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番外(冥币3)

    这句话,让那小子十分受用,转头看了一眼俞非凡道:“可不是,再赢几局。就差不多能上大师了!”说话时的语气和神情,都带有一丝骄傲,甚至在这一刹那,眼神之中都闪耀着光芒。

    俞非凡一见他的模样。心中更是确定了几分,看样子这一次,又被三爷猜中了,这小子根本就没想过害元子。只不过是因为他经常在元子的网吧包夜,已经形成了习惯,而且游戏玩到了一定的关卡,眼看着就可以升大师了,这都使他形成了一个执念,不将这游戏玩到他理想的目标,他是断然不会离开的,就算离开了,偶尔还是会受习惯去驱使,前来包夜。

    当然,他并没有任何恶意,他甚至都没有体会到自己已经死了,更有甚者,他对离开他的那个女生,都没有了愤恨之意,一心一意只想着将游戏继续下去,怎么说呢!游戏这玩意,不但害人,连鬼都一样坑。

    当下俞非凡就笑道:“哥们儿,这瓶水送你的,网吧开不下去了,离关门也没多久了,你也经常来照顾生意,就当感谢你的吧!”

    那小子顿时一愣,脱口而出道:“怎么的?怎么说不开就不开了呢?”

    俞非凡伸手拖了张椅子,往他身边一坐,苦笑了一下,随手一指空荡荡的网吧道:“你看见了,根本就没有人,这么多电脑,房租、电费、工资,一个月算下来亏好几万,撑不下去了。”

    那小子这才转头看了看,一脸茫然道:“这就奇怪了,前段时间生意不是满好吗?我记得每天几乎都是满座的,怎么说没生意就没生意了呢?”

    俞非凡伸手将几张冥币放在了他面前,这几张冥币都是在收银柜里的,也都是这家伙送来的,笑了笑道:“兄弟,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呢?你这样每天来一次,我生意怎么做啊!”

    那小子一听,更是一愣,还没说话,俞非凡就继续说道:”我跟你说实话吧!哥们你已经挂了,从楼上跳下去的,就因为失恋,你说你傻不傻,女人多的是,这个不爱你,总会有一个爱你的,你何苦就这样把自己的命丢了呢?”

    他这一说,那小子浑身一震,眼神中逐渐升起一丝悲哀来,显然他还是知道自己已经死了的,只是一时还接受不了,自己蒙骗自己罢了。

    俞非凡继续苦笑道:“兄弟,你经常来网吧,从老板到网管,没有谁和你过不去吧?咱们做生意的,就讲究个和气生财,谁上了门,那都是上帝,可你这样玩,我们玩不起啊!你要知道,阴阳悬殊,你每天送一张冥币来,咱就不说了,钱是小事,白开台机器给你玩游戏也无所谓,大家都好个游戏,都能理解,可你这天天来,别人可就不敢来了。”

    那小子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丝难为情的表情来,缓缓说道:“真的不好意思,我没想到会给你们造成这么大的影响,说实话,我只是想升个大师而已,根本就没有别的意思。”

    “既然现在连累你们生意都这样了,我下次不来了,只是”说到这里,转头看了看电脑画面,不无遗憾的叹息了一声,显然是舍不得他的游戏。

    俞非凡一听,却顿时就乐了,笑道:“兄弟,你的意思我明白,你放心,给人方便,自己方便,我不会让你没得玩的,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你烧个电脑,就你常用的这一台,游戏什么的都给你整理好放桌面上,连带着网线、路由器、插线板、鼠标和键盘都烧给你,另外,我再给你烧个别墅,烧个金山银海,再烧两个小妞伺候着,你在那边住别墅、玩游戏,钱花不了,还有两个妞,你想玩到什么时候就玩到什么时候,什么大师,咱们上个王者也就是多打几局的事。”

    那小子一听,顿时两眼冒光,脱口而出道:“真的?那可太好了!”

