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2章:番外(武夷血茶4)

关灯
护眼
    三爷这话一出口,俞非凡顿时就眼珠子一亮,还没来及答应,三爷紧跟着就又问了一句:“可如果你输了呢”

    俞非凡胸膛一挺。豪气干云的说道:“我要输了,我就一直跟着你老人家,直到你老人家容许我出师。”嘴上这么说,心中却暗笑。反正三爷要不让他跑,他也跑不掉,还不如和三爷赌一把,万一赢了呢

    可他这点小算盘。怎么可能瞒得了三爷,三爷嘿嘿一笑道:“这个不需要,我既然答应了静之,收你做了徒弟,你就跑不掉,每逃跑一次,我就加三鞭子,我就不信抽不服你,你要是觉得不服气,大可以再跑试试,所以,你根本就逃不出我的手掌心,这个构不成赌注。”

    黄姑娘在旁边听的噗嗤就乐,俞非凡却心头一苦,这老狐狸,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自己一向都是捉弄人的,自从他来了,自己就没过上一天舒坦日子,感觉无论是智商还是别的,都一直处于被碾压的状态。

    三爷继续说道:“不过,你离开俞家的时候,我看见静之偷偷的塞了一张卡给你,静之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了,你跟着我,钱财基本上也就用不着了,何况你小子使钱手太大,所以,你要是输了,那张卡归我,当然,也包括密码”

    俞非凡一听,顿时明白了过来,哦原来琢磨我身上的卡呢这老狐狸太狡猾了,而且这一路走来,好像就没有什么事是他预料不到的,和他打赌实在没有什么胜算,何况,不管赌不赌,这个李红袍究竟和这件事有没有关系,自己都还是可以知道的,这个当不能上

    这一想明白了,当下就脖子一拧道:“不赌大英雄不可一日无权,小英雄不可一日无钱,这张卡已经是我目前最后的家底了,虽然我有十足的把握可以赢你,但万一要是因为这点小事输了,实在划不来。”

    黄姑娘一听,顿时大乐道:“关山,你说这孩子是条小狐狸,我开始还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当真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这小算盘打的,可精着呢”

    三爷也没想到俞非凡竟然不赌了,顿时大感意外,随即就笑了起来,那满是威仪的面容,笑起来竟然充满了温暖。

    俞非凡这下更确定自己是正确的了,急忙笑道:“师娘说的是,跟在师父身边,哪能一点不长进呢不过师娘这话有语病,说我是小狐狸,岂不是说师父是老......”

    后面狐狸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屁股上已经被三爷踢了一脚,沉声道:“少贫嘴,开路去”

    俞非凡捂着屁股跑到了前面,身后的三爷脸上,却又现出了一抹宽慰的笑容来,孩子聪明点好,起码少吃点亏。

    山路虽然难行,可也就十来里,很快三人就看到了那茶农所说的山谷,在山谷入口处的一侧,建有三间房子,全是青石条码砌,一看就相当牢固,院子高有两米,大门是生铁的,门栓都有胳膊粗,这叫个安全,只怕来头大象都不一定能闯得进去。

    在俞非凡看来,这很正常,单门独户的住在这里,安全措施还是要做的,毕竟这里已经是深山了,毒蛇野兽偶有出没,防护的严实一点,总是好的,可三爷一眼看过,嘴角却立即露出一丝不易琢磨的微笑来。

    俞非凡上前咣咣捣门,敲得几下,里面传出一个沉闷低哑的声音道:“谁啊”

    俞非凡立即喊道:“收茶叶的,请问这是李红袍家吗”

    沉闷低哑的声音应道:“今年的茶叶已经卖完了,明年再来吧”

    俞非凡看了一眼三爷,三爷立即递了个眼色给他,俞非凡一点头,随口喊道:“我们来就是预定你明年的茶叶的,就是知道你每年的产量少,怕来的晚了就没了,提前预定来了。”

    里面的人沉吟了一会,才出生道:“等一下。”随即传来了脚步声,看样子是相信了俞非凡的话。当然,就算他不开门,这点围墙也难不住三爷。

    随即门一开,一个老汉探出了头来,秃顶,圆眼,大鼻子,阔嘴,额下有几根稀疏焦黄的胡须,又高又瘦,身上穿着普通茶农的衣服,看上去脏兮兮的,一开门,一眼看见了三爷,双眼之中顿时闪过一丝畏惧的神色来,一闪即逝,随即恢复正常,一侧身对三人道:“进来吧来屋里谈。”声音沉闷低哑,好像嗓子里堵了块痰似的。

