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3章:番外(通灵鬼婆6)

关灯
护眼
    张四奶奶这句话一出,虽然俞非凡早就猜到了,还是忍不住愣在了当场,黄家父子更是呆若木鸡。在场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随即全都一阵阵的反胃,包括三爷在内,甚至有围观的百姓。已经呕吐了起来,为什么活下去报仇,吃掉自己死去儿子的尸体,这得多大的仇恨才能导致这么变态的行为。

    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事情还远远不止这么简单!

    张四奶奶却更加疯狂了起来,继续说道:“可我男人太软弱了,吃了儿子半截胳膊之后,就开始变得神神叨叨的,只要一睡觉,就说能看见儿子站在床头,说儿子全身都是刀口,就像是十几块尸块拼凑起来的一样,对着他喊疼,还要他将吃下去的半截胳膊吐出来。”

    “从那以后,我男人的精神状态就一天不如不一天,再也不肯吃儿子一块肉,他不吃我吃,儿子本来就是从我的肚子里生出来的,再回到我的肚子里,也没有什么不对,所以儿子的整个身体,几乎都被我吃到了肚子里,除了被埋掉的脑袋,其他的一点也没有浪费。”

    “就在儿子被我吃完之后,有群土匪路过了赵家楼,见我们实在可怜,丢下了一些粮食,土匪啊!烧杀抢掠的土匪都能丢下一些粮食给我们,可黄家一家三口却从我男人手中抢走了我们生存的最后一丝希望,不然的话,我儿子也不会饿死,到现在,应该也早就娶妻生子,子孙满堂了!”

    不知道怎么的,听到这里,原本对张四奶奶的行为根本无法原谅的俞非凡,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怜悯来,这件事,究竟是谁的错?是张四奶奶吗?如果这些事换做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只怕也会被仇恨蒙蔽住双眼吧!谁都不是圣人,谁敢说自己的心底没有住着一个魔鬼呢?只是有的人选择将心中的魔鬼释放了出来,有的人则选择将心中的魔鬼永远关押在内心的最深处罢了。

    那错的是黄家吗?好像也不对,黄家虽然抢了半袋玉米,那只是在生存受到威胁的本能下的自然反应,何况,他们也并不知道会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黄升福似乎也不是恶人,如果在抢那半袋玉米之前,就知道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的话,也许黄升福情愿自己饿死,也不会去抢那半袋玉米。

    而且,黄家在这次事件中,已经成伤害者变成了受害者,为了那半袋玉米,付出了整整四条人命,四条人命啊!多么沉重的代价,仅仅是因为半袋玉米。

    也许,这只能怪那个时代吧!

    不提俞非凡心中思绪难平,张四奶奶继续嘶吼着说道:“可老天爷好像故意整我们一样,没过多久,我男人因为精神不大正常,就掉进了水库里淹死了,发现的时候,尸身都已经被泡的肿胀的好大,好端端的一家三口,前后不到一个月啊!就只剩下了我孤零零的一个人!”

    “我恨啊!我恨老天爷不开眼,我恨抢去我们生存最后一丝希望的人,正因为这种强烈的恨意,支撑着我活了下来,我必须活下来,所有的人都死了,我再死了的话,谁来报这个仇啊!”

    “为了节省粮食,我将我男人的尸体也给吃了,同样只埋了一颗脑袋,就在我儿子脑袋的旁边,这样他们父子俩在九泉之下,也许能有个照应。被水泡肿胀的尸体,吃下去是什么味道,你们试过吗?我知道,腥臭的令人作呕,不管煮了多少遍,那股臭味都去不掉,即使这样,我还是一口一口的将尸体吃完了,也正因为如此,我活了下来,一直撑到了春天。”

    “春天好啊!冰雪化了,野草也都长出来了,人的生命力是惊人的,有棵野草就饿不死,更妙的是,老天爷将黄家一家三口送到了赵家楼!”

    说到这里,张四奶奶忽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笑声尖利刺耳,听的人一阵阵的汗毛直竖,加上她刚才所描述的那一段,许多百姓的神经已经承受不住了,大部分都惊慌失措的散去,却也有一小部分人留了下来,估计都是想留下来看看这件事情究竟会有一个怎么样的结局。

    张四奶奶继续说道:“后面的事,基本上都和你推断的一样,我将黄家留在了赵家楼,其实,就算他们不肯留下,我也会跟他们走的,我找都找不到的仇家,自己送上了门来,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再放过他们。”

    “黄家的人丝毫不知道内情,甚至还在我面前三番五次的提到那半袋玉米,说如果没有那半袋玉米,他们一家早就饿死了,我每听一次,都像心头被刀子狠狠的扎了一刀,他们家没饿死,却将我们家弄死了两个,这个仇,我又怎么能够不报!”

