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0章:番外(通灵诡婆3)

关灯
护眼
    黄升福做了决定之后,张四奶奶就开始着手准备了,先剪了娃娃一抹头发烧成灰,洒在黄升福的头上。叮嘱黄升福十天不能洗头,又让黄升福贴身穿了娃娃的一个肚兜,拿娃娃两只以前的小鞋子拴在脚脖子上,而且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必须抱着娃娃睡觉,说这可以逆转气息。

    等到十天之期一到,那厉鬼来勾魂的当夜,娃娃可以送到张四奶奶家。那厉鬼会被娃娃的气息蒙蔽双眼,勾了黄升福的命去,债是黄升福欠下的,黄升福一死,债也就还了,娃娃也就算安全了。

    黄升福一一照做,决心用自己的命换孙子的命,可悲的是,在黄升福做这些事的时候,儿子媳妇始终没有说什么,媳妇甚至还整天骂骂咧咧的,殊不知孩子三四岁的时候,正是接受新事物最强的时候,他们这般对待老人,都让孩子看在眼里,将来孩子可会照葫芦画瓢,也会如此对待他们。

    而三爷等人的到来,正好是最后一天,也就是第十天了,今天夜里,那厉鬼就会去勾了黄升福的性命。

    按常理推断,以三爷的为人,听说了这事,能不管吗?

    可三爷在略一沉思之后,就将这个事情交给了俞非凡,并且申明了,这是给俞非凡一个出风头的机会,在俞非凡处理这件事的过程之中,他和黄姑娘都不会出手。

    俞非凡一听就乐了,三爷既然交给了他,那就说明他一定可以胜任,如果他根本就不是那厉鬼的对手,三爷也不会让他去做了,毕竟自己也是开了天眼的人,当下就问清楚了黄家所在位置,兴冲冲的往黄家去了。

    走了十来步的时候,三爷忽然喊住了俞非凡,问道:“非凡,你可想好了怎么破这个局?”

    俞非凡一听就乐了,哈哈大笑:“这还不简单,我决定学师父你的那一招,先想办法损耗对方的功力,随后一举拿下。”

    三爷一听,眉头就一皱,微微摇了摇头道:“你可想明白自己要对付的是什么了?”一句话说完,闭口不语,背手向前而去。

    黄姑娘这时也笑道:“别忘了你师父的话,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你还是先摸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吧!”说完也笑着跟上了三爷。

    俞非凡顿时迷糊了起来,三爷从来不是乱说话的人,每一句话,都必定是有原因,他这么说是几个意思?自己的方法行不通?还是自己从根本上就搞错了方向?

    但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就这些,从已知情况上来分析,好像也没什么岔子了,这让俞非凡有点迷惑,就带着这种迷惑,三人到了黄升福的家中。

    三爷这次好像真的不愿意插手了,让俞非凡走在了前面,黄家的院门没关,三人直接进了院子,一进院子,俞非凡就喊道:“有人在家吗?”

    喊声一起,从里面就走出来一个老头,头上满是灰烬,容貌削瘦憔悴,身上穿着一件旧外套,脖子里露出了肚兜的吊带,脚下穿着自家纳的布鞋,脚脖子上则拴这一双小娃娃的虎头鞋,看上去十分滑稽,还透露着几分可怜。

    看黄升福的这个样子,从乡亲里听来的事情,应该是真的,只是有一点让俞非凡有点疑惑,因为整个黄家,并没有任何阴气存在的迹象,他可是开了天眼的,如果真的有厉鬼准备祸害黄家,他怎么可能一点阴森的气氛都感觉不出来呢?

    俞非凡这家伙做事还是麻利的,喜欢开门见山,一看到黄升福,上前就说道:“你是黄升福吧?我叫俞非凡,听说了你家的事情,来帮你捉了那个厉鬼的。”

    谁料黄升福一听,脸上顿时显露出一丝不耐烦来,挥挥手道:“走吧!我家没钱。”

    俞非凡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谁说要你钱了?我缺你那点钱?我可是”

    后面的还没出口,那黄升福就一伸手将靠在墙角的扫把拿了起来,口中骂道:“你们这些骗子,我们老黄家出了事才几天,已经来了好几拨了,都快点给我滚!”

