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5章:番外(血祭1)

    俞非凡嘿嘿一笑道:“我不但知道齐平烟,我还遇上了他的徒弟,哦!对了,张四奶奶也是齐平烟的徒弟。这一相信师父你已经知道了吧!”

    三爷在电话那头“恩”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俞非凡则继续说道:”师父。你觉得,我要不要探探齐平烟这个徒弟的底?”

    三爷应道:“也可以,不过别说师父没提醒你,既然是开纸扎店的。很有可能是三十六门之中扎纸一门的人,你自己小心一别探别人底不成,被别人给探了底,你连三脚猫都不会,一旦露底,人家要对你起了歹心的话,你逃都逃不掉,师父远在赵家楼,可没法救你。”

    俞非凡笑道:“师父,你放心好了,鱼有鱼道,虾有虾路,我没什么本事,可有嘴把式,你就瞧好吧!”

    一句话说完,挂了电话,转身走到那老板面前道:“老板,多谢你了,你这又开车又送货的,还帮忙点拨了一下,咱不能白使人是不,你还是前辈,再给你五百,算是我们小辈孝敬你的。”说着话,就对元子一递眼色,元子也不是拿钱当命的主,何况这是帮他的,二话不说就掏了五百。

    那老板十分爱财,连声客气话都没说,伸手就给接了过去,脸上笑的更加乐呵了,俞非凡一见,心里就嘿嘿冷笑,在他看来,只要钱能摆平的事,基本上就不叫事,这纸扎店老板只要贪财,其实的事就都好办多了。

    当下俞非凡就笑道:“前辈,我看我们也是有缘,这么大一个南昌,我们偏偏就跑你家纸扎店去了,偏偏你和张四奶奶还师出同门,大家也算是同道了,我看这样,这边事也完了,我请你吃饭,咱们好好聊聊,你也说点道上的故事,让我们这些做小辈的长长见识。”

    那店老板一听,顿时乐了,这纸扎品一分钱没少收,前前后后还多收了七百块,这还要请他吃饭,平时哪有这好事,当下一点头,就同意了。

    元子也和俞非凡在一起混了好几年,哪会连这点眼色都不瞅,立即打了电话,订了一个饭店,三人约好,店老板将车送回去就自己过去,俞非凡和元子哥俩,则先开车到了饭店。

    不一会儿,那店老板来了,还带着老婆孩子丈母娘一大家子,分明是将俞非凡和元子当冤大头了。

    俞非凡也没在意,招待的客客气气,礼数周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俞非凡开口了:“前辈,据我所知,张四奶奶的手段可不小,而且根据刚才你老的表现,也应该是具有一定本事的人,都是跟齐老前辈学的吗?”

    那店老板嘿嘿一笑道:“也不算都是,我和张四嫂子,都是半路拜师,我原本就是玩点纸扎的生意,顺带着,也帮人家看看风水,吃喝不愁,大本事也没有,后来遇到了师父,见师父的手段惊人,这才拜了师。”

    俞非凡顿时装出饶有兴趣的模样来,问道:“哦?前辈和齐老前辈,是怎么遇上的?”

    那店老板也是有意显摆,喝了一口酒,吃了两筷菜,将筷子一放,悠悠闲闲的说了起来。

    大概在五年前,鹰潭和龙泉的交界处,有个叫西子河的地方,要建一座桥,这店老板和齐平烟,就是因为这座桥结的缘。

    桥其实不大,宽六米,从河面上横跨,长度大概也就五六十米这样,根本就算不上大工程,但就座小桥,却出了不小的事情。

    什么事情呢?桥桩打不下去!

    桥桩就是钢筋扎的柱子,在底下起个支撑的作用,可钢筋柱子扎好好的,混凝土倒下去,就是不凝固,不但不凝固,只要一过夜,钢筋柱子必定会被连根拔起,那钢筋柱子深入地下十几米,岂是一般人可以拔得动的,大家都知道这里面有蹊跷,整了三天,所有的工人全都自动停工了,没人敢动手。

    工程商一见就着急了,建桥铺路,这些事都是有工期管着的,到时候完不成,是要赔钱的,而且这个数目都不是小数,自然着急,立即开始找风水先生帮忙。

    可现在这社会,神棍骗子一抓一大把,真正懂行的风水先生,能有几个?而且大部分真有大本事的人,也鲜少愿意抛头露面,别的不说,泄露天机这一条,就不是谁都能够承受得起的,更有甚者,有的人明明一身好本事,都装什么都不会,就是怕泄露天机,遭了报应。

