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6章:番外(鬼坟童谣3)

关灯
护眼
    几个巴掌一扇,那妇人顿时蒙了,估计她长这么大,也没吃过这种亏。愣了半晌,嗷的一嗓子哭了出来,转身就跑,边跑边喊道:“你给我等着!”

    三爷根本没有拦她。黄长勇拦了一下,反而被挠了两下,只得放开,等那妇人跑远。俞非凡才上前笑道:“师父,我还以为你不打女人呢!没想到你老人家男女通杀啊!”

    三爷冷哼一声道:“我今天打她,是为了救她,此妇人面相凶悍,其行必泼,双眼如豆,心胸必窄,唇薄如刀,口齿必厉,嘴角生痣,贪吃懒做,而且眼尾含春,眉凝如胶,必定不守妇道,兄弟宫发散,娘家必定兄弟姐妹多,此为其靠山,我若不出手惩治,此妇人不知天高地厚,长久彪悍下去,只怕真能灭绝人伦,做出祸害黄升福夫妻之事。”

    一句话说完,转头看向俞非凡道:“既然当年提醒黄长勇的那小鬼是往张老太家去了,你刚才送张老太回家,可有发现什么异常?”

    俞非凡一摇头道:“没有,就是一普通家庭,还算富裕,大概是张老太这几年装神弄鬼,也骗了不少钱财,但绝对没有任何异常,别说小鬼了,连一点阴森的气息都没有。”

    三爷一点头道:“那就对了!说明那小鬼当时已经受制,只是,却并非张老太,张老太只是被摆在台面上的一枚棋子罢了,真正的幕后黑手,另有其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个站在黄家娃娃床边的黑大汉。”

    刚说到这里,黄长勇忽然走了过来,面露为难之色道:“三位,你们还是避上一避吧!我媳妇娘家就在村西头,刚才挨了打,虽然说是她自找的,可她家几个兄弟,却不会讲这个道理,只怕要不了一会,就会前来找你们的麻烦了,他们家几个兄弟个个孔武有力,只怕”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俞非凡就哈哈大笑道:“你害怕我们会吃亏?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江西俞家”

    三爷这时打断了俞非凡的话,对黄长勇说道:“无妨,我今天打她,就是要挫一下她娘家的威风,也让她以后不敢这般骄横,你切记,要将腰杆挺直了,一个男子汉,妻子这般泼辣,你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何况,你哥哥对你的警告,你现在也应该明白了,若还想你父母能安稳到老,你也得拿出点魄力来,总之,今天你就看我眼色行事就好。”

    话刚落音,村里已经响起一片吵闹声来,其中黄长勇媳妇的声音最大,又哭又嚎的,好像受了不小委屈一样。

    三爷对俞非凡一挥手,俞非凡就将黄长勇架到了后面,黄姑娘则站到了不知所措的黄升福夫妻身边。

    三爷一个人站在了院子中间,悠然走到八仙桌边,伸手拿起八仙桌上的酒瓶,打开闻了闻,一仰头灌了一大口,随手抓起八仙桌上的供品,当起了下酒菜。

    才喝了几口,院子门就被咣铛一脚踹开了,率先冲进来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进门就喊道:“黄长勇,你给我出来,我姐挨打是怎么回事?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我”

    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三爷已经面色一沉,陡然喝道:“跪下!”

    两个字一出口,那青年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光挣扎站不起来,急的额头上青筋都爆了起来,就是无法起身,两个膝盖好像钉在了地上一般。

    随后一阵吵闹声响起,几个汉子跟随在黄长勇媳妇身后闯了进来,一进门,一眼看见那青年跪在哪里,全都一愣,还没反映过来,三爷已经再度爆喝出声:“全都给我跪下!”

    噗通噗通一阵响,院子里已经跪倒了一片,包括黄长勇媳妇在内,一个个都跪在哪里无法动弹。这对三爷来说,只是一些小把戏而已,可对普通百姓来说,心中惊骇却都已经到了极点。

    其中一个年长一点的,大概有四十岁左右的汉子,应该是这些人中的大哥,看神情十分彪悍,虽然人跪在地上,却一脸的不服,,对三爷扬声叫道:“你是谁?刚才打我妹妹的就是你?”

