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7章:番外(鬼坟童谣4)

关灯
护眼
    三爷这话一出口,俞非凡就吃了一惊,怎么?那黑大汉和这妇人有什么关联?这未免也太离谱了,要知道那黑大汉想要的。可是娃娃的命,那可是这妇人的亲儿子。

    而那妇人,则在三爷话一出口之后,立即面色大变。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不安来,不由自主的向后面缩了缩,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她嘴上虽然说不知道。可她的动作却已经将自己完全出卖了,就这点道行,哪里瞒的过三爷,三爷双目一眯,用一种鹰一样的眼神冷冷的盯着那妇人,冷声道:“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你再不说,我就打死你,以绝祸患。”

    这句话虽然说的缓慢,却充满了无比的坚定,那妇人也听的一激灵,看向三爷,声音都抖了起来:“杀了我,你也逃不掉,咱们国家是有法律的”说到后面,自己似乎都没有底气了,声音已经细不可闻。

    三爷又冷笑一声道:“你觉得,法律对我管用吗?”

    一句话说完,陡然面色一沉,冷声大喊道:“还不快说!”

    这一句话,如同响起一道霹雳一般,直接将那妇人吓的噗通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面色瞬间惨白一片,急忙点头道:“我说!我说!”

    俞非凡一见,顿时暗叹一声,三爷这连威胁加恐吓的,别说这妇人只是个普通妇女了,就算是道上的人,只怕也顶不住,光凭这份威仪,只怕自己这一辈子都学不来。

    那妇人已经说将起来,从头到尾,详细的说了一遍之后,俞非凡再次傻眼了。

    事情得从三个月之前讲起,那时候,妇人所在的工厂,正好有几天假期,夫妻俩一合计,也想孩子了,就决定让妇人回家来看看孩子,这对于外出打工的人来说,极其正常。

    不正常的事情,发生在那妇人回来的那一天!

    也是凑巧,那天车晚点了,妇人到了镇上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镇上距离赵家楼还有二十里路,妇人还背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按道理来说,应该在镇上找个旅社住一夜的,可妇人心中念着孩子,一咬牙就背着包袱走回来了。

    万幸的是,那天晚上有月亮,又圆又大,倒也看得清楚,妇人一直走到了距离赵家楼还有两里路的地方,实在也累坏了,就将包袱放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谁知道这一休息,就出了事儿。

    什么事儿呢?漫天野地里,忽然响起了童谣声。

    就在这个妇人刚坐下的时候,忽然一个小孩子的声音,就在那妇人的背后响了起来,唱的是一首童谣:“好媳妇,坏媳妇,一念之差没媳妇!不要贪,不能贪,贪点小钱命丢了!丢你命,丢他命,丢的是那娃娃命!守妇道,不能淫,不然一命准归西!守本分,别置气,听我言劝能活命”

    这声音一起,就在那妇人身后,这漫天野地的,太吓人了,那妇人吓了个激灵,急忙一翻身爬了起来,嗓子也岔声了,嘶声喊道:“谁?”

    一个字一出口,一个十来岁模样的小孩子,忽然出现在妇人身前,笑嘻嘻的对妇人道:“弟媳妇,你回来看侄子啊!”

    本来这妇人的神经已经紧绷到了极这猛不丁的冒出一个小孩子来,直吓的那妇人白眼珠子一翻,一口气没喘上来,咯的一声就昏死了过去。

    等妇人悠悠醒来,那孩子已经不见了,只见一个黑大个,正站在她身边,一见她醒了,就笑道:“你醒了,那调皮的小家伙已经被我赶跑了,你不用担心了!”

    一句话说完,又半责怪的说道:“妹子,不是我说你,你这大半夜的,一个女人家,走什么夜路啊!这幸亏遇上了我,要是遇上了别人,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呢!”

    妇人再泼辣,被人救了也知道讲两句好话,就点头道:“可不是嘛!今天真的谢谢大哥了,也不知道那是谁家的孩子,差点没把我吓死,大哥你是哪人啊?就是附近村的吧?叫什么名字?我改天一定登门道谢。”

    那黑大个呵呵一笑道:“我就是这赵家楼的人,我叫赵大菩萨,这整个赵家楼,原来都是我的,现在住在莲花沟,不瞒你说,最富裕的时候,我家的地砖,都是金条铺的,可惜啊!后来都没了,剩下的,没几根了。”一边说完,一边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根黄澄澄的金条来,在手里一抛一抛的。

    妇人一听,猛的吓了个激灵,赵家楼的人,谁不知道赵大菩萨啊!赵家楼就是因为赵大菩萨得的名啊!同样的道理,谁都知道赵大菩萨早就死了,要这么说的话,这个黑大个是个鬼啊!