    所以这工程商找了五六个风水先生,换了一个又一个,被骗了一次又一次,一点进展没有,依旧是老样子,钢筋柱子扎不住,混凝土倒下去不凝固,每天只能看着修建了一半的桥干瞪眼。

    最后还是一个老工人提了起来,谁在南昌有一个开纸扎店的老板,对风水很有一套,这个工程商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一听到这个消息,立即就开车到了南昌,找到了纸扎店的店老板。

    店老板也没推辞,有钱拿的事,他一向不会推,当天就跟这工程商的车到了西子河,到了西子河一看,店老板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西子河上游宽阔,下游则窄了许多,水势凶险,河底多有暗礁水洞,修桥的地正在上下游的中间,是一个隘口。

    这种地势,上一步,水气滋泽,水产丰富,下一步,则是藏身绝佳之所,西子河又是常年不干的,不出妖孽才怪!

    店老板几乎可以断定,在这隘口之处,必定有妖孽存在,这东西体型极大,在这里修桥,实际上就是断了它的路,它没法上下游动了,它想吃东西得到上游去,想潜伏起来则得到下游去,桥一建,桥柱子一打,挡了它的路了,不作怪那才怪了。

    当下店老板就想了个办法,什么办法呢?祭!

    凡是妖物,都是具有一定灵性的,最喜欢的,就是受人供奉,为什么呢?人是万灵之长,供奉与它,就说明承认了它的地位,对它们日后的修炼飞升,都是具有一定的好处的。

    怎么个祭法呢?普通祭祀,也就是猪牛羊鸡之类的,宰杀好了之后,整片整片的丢下去,讲点儿好话,一般妖物接受了祭祀之后,大部分都会卖人类一个面子,毕竟离开这里,它照样有地儿呆,能修炼到成妖的地步,换个地儿并不是难事了,所以很多受了人类的祭祀之后,也就走了,算是卖了人类一个人情。

    严重一点的,就得活祭了,将活着的家畜丢下去,里面的东西自然会吞了它们,连生气也一起吞了,一是表示人类是有诚意的,二来妖类吞噬供品是不犯天规的,吞噬活物,可以让妖类更开心。

    最严重的,那就是人祭,就是用活人丢下去,直接浇灌在混凝土里,人是万灵之长啊!没有比这个祭品更诚心的,但这个太残忍,所以又被称为血祭。

    店老板准备的是什么办法呢?第二种,活物祭,让工程商买了一头猪,两头羊,装在木箱栏里,抬到了桥上,摆上香案,点好信香,落笔画符,准备通妖活祭。

    就在店老板准备这些东西的时候,看热闹的人群里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没用的,这玩意是龙龟,趴在大隘口不肯走,桥桩子正好打在它背上,就这两三头畜生,能让你打下去才怪。如果想让它离开,必须血祭,人少了还没用,起码得三条命!”

    店老板一听,急忙转头去看,挤在周围看热闹的人不少,可店老板一眼就看到了那人,虽然他戴着个大斗笠,帽檐压的低低的,根本看不清面目,可那股气势,却瞒不过人,怎么说呢?他站在人群之中,就像一只仙鹤站在一群草鸡之中一样,都不用看第二眼,一眼就找到了他。

    店老板立即走了过去,将他请到了前面,和他交谈了起来,说了自己的想法,想看看能不能在不伤人命的情况下,将这事给成全了。话刚落音,那人就一摇头道:“绝对没用,这只龙龟原来不是这里的,是从洞庭湖来到这里的,都已经快上百年了,它已经尝过了人肉的滋味,哪是猪羊可以哄的过去的。”

    “不信的话,你问问附近的村民,这上百年里,西子河淹死过多少人,游泳的、钓鱼的、甚至还有船在河里走,直接就翻了的,只要是淹死在这西子河里的,可有捞到过尸体的?也就这东西还畏惧点天谴,不敢吃活人,不然的话,这西子河边的人,早就被吃光了。”

    他这么一说,店老板的眉头就皱起来了,妖物不怕有,怕的就是那些尝到了人肉滋味的妖物,对于妖物来说,吃人这事一旦开了头,绝对会上瘾,要真如这人说的这样,这西子河里的龙龟已经在这里百十年了,前前后后少说也得吃了几十上百个人了,那胃口绝对不是猪羊可以满足的,正如这人所说,绝对得血祭,起码得三个!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