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番外(通灵诡婆1)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孩子

    三爷在到了赵家楼之后,和以前一样,很快就和几个老头聊了起来,现在农村打工的多。村子里几乎都是留守老人或者儿童,青中壮年几乎看不见,也找不到别的人聊就是。

    聊天的内容,当然离不开稀奇古怪的事情。三爷套话的技巧极为高明,往往三两句一套,那些老人就自己开始讲起来,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以前那些老人们所说的都是一些年代久远的事,这回,说的却是一件刚发生没多久的事,就发生在赵家楼。

    既然留守的都是老人和孩子,故事自然也是围绕着老人和孩子展开的。

    在赵家楼有对老夫妻,年纪也都六十多岁,男的叫黄升福,媳妇姜氏,原先有个儿子,十几岁的时候掉水库里淹死了,姜氏又一连生了三个闺女,也是奇怪,生一个死一个,当时条件差,加上重男轻女,也没在意,最后终于生了个儿子出来,可这儿子生出来的时候,夫妻俩都快四十了,宝贝的不得了,生怕这孩子再死了,天天看的紧紧的,就这样,这个儿子终于活了下来。

    现在儿子娶了媳妇生了娃娃,和村上其他人一样,都去城里打工了,留下一个三岁多点的孙子,交给老夫妻俩照看着,这和村上许多家庭,几乎没有什么差别。

    不同的是这个孩子。

    这个孩子在前几天晚上,快上床睡觉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就好像撞了邪一样,忽然就大哭不止,不管怎么哄,都哄不好,一个劲的指着床边,非说床边有个黑大汉子,等他睡着了就带他走。

    三岁的孩子,已经能够很清楚的表达自己的意思,他这么一说,将老夫妻俩吓不轻,守着孩子一夜也没敢睡,孩子也哭闹了一夜,第二天鸡一叫,孩子顿时就睡着了,一觉睡到下午,起来玩耍和平时一样,丝毫没有什么异常。

    可一到了晚上,那孩子又是哭闹不止,仍旧是那套说辞,说床前站了个黑大汉,说他一睡着了就来带他走。

    这一回,老夫妻俩再不敢耽误了,抱着孩子就去求张四奶奶了。

    这个张四奶奶还是最早一批迁移到赵家楼的人,排行老四,已经八十了,儿子年纪轻轻的时候生病死了,儿子死后,老伴精神就不大对劲了,整天恍恍惚惚的,终于有一天掉水库里淹死了,她也没有再嫁,一直呆在赵家楼,现在是个孤寡老人,赵家楼的人都是后迁来的,不同姓,也没有个固定的辈分,尊她年龄长,所以统称张四奶奶。

    这个张四奶奶自称自己能够通灵,有时候也帮人招招魂啥的,说自己丈夫和儿子的死,就是因为自己泄露天机太多招致的,也有外地人专门开车来找她出手的,有时候说的都对,有时候说的则会差点,究竟是真是假,大家也说不清,但在这个村子上,又是在晚上出的这种事,也就只有找张四奶奶了。

    到了张四奶奶家,张四奶奶也正准备睡了,黄升福老夫妻俩一敲门,将来意一说,都是老乡亲,张四奶奶自然也不推辞,立即开始着手准备。

    准备的东西很简单,一个粗碗,三支筷子,一碗清水,放在桌子上。

    东西准备好,张四奶奶就坐了下来,随手拿起一根筷子来,伸出手指头,沾了一下碗里的清水,在筷子上一抹,一边抹一边说道:“走过的,路过的,不要吓唬孩子啊孩子小,又没得罪你,你这样做可不厚道。”

    一句话说完,随手将筷子放下,又抓起第二根筷子,还是手指沾着清水,在筷子一抹道:“有怨的,有仇的,别学那没出息的样子啊人都死了,有什么仇什么怨还化不开的,你这样吓唬人家孩子,可想过自己的孩子”

    说完又将第二根筷子放下,抓起第三根筷子来,仍旧如法炮制,沾了清水在筷子上一抹,说道:“要是家里长辈的,那就更不应该了,阴阳相隔两不通,再疼孩子也不该出来吓唬孩子的,你家的骨你家的血,吓坏的可是你自己家的香火。”

    三句话说完,伸手将另外两只筷子一起抓在手中,三支筷子往碗里面一放,口中喃喃说道:“要是没恶意,筷子站不住,看看就走,逗逗就溜,要是没善意,筷子直站着,倒下一根可以谈,倒下两根就是恶作剧,三根都不倒,咱们在商量。”

