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2章:番外(冥币1)

    三爷这一皱眉头,俞非凡顿时就心里一紧,他看的清清楚楚,三爷手里拿的。正是自己的手机,看三爷的表情,不会是家里的电话吧?父亲对三爷那是绝对信任的,自己跟在三爷身边。要是不打电话回去,估计父亲轻易不会打来,除非有一个可能,就是家里出事了。

    刚想到这里。三爷已经随手将电话甩向俞非凡,冷声道:“你的狐朋狗友,应该是问你上回怎么没逃跑的吧!”

    三爷这么一说,俞非凡一颗心顿时放回了肚子里,一把接住手机一看,上面显示着来电人的名称-元子,正是自己上回准备逃跑时,让他开车接应自己的那个二世祖,家里也算是有钱的主,当然,和俞家不能比。

    三爷既然把手机还给了俞非凡,自然是对俞非凡放心了,俞非凡对三爷嘿嘿一笑,拿着手机离的远远的,才接通了电话,一张口就笑骂道:“元子,你妹的,终于想起来给你凡爷打电话了,凡爷上次没跑成,你小子就一点不知道担心?现在才打电话来,你心里还有没有凡爷?”

    两人由于两家生意上有来往,小时候就认识,交情不用说,这个元子也是个玩世不恭的主,两人对脾气,互相之间笑骂都是正常的。

    可这回元子并没有向往常一样玩世不恭,而且低沉着嗓子干笑了一声,隔着手机,俞非凡都能听出元子笑声里的苦味来,顿时一愣,元子这家伙,是个天生的乐天派,自己认识他这么久,还真没见过他苦笑过,这肯定是出了什么事了。

    当下就问道:“咋回事,你傻笑个jb?有什么事说!事出反常必有妖,你少在凡爷面前装大尾巴狼,说吧,遇上了什么事?”

    元子沉吟了片刻道:“没事,我就是打个电话看看你是不是还活着,活着就好!好好活下去!”一句话说完,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俞非凡的面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了,元子什么脾气秉性,他太清楚了,要是真没事,两人必定会先在电话里互骂一通,再瞎扯一会,才会挂电话,这说一句话就将电话挂了,说明元子是真的遇上事了,还必定是大事,元子摆平不了的事,他打这个电话来,有点临别遗言的感觉。

    俞非凡立即打了个电话给俞正阳,元子家也在九江,要是元子真发生了什么事,一定瞒不过俞正阳。

    果然,电话一接通,兄弟俩简单问候两句,俞非凡将话题一转,问起元子的事时,俞正阳就随口反问了一句道:“你知道了?”

    这句话一问,俞非凡立即可以断定,元子是真的出事了,当下就问道:“哥,元子究竟出了什么事?他刚才打了个电话给我,我觉得他好像不大对劲。”

    俞正阳也沉吟了片刻,在电话里说了起来。

    这个元子除了和俞非凡一样,也是个二世祖外,还有一点和俞非凡相同,就是对家里的生意,一丁点都不感兴趣,反倒对电玩有着十分浓烈的兴趣,干脆自己投钱,在南昌北,几所大学的附近,开了一家大型网吧电玩,规模可以说是数一数二的,当然,赚钱不赚钱无所谓,他自己玩起来开心就好。

    还别说,由于地理位置的优势,附近大学生贼多,网吧硬件又好,服务也周到,价格又低,生意发展的还真不错,每天几乎都处于爆满状态,还真让元子赚了一笔钱。

    可问题,也就出在这个网吧!

    事情原本和元子无关,怎么回事呢?大学里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恋爱了一年多,这女生条件比较好,长的漂亮,现在社会就这样,相对来说,漂亮的女生所受到的诱惑力也多,而这个男生又沉迷游戏,终于,被人撬了墙角,女生跟有钱人跑了,这小子失恋了。

    失恋这玩意,其实很普通,谁一辈子不经历几回失恋,人生都不算完整,心胸宽的笑笑就算了,小一点也就醉上一两次,疗疗情伤也就算了,猥琐一点的,干脆自我安慰,白睡了别人老婆这么久,赚了!

    但这小子就钻了牛角尖了,找了那女生几回,女生根本就没有回心转意的意思,这小子一时想不开,竟然跳楼自杀了。

    这小子一死,那女孩子面都没露一下,倒霉的是学校方,家长到学校闹了一番,学校赔了一笔钱,这事才算完了,这事也流传了一段时间,没多久也就被淡忘了。

    可就在这时,网吧里开始出现了奇怪的事情。

    网吧里收到了一张冥币!