    三爷没有说话,身形一闪就飘了过去,正正反反四个嘴巴子,直接就将那汉子的嘴角扇出了血迹来,然后身形一晃,到了另外一人面前,如法炮制,又是四个嘴巴子,接着将所有人都扇了一顿,才再度一闪身,到了领头的那个汉子面前,沉声道:“我是长勇的舅舅,常年不在家,近日听闻我的老姐姐都快要被儿媳妇逼死了,这才来看看,如今一见,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看你们这架势,如果今天我不来,我那老姐姐,恐怕还有得受吧!”

    三爷话一出口,那妇人就叫道:“哥,别信他的,我怎么没听说过长勇有什么舅舅!”

    三爷一闪身,啪的就是一个嘴巴子,直接将那悍妇打的满嘴飚血,牙直接飞出来一颗,顿时脸上就肿了起来,这一巴掌,分明是用上了力气。

    这家几个兄弟也确实彪悍,一见那悍妇被打了,全都群情激愤,个个咬牙切齿,奈何全都跪在哪里动弹不得,不然的话,只怕真的蹿起来攻击三爷了。

    那领头的汉子恨声说道:“你有种就将我们兄弟全都打死在这,不然的话,这事一定没完。”

    三爷似乎早就料到了他们会有这个反应,猛的一转头,一股强大的气势排山倒海一般的升了起来,一闪身就到了那个领头的汉子面前,一伸手就抓住了那汉子的衣领,沉声道:“你生为兄长,不教导兄弟姐妹为人之道,也就罢了,处处纵容,仗着人多,无顾是非曲直,任意妄为,今天我就教教你怎么做人!”

    这股气势一起,那汉子其实已经怕了,他们虽然孔武,可毕竟只是普通百姓,何时见过这般的气势,当真如同蝼蚁见到了高山一般,自己心里就已经发憷了,再加上三爷说这话的时候,双眼之中,竟然散发出一种骇人的目光出来,就像狼一样,看着就吓人,哪里还敢顶嘴。

    三爷却没有就此放过他,打虎不死,必遭反扑的道理,三爷比谁都清楚,他既然已经插手管这档子事了,就一定会将这些人收拾服帖了。

    当下一句话说完,猛的一把抓住那汉子的手臂,单手一扣脉门,一抖一扯,那汉子的目光顿时就直了,随即脸上露出一副恐惧到了极点的模样,嘶声大喊道:“我错了!我错了,舅爷,求求你放了我们吧!”

    三爷冷哼一声,手一松,那汉子立即恢复了自由,恭恭敬敬的对三爷磕了三个头道:“舅爷,我们错了,我保证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以后小妹要是再无理取闹,我一定重重责罚。”

    其余几人都傻眼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大哥一向彪悍,怎么忽然就服了软呢?那妇人更是不解,捂着脸口齿不清道:“大哥”

    刚喊出两个字,那带头的汉子已经反手一巴掌扇在了她的另半边脸上,怒声道:“你想害死我们全家吗?我告诉你,你以后再不安生一不用长勇动手,我就将你打死了!”

    这么戏剧化的一幕,另所有的人都傻眼了,三爷心里却一心的数,刚才自己使了点小手段,让那领头的汉子看到了一些本来普通人类不该看到的景象,这汉子不傻,知道趋利避害,该怎么做,他已经知道了。

    随后三爷手一挥,几个人全都恢复了自由,那一开始进来的青年虎吼一声,刚要跳起来扑向三爷,已经被那带头的汉子一脚踹倒在地,沉声道:“都给我老实回家,谁再敢乱来,我打断他的腿!”

    一句话说完,有转身对三爷一点头,带着几个兄弟就走,直接将那悍妇丢了下来,其余几个兄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领头的汉子却一心的数,刚才自己看见的,简直就是地狱,这个人不是自己这些人惹得起的,再闹下去,只怕自己这些人真的就得置身地狱了。

    那悍妇还没明白过来究竟怎么回事,但自己的靠山没有了是肯定的,顿时有点惶恐,终于将目光看向了黄长勇,在这个时候,她可算想起了自己的丈夫。

    黄长勇一见,刚想上前,三爷一声干咳,黄长勇顿时也不敢动了,三爷这才扬声道:“去!给我老姐姐道歉,不然你别想再进这个家门。”

    那悍妇似乎委屈到了极转身看了看离去的兄弟背影,又看了看黄长勇,明白自己算是彻底栽了,自己骄横霸道的时光不在了,才慢慢走了过去,向黄升福夫妻俩道歉。

    黄升福夫妻自然高兴,很快就原谅了自己的儿媳妇,刚想上前向三爷道谢,三爷却忽然面色一沉,对那悍妇说道:“好了!家事处理好了,咱们来谈谈那黑大汉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