    话一出口,双手一松,三根筷子笔直的站在清水碗中,纹丝不动

    这一下可将黄升福老夫妻俩给吓坏了,要是别人说说,他们可能还不信,这可是他们亲眼看见的,事关宝贝孙子,这可怎么得了,老两口就差给张四奶奶跪下来了,一个劲求张四奶奶帮忙。

    张四奶奶看了看那三根站的笔直的筷子,脸上犯了难,沉默许久才说道:“升福啊这事相当不容易,搞不好,我的这条老命都得搭进去,可咱们都是乡亲,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又是关于孩子的事,我能帮的话,怎么会不帮呢就算搭上我这把老骨头,我也会尽力的。”

    “不过,这你也自己看见了,三根筷子直立着,连一根都没倒下,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对方存心想要娃娃的命啊”

    “我这一辈子,看了多少稀奇古怪,还真没见过谁和一个娃娃有这么大仇的,保不齐,是从上代人身上传下来的宿仇,没报在你们身上,报在娃娃身上了,存心想要你们黄家断后啊这得多大仇多大怨啊到底是你们夫妻俩,还是你家儿子媳妇做了对不起人的事我总得知道个原因,才能和人家商谈。”

    张四奶奶这么一说,姜氏急忙说道:“四奶奶,我们一家都老实巴交的,儿子媳妇也都是憨厚人,我们老两口一辈子都没出过远门,在村上怎么样,四奶奶你不清楚吗我们能得罪什么人这肯定是搞错了啊”

    黄升福犹豫了一下,也说道:“是啊我们一家都没和人红过脸,更谈不上得罪人了,肯定是搞错了,四奶奶你一定多受点累,无论如何将这个事给解释清了。”

    张四奶奶一点头道:“既然你们都一口咬定没得罪过人,那我就再问上一问

    说完又伸手抓住筷子,口中念念有词道:“要是和老黄家有仇,三根筷子不倒。”一句话说完,再度松开双手,三根筷子依旧笔直的站在水碗之中,一动不动。

    张四奶奶顿时就将面色沉了下来,一伸手将筷子摔在了桌子上,愠怒道:“升福啊你没搞错吧我连命都肯搭上,也要救你家孙子,救的是你孙子,可不是我孙子,你却不跟我说实话,你让我怎么和人家谈”

    她这一说,黄升福立刻就说道:“四奶奶,我错了,我年轻的时候,确实做过一件对不起人的事,可这事已经过去几十年了,何况,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我记着,别人家只怕也未必会记着了。”

    张四奶奶的脸上升起一丝恼怒来,没好气的说:“你说说,到底做了什么事要是芝麻绿豆大的一点事儿,人家至于对一个孩子下手吗这是要断你家香火啊要是你说的那点小事,人家至于这么做这起码也是深仇大恨啊” :.\\

    黄升福说道:“四奶奶,我老家是山东的,你也知道,当时我还小,家里实在穷的揭不开锅了,爹娘没办法,带着我逃荒,一路往这来了,有一天我实在饿急了,正好有个人路过,身上背着半袋子玉米。”

    “四奶奶你也知道,那个时候,对于饿急眼了的人来说,半袋子玉米是什么概念当时我上去就抢,可我那时候还小啊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哪里抢得过一个大人,那人一见我要抢他玉米,一下就将我推开了。”

    “我本来已经饿的没有丝毫力气了,他这一推,我一下就摔在了地上,我爹不愿意了,上去就和那人撕打在了一起,我们山东人壮实,那男的打不过我爹,被我爹打了一顿,将玉米抢了过来。”

    “也就靠这半袋玉米,我们一家才活了下来,一直逃到了这里,在赵家楼定居了下来。说实话,我后来其实心里挺后悔的,我们家世代都是憨厚人,就干过这么一次抢玉米的事,不过在那个年代,那人还能背着半袋玉米走路,说明他家境还过得去,再说了也就半袋玉米,怎么着也犯不上要我孙子的命来抵吧”

    张四奶奶听完,这次没有说什么,只是有点发愣,随后又将筷子插进了水中,口中念念有词道:“怨的怨,仇的仇,怨仇相报何时休,要是当年被抢玉米的,三根筷子不倒,要和这事无关的,三根筷子不立。”

    一句话说完,双手一松,三根筷子再一次笔直的站在了水碗之中,连晃都不晃一下。

    今天结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