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1章:番外(鬼坟童谣8)

关灯
护眼
    喊声一起,三爷立即对几人一挥手,示意大家让开村口的位置,大家侧到路边站立。一个个屏声静气,眼睁的滚圆,都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可随即村口却起了大雾!

    这大雾起的也是奇怪,只在村口一条道上。一团浓重的雾气从村中涌了出来,雾气之中,挑灯挂盏,隐约可见一队人马。前面有鸣锣开道,接着是卫兵队列,其后才是八人抬的大官轿,后面还跟着一众随从丫鬟,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从赵家楼里开了出来。

    三爷只看了一眼,即一低头,扬声道:“恭送赵家老爷,赵家老爷体恤百姓,让出住宅,必将万世流芳。”

    并没有人回应,那支队伍仍旧缓缓而走,顺着村口的大路,越走越远,看方向,竟然是那荷花沟,那荷花沟虽然没有了合欢木,却仍旧不失为一处好风水,看样子,赵家的祖辈英魂,是准备迁往荷花沟了。

    队伍的后面,则跟着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光头,走到三爷身边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一飘就到了三爷的面前,对三爷一笑道:“徐关山,你说的对,我之所以不能轮回,就是因为那合欢棺木,是我惹的事,自然得我来了结,现在合欢棺木没了,我已经接到了轮回的通知,明日我就前去轮回,重新为人了,你多保重!”

    三爷也微微一笑,对那白胖光头一拱手,笑道:“菩萨爷慢走!祝菩萨爷投得好人家,享尽荣华!”

    那白胖光头哈哈大笑道:“荣华不荣华的,对我来说无所谓,我赵大菩萨一辈子,什么荣华富贵没见过,投穷投富,一切随缘,此次一别,等我投胎长成大人,只怕你已经老了,所以,后会无期了!”一句话说完,随即哈哈大笑,信步前行,从始至终,没有提过那合欢棺木一句,足见此人也是洒脱之人。

    片刻之后,雄鸡唱晓,浓雾散去,赵家楼依旧和往日一样,只是大家心里清楚,从此之后,这赵家楼,也就仅仅剩一个地名了。

    大家回到黄家门口,天已经亮了,三爷双指一伸,随手就在地上划了个圆圈,随即在东南西北四面,分别画了一张符,让俞非凡将棺材板放在圆圈中间。

    随后三爷吩咐黄长勇去劈了一大堆柴火,在大门口架好备用,让黄升福老两口做了饭菜,吃过早饭,让大家休息,等到中午时分再说,说那合欢棺木盖板虽然被打回了原形,根基却未散,中午时分阳气最重,可抵消那合欢木棺材盖板的一部分道行,到了那时,再整治它不迟。

    可黄家人哪里还能睡得着,倒是俞非凡和三爷、黄姑娘各自找地方眯了起来。

    俞非凡还没睡醒,就已经被吵杂的人生吵醒了,一睁眼,太阳已经正当午了,黄家外面围了一大圈人,议论声不断,分明是三爷已经开始着手治那棺材板了。这出大戏,俞非凡怎么可能不看,当下急忙一翻而起,三两步蹿到黄家门口,直接喊道:“让让!让让!我得进去帮忙!”

    村上人昨夜有不少人都认识俞非凡了,自然让他进去,俞非凡不费力就进了人群,一眼就看见三爷正长身而立,手里提着个大公鸡,黄姑娘站在三爷身后,而旁边则站着黄长勇,黄长勇手中则提着一把斧头,斧刃已经残缺不齐,在他面前,则正是那棺材板,却是完好无损,连丝白痕都没留下。

    俞非凡刚一进去,那黄长勇就将手中斧头一丢,垂头丧气道:“徐三爷,你说的对,这棺材板根本就劈不动,不过,既然当初它能被从木材制成棺木,那就一定是有办法可以劈开的,不然的话,又是如何制成棺木的呢?”

    三爷嘿嘿一笑道:“这棺材板,乃合欢木制成,合欢木坚硬无比,刀枪不入,你自然劈不动,不过到了赵大菩萨手里,就不是什么难事了,赵大菩萨还是有几把刷子的,不然的话,这棺材板也不会尊他为主了,要知道这些东西一旦有了道行,那可不是刻个名字就能镇得住的,它们只信奉一那就是实力。

    “幸好,这点实力,我也还是有的,早就告诉你了先不要急,等到中午十二点整的时候,我自然会有办法,我明白你的心思,到了十二点整,我一定会让你如愿以偿,现在时间未到,你暂且忍耐,不过我倒是建议你先去换把斧子。”

    黄长勇一点头,转身钻出了人圈,找斧头去了,俞非凡抬起手腕看了看,十一点五十五了,还差五分钟就是十二点整,当下就上前说道:“师父,就差五分钟也不行吗?”

