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8章:番外(鬼坟童谣5)

    这妇人虽然明知道那黑大汉的来历,却不敢将这事说出来,毕竟这事也太丢人了,这要传了出去。哪还有脸见人。

    正好这个时候张四奶奶提出了用黄升福的命换娃娃的命,她也觉得行,黄升福一但成了鬼,自然护着自己的孙子。所以不但没反对,还处处施加压力,逼着黄升福同意。

    可她万万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三爷的出现,彻底打乱了所有的事情,张四奶奶被揭露,娘家的哥哥们也无法给自己撑腰,而自己这点秘密,也无法再保持下去了。

    那妇人一说完,俞非凡就立即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好几眼,嘴角露出一丝嘲讽似的笑容来,虽然没有明说出来,可那意思却很明显,这么丑的妇人,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的,那赵大菩萨竟然看得上眼,这家伙得有多急色啊!

    对比之下,三爷可就没有这么客气了,听那妇人一说完,立即沉声道:“不可能!从赵大菩萨的事迹上就可以推断得出来,这人也是一方豪雄,尤其是宁死不降日本的做法上,更显示出其骨气之傲,这样的人,就算死后,也不可能做出如此龌蹉之事。再说了,就算赵大菩萨喜欢女色,他可是方圆百十里内数得着的大地主,什么样曼妙的人儿没见过,怎么可能看得上你!”

    “何况,他说的话也不对!你说他与你欢好之后,曾经大声的称赞,说果真是人间妙事!这分明是初尝甜头,才会这么说,就这一句话,就已经暴露了他不是赵大菩萨了,赵大菩萨不管是不是喜好女色,难道没碰过女人?就和你还称得上人间妙事?更不会用果真这两个字。”

    两句话说完,三爷又一转头,看向黄升福道:“老哥,我且问你,娃娃是否捡到过一截带有金丝的木头?”

    三爷这么一问,黄升福就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点头道:“不错,确实有俩三个月了,那天娃娃捡了拿给他看,要他给刻成一把枪,他看着也挺好看,但木头小了不适合刻成枪,就给孩子刻了几朵花在上面,娃娃玩了几天后,大概玩腻了,不知道丢哪去了。”

    三爷又问道:“那你可知道莲花沟所在?”

    黄升福又一点头道:“当然知道,在赵家楼村子下方,有一个大水库,水库有好几条河汊子,其中一条的形状就像一个蝎子尾巴一样,水不深,最深处,也就齐腰而已,里面长满了莲花,所以就叫莲花沟。”

    三爷又追问了一句:“当年赵大菩萨等人的尸体,是不是就抛在莲花沟?”

    黄升福马上摇头道:“没有!听说当年赵家楼一战,赵大菩萨是最后死的,所有的村民都死了之后,他一个人上了炮楼,捧着重金买来的机关枪,对着小日本疯狂扫射,一个人硬是打退了小日本鬼子的一波进攻,小日本鬼子为了减少伤亡,就用小钢炮轰炸了炮楼,赵大菩萨连个尸首都没有落下。”

    “不过,后来有传闻,说当地战死的百姓佩服赵大菩萨,所有的鬼魂聚集在赵家楼上,给赵大菩萨修了座鬼坟,这鬼坟一般人看不到,只有有大本事的人,在夜间十二可以看到,而且,所有看到过鬼坟的人,都从来闭口不提,所以是真是假,也无从得知。”

    说到这里,黄升福迟疑了一下,随即又说道:“大兄弟,赵大菩萨肯定没有葬在莲花沟,不过,我家大孩子,却是在莲花沟,这事说起来蹊跷,当年我大儿子淹死了之后,尸身就在水库里漂着,不管怎么打捞,就是打捞不上来,钩子、船都用上了,就是捞不着,钩子往身上抛,眼看着就要抛上去了,他会忽然往水库里面移动几尺,船往他旁边开,他的尸身就在水里漂,始终保持着不被捞着的距离。”

    “后来我实在没办法了,只好放弃了打捞,随后他就自己一路漂到了莲花沟,往下一沉就不见了,再也没有漂上来过,不管怎么说,那是我孩子啊!我心疼他,就将莲花沟给截断了,用抽水机抽水,最后莲花沟被抽干了的时候,却发现莲花沟下面有个土包子,全是黑色的淤泥,看着就像一座坟一样,我孩子的尸身却没了踪影。”

    “就在我准备扒开那土包子的时候,水坝子忽然一下就塌了,水倒灌了进来,迅速就将莲花沟给灌满了,我知道,这是不让我扒那个土包子呢!所以我也就放弃了。”

