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番外(武夷血茶9)

    俞非凡已经振奋到了极点,看着身形兀自停留在半空之中如同天神一般威风凛凛的三爷,双眼发光,心中一个声音不断呐喊。我要学这个我就要学这个

    三爷却并没有停手,随手又是一记雷电,劈落而下,那黑色巨蛇脑袋已经被轰碎了。哪里还能躲闪,直接击中,顿时浑身电芒闪烁,三爷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一收手,飘然落下,双脚一落地,就对俞非凡和黄姑娘一招手道:“我们走”

    俞非凡一愣,转头看了看那巨大黑蛇的尸体,又看了看三爷,心想这么大的黑蛇尸体就这么留在这,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万一吓着那些茶农怎么办刚想说话,那巨大黑蛇身上的蓝色电芒一闪消失,一阵狂风吹来,那巨大黑蛇竟然直接化为粉尘,随风飘散。

    而三爷和黄姑娘则已经快步下山,似是早就知道会这样了,俞非凡顿时大为佩服,三爷做事,当真滴水不漏,立即快步追下山去,到了三爷前面,转身笑道:“师父,你刚才击毙大黑蛇的那招,叫什么来着太威风了,那么大的黑蛇,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像砍瓜切菜一般,咔嚓一家伙就给整死了,太牛逼了我什么时候能学要学多久才能到师父你现在的水平”

    三爷嘿嘿冷笑道:“徐家九亟本来是不外传的,在徐家,一代只传一人,不过这个规矩已经被打破了,你想学的话,我也可以教你,至于什么时候能练到我这般地步吗我从孩童时期修炼,练了四十来年,才有今天这般,你半路入门,根基全无,难度就按一倍算吧差不多八十年后,你就能和我差不多了。”

    俞非凡一听,顿时脸一苦,苦笑道:“得师父你还是教我一些有生之年我能用得上的玩意吧八十年我估计都重新投胎,又长这么大了。”

    说到这里,不由得有点沮丧,叹了一口气道:“师父你说,我这个时候入门,是不是已经太晚了是不是已经学不了什么狂拽炫酷**炸天的玩意了”

    三爷一摇头道:“这个不好说,你师兄徐镜楼,十九岁才开始正是接触三十六门,短短数年,已经成为天下第一高手,不过他有三合之体,有金鳞真龙护体,虽然如今金鳞真龙破空离去,他的功力却已经无人能望其背。至于你嘛我要求不高,能在我这个年纪时,达到我这个程度就好,其实修行,全在个人,心毅志诚者,自有收获,你若不钻不勤,就算我教你三十年,你也不会有多大成就,若是潜心修行,三年之后,你就可以与普通魑魅魍魉抗衡。”

    三爷这么一说,俞非凡顿时又振奋了起来,一点头道:“师父放心,这回我绝对上心了,再也不走了,打死我也不逃了,刚才师父你太帅了,一招搞定大黑蛇,简直帅的惨绝人寰,我一定要像师父你一样帅。”

    三爷又一摇头道:“你错了,那大黑蛇手段不差,能几度飞升,虽然都没成功,却也一定是有相当手段的,不然它也不会叫嚣着不惧怕我,它本身的实力,应该并不低于我多少,之所以被我一招毙命,看似轻松,实际上,在我们交手之前我已经做了大量的准备。”

    “凡对敌不可莽撞,先探根底深浅,再制定针对性的策略,就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在我得知了关于血茶园所有的情况之后,就已经得出了几点结论,首先它渡劫失败,元气大伤,没有大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都恢复不过来,何况它之前应该还经历过了几次,漫长的岁月,是十分枯燥的,所以它才会舍弃了天道,用九命填阳来增补功力。”

    “其次,由于李红袍暗中使了点手脚,已经吸取了两季茶叶上的灵气,这些灵气,实际上都是大黑蛇的,也就是说,它的功力又被李红袍盗取了一部分。”

    “我再以九个草人,将它的九命填阳破了,使它的功力大幅度减弱,并且激怒它毁了血茶园,那血茶园本身就是八卦之阵,毁阵看似简单,实际上也会耗去它极大的力量,几种损耗加在一起,它的实力已经相当虚了。”

    “而我则一直养精蓄锐,在这种情况下,我忽然使出看家的本事,引来天雷,我算准了它刚遭雷劫,对天雷一定十分畏惧,果然不出我所料,天雷一出,它就心生怯意,怯意一生,败相已定,哪里还是我的对手,所以我才能一击得手,看似简单,实际上各种准备,缺一不可。”

