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番外(鬼坟童谣7)

    他这一说,大家呼啦啦就跟了上去,就连黄长勇媳妇都跟了上来,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心理?是想看看睡了自己一次的棺材板长什么样呢?还是想看着那东西被毁灭?反正俞非凡是猜不透。

    但三爷的意思。俞非凡却揣摩的十分清楚,今天不管赵大菩萨出手不出手,那个棺材板都必须完蛋,赵大菩萨估计也明白。在三爷给足了他面子的情况下,他也没有推辞的意思。

    赵大菩萨一阵旋风带路,众人跟随在后,一路到了荷花沟。

    俞非凡一道荷花沟。就不禁暗暗称赞,这确实是块好地,怪不得赵大菩萨当时人还没死,就先藏棺与此,估计赵大菩萨自己的嘉业,也得助不少,只是当时国难当头,个人之运实在难挡大运所趋,才落了个战死的下场,不过即使如此,他也落了个英雄的美名。

    几人到了荷花沟一站定,赵大菩萨就扬声喊道:“还不出来,等我亲自揪你出来吗?”

    一句话出口,荷花沟满水面的荷花忽然就闪了开来,紧接着水面就了起来,咕嘟咕嘟往上冒泡,随即“哗啦”一声水响,一口棺木从水底飘了上来,这棺木在荷花沟中浸泡了这么久,竟然连一点都没有腐蚀,淡黄色的色泽,带有一道道金丝一般的纹理,表面滑如凝脂,看上去十分醒目。

    但是,更刺眼的,却是趴在棺木上的一个孩童尸体,看上去也就是十二三岁,衣服早已经烂光了,身体却保持着原样,看上去就像刚死一般。

    黄升福老两口一眼看见那孩童的尸体,顿时直接哭喊出声,姜氏一声喊出,更是直接昏死了过去,不用问,这个孩童的尸体,就是黄家的大儿子了。

    棺木和孩童的尸体一现,那股旋风就陡然一阵疾劲,呼呼狂旋,赵大菩萨冷哼道:“怎么?还舍不得吗?你也拘禁他不少年了,也该放他入轮回了。”

    一句话说完,那孩童的尸体忽然凌空漂浮了起来,缓缓飘向岸边,黄升福急忙上去接住,一把抱在怀里,泣不成声,哪里还说得出话来。

    赵大菩萨的声音又起道:“你自持手段,私拘魂魄,冒充我名,私通妇女,为虎作伥,危害乡间,还不现身赔罪!”

    这话一起,那棺木盖板呼的一下就飞了起来,在半空之中一旋,一个黑大汉已经落在了岸边,看了赵大菩萨所带起的那股旋风一眼,又看了看三爷,才对黄家人一低头道:“对不起,我错了,我向各位赔罪了。”

    话刚出口,三爷就冷笑道:“怎么?你该不会以为,赔罪只是一句对不起吧?你犯的这些事,可已经不适合再留在这个世上了。”

    那黑大汉似乎对赵大菩萨有点畏惧,对三爷却是不惧,双目一瞪,怒声道:“我已经赔罪了,你还想怎么样?我跟你们说实话,今日是主人亲至,我不敢违抗罢了,不然的话,就凭你们,只怕连这荷花沟里的水都抽不干!”

    赵大菩萨的声音随即响起:“大胆!还敢放肆,关山说的对,你已经不适合再留在这个人间了,还不快准备准备,寻一深山大泽遁去,没有我的话,永远不许再回来。”

    这句话一出口,俞非凡心里就咯噔一下,看样子,赵大菩萨还是有点袒护这棺材板的,三爷说的是不适合留在这个世上了,到了他嘴里,却说不适合留在人间了,听着意思好像差不多,可实际上差别大了,只怕三爷未必能同意。

    果然,赵大菩萨这话一出口,三爷就面色一沉,看了一眼赵大菩萨道:“菩萨爷,你可有想过,你乃抗日英豪,雄霸一方,按理说,该早就进入轮回才对,为什么到现在还只能驻守在这里?”

    那股旋风陡然一凝,随即涩声道:“你的意思是,我这些事没了之前,我永远不能进入轮回?”

    三爷即没否认也没肯定,只是淡淡的说道:“天道循环,自有安排,轮回之台,亦在天道循环之列,菩萨爷,你这般威名,却不得入轮回,因果牵扯,还需要我明说吗?”

    那股旋风直接凝立不动了,随即赵大菩萨说道:“罢罢罢!随你处置好了,既然我要入轮回,就得回赵家楼处理一些事情,赵家一门,多在赵家楼,我若一轮回,只怕会起事端,我得回去和大家商量一下,另寻他处,等待轮回,从此不再插手人间。”

    三爷一听,顿时长身而立,满面恭敬,双手一抱,一鞠躬道:“徐关山代赵家楼百姓,谢过菩萨爷成全!菩萨爷英名,必将永世流传。”

    那阵旋风之中响起了一声叹息,随即腾空而起,直向赵家楼刮去,那黑大汉则大声喊道:“主人,你这是要弃我吗?”