    黄升福一说完,三爷就一点头,沉声道:“就是哪里了!这东西不但霸占了你儿子的尸身,囚禁了你儿子的魂魄,使他不能前去轮回,还怂恿张老太太向你们报复,更假借赵大菩萨的名,和你媳妇发生了关系,破坏赵大菩萨的名声,我若不知道也就罢了,既然让我碰上了,就一定得让他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接着一转头,看向俞非凡道:“非凡,也快到十二点了,你出村去,向东直走,从村口开始计算,每走三十步,就回头看看,一直走到看不见村子为止,如果看到些什么,回来向我禀告。”

    俞非凡一听,顿时一点头,三爷又转头对黄升福道:“老哥,娃娃玩玩具,玩腻了也就是随手丢,那根带有金丝的木头,一定还在黄家,你和嫂子到处找找,一定要将那根木头给我找出来,我有大用处。”

    黄升福也答应了一声,带着老太婆回屋翻找了起来,三爷对黄姑娘一伸手道:“走,我们俩去莲花沟看看去。”

    分配完毕,几人各自行事,丢下黄长勇和他媳妇顿时吵了起来,黄长勇气的一个劲要离婚,那妇人大概自知理亏,也不见了往日彪悍,哭哭啼啼的求着黄长勇原谅她。

    大家也不管他们,各自分头行动,花开三朵,单表一支,且说俞非凡到了村口,一到十二按三爷吩咐,向东直走,每走三十步,就回头看看,一连走出去一百八十步,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可到了第二百一十步的时候,回头一看,顿时就吃了一惊。

    从这个位置看去,整个赵家楼,上尖下宽,缓坡堆起,完全就是一座土堆的模样,四周却是平坦之地,哪里是什么村子,分明就是一座超级大坟!

    这一发现,令俞非凡震惊不已,住在坟上,还能有个好嘛!赵家楼虽然是杂姓村,可百姓却有不少户,人丁繁盛,阳气也足,也正因为这样,才能镇得住,可最近几年流行打工了,村上的年轻人都出去了,留下的都是老人孩子,哪里还镇得住,黄家这点事,仅仅是个开头罢了,偌不处理好,以后只怕麻烦事多得是。

    当下俞非凡疾步回村,刚走几步,身后忽然就响起了一个孩子的咯咯笑声来,俞非凡顿时心头一阵惊悚,嗖的一下,就停住了脚步,心头暗暗叹息了一声,这是找到自己的头上来了。

    刚想到这里,那孩子的歌谣声已经响了起来:“荷花沟、赵家楼,一处藏棺地,一处大坟丘!坟丘里面住高祖,荷花沟里藏仆从,眼见天变愁云-起,主不出头仆不休,两者都因赵家起,灭事还得赵出头”

    翻来复去唱了两遍,俞非凡心里已经默默记下了,这必定是黄升福那大儿子来报信了,这家伙人虽然死了,心里可以一直牵挂着黄家,不然也不会三番两次的报信了,虽为鬼魅,其心可嘉。

    俞非凡跟着三爷也算见了点世面了,当下对着空气说了声谢谢,也没敢回头,他可是开了天眼的,一回头准看见那孩子的真面目,他可是死在水库里的,在水库里泡的都漂上来了,真面目能好看嘛!所以俞非凡选择了眼不见为净。

    当下一路小跑回到了黄家,黄长勇还在责骂着那妇人,那妇人的彪悍之气早已消失,她十分清楚,自己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哪还会有人要她,所以宁愿苦苦哀求,也不愿离开。

    而黄升福老两口已经找到了那根木头,俞非凡接过来一看,果然是块好料,整体呈现出淡淡的黄色,表面十分光滑,摸在上面如同凝脂一般,纹理间带有一道一道的金色细线,只是上面刻了几朵丑陋不堪的小花朵,端的糟蹋了一块好料。

    这边刚看清楚,那边三爷和黄姑娘也回来了,一进门就对黄长勇夫妻俩叱道:“别吵了!一个蛮横泼辣,一个不知孝道,你们俩结合在一起,就是上天对你们各自的惩罚,还有什么好吵的,凑合着过吧!只希望你们从今之后,能改过自新,上孝老人,下爱幼子,不然的话,到时候就算天不收你们,都有人收你们!”

    两人被三爷一句话骂的都闭上了嘴,俞非凡这才上前将自己所看到的事物说了一遍,三爷一听,顿时眼睛一亮,一拍手掌道:“对啊!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