    黄升福这句话一出口,三爷转身就走,黄姑娘也一拉俞非凡道:“非凡,我们走吧!他现在已经被人蒙蔽了双眼,看不清事情的真相的。”

    俞非凡顿时有点缓不过来劲,自己的处女秀,好像就这么流产了,可三爷都走了,他留下来还真的没底,当下也只好转身随着三爷离开。

    三爷一直走到了村口,带着俞非凡围着村子转了一圈,在村子的入口处站定,手一指村子的上空道:“非凡,凡有妖邪之物,必有妖邪之气,你可看出这村子上空有什么不一样?”

    俞非凡看了看,啥也没看出来,摇头道:“我看不出来有什么不一样。”

    三爷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只是叹息了一声道:“人类有时候一旦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当真太可怕了!”

    黄姑娘接过话道:“仇恨这东西,一旦拾起来,又哪是那么容易丢下的,再说了,几十年的仇恨,已经到了这一步,恐怕也容不得回头了吧?”

    三爷又摇头道:“不是回不了头,是根本就没想回头!”

    黄姑娘这时问道:“三哥,这事我们真的不管?”

    三爷叹息一声道:“按理说,我是不该管的,可又怎么能不管,孩子是无辜的,我叫非凡去管这事,就是不想看见这种悲剧的发生,何况,事情就在今夜,也要不了多一会了。”

    一句话说完,闭口不再言语,俞非凡只听的云里雾里,根本搞不清楚状况,黄姑娘则笑道:“非凡,你还没明白吗?凡事要透过事情的表象,去看事情的本质,不要被假象所迷惑,我给你几个提示,玉米、张四奶奶、那厉鬼的声音、替死,你再好好想想。”

    俞非凡面色一苦道:“师娘,你们既然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干脆说出来多好,这样让我猜,我哪猜得到。”

    黄姑娘笑道:“我们要是就这样说出来,你永远不会有所长进,你师父故意让你去处理这件事,就是要考较一下你的判断能力,其实,一切的答案,在故事里都已经很明显了,你只要多动动脑子,应该不难明白的。”

    黄姑娘这么一说,俞非凡就在脑海之中将整个故事又过了一遍,结合黄姑娘所说的几个提示,仔细琢磨了起来。

    俞非凡这家伙,本来鬼点子就多,可以说十分精明,这么一仔细琢磨了一遍,顿时就琢磨出点味来了,再顺着这个思路往下一捋,整件事好像全都能对得上了,不由得激灵灵的就打了个冷颤,脱口而出道:“竟然是这样!怪不得我感应不到什么阴森的气息。”

    一见俞非凡明白了,三爷就点了点头道:“既然你已经明白了,就该知道怎么做了,今天夜里,就由你出面解决,不过,我有一点建议,虽然都是苦命人,但凡事有个度,这事已经超越了底限,除恶务尽,不要怀有怜悯心肠。”

    俞非凡心情十分低落,但三爷这么一说,还是一点头道:“我明白的,虽然事出有因,可这事确实过火了,冤有头债有主,害人家娃娃确实不应该。”

    三爷点了点头,率先进了村,在一户百姓家借宿,俞非凡给了点钱,买了酒菜,吃完晚饭之后,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三人借口出门转转,出了那百姓家,直奔黄家。

    片刻到了黄家,黄家的院子外面,围了不少乡亲,黄家的事闹的不小,大家几乎都听说了,今夜就是黄升福替孙子偿命的时候,虽然很多人心里都害怕,但好奇心重的也不少,而且人多,聚集在一起,倒也可以减少一部分恐惧。

    三爷三人也就挤在人群中观看,院子里已经开始准备了起来,正中一张八仙桌,桌上前面摆一香炉,香炉内插着三支香,香炉后面摆着酒菜贡品,在八仙桌的后面,则放着一个火盆,火盆里烧着纸钱,过了火盆,就是一副棺材,农村老人都有提前制作棺木的习惯,黄升福也没列外,只是估计他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棺材旁边插着引魂幡,一个三十岁不到的男子,披着麻孝,肩头扛着一根柳树枝,跪在棺材另一边,应该就是黄升福的儿子,看样子,这家是真的准备用老头的命去换小娃娃的命了。

    俞非凡看到这里的时候,心里已经很不爽了,别的不说,单凭这一黄升福的儿子就算不上一个人,虽然娃娃确实重要,可要用自己亲爹的命去换,真的就狠得下心。

    就在这时,黄升福出来了,还是那一身打扮,随同他一起走出来的,还有一个满面阴森的老太婆,黄升福一出了房间,屋里就响起了老太太的哭喊声来,哭的是撕心裂肺,应该是那姜氏。

    黄升福一到棺材边,那满面阴森的老太婆就手一指那棺材道:“时辰到了,快进去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