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5章:番外(武夷血茶7)

关灯
护眼
    俞非凡一听,就知道自己没戏了,起码暂时没戏,不禁有点沮丧。三爷却又哈哈笑道:“不过,你虽然不能亲手除了那东西,却也可以出一份力,就是不知道。你胆子够不够大”

    俞非凡顿时就乐了,一拍胸脯道:“师父放心,别的没有,就是胆子大。浑身上下,从头发丝到脚趾头都是胆”这家伙本来就是天捅个窟窿嫌事小的主,何况他清楚的很,有三爷罩着他,能有个屁事,当然更加天不怕地不怕。

    三爷嘿嘿一笑,点头道:“行咱们先去看看再说。”

    俞非凡知道这其中自己将排上用场了,心头哪能不乐,精神头也上来了,带头开路,三人直奔血茶园。

    血茶园在武夷山也算得上出名了,昨夜就打听好了所在,三人顺着方向疾走,一个小时左右,就到了血茶园所在。

    一般茶园,都是顺着山势栽植,绝大部分,都是逐渐升高的地势,可这个茶园,却明显是修改了地势,形成了一大片十分平整的地面,外围是一圈竹子,里面也有几排,竹子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圆圈,使整个茶园看上去,就是一个圆形。

    三爷没有直接进茶园,带着黄姑娘和俞非凡往上面走了一截,站在高处,俯视茶园许久,面色逐渐的凝重了起来,口中惊奇道:“这驱蛇人倒也有点手段,竟然是一个阴阳八卦阵,可惜的是,由于先被那年轻人砍了一刀,又被铁背老龟砍了许多茶树,阵法已经有了缺陷,如果我没看错,多五天少三日,茶园里的东西就可以破阵而出。”

    俞非凡一听就拍马屁道:“师父你老人家来的可真及时,要是你不来,这武夷山的百姓可就有的苦头吃了。”

    三爷摇头道:“不一定,一切苍天自有定数,我徐关山不来,或许就有别的人来,总之,世间事,万物生克,都是有一定定数的,岂能容一个妖物破坏了乾坤纲常。”

    “不过,这阵法虽然可以对它起到一定的限制,对我们人类的限制却更大,如果我们进去找那东西麻烦的话,反而会束手束脚,得先将那东西激怒了,这样一来,它必定会出来对我们下手,要出来就难免要与阵法硬拼,虽然可以破阵而出,却也会损耗它一部分的元气。”

    一句话说完,一转头对俞非凡道:“非凡,你去整点杂草来,我要扎九个草人,速度一点,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完成。”

    俞非凡一点头,拎着柴刀就去了,反正就三个人,弄点杂草这种事,总不能让师父师娘出手,何况在武夷山弄点杂草,还真不是什么事。

    没一会,俞非凡已经整了一堆杂草过来,三爷看了眼俞非凡道:“你刚才不是要帮忙吗去,砍一根竹子过来,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那东西虽然已经完全沉到地下去了,可这些竹子也同样是和它声息相连的,砍竹子的时间太久,它可会找你的麻烦,所以,你最好手脚麻利点,砍一跟拖着就跑。”

    俞非凡心里当然清楚,自己真的出了什么事,三爷不会真的不管的,所以根本就不怕,一点头就答应了,拎着柴刀风风火火的就冲了下去,一直跑到茶园边,瞅中一颗胳膊粗细的竹子,上去咔咔一顿猛砍。

    几刀一砍,茶园之中就陡然刮起了一道阴风,越旋越高,直接向俞非凡的位置旋了过来,俞非凡虽然有三爷撑腰,可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发憷,顿时有点发慌,三下五除二,直接将竹子从根部砍断,拖着就往回跑。

    那股阴风一直刮到了茶园的边缘,好像被什么拦住了一般,忽然就消失了。

    俞非凡拖着竹子跑了回来,面色已经有点发白了,三爷笑道:“你不是自吹胆子大吗怎么一阵阴风就吓的脸都白了”

    俞非凡虽然心里害怕,嘴上却不肯认输,脖子一拧道:“我哪里脸白了,这叫天生丽质皮肤好,风吹雨打都不黑,师父你不懂的,再说了,就算真的脸白了,也是累的,我什么时候干过这么多活,又打杂草又砍竹子的,累一点也正常。”

    三爷当然知道俞非凡是属鸭子的嘴硬,当下也不理他,伸手接过竹子,拿起柴刀,嗖嗖嗖一阵砍削,已经将一根竹子分成了百十条竹篾条,随即将柴刀丢给俞非凡,自己拿起竹篾条来,就用杂草当绳索,折弯捆绑,片刻就扎出一个竹条人来,紧接着抓了杂草塞了进去,一个草人就算完工了。

