出来,顺着竹节往下流,随后就收不住了,血水拼命的往外面喷,捂都捂不住,片刻从竹子上冒出来的血,直接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大家都被吓住了,谁也没有见过竹子会流血的,何况还流了这么多血。

    听到这里,三爷忽然问了一句:“老乡,那小伙子呢?有没有跪下磕头?如果他没有磕头,是不是有什么奇怪的变化?”

    那茶农一愣,立即狐疑的看了一眼三爷道:“你怎么知道的?”

    三爷随口说道:“你说的这个故事,我以前听收茶的朋友说过,只是没有你说的这么详细。”

    那茶农一脸恍然的点了点头,应声道:“难怪,这事传的确实满广的,许多茶农也都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且也有很多人是刻意诋毁人家,添油加醋的,什么说法都有,你听到一些,也不奇怪。”

    接着又继续往下说去,如果说之前的事情俞非凡还能接受,那接下来所听到的事情,已经完全脱离了俞非凡所能理解的范围。

    就在那竹子喷出大量的鲜血来,那小伙子吓了一大跳,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一声惨叫,整个人直接噗通一下就趴在了地上,双手直接并拢在双腿两侧,整个身体开始迅速的扭动,就像一条蛇一样,顺着地面往前滑行。

    和小伙子同行的,还有不少人,其中有几个乡亲,都是附近的茶农,大家基本上互相都熟悉,一见这个情况,虽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却也不能不管,纷纷上前,想按住那小伙子。

    却不料那小伙子力气大的惊人,身子一扭一甩,几个茶农直接就飞了出去,有的还被竹根刺伤了,等大家爬起来,那小伙子已经顺地滑行到了被他刀砍的那棵竹子旁,身形一扭,竟然不用手,就顺着竹子往上爬去。

    他这一爬,可将大家都吓坏了,怎么说呢?他这爬行的姿势太奇怪了,众所周知,成年人体内,一同有两百多块骨头,人类的身体受到这些骨骸的限制,即使是修炼柔术的人,也会有个度,不管怎么说,人类的身体,是无法围绕着仅仅生长了两年的竹子形成环绕状的。

    可这小伙子,就是顺着竹子环绕着向上爬的,而且在向上爬的过程中,双手始终并拢着紧贴双腿外侧,整个身体扭曲到了极限,就像一条蛇一样缠在竹子上,不断的向上蠕动,片刻之间,已经已经爬了三米多高,身体的重量,将竹子都坠弯了下来。

    就在这时,人群中有位年纪大点的,有点见识的,和那小伙子也沾点亲的乡亲,立即跑了过去,跪在了那竹子前,咚咚咚磕了三个头,说道:“孩子年轻,冒犯了大仙,又不知道规矩,我替他给大仙磕三个头,还请大仙宽恕,放了这孩子,我们再让这孩子亲自给你磕头认罪。”

    没有用!

    那孩子还是像一条蛇一般一个劲的往上缠绕着爬行,一边爬口中还不断的发出嘶嘶的声音来,拼命的将舌头往外面吐,两只眼珠子都凸出来了,整张脸已经一片乌紫,眼见着就不行了。

    山里的乡亲,大多有点烈性,那年纪大点的乡亲一见那小伙子快要死了,顿时来了气,腾的一下站了起来,手里竹刀一指,怒道:“你再不放了这孩子,我们大家就一起动手,将剩下所有的竹子全都给砍了,流血也流死你!看看你能祸害几个!”

    听到这里的时候,俞非凡已经彻底听入了迷,三爷和黄姑娘却迅速的对视了一眼,随即三爷就轻轻的叹了口气。

    但三爷并没有再说什么,那茶农也没有停止的意思,故事仍旧在继续。

    那人这么一喊,奇怪的是,那棵竹子上的血泉,忽然一下就停止了,竹子上的刀口虽然还在,可血迹却迅速的被竹子吸收了,随即那棵竹子就逐渐的弯了下来,就像是已经负荷不了那小伙子的重量一般。

    就在大家纷纷涌上去,想将那小伙子放下来的时候,那棵竹子忽然一下弹了起来,一下绷的笔直,竹子的弹力,可以说是相当大的,这一下直接将那小伙子弹飞了出去,砰的一下摔进了旁边满是竹根的地面上,噗嗤一声,一根长长的竹根直接从那小伙子的胸口处刺了出来。

    那小伙子本来因为身体的极度扭曲,已经承受不了任何的伤害了,这一下又是正好刺穿了胸口,哪里还能活命,四肢一阵抽搐过后,头一歪小命就完了。

    随后,同样的惨剧就发生在了那个磕头的老者身上,身体再度扭曲成了麻花,爬上了那根竹子,紧接着也被弹了出去,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在那小伙子的旁边,也同样是胸口被竹根刺了个对穿。

    这一下,没人敢说话了!

    这并不是懦弱,实力悬殊的太大,而且整件事也太过诡异,中国人历来对过于诡异的事情,都是怀有畏惧心理的,何况,两条鲜活的生命作为代价,也使他们不敢再造次。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外地人听到了消息,赶了过来,他并没有先去看死者,而是先跑到了那棵受伤的竹子面前,恭恭敬敬的跪下磕了三个头,随后起身,走到了那棵竹子旁边,一伸手就捂住了竹子上的刀口,片刻过后,再松开手,竹子上的那个刀口已经消失不见了,就像那棵竹子,从来没有挨过那一刀一般。

    随后那外地人才叫人抬走了尸体,又花了大价钱,让两家苦主没有提出诉告,就说是砍伐竹子时出了事,摔倒被竹根刺死的,甚至还给了在场的那些人封口费。

    可纸里怎么能包得住火,这事很快就在武夷山传开了,大家都说,在那片竹海之中,盘踞这一条蛇妖,有时候会化身为竹子,谁不小心砍上一刀或者冲撞了它,就会被它折磨致死。

    但那外地人却丝毫不怕,非但没有逃之夭夭,反而又从外地请了大批的工人,在那些竹圈之内,栽上了茶树。

    等到第二年茶王大会的时候,正当所有人都以为,今年还得李红袍连冠的时候,那个外地人却以一匹黑马的姿态杀了出来,他茶园出来的茶,清香四溢,顺风能飘老远,一杯下去,整个人神清气爽,而且一杯茶仅仅三五片茶叶,竟然可以反复冲泡十次以上,直接打败了李红袍,这简直就成了当年武夷茶山的神话。

    理所当然,那外地人的茶成了茶王,奇怪的是,这家伙的茶竟然捂着不卖,他越是如此,那些收购茶叶的贩子就越是趋之若鹜,更有媒体报导,说什么绿色茶叶,可提神保健,最后直接将他的茶叶哄抬成了天价。

    但是,就在那外乡人踌躇满志,准备以天价的价格,和一个大老板签订收购合同的时候,却忽然就疯了,将自己库存的茶叶一把火全烧了,将工人也解散了,每天满山遍野的跑,一边跑一边喊:“贪心不足,害人害己啊!贪心不足,害人害己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