    “正如你说的那样,我一个寡妇,根本不敢对黄家人下手,一直等到黄家老狗死了,我也没有得手,可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逮到了一个机会,将黄升福的大儿子推掉入水库之中,随后又主动承担起替他媳妇接生的事情来,生一个我捏死一个,可到了最后一个的时候,黄升福竟然选择了在医院里生产。”

    “随后我眼睁睁的看着黄升福的儿子长大,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孙子出生,却偏偏找不到下手的机会,我每一天都活在无尽的痛苦折磨之中,只恨不得将黄家所有的人,全部杀个干净。”

    “可我的年纪却逐渐老了,身体越来越差劲了,眼瞅着再不报仇,就永远没有机会了,所以,我决定孤独一掷,我赢了,黄家就断子绝孙。”

    听到这里,黄升福再也忍耐不住了,陡然怒吼一声:“我和你拼了!”

    黄升福的儿子也大喊道:“我打死你这个老by的!”

    爷俩一起出声,一起向张四奶奶冲去,俞非凡叹息了一声,这一次,他没有出手阻拦,三爷说的对,张四奶奶虽然也是个可怜人,可她的行为,却已经和恶魔无异,人性完全丧失,这样的人再活下去,是在不是什么好事,何况,现在的黄家父子已经愤怒到了极不是他所能阻挡得住的了。

    俞非凡阻挡不住,可三爷能!

    就在黄家父子的拳头即将砸在张四奶奶的身上之时,张四奶奶的身形忽然就在两人面前消失了,随后大家就发现一个双目如鹰、满面阴狠、身形削瘦、青衫黑裤布鞋的中年男子,将张四奶奶提到了黄家的堂屋顶上。

    出手救走张四奶奶的当然是三爷,这让俞非凡很是想不通,自己出头破了这局,不就是三爷的授意吗?这一切不都明朗了吗?而且三爷之前也放了话,对于张四奶奶不能手软,可为什么这个时候三爷反而出手从黄家父子的拳头底下救出了张四奶奶呢?

    想不通当然得问,所以俞非凡一张口就喊道:“师父,这是怎么回事?你救她做什么?罪证确凿,她自己也亲口承认了,这样的老巫婆,就让她死了算了。”

    一句话刚出口,三爷已经冷哼一声,陡然叱道:“住口!你还有脸问我,我让你破局,你局破了一半,却虎头蛇尾,险些让重要线索中断,要不是我时刻警惕,只怕现在大错已成。”

    “在我让你破局之前,我就告诫过你,除恶务尽,做事不要留尾巴,须知天下百姓,凡夫俗子者众多,除恶不尽,我们一旦离开,百姓必遭残余势力、同伙之类的疯狂反扑,到了那时,就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了!”

    说到这里,面上隐隐透露出一丝失望来,沉声道:“非凡,你是有点小聪明,可这正是你的缺陷所在,你的聪明往往使你过于骄傲,自蒙双眼,设想问题不够周全,看待事情的着眼点不够全面,对事物的认知不够深刻,你若不自察自醒,日后必定会在这一点上面吃大亏。”

    俞非凡一听,顿时表情也严肃了起来,虽然他和三爷在一起的时间不长,可已经相当了解三爷的脾气和秉性了,三爷绝对不是那种危言耸听的人,恰恰相反,三爷的每一句话,无不是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来,有时候看似无心的一句话,也充满了不可预测的玄机,何况如今这般疾言厉色的教训自己,必定是自己在这件事情上处理的不够完美,甚至很有可能是什么重大漏洞,才会让三爷如此失望。

    可他虽然意识到了自己犯了错,却依然想不出自己这个错误究竟犯在了什么地方。

    三爷一见俞非凡的表情,就知道俞非凡还是没有想出问题所在,当下手一指那张四奶奶,沉声说道:“你推理的部分,几乎都对,可你疏漏了两一是黄家娃娃睡觉前看见的那个站在床边的黑大汉是什么东西?三岁的娃娃是不会说谎的,他说有,就一定有!二是这老巫婆的腹语是跟谁学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