    如果是一般人,只怕能吓的撒腿就跑,实在不济的,再昏死过去也有可能,可偏偏遇上的是这个妇人,这个妇人虽然明知道赵大菩萨是个鬼,可一双眼珠子硬是盯在金条上移不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黑大个转头对妇人一笑道:“怎么的?你看上我这根金条了?这根金条不轻呢,都是我赵家特意订制的,每一根,都有六两,随便一根,那都值老鼻子钱了,你想不想要?”

    妇人也是财迷了心窍,不但不知道害怕了,还愣愣的点了点头。

    那黑大个哈哈一笑道:“想要也可以,不过,你知道不知道,我赵大菩萨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

    那妇人茫然的摇了摇头,说实话,赵家楼的人,都听过赵大菩萨的故事,却谁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地主会被称为菩萨,大家都盲目的认为,一定是他乐善好施,所以才有此美名。

    那黑大个嘿嘿笑道:“因为我拜佛,而且拜的是欢喜佛,平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个女色,所以大家给我起了个名叫赵欢喜,可我有钱啊!一般人不敢当面这么叫我,所以叫我赵大菩萨,听着是捧我,实际上是骂我呢!我当然也知道,不过无所谓,我好女色归好女色,从来不会强逼。”

    说到这里,忽然转头,目光在妇人鼓鼓囊囊的胸脯上扫了一眼,哈哈大笑:“这样,你陪我一次,我就将这根金条送给你,你看怎么样?”

    那妇人一听,顿时犹豫了一下,可随即心中的恐惧,就被那根黄澄澄的金条打败了,竟然毫不迟疑的一点头,就同意了!

    那黑大个一见妇人同意了,顿时大喜,单手一挥,顿起一阵黑气,直接就将那妇人笼罩在其中,妇人就觉得身上衣衫迅速被扒光,猛的一下平平的漂浮了起来,双腿自动分开,一道黑影趴在了自己身上,身体十分坚硬,如同被一截树干压着一般,一物直接挺入体内,一顿嘿嘿哈哈,一直折腾到天色微明,那道黑影才离开了她的身体。

    随即那黑大个又出现了,一脸的满足,哈哈大笑道:“够劲!果真是人间妙事,这根金条,给你了!”一句话说完,随手就将金条抛给了妇人,自己则直接化成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这妇人也是鬼蒙了眼,非但没有一点恐惧,反而乐不可支,急忙穿上衣裤,将金条看了又看,然后藏在贴身之处,生怕丢了,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回到了赵家楼。

    回到家之后,母子见面,自然亲热,和孩子亲热一番之后,这妇人就琢磨着将金条藏起来,放在身上毕竟不安心,于是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准备将金条先藏在枕头下面。

    可等她将金条掏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那黑大汉给她的根本就不是什么金条,而是一截带着金丝的木头。

    这一下可将妇人气的不轻,木头再带着金丝,那和金条也没法比,自己这被鬼白折腾了一番,就捞到块木头,还没脸说出去,只能打掉门牙吞肚里,越想越气,随手就将那根泛着金丝的木头丢了。

    这不是什么光彩事,这妇人自然不打算说出来,原本想就当没发生的,过去了就算了,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当天夜里,她正带着孩子在床上睡觉的时候,那黑大个又来了。

    当时她已经睡着了,就觉得有人在解自己的衣服,一睁眼,就看见了那黑大汉,妇人又惊又怕,抵死不从,那黑大汉倒是真的没有硬来,随手又拿出一根金条来,对她笑道:“只要你同意,这根金条还是你的。”

    这回妇人可不上当了,又想起了自己被骗白被玩了一次的经历,气的直接破口大骂了起来,骂声惊动了黄升福老夫妻俩,一起来敲门问是怎么回事,那黑大汉这才走了。

    不过那黑大汉临走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沉睡中的孩子,对那妇人嘿嘿笑道:“这是你的孩子吧!你不从我,孩子拿了我的东西可得还我!”一句话说完,才消失不见。

    随后那黑大汉就没再来找过妇人,妇人住了几天就回去打工了,因为这事并不光彩,所以谁都没说,直到孩子出了事,她才知道坏事了,那黑大汉真的找上了她的孩子。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