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番外(通灵诡婆2)

    这种景象一出现,那张四奶奶顿时就愣住了,随即颤声问道:“半袋玉米而已,你当真要孩子的命?就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我让升福十倍百倍的还你。还你金山银海、马轿魂幡、金童玉女、花园大宅,你看可好?”

    那三根筷子,依旧动也不动!

    这时那黄升福急了,噗通一声就冲着那三根筷子跪了下去。悲声道:“当年是我不对,虽然我实在饿急了,也不该抢你的玉米,可抢你玉米的人是我。你若心存怨恨,只管来取了我的命去就是,我家孙子仅仅三岁而已,与你无冤无仇,你又怎么下得了手。”

    话一落音,一个嘶哑沉闷而且断断续续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当初你抢我玉米可想到过我的孩儿”这声音极其难听,就像一个喉咙被灌了硫酸的人开口说话一般。

    俗话说的好,兔子急了还咬人,何况黄升福虽然年纪大了,可他骨子里毕竟还流畅着山东人那股子硬气,一听那声音这般说话,顿时就急眼了,抬头用近乎咆哮般的声音吼道:“我错了!我一命抵一命就是,你非要抓着我的孙子不放做什么?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过我们?”

    那声音又飘了起来:“我想怎么样哈哈哈哈我不会要你的命我要你孙子的命我要让你也尝尝失去后人的滋味”

    说到这里,陡然叹息一声道:“你还记得你大儿子吗?那就是我推下水库的你的三个女儿也都是我弄死的你小儿子保护的好,我没找到下手的机会现在报应轮到了你孙子了哈哈哈哈”

    黄升福一听,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已经愣在了哪里,而姜氏则直接两眼一翻,咯的一声就晕死了过去,张四奶奶急忙爬起来过去扶起姜氏,伸手掐住姜氏的人中。

    这时黄升福才完全明白了过来,怪不得十几岁的儿子掉水库里淹死了,怪不得连生三个闺女全都夭折了,原来全都是因为当年自己抢的那半袋玉米,那半袋玉米,虽然救活了当时的自己,却也给他带来了毁灭性的灾难。

    这一明白了过来,黄升福再也忍不住了,何况这家伙的态度很坚决,就算自己再服软,他也不可能放过自己孙子的,当下就怒吼了一声:“我-操-你姥姥”

    一句脏话刚出口,身后就响起啪的一声,极其清脆,急忙转头一看,却见张四奶奶正将姜氏抱在怀里,面色煞白煞白的,一脸诡异的笑容,眼睛翻着,死死的盯着黄升福看,一只手掌正停留在姜氏的脸上,姜氏的半边脸都红了起来。

    张四奶奶整个人就好像中了邪一般,一边看着黄升福露出诡异的笑意,一边笑道:“你再骂一句,我就再打她一巴掌,她年纪也不小了牙齿松动,我相信要不了几巴掌,她就得一口牙全都换掉了。”

    这声音,正是刚才说话的那男子之声,张四奶奶分明是被男子的鬼魂上了身。

    这一下黄升福可就彻底崩溃了,随即身子一挺,直挺挺的又对着张四奶奶跪了下来,连连磕头道:“求求你了,放过我们吧!求求你了,放过我们吧!”

    张四奶奶嘿嘿笑道:“放过你们?你可真会想啊你这磕头的声音听起来不错。”

    说到这里,声音陡然提高了八度,尖声嘶叫道:“给我磕上一百个响头,少一个都不行!”声音尖利无比,直刺耳膜。

    黄升福一听,更加连连磕头道:“好好好!我磕头!我磕头,只要你放了我家孙子和老太婆,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那尖利的声音纵声大笑了起来,笑声里充满了大仇得报的兴奋,还有一丝难以言说的酸楚,这厉鬼的附身,使张四奶奶嘴巴张的好大,露出早已经掉光了牙齿的肉红色牙床来,满脸的皱纹之中,几乎每一道都饱含着怨毒之色,整个人看上去,完全就是来自地狱的厉鬼。

    黄升福则拼命的磕着头,脑门碰触在地面上,不断发出砰砰的声音来,片刻之后,已经磕的头破血流,鲜血打湿了地面,泥土和鲜血混迹到了一起,将他的脸完全染花。

    过了许久许久,黄升福终于停了下来,昂起头来看向张四奶奶,悲声道:“一百个只多不少,可以了吧?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孙子和老伴吧!”

