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番外(鬼坟童谣6)

关灯
护眼
    黄升福一听就是一愣,随口问道:“谁啊?”

    三爷微微一笑道:“还能有谁?赵大菩萨呗!这赵家楼说白了,就是一座坟丘,所谓的鬼坟。应该就是指整个赵家楼,以前没事,那是因为赵家楼之前的百姓都是姓赵的,是这鬼坟里的主人的后代。哪有老祖宗找自己后代麻烦的,所以相安无事。可现在不一样,赵家楼虽然还叫赵家楼,却已经没有姓赵的了。成了杂姓村了,这么多外姓人住在这里,虽然说人气旺盛,能压得住,可你们毕竟是住在人家头顶上啊!这摆谁谁乐意啊!就算阳气足,多少也得闹点事吧!”

    “可赵家楼到现在,也没出过什么幺蛾子,这说明什么?说明暗地里有人帮衬着,这才阴阳分清,两不相干,不然的话,早就出事了。赵家的人最后一代,就是赵大菩萨,而且他率领百姓血战小日本,虽然全村能拿得动枪的都死光了,可他这威名,却必定留下来了,就算死了,那也是一方鬼雄,也只有他,才能护得住赵家楼的人。”

    说到这里,三爷面色更显笃定,伸手拿过那根带金丝的木条,打量了一眼,随手捡起块碎砖,向木头上一敲,顿时发出叮当之声,如撞铁石,顿时笑道:“这就对了!和我猜想的一样,那荷花沟,我刚才去看了,正如那鬼童歌谣中所唱的一般,是一块好地,口朝水库,水气扑面而来,五行之中,金生水,水一般都寓为财,水气不断,财气不断,绵及子孙,赵大菩萨的后人,必定富的流油。”

    “如果光有水,也还算不上好地,主要那荷花沟的尾部,如同蝎子尾钩一般甩开,正好风进无出,藏风纳气,绝对的富贵风水,唯一缺憾是,满沟荷花,荷花应女性,这赵家的后人,发财虽然发财了,却是个女子。当然,在现代人看来,时代不同了,男女一样。”

    “按理说,这么好的风水地,确实适合下葬,但是在那里下葬的话,还有个讲究,棺木必须顺着风水走,也就是说,必须弄个铜、铁或者五行属金的玩意作为棺木,在赵大菩萨那个年代,兵荒马乱的,铜铁五金必定稀罕,铁好弄可铁棺不上档次,自古以来,想摆谱的,一般都是铜棺的多,但那个时候,想弄一口铜棺只怕不大容易。”

    “所以赵大菩萨就将主意动倒了五行属金的木头上去了,一般的木头,五行自然属木,金丝楠、铁翅木等虽然带有金属性的意思,功效却并不理想,唯独有一种木头,叫合欢,传闻这种木头是种淫木,其汁液可当春-药使用,但树身坚硬无比,打磨之后,完全可当刀剑使用,敲击之时,做金铁交鸣声,因此,这合欢木虽然仍旧是树,五行属性却被列入了金,是极其罕见的。“

    “当然,一般人要想用合欢木做口棺木,难度比做个铜棺大多了,档次也不是铜棺能比的,可赵大菩萨偏偏就弄到了这合欢木,至于他怎么弄到的,就无从得知了,也许是祖上传下来的,整个赵家楼就是赵家的一个坟,说明赵家祖上起码也是个大官,留点合欢木下来完全有可能,也许是重金购买的,赵大菩萨应该相当有钱,反正他就用这合欢木做了口棺材。”

    “但是,这个合欢木却并不适合做棺木使用,主人家用合欢木当棺入地,后代必淫,但这个风水地,却只有这样才能生效,那就只剩一个办法了,立名不入棺,藏棺不葬人!说白了,就是在棺材上刻上自己的姓名,在名字上抹上自己的血,表明是哪一家哪一脉的人,用一口空棺埋在哪里,但人死后不入棺,另葬他处。”

    “所以说,那荷花沟,只是一块藏棺地,里面并没有安葬肉身,这么做根本就不需要等赵大菩萨死后,在他身前就可以设置了,本来是一个风水学的运用,说白了就是占着风水地的,可赵大菩萨却算漏了一件事,这合欢木质地坚硬如钢,根本不腐,那地方又是风水绝佳之处,又有赵大菩萨的血为引,时间一久,那口棺木竟然成了气候!”

    听到这里,俞非凡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师父,你说的意思是,那个黑大汉实际上就是一口棺材?”

