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5章:番外(鬼坟童谣2)

    当时几个小伙子约定好了,吃完晚饭后,就去隔壁村新坟,然后留下黄长勇一个人。等一个小时后,他们在来看看黄长勇怎么样了,要是还在,就算黄长勇赢了。要是跑了,就算黄长勇输了。

    到了夜间,几个小伙子一摇二晃的就去了,几个小伙子在一起。阳气足胆气壮,虽然说黄土新坟刚添魂,几人也不害怕,到了地头,说笑一会,几个小伙子就离开了,真的留下了黄长勇一个人。

    这个新坟是在户主家的自留地里面,四面都是玉米地,正长穗的时候,玉米都一人多高,风一吹玉米叶子沙沙的响,月亮惨白惨白的,其实还是挺渗得慌的,胆子小一点的,别在蹲在新坟边上了,就蹲玉米地里都能吓不轻。

    可黄长勇胆子还真不小,而且他对鬼神之说,完全不信,所以也没在意,等小伙伴一走,往坟边上一坐,从身上将不知道几手的诺基亚掏出来了,听起了音乐,随即跟着哼了起来:“狼爱上羊啊”

    说实话,黄长勇是真心没有唱歌的潜质,除了歌词对,其余什么都不对,调跑的根本摸不到东南西北,几句歌一唱,玉米地里忽然沙沙一阵响,听着好像是什么东西在玉米地里跑。

    黄长勇一听就乐了,他没往别处想,以为是伙伴们躲在玉米地里故意吓唬他的,不但没有丝毫的害怕,还笑骂道:“别藏了,都给我滚出来。”

    喊声一起,玉米地里就撒出几把土来,随即响起一个小孩子的咯咯笑声,玉米叶响声更明显了,好像在玉米地里跑的更欢畅了。

    黄长勇认定了是伙伴们搞鬼,故意吓唬他的,继续笑道:“再不滚出来,我丢诺基亚了哈!砸倒你们可别怪我哈!”当时黄长勇诺基亚一买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摔地上了,电池、后盖什么的摔几瓣,捡起来凑凑正常使用,大家经常开玩笑,说他手机比砖头结实,所以黄长勇也就开起了玩笑。

    他这一喊,还真见效了,玉米地里的响声瞬间消失了,就连那小孩子的笑声也不再响起了。

    黄长勇等了一会,几个伙伴果然笑闹着出现了,一看黄长勇还在,只好服输,黄长勇赢了,就问起刚才谁装的小孩子笑,装的还真像,可大家谁都不承认,说他们去玩了一会,看时间差不多够一个小时了,才回来。

    黄长勇当然不信,认定是伙伴们还在继续捉弄他,既然都不承认,也就不问了。当下几人笑闹着回村,在村上的小卖部里,几个伙伴一人买了包烟给黄长勇,大家又抽了几根烟,也就散了。

    赵家楼整个村是东西走向,中间一条路贯穿了整个村子,小卖部在村子的中间位置,黄家则在村东口,距离也不算远,黄长勇揣着几包烟往家走,走到一半的时候,前面忽然又响起了一阵小孩子的笑声来。

    随即就有个孩子拦住了黄长勇,大概有十来岁,看模样应该是个男孩子,扎着个小辫儿,两只眼珠子乌溜溜的,小脸儿在月光下看的有点青白色,黄长勇却不认识是谁家的孩子,正感觉到奇怪的时候,那小孩子一伸手,就拦住了黄长勇的去路,笑道:“你会唱歌吗?”

    这要摆一般人,只怕腿肚子都能吓软了,可黄长勇从来不信什么邪祟之说,所谓无知者无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他根本就不怕,一听这小孩子这么问,顿时就乐了,点头道:“会啊!”

    那小孩子笑道:“那唱一个来听听呗!”

    黄长勇由于先天对音乐无感,满打满算就会唱一首歌,但在小孩子面前,他也无所谓,所以一张口就唱了起来:“狼爱上羊啊”

    几句一唱,那小孩子就咯咯直笑,一边笑一边摆手道:“你这唱的也太难听了,和敲破锣似的,好好一首歌就这么给你糟蹋了,我给你唱一首吧!”

    黄长勇觉得这小孩子满有趣的,当下就一点头道:“好啊!你唱来听听。”

    那小孩子一听,张口就唱道:“一家五个小娃娃,老大淹死才十二,后面三个都妹妹,一个一个捏死啦!就剩一个最小的,娶个媳妇害爹妈,最后聚齐数一数,一、二、三、四!”