    俞非凡脚步一抬,正要跨步而进,三爷从旁边一脚,就将俞非凡踹了出去,随即嘿嘿一笑道:“门就不进了,我们就门口谈谈就行,你每年也就一二十斤,也不值得进门的。”

    话一出口,那李红袍面色就是一变,一闪身就往门里闪,反手就要关门,口中还说道:“客人既然没有诚意,那就不谈了看不上我这一二十斤,还来找我做什么”

    三爷一步踏上前去,一伸手,也没见三爷怎么出力,那老头的门却怎么也关不上了,这时俞非凡已经跳了起来,无缘无故被踹了一脚,俞非凡能开心才怪,立即扬声道:“师父,你踹我做什么”

    话一出口,黄姑娘已经对他一摆手,手一伸就将他拉到了旁边,对他笑道:“非凡,你虽然比一般孩子精灵一点,可眼力价到你师父面前,那差的远了,别说话,看你师父是怎么做的,多学着点。”

    俞非凡当然不傻,黄姑娘这么一说,他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了,马上闭上了嘴,站在旁边仔细观看,心中清楚,看样子师父又猜对了,这个李红袍有古怪,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古怪,不然师父不会一点情面都不留的。

    这时三爷仍旧单手推着门,嘿嘿笑道:“李红袍,你就算不认识我,应该也听过我的名字吧我对你们这些家伙的手段,你不会不知道吧我要和你谈谈,是看在你还没伤人的份上,不然的话,你现在已经形神俱灭了,我已经给了你脸了,我劝你乖乖的接住,如果你不想要脸,我也不介意把你的皮撕下来。”

    那李红袍的面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红的,随即一跺脚道:“徐关山,我也没招你也没惹你,也没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无缘无故的找上门来,未免也欺人太甚”

    三爷的目光之中,闪过一丝轻蔑之色来,沉声道:“你是没招惹我,不然你也不可能活到今天,不过你该出现在这里吗就这一条,我就可以要了你的命至于伤天害理的事,你虽然没做,却也是帮凶,如果不是你引了那东西来,怎么会出十几条人命”

    那李红袍一听就急了,跳脚道:“是,我是不应该抛头露面,可武夷山又不是我家的,有人引了它来,关我什么事我和它虽然是同类,却从来没有半点交集,我在武夷山这些年,更没有坑害过任何一个人,我唯一的兴趣,就是制点大红袍而已。”

    三爷目光一冷道:“是吗你敢说那九个工人的失踪你不知道你有没有警示过别人知情不报,见死不救,对你来说就已经是大罪了,你再狡辩,我今天就收了你”

    俞非凡一听,师父好像有点不讲道理啊李红袍处处显得很委屈,处处让着师父,师父却一再气势逼人,就算这李红袍有什么古怪,师父这种态度,也未免有点不可取。 本书醉快更新{半}}{生

    谁料那李红袍随即叹息一声道:“算我错了,你说的对,见死不救已经是大罪了,可这也不能全怪我,那片竹海砍伐的时候,就是按照奇门阵法摆列的,我根本进不去,何况,就算我去了,我也打不过它啊”

    三爷一听李红袍认错了,面色这才缓和了一点下来,却依旧冷声道:“主要是你不想出面,不然的话,就算救不了九个,多少也能救下一半,你知道那东西暴戾,要不了多久就会引起注意,血茶的秘密也会被解开,到时候自然没人敢再买血茶,你的大红袍,就又成了第一,是不是”

    那李红袍的脑袋耷拉了下来,就像遭了霜打的茄子,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道:“我确实也有这个想法。”

    三爷一点头道:“念在你没有沾上人命,这点罪过,我将你打回原形,再去母树大红袍那里修炼个几十载,不为过吧”

    那李红袍一听,顿时面露惶恐之色来,疾声道:“徐三爷饶命,我修炼至今,从来没有犯过杀戒,一心一意走天道之途,好不容易才历过天劫,化身人形,三爷若将我打回原形,则再得经历一次天劫,还请三爷一定高抬贵手,只要三爷肯放过我,我愿为三爷做牛做马,将我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三爷。”

    三爷面沉似水,沉声喝道:“也罢念你修天道不易,只是执迷于茶,才插足人间,我就不罚你了,将你所知道的,全都说来,若有半句假话,休怪我辣手无情”

    今天就这样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