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4章:番外(鬼坟童谣1)

    三爷这两个问题一问,俞非凡顿时傻眼了,是了自己怎么就没想到这两个问题呢张四奶奶和黄家的恩怨,自己推断的几乎没差。可一开始黄家那个三岁的娃娃看见的那个黑大汉,究竟是什么东西,自己却给漏了,张四奶奶好像也在刻意回避。从头到尾一个字没提。

    而张四奶奶会腹语这件事也有蹊跷,在黄升福去找张四奶奶做法的时候,张四奶奶的腹语一开始说的并不流利,大家的描述中。也都是断断续续的状态,好像说的十分吃力,可自己刚才揭穿张四奶奶的时候,张四奶奶又用腹语假装了一回厉鬼说话,却说的十分流利了,这说明了什么说明张四奶奶的腹语刚学会不久,一个八十来岁的老太婆了,要是背后没人教她,她怎么可能会腹语,说是自学成才的话,别说俞非凡不信了,估计那些还在看热闹的百姓都不会相信。

    而能够回答这一切问题的人,就是张四奶奶

    张四奶奶已经八十多的高龄了,要是被黄家父子一顿拳脚,打过之后是否还能活着,哪就是个未知数了,要不是三爷设想的周到,一直盯着,自己这就算是犯下了大错了。

    娃娃看见的黑大汉和教张四奶奶腹语的未必是同一个人,但一定是张四奶奶一伙的,如果张四奶奶死了,我们再一离开,黄家只怕一样逃不脱灭门,这就是三爷说的除恶不尽的弊端。

    一想到这里,俞非凡的冷汗就出来了,他刚才在拆穿张四奶奶所布下的圈套时,俞非凡还一股子洋洋自得的劲头,甚至都开始有点飘了,觉得自己也像个人物了,可现在听了三爷俩句话,才知道自己还嫩的很。

    三爷这话一说,黄家父子也安定下来了,不安定也没办法,人在屋,我虽然威胁她说可以查得出来,可实际上如果对方刻意躲藏的话,一时半会,还真无法查出它的底细,而我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只怕我们前脚一走,后脚你们就得遭殃。”

    “所以,你还得配合我一下,仔细与我说说,在赵楼附近,可有什么稀奇之事,时间距离太远的,无从考证,没有什么帮助,最好就是最近三五年内发生的,事关重大,你仔细想想,有任何可疑的事,都不要错过。”

    三爷这么一说,倒将黄升福问住了,想了许久,直到俞非凡回来了,对三爷示意张四奶奶已经妥善安排了,他也没想出什么离奇的事情来,只好苦笑道:“神仙,我们赵家楼一向安稳,除了我们家这事,还真没有什么离奇的事情......”

    刚说到这里,黄升福的儿子忽然迟迟疑疑的说道:“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只是不知道能不能算得上稀奇......”

    俞非凡一听,立即抢声道:“说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算不算”

    黄升福的儿子点了点头,一边回忆,一边说了起来。

    事情就发生在黄升福儿子的身上,已经过去有五年了,当时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所以也就没在意,只当是小伙伴的恶作剧,刚才三爷这么一问,他才想了起来。

    黄升福的儿子叫黄长勇,四五年之前,还没有结婚,经常和几个年纪相仿的小伙子在一起玩,那时候还不流行出外打工,小伙子们也没个正事,无非就是说说笑笑闹闹。

    那一天也是凑巧,隔壁村上死了个老头,刚刚入土,也不知道是谁提起来的,说夜里谁敢去那老头坟上蹲一个小时,大家一人输他一包烟,黄长勇是念过几年书的,从来就不信这些,一听就同意,和几个小伙伴打起了赌来。

    而这件事情,就是发生在当天夜里,不过却不是发生在那老头的坟上,而是发生在打赌之后回来的路上。

    今天结束,明天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