    唱到这里,那孩子又将几句歌谣从头又唱了一遍,来来回回一连唱了三遍,才停下声音来。

    孩子一唱完,自己就率先咯咯笑道:“好听吗?”

    黄长勇当时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还一个劲的点头道:“好听!好听!”

    那孩子又是一阵咯咯笑声道:“记住了吗?”

    黄长勇又一点头道:“记住了!”那小孩子一听他说记住了,就对他点了头,随即一阵风般的跑走了,片刻就消失在村庄之中。

    黄长勇也就回家了,根本就没往心里去,回到家一觉睡醒,天已经亮了,下地活一干,这事也就忘了,因为家里几个孩子夭折的事,提起来有点伤心,黄升福夫妻两也一直闭口不提,黄长勇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上面还有过一个哥哥三个姐姐,所以根本就没往这方面去想,时间一久,这事也就彻底的被封存在了记忆的深处。

    可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黄长勇终于知道了一切,这一明白,瞬间就想起了那个半路拦路给自己唱童谣的小孩子来,忽然身上一阵阵没来由的发冷,这首童谣的歌词,不正是暗示着黄家会遭遇到的情况嘛!黄长勇知道,这其中必定有所联系,所以三爷一问赵家楼附近有什么离奇的事情时,黄长勇立即就说了出来。

    黄长勇一说完,三爷就一皱眉道:“你给我说说,那孩子在唱完歌之后,向哪个方向跑了?是不是张老太家的方向?”

    三爷这么一问,黄长勇顿时犹豫了起来,苦着脸道:“这都过去五年了,我哪还记得这么详细,不过你一提,我仔细想了想,当时那孩子消失的方向,确实应该是张四奶奶居住的地方。”

    三爷一点头道:“那就对了!”随即又一摇头道:“可惜啊可惜!五年前这个小鬼已经向你示警了,你却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不然的话,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

    三爷一句话刚说完,黄升福忽然手一捂心口,大喊一声:“我的儿啊!可怜啊!那一定是你哥啊!你哥淹死的时候,正好是十二岁啊!他这是担心我们老两口,特地回来给长勇提示的啊!”

    黄长勇一听,面色更显沉重,忽然噗通一声就在三爷面前跪下了,双目眼泪直流,咚咚咚给三爷磕头,口中却一句话不说。

    三爷叹息一声,伸手将黄长勇扶了起来,沉声道:“你虽然一句话没说,我也明白你的意思,前面几句童谣都应验了,你哥十二岁时候淹死了,你三个姐姐都被人所害,你害怕后面的也应验,但一边是自己的媳妇,一边是自己的爹娘,让你左右为难,对不对?”

    三爷话刚落音,黄长勇就拼命点头,还没来及说话,屋里就陡然响起一个尖利高亢的女子声音来:“放你娘的屁!黄长勇,你给老娘说清楚了今天,我怎么害你爹妈了?你今天要是说不清楚,老娘和你没完!”

    声音一起,一个女人已经从里屋跳着脚,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脏话,就蹿了出来。

    这女子一露面,俞非凡一招眼,心里就咯噔一下,这女人长的极为普通,俩条眉毛短短粗,蒜头鼻子黑豆眼,高颧骨来薄嘴唇,嘴角有颗大黑痣,怎么说呢?女的、活的、而已!身形大概也就一米五几,倒是肚大腰圆的,双手掐在腰间,跳着脚骂街的姿势,活脱脱就是一泼妇。

    这女人一出来,就向黄长勇蹿了过去,一边张牙舞爪的向黄长勇扑挠,一边大骂道:“黄长勇,我-操-你黄家八辈祖宗!你这天打五雷收的,千人骑万人草出来的杂种!我怎么害你爹妈了?你分明是看不上我了,嫌弃我了,想把我甩了找借口的呗!你甩就甩,别泼老娘脏水,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德性啊!这年把在外面打工,开眼界了,长能耐了,在外面一见到大姑娘小媳妇露白大腿露胸脯的就走不动路,一双贼眼珠子滴溜溜往人家身上勾,恨不得都能将眼珠子摘下来放人家腿裆里瞅”

    俞非凡一见就皱起了眉头,这女人怎么这般泼辣,骂的话语更是不堪入耳,真不知道黄家怎么讨了这房媳妇。

    可就在那女人经过三爷身边的时候,三爷却忽然一伸手,一巴掌就扇在了那女子的脸上,随即反反正正接连扇了那女人几个大嘴巴子,这才沉声喝道:“不守妇道,不遵妇德,这几巴掌是教你做人的,别以为仗着娘家兄弟多,就可以蛮横刁钻,遇上我徐关山,算你倒霉!”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