    俞非凡一点头道:“那必须是真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天晚上,你就在这玩吧!这几张票子你也带回去,你这玩意我们用不了,留着也浪费了,明天我就安排人去准备我答应你的一切东西,所有东西,全挑好的来,明天晚上,全都烧给你,你就不用再来网吧了,呆在别墅里玩自己的电脑就行了。”

    “不过,我不知道你喜欢住什么地方,反正学校我估计你是不会喜欢的,要不这样,地点就定在学校后山脚,你看怎么样?哪里清净,没人打扰你。”

    那小子顿时大乐,连连点头,俞非凡一看成了,又客套了两句,就让那小子继续玩游戏了,他自己则一拉元子,两人出了网吧,反手将门锁了,一迭连声道:“走走走!打铁得趁热,赶紧找纸扎店去。”

    元子也来了精神,两人上车直走,一路询问,终于在一条小巷子里,找到了一家纸扎店,可店门已经关了,好在招牌上有电话,两人急忙打电话给老板,在答应了多给老板两百块钱的情况下,那老板才骑着个电瓶车晃了来。

    店门一开,里面啥玩意都有,俞非凡见什么好点什么,别墅、跑车、家电家具、全部点起,另外点了两个纸扎的美女,让他第二天下午送到学校后山去,当场付了钱,一分价没讲,还多给了那老板两百,那老板美的鼻涕都冒出来了,连连答应。

    一切准备妥当,两人回去睡觉了,一觉睡到第二天中午,两人起床,随便吃了点东西,由于下午要烧东西,元子先打了几个电话,和各方面的都报备了一下,随后开车先到了网吧,网吧里早没人了,元子把那台电脑抱上了车,两人开车直奔学校后山。

    到了后山,打了个电话给纸扎店老板,半个多小时候,纸扎店老板开着卡车将纸扎品送了过来,满满一卡车,选了个地,堆了一地,那台电脑就放在中间,淋上了汽油,火一点着,呼的一下就烧了起来。

    火势一起,俞非凡就说道:“兄弟,我们给你送电脑来了,别墅、美女样样不缺,还特地给你买了辆跑车,你想玩游戏就呆家里玩,想泡妞就开车浪,来领去了。”

    话音一起,呼的一声,平地陡起一道旋风,直接将整个火堆都卷在其中,纸灰被卷的直升半空,火苗子好像被什么笼罩住了一般,直向上蹿,绝不外扩。

    片刻之后,纸扎烧了个干净,那台电脑也烧的焦黑,随即狂风呼啸,瞬间烟飞灰灭,地面上就剩一个电脑空壳。

    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沉闷低哑的声音响了起来:“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拿走了就别再回来了!”

    这声音一起,元子就吓了一跳,俞非凡也吓了一跳,元子吓一跳是因为这声音很是古怪,俞非凡吓一跳,确实因为这声音使他想起了一个人来---张四奶奶!

    当下俞非凡一回头,一眼就看见了那纸扎店的老板,疑惑的上下打量了一番,很普通的一人物,看不出来有什么异常,只是两只眼珠子闪着一丝精明,当下忍不住问道:“老板,你刚才用的是腹语?”

    那纸扎店老板一听,也是一愣,随即笑道:“这位小哥懂腹语?”

    俞非凡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道道,也没敢露底,当下就随后说道:“我哪懂啊!只是以前听过一个长辈用腹语说过话,和你说话的腔调有点像,都有点沉闷低哑。”

    那纸扎店老板眼睛一亮道:“哦?这么巧,你那位长辈叫什么?”

    俞非凡摇头道:“长辈的名字我还真不知道,一直都称呼她张四奶奶。”

    那纸扎店老板一听,顿时乐了,笑道:“赵家楼的张四嫂子吗?那真是巧了,她虽然年纪大可和我却是一前一后进的门,都是拜在雁荡山齐平烟齐师父的门下,她比我早进门几个月,算起来,她是我的师姐。”

    俞非凡心头顿时一喜,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自己和师父、师娘将那个棺材板劈碎了也没查出来张四奶奶的腹语是怎么回事,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上了一个张四奶奶的同门。

    俞非凡多鬼精,当下就笑道:“那要是这么说,你可是我的前辈了,不过我只知道张四奶奶,却不知道四奶奶的师父,这齐前辈,是在雁荡山什么地方?万一以后晚辈路过雁荡山,也好前去拜会一下他老人家。”

    话刚说完,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俞非凡对那纸扎店老板笑了笑,随手掏出手机一看,却是三爷的号码,转身走开几步,电话一接通,三爷的声音就响了起来:“非凡,南昌的事情搞定了没有?搞定了速度回来,我在赵家楼等你。”

    俞非凡嘴角一咧就轻声笑道:“师父,你这么着急让我回去,是不是因为雁荡山的齐平烟?”

    三爷在电话里明显一愣,脱口而出道:“你怎么知道?”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