    三爷一摇头道:“别说差五分钟了,就是差一分钟,也是不行的,你要知道,这世间就是一个巨大的阴阳,白昼为阳夜为阴,白夜是一个循环,每一个十二则是鼎峰时期,夜间十二点为至阴之时,过了十二则逐渐阳气上升,阴气退散,一直到正午十二阳气到达顶点之后,则又开始阴气上升,以此循环,不止不断。”

    “当阳气到达顶点之时,正是这些东西被克制的最厉害的时候,再以公鸡血洒之,雄鸡一唱天下晓,此物阳气极重,那东西则正被压制到最低,此消彼长,定可破它根基。”

    一句话说完,黄长勇已经重新换了把斧子,挤了回来,眼睛盯着那棺材板道:“徐三爷,我这回准备好了,你说可以了,我就动手。”

    三爷一点头,没有说话,俞非凡看了一眼黄长勇,心中明白是怎么回事,黄长勇的媳妇,可是被这棺材板睡了的,自古以来,杀父之仇,夺妻之恨,都是不共戴天,黄长勇肯定不会放过这棺材板。

    刚想到这里,三爷忽然一抬手,将手中的大公鸡提了起来,手中刀光一闪,那大公鸡的脖子已经被削开,顿时鲜血长流,尽数流进地面一碗之中。

    流了半碗血,三爷随手就将公鸡摔了,端起碗来,以手指代笔,沾血写画,在那棺材板上画起了极为奇怪的图形来,应该是一种符咒。

    奇怪的是,一画好一个符咒,那棺材板上就升起一股青烟,吱吱有声,等半碗鸡血画完,那整个棺材板已经完全笼罩在青烟之中,三爷一抬头,看了一眼太阳,随即猛的双指对着那棺材板一勾,大喊一声道:“时辰已到,阴散阳集,起!”

    话一出口,那个平放在地面上的棺材板“呼”的一下就直立了起来,三爷脚步疾走,围着棺材板疾绕,一边疾绕,一边伸手在那棺材板上击打,口中念念有词:“一打头,震灵元,灵元一颤根基损,二打双肩退灵气,灵气一退气息乱,三打经脉封,四打双手断,五打胸腔五脏碎,六打腰椎筋骨瘫,七打双腿废,从头打到尾,灵魄神魂满地碎!疾!”

    三圈一绕,三爷猛的一收手,闪身而立,对黄长勇道:“动手!”

    黄长勇早就在旁边蠢蠢欲动,三爷一放话,他立即蹿上去就是一斧子,就听“咔”的一声,一斧子生生在那棺材板上劈出一道裂痕来。

    与此同时,也响起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来,随即从那裂痕处,流出一丝墨绿色的汁液来,腥臭难闻。

    黄长勇心中早就怨恨难消,一见可以劈动了,哪里还会停手,挥起斧头,上下翻飞,接连不断的劈在棺材板上,原先根本劈不动的棺材板,如今就如同腐朽不堪的枯柴一般,应斧碎裂,咔咔一顿猛砍,已经卸成十几块。

    就在这时,忽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从外面挤进来一个披头散发的老太太,正是张四奶奶,一下扑到了那已经被劈成碎块的棺材板上,双手一抱,昂头惨叫一声,随即身体一挺,就这么死了。

    三爷叹息一声,伸手在张四奶奶的胳膊上点了一下,张四奶奶顿时松开了手,随即三爷喊道:“张四奶奶年岁已高,驾鹤西游了,由于是孤寡老人,劳烦各位乡亲给葬了吧!”

    这两天黄家和张四奶奶的恩怨早就传开了,大家也都有点惶恐不安,张四奶奶虽然说可怜,可这般狠毒,还是让乡亲们不寒而栗,如今死去,倒也算是消除了众乡亲的心头恐惧,当下就有年长者出面,将张四奶奶的尸体抬了回去,接下来无非是大家出钱出力,埋葬了事。

    三爷这时则已经点燃了柴火堆,让黄长勇将那被劈开的棺材板都丢进了火堆之中,一丢进火堆,顿时叽叽之声不断,一道道青烟升腾而起,一股股恶臭迅速的弥漫了开来,别说普通百姓了,俞非凡也受不了这股恶臭,躲的远远的,倒是三爷依旧站在火堆边,满面坚毅。

    就在这时,忽然响起了一阵电话铃声,俞非凡习惯性的伸手一摸,才想起自己的手机在第一次逃跑的时候,已经被三爷没收了,随即就见三爷缓缓掏出电话,看了一眼,就眉头一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