    当天值夜班的是一个网管,元子自己也在网吧里玩游戏,一夜都很正常,到了第二天一早,另一个网管来接班的时候,发现收银里多了一张冥币,面额是一百的,账目则少了一百块,也就是说,有人用冥币当人民币使了,而这个网管也没发觉。

    当时元子在场,呵呵一笑,大手一挥,一百块钱就算了,对他来说,一百块钱真不当回事,可对于小网管来说,则是血汗钱,所以他就没让网管补这个钱。

    可第二天晚上,又收到了一张冥币,面额仍旧是一百的。

    元子又大手一挥算了,可第三天、第四天接连七天,一天一张冥币,不管换成哪一个网管值夜班,不管多么小心,第二天准定收到一张冥币,元子这就傻眼了,虽然说就算一天一百他也出的起,可这摆明了是有人要坑他啊!这个亏可不能吃。

    所以,第八天晚上,元子亲自值夜班!

    这一夜,元子是卯足了精神,每一张百元大钞,都反复看了好几遍,可到了第二天早晨,照样收了一张冥币。

    元子慌神了,也不知道从哪找了个大师,大师到网吧看了一圈之后,说是那个自杀的男生,由于生前爱到元子的网吧来包夜,死了之后,执念仍在,所以夜夜来包夜,而元子已经连续收了八天的钱,这个钱,可不是白收的,又叫买命钱,等到收到第九张冥币之后,那男生就会找上元子。

    元子一听,吓的直接将网吧门给关了,可网吧关门了也不顶用,第二天,元子再打开网吧门的时候,吧台上放着一张崭新的冥币,另外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网吧没人,钱放这里,剩下的钱,给我充会员卡里。”落款正是那个自杀了的男生的名字。

    这一张钱,正是第九张!

    元子吓坏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就挨个打电话,确实有临终告别的意思。

    俞非凡这一整明白了,顿时就急眼了,急忙跑到三爷面前,将事情和三爷一说,说完之后,立即求三爷道:“师父,元子是我好朋友,这回无论如何,也得请师父帮忙,救元子一把。”

    三爷听俞非凡说这个故事的时候,嘴角已经泛起了笑意,俞非凡这么一求他,立即笑道:“这事好办,根本就用不着我出手,对方也没有恶意,你回去一趟,就可以解决了。”

    一句话说完,三爷就对俞非凡一招手,示意俞非凡将耳朵凑过去,随即三爷就轻声在俞非凡耳边说了几句话,俞非凡一听,顿时面露喜色,随即又疑惑道:“能行吗?”

    三爷哈哈一笑,伸手在俞非凡肩头上一拍,笑道:“这事可以说最简单的了,如果这样你都处理不好,只能说明你没学这些手段的天赋,你也不用回来找我了。”

    俞非凡一听,三爷都这样说了,那说明自己一定可以,当下就一点头,转头看了看还在熊熊燃烧的棺材板,估计这棺材板也完了,接下来也没什么事了,当下就和三爷夫妻俩告别,一个人出了村,上路拦了一辆车,直奔南昌而去。

    由于他们三人一直都是步行,又走走停停的,虽然走了几天了,实际上也才过了黄岗山,距离南昌并不算远,当天下午,俞非凡就到了南昌。

    说实话,俞非凡心里是又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这次三爷让他独挑大梁,完完全全的放手,甚至都没跟来,担心的是自己虽然跟了三爷混了一段时间了,可啥都没学会,万一三爷教的办法不行,不但救不了元子,只怕自己也得搭进去。

    一下车,俞非凡就拨通了元子的电话,电话一接通,俞非凡立即来了一句:“元子,我在xxx,开车来接凡爷!”

    元子在电话里明显一愣,但随即就应了一声,撂了电话,等了一会,元子就开着车到了俞非凡的面前,一见面,元子眼圈就红了,苦笑道:“非凡,你应该也知道我的事了,你能来我很高兴,不过我不想拖兄弟下水,走!吃顿饭,分道扬镳,你就当没我这兄弟的。”

    俞非凡一听,顿时哈哈笑道:“少尼玛放孙大圣的七十二个变化屁,凡爷这回来,可不是来蹭饭的,我明告诉你,凡爷这次,就是来会会那孙子的!别废话,开车,走着!今天晚上,网吧照开,我当网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