    随即三爷就让俞非凡早葫芦画瓢,扎起了竹条人,俞非凡哪扎过这玩意,笨手笨脚的折腾好久,才整好了一个,看上去还臃肿不堪,异常难看。可三爷却丝毫没有帮手的意思,和黄姑娘找了片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悠然的抽着烟,就看着俞非凡忙的满头大汗。

    这一来,俞非凡立即不干了,喊道:“师父,你老人家也来搭个手啊咱早结束也早完事嘛”

    三爷笑骂道:“怎么觉得累啊还有一个办法,是不用扎草人的,你自己去当诱惑去不去”

    俞非凡一听,顿时一愣,立即嘀咕了一句:“那我还是扎草人吧”

    黄姑娘一听,噗嗤就乐道:“乖乖的练吧你师父这是给你机会练基本功呢以后你自己遇到事了,需要用到这门手段的时候,难道还能找别人帮你扎草人不成,这也就是你师父艺高人胆大,拿这么厉害的东西让你练手,别的师父带徒弟,哪有一上来就让徒弟干这么大事情的。”

    俞非凡一听就回过味来了,敢情这扎草人也是一门手段,三爷这是教他基本功呢当下哪里还有半点埋怨,立即认认真真的扎起了草人来。

    这家伙本来人就鬼精鬼精的,这点事对他来说,只要他上心,根本就不是什么难事,他这一认真起来,第二个草人扎的就像点模样了,这手法越来越熟,剩下的几个自然更不是问题,一个多小时之后,九个草人已经全部搞定。

    九个草人扎好,三爷这才丢了香烟,踩灭了烟头,起身走了过来,从口袋里掏出九张黄色符纸来,在每一个草人的中间,都塞了一张进去,九张黄符一塞,三爷就双目一闭,口中念念有词,脚下来回不停,快速走动起来。

    俞非凡正要问这又是什么道道,黄姑娘已经到了他身边,对他一摆手道:“那蛇妖曾经连吃九人,利用九人的元神,填补自己渡劫时所受到的损伤,形成新的妖丹,这一招,叫九命填阳,是修妖道的妖类常用的手段,你师父现在就是要先破它的九命填阳。你要记下你师父的步法,符咒之术,以后会教你的。”

    俞非凡一听,立即眼睁的滚圆,眨都不眨一下,死死的盯着三爷的步法看,三爷走了几遍之后,俞非凡已经发现了其中的门道,不管三爷是往左还是右,往前还是后,都是九步,随即情不自禁的跟随者三爷的步法走动了起来。

    三爷故意多走了几遍,眼角一瞟,见俞非凡已经走的有模有样了,这才猛的一停步,一伸手在那九个草人的额头上各点了一指,疾声道:“去”

    一个字一出口,那九个草人竟然一起转身,直接向茶园走去

    俞非凡顿时傻眼了,虽然他早就知道三爷的本事不得了,可也没想到三爷竟然能令草人走路,在他的观念中,草人唯一的作用,也就是农田守护者,如今一见,才知道自己以前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有多狭隘。  . 首发

    三爷这时转头对俞非凡嘿嘿笑道:“跟去啊你不是要出力吗就差你了你一去,它就算找到发火的对象了,不过你可得悠着点,这玩意的体型,可能超过了你的想象,像你这种小身板,一口就可以吞了。”

    俞非凡一听,顿时面色一苦道:“师父,敢情还是要拿我当诱饵啊让我砍杂草砍竹子扎草人也就罢了,哪能用我钓鱼啊”

    三爷冷笑道:“怎么不愿意啊那你看看,是你师父去合适呢还是你师娘去合适呢”

    俞非凡转头看了看黄姑娘,又看了看三爷,顿时苦笑道:“得还是我去吧师父你可得罩着我,我要是被蛇吃了,你可没法向我爸交代,这要是传了出去,人家也会说师父你没本事的,当着自己的脸,徒弟就被吃了,你自己脸上也没光不是。”

    三爷一脚踢在俞非凡的屁股上,笑骂道:“就你嘴贫,赶紧跟过去,草人都快到茶园了。”

    俞非凡借着三爷这一脚之力,一阵风般跑了下去,一边跑一边喊道:“老蛇妖,你俞爷来了,你可看清楚了啊我是被师父踢下来的,你要是想找人发火,可千万别找我,找我师父去啊”

    喊声一起,前面九个草人已经钻进了茶园之中,随即地面就一阵震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