    赵大菩萨并没有再回答,三爷却冷声说道:“怎么?你觉得你还配得上菩萨爷吗?”

    那黑大汉顿时勃然大怒道:“也好!主人不在,我就不受约束,今天就让你们全都来得走不得!”

    三爷冷笑一声道:“既然敢来,我就有十足把握拿你,你刚才不是说我连荷花沟的水都抽不干吗?我就先抽干荷花沟的水给你看看。”一句话说完,猛的一蹲身,一掌拍在了地面之上,整个荷花沟的水呼的一下全都倒飞而上,直接飞溅到了半空之中,无数水滴直接扑在棺木上,又轰的一声扑击而下,重重的扑在沟底,激荡起一股股的泥浆来。

    可那棺木经过水滴一扑,下面部分顿时千孔万洞,形如蜂窝,每一个孔洞之中,都冒出丝丝青气,随即轰的一声,掉落在水面之上,青气越冒越多,越冒越浓,片刻之间,除了已经化身为黑大汉的棺材盖,整个棺木都已经化了个干净,只剩下一丝丝一缕缕的青气还在飘荡,随即风吹气走,消失不见。

    那黑大汉一见,终于明白自己和三爷的差距了,面色一阵慌乱,陡然身形一飘,已经到了黄长勇媳妇的身后,手一伸就勒住了那妇人的脖子,嘿嘿笑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就算我被毁了,我也带上她。”

    他勒着那妇人的脖子,可这句话,却是对三爷说的,分明是想用那妇人来威迫三爷,他也看得出来,这一群人类之中,能做主的就是三爷。

    三爷的面色沉的就像布满了乌云,眼神阴冷,缓缓说道:“你以为,用她可以威胁得了我吗?”

    一句话说完,单手一翻,就将那根木头拿了出来,就是被黑大汉当金条骗那妇人的那一根,随即双手一握,口中大喊一声道:“在我看来,你此举是想死的更快一点!”

    喊声一起,那黑大汉一眼看见那根木头,顿时面色大变,直接一挥手,就将那妇人摔了出去,噗通一声,掉入荷花沟之中,而黑大汉自己,则凌空飞去,笔直的向三爷撞了过去。

    三爷却面不改色,双目如鹰,双手猛的一搓,那木块上淡金色的粉末纷纷飘落,那黑大汉人还没到三爷面前,已经砰的一声,摔在地面上,嘶声喊道:“饶命!”

    三爷冷声道:“你应该先打听打听我是谁,在我的手下,犯了规矩还想活命的,几乎没有可能!”一边说话,双手仍旧不住搓动,淡金色粉末不断洒落,那黑大汉的身躯也颤抖的越来越是剧烈,惨叫声也越是凄惨。

    紧接着从那黑大汉的脚下开始,缓缓现出原形,一直向上延伸,从双脚到小腿,再到膝盖、大腿、胯、腰、肋、胸、肩头、脖子和脑袋,片刻之后,已经完全变回了原形,一块厚重的棺材盖板,躺在哪里一动不动。

    而三爷手中的那根木头,也彻底被搓的粉碎,连一点点的渣渣都没有留下。

    这时那黄长勇则跳下了荷花沟,将媳妇救了上来,毕竟是夫妻,就算心中怨恨难消,情分仍在。

    三爷这才松了一口气,眼睛一瞟俞非凡道:“非凡,你扛着这棺材板,咱们回去,明天中午,将所有的事情一起解决。”

    俞非凡一听,顿时反手一指自己,诧异道:“我扛?”

    三爷眼一翻道:“难道要我扛?”

    俞非凡转头看了一眼,黄升福怀中抱着大儿子的尸体,黄长勇救起媳妇后,则背起了昏死过去的老娘,也就剩自己和三爷两个爷们了,看样子这差事是跑不掉了,只好跑过去将棺材盖板扛了起来,这玩意可是合欢木,沉的吓人,俞非凡好不容易扛起来,已经腿打晃了。

    三爷微微一笑,伸手在棺材板上摸了一把,俞非凡顿时觉得轻松了许多,也不知道三爷这又是什么手段,不过不管什么手段,自己一时半会都学不到,只能在心中暗暗羡慕。

    一行人回到村口的时候,天色已经快亮了,正要入村之时,走在最前面的三爷忽然一伸手就拦住了大家,随即村子里就响起了一声铜锣声,铛的一声响后,一个声音喊道:“赵老爷移驾,闲人回避!”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