    黄升福毕竟已经六十多岁的人了,这一百多个头磕下来,又全是实打实的磕在地面上,年轻人也磕成脑震荡了,何况他一个老头子,一句话说完,已经身子一歪,就昏死了过去。

    等黄升福再度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自己家床上了,是那厉鬼离开了张四奶奶,张四奶奶叫了村上人,将他们老夫妻俩都抬回了家,而黄家的宝贝孙子,也一直被张四奶奶抱在怀里。

    张四奶奶并没有告诉大家发生了什么事情,直说黄升福老两口带孙子在她家串门子,不小心摔了一跤,大家虽然看着黄升福脑袋上伤觉得奇怪,可人家既然不愿意说,也就都没有多问,安慰了一番之后,乡亲们也就离开了。

    乡亲们一走,张四奶奶就说话了。

    张四奶奶说话的时候,面色十分沉重,将娃娃还给黄升福老夫妻之后,就叹息一声说道:“四奶奶没用,斗不过那东西,他现在已经附身在娃娃身上,让我告诉你们,念在你给他磕了一百个头的份上,再让娃娃活十天,十天之后,他就会将娃娃带走。”

    就在这句话说完的时候,那个仅仅有三岁大的娃娃,忽然就抬头看了黄升福老夫妻俩一眼,咧开嘴笑了一下,一双眼珠子,黑的发亮。

    这个消息,对黄升福老两口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一百头也磕了,孙子还是得被带走,这让老两口无论如何也承受不了,当下黄升福就挣扎着下了床,给远在外地打工的儿子打了个电话,将所有的事情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让儿子赶快回来。

    第二天,儿子媳妇就从城市里赶了回来,黄升福儿子是个憨厚人,可媳妇却是个泼辣角色,一进门就劈头盖脸一顿骂,骂黄升福做了恶事,害了自己的孩子,一边骂一边哭,惹的孩子也嚎哭不止,儿子则从一进门,就蹲在门口不停抽烟,一句话都不说。

    姜氏被媳妇骂的急了,竟然寻了短见,偷偷摸摸的喝了农药,村上人赶紧叫来了隔壁村上的赤脚医生,给灌了肥皂水,在救姜氏的期间,媳妇还在辱骂不停,整个家直弄的鸡飞狗跳,没有片刻安宁。

    倒是那赤脚医生,毕竟是学医的,对鬼神之说并不相信,在救下姜氏之后,又给孩子仔细检查了一遍,说孩子什么都正常,不要听信那些神棍巫婆的胡言乱语,这才算将媳妇的情绪安稳了下来。

    医生不信,可黄升福老两口却深信不疑,知道孙子仅仅还有几天的寿命了,直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天往张四奶奶家跑十八遍,求张四奶奶无论如何,也要救救娃娃。

    可张四奶奶说了,那厉鬼怨念太深,自己本事不够,根本就不是那厉鬼的对手,就算自己搭上条命,也没法救娃娃的命,除非能找到一个可以压得住那厉鬼的角色。

    可这穷乡僻壤的,黄升福老两口又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哪里知道有什么厉害的人物,他们所知道能够通灵驱鬼的,也就张四奶奶了,也只有苦苦哀求张四奶奶出手。

    张四奶奶实在被缠的没办法了,也只好答应试试,但张四奶奶丑话也说在了前面,这个办法,不是一般的危险,如果救得下来,那就救下来了,如果救不下来,到时候只怕不但娃娃得死,黄升福也得跟着去,而且,就算能救下来,娃娃以后能活多久,还不一定。

    这个办法有点损,叫做替人填命,就是用另外一个男人的性命,替娃娃去死,到了时间之后,那厉鬼来勾的魂,会是替死的这个人的,而不是娃娃的,可娃娃的阳寿其实已经到头了,只能借这个本来不该死的人阳寿,所以娃娃还能活多久,全看这个替死之人还能有多长的寿命。

    当然,说这些话的时候,张四奶奶已经明显表达出了自己并不愿意替娃娃去死,毕竟不是她的孙子,和人家本来就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也没有理由让张四奶奶去填命,可黄家的除了儿子,就是黄升福是男人了,让自己的儿子去死,黄升福也舍不得,最后一咬牙,决定自己替娃娃填命。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