    俞非凡这时才算是真正傻眼了,自己这个师父,这精明的也太吓人了,哪里是老狐狸,老狐狸见了他只怕也得跪。其实这一点,他还真猜对了,以前有个叫老胡的老狐狸,见了三爷确实也腿发抖。

    经过这一次,俞非凡算是彻底服了三爷,别说逃跑了,估计现在拿鞭子抽都抽不走。

    三人一路下山,黑蛇已除,武夷山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了,到了山脚下,俞非凡转头看了看三爷道:“师父,咱们是不是要取道雁荡山”

    三爷微微一笑,心里暗赞,俞非凡这小子,虽然油腔滑调,嘴贫人贱,可这脑瓜子当真灵光,这一点和花错十分相似,当下一点头道:“正是雁荡山,那大黑蛇在被我击杀之前,说它的老巢都被占了,要知道即使它渡劫失败,元气损伤的厉害,可要想占了它的老巢,那也得一定的本事。”

    “我若不知道,也就罢了,我知道了,就一定得去看看,这东西若是善类,我就当不知道的,记下它所在的地点,以防日后它万一走上邪路,好及时去收拾它,万一它现在走的就是邪路,那就简单了,直接收拾了,免得以后还得再跑一趟。”

    说到这里,三爷忽然面色一正道:“非凡,你得记住,你即入我门下,就是三十六门的人,即是三十六门的人,就要以天下苍生为己任,处处维护百姓免遭妖邪祸害,人类之间的争斗,你可以不管不问,那是人性使然,不是谁一个人可以改变的,但一旦知道什么地方有妖邪作恶,你一定要尽全力周旋,哪怕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俞非凡一愣,他从俞静之的口中,多次听说过三爷的光辉事迹,早就知道三爷是个大英雄,但没想到三爷情怀竟然这般超然,顿时心头又多了一丝敬重,一点头就答应了。

    不过答应了归答应了,不代表俞非凡就不贫了,这边刚一点头,那边就说道:“师父,从武夷山到雁荡山,又是大几百里路,咱们能不能打个商量,坐车去行不绝对不用你们烦心,票我买,一路饮食我伺候着,行不行”

    三爷抬头四看,选定了方向,转身取道向东,头也不回的回了两个字:“不行”

    俞非凡一听,顿时如同霜打的茄子一样,别提多沮丧了,可又不敢违背三爷的意思,只有乖乖的跟在了后面。

    万幸三爷并不急着赶路,每到一个村上,就进村和老乡聊上几句,问问收成,聊聊闲话,抽上一两根烟就走,一天也就走个百十里路,就找地儿借宿。

    当然,香烟都是俞非凡孝敬的,奇怪的是,三爷好像对这一段的风土人情都很熟悉,和每一个村上的老人都能聊得来,这让俞非凡很纳闷。他当然不知道,三爷一辈子走南闯北,不但对这一片熟悉,他熟悉的可是大半个中国。

    可这一聊,就聊出事来了。 嫂索{死亡凶兆

    事情发生在第三天,一个叫赵家楼的地方。

    赵家楼并不是一座楼,是一个坐落在高坡子上的村落,村上百姓也都不姓赵。

    赵家楼这个名字的由来,还有个故事,这个村原来叫扣瓢村,是根据这个高坡子像一个扣在地上的瓢得的名,村上的村民都姓赵,在抗日战争时期,村上的地主赵大菩萨,将家底都拿了出来,在村边建了几个炮楼,买了许多枪和子弹,带着全村的人,硬顶着和日本人干。

    当然,一个村哪里挡得住日本军队,何况人家是正规的军队,打了一天一夜之后,村民死伤非常严重,最后老人、妇孺、孩子,凡是能拿动枪的,全都上阵了,也全都死了,小日本杀进村子的时候,全村没有一个活人。

    村上的人,根本就没准备活着离开,太小的孩子早转移走了,粮食全卖了买枪支弹药了,畜生都宰了吃了,留下能拿得起枪的,都死在了战场上,小鬼子连个狗屁没捞到。

    虽然这一战,将村上姓赵的都灭了,但他们的事迹却留了下来,为了纪念他们,这个村就被改名为赵家楼了,三爷就是在这个赵家楼,和人聊出了点事来。

    事情虽然是三爷聊出来的,可在这次事情中,三爷并不准备出手,用三爷的话说,这一次,要让俞非凡出出风头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