    三爷嘿嘿一笑道:“实际上,并不是一口棺材,如果是整口的棺木,那黑大汉的体型应该更加魁梧高大,可大家的表述,却并没有那般强壮,应该之是一个棺材板而已。”

    “正因为棺材板上很有可能刻了赵大菩萨的名字,所以这家伙才自称是赵大菩萨!也正因为这家伙的本质是合欢木,所以才会发生勾-引黄家妇人的事情,至于这些木头,应该当时制作棺材剩下来的边角料,赵家没舍得丢,就给放棺材里去了,结果倒成了那东西糊弄人的道具。”

    说到这里,俞非凡却似乎更糊涂了,追问道:“师父,那这事又是怎么和黄家、张四奶奶之间的恩怨挂上了钩的?按理说,这两者之间,也没有联系啊!”

    三爷微微摇头道:“怎么会没有关系,其中关系可大了去了!你别忘了,张老太太的男人,就是淹死在水库里的,当时应该正视那棺材板成气候之时,怨气必定被那口棺材板所吸收,那个黑大汉,应该就是按照张老太太男人的模样变化的,也正因为如此,那棺材板拥有张老太太男人的怨气,才会找上了张老太太,要帮张老太太报仇,而张老太太则应该一直都认为那是她男人的鬼魂,所以才会宁愿咬断舌根,也不透露半点消息给我们。”

    “而等到张老太太将黄家大儿子推下去水库,尸身捞不上来,就是那棺材板作祟,它已经有了气候,又拥有张老太太男人的怨气,控制住黄家大儿子的魂魄,不让他轮回,也在情理之中。而黄家大儿子则也心系父母,所以才屡次偷偷的警告你们,可惜,你们根本就没当回事。”

    听到这里,大家总算明白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黄升福急忙问道:“那怎么办?那棺材板,毕竟是赵大菩萨的,赵大菩萨要是不帮忙,我们怎么办?”

    三爷微微一笑,摇头道:“不会的,赵大菩萨要是不帮忙,你们黄家早就死光死绝了,正因为赵大菩萨暗中制衡着,那东西才不敢明目张胆的乱来,毕竟在名义上,赵大菩萨是他的主子。但赵大菩萨却也不想灭了他,毕竟事关他老赵家的风水,所以就这么耗着,那东西也只能借助张老太太对你们家不利,直到三个月前,你家娃娃拿了那东西的合欢木,它才算有了对付你们的理由,才敢正式对娃娃出手。”

    “但赵大菩萨能拼死抵抗小日本,一定不会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他在还能制衡那东西,他万一不在了呢?总不能一直不去轮回吧?所以,他必定会出手的。”

    黄家父子一听,顿时一起面露喜色,齐声问道:“怎么找到赵大菩萨?”

    三爷抬头看了看天,笑道:“这整个赵家楼,都是他的,现在又是夜间,正是他活动的时候,根本用不着我们找他,我相信,他一定早就知道了这里发生的事情,也一定听到了我刚才所说的那番话。”

    一句话说完,三爷又嘿嘿一笑道:“怎么样?菩萨爷,我没说错吧?你老是抗日英雄,一方豪强,自然能够明辨是非,总不会因为搞事的是你家的奴才,你就偏袒吧?”

    话一出口,顿时响起了一声叹息声来,随即一股旋风呼的一声就刮了起来,平地而起,笔直卷起小两米高,随即一个声音就从旋风之中响了起来:“徐关山,久仰大名,如今一见,当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厉害的很,能将这些事琢磨的这么透彻,还能逼着我自己出手解决自家奴才的,当今世上,可真没几个了。”

    说话之间,那旋风之中已经出现一道淡淡的身影,看上去好像是一个满高壮的汉子,光头、大脸、大肚子,猛的一扫眼,还真的就像一个菩萨一般。

    随即那旋风之中又说道:“其实,又何须逼我出手,你自己动手摧毁就是,你又不是没有那手段,我更不会因此怨怒与你。”

    三爷一笑道:“菩萨爷过奖了,徐关山愧不敢当,不过,我可不是逼你出手,只是菩萨爷威名远震,抗日英豪,俗话说的好,打狗也得看主人,那东西要不是菩萨爷家的,我自然出手就了结了他,可有菩萨爷在,菩萨爷家的东西,那当然得请菩萨爷自己动手,这是后辈们,对菩萨爷的尊重。”

    一句话说完,那阵狂风之中就传出一阵哈哈大笑声道:“好!既然你给我这个面子,那我要不接着反倒显得我真想护短了,走!现在就走,跟我去荷花沟!”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