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7章:番外(血祭3)

关灯
护眼
    纸扎店老板虽然没被吓昏死过去,可他的脸却在瞬间铁青一片,他清楚的看到,其中一个披头散发浑身肮脏的阴魂。正是自己中午梦见的那个,之前自己还以为是哪个冤死鬼找错了对象,现在看来,他被冤死鬼盯上。当真是一点也不冤枉。

    原因很简单,阴魂一出现,扎纸店老板心中就明白了过来,自己猜错了。那斗笠人倒不是想把自己怎么的,这分明是利用赶活尸的手段,从别处生生拘了别人的魂魄来,将魂魄赶入纸人之中,利用自己扎的纸人,来进行血祭。

    这样一说的话,虽然那三个阴魂并不是自己直接杀死的,可和自己也脱离不了关系,也可以说,自己就是个帮凶,而那斗笠人的气场极强,一般阴魂取找他的麻烦,等于找不痛快,哪里敢去找他,自然就来找自己了!当然,如果这事成了,三个人的魂魄被河中妖物所吞,也就不可能来找他报仇了。

    刚想到这里,那斗笠人已经再度手一抖,四方青铜铃铛猛响不止,一声大喊道:“铃声三响,魂魄到场,有壳借壳,无壳游荡,听我号令,去!”

    那三道人影哧溜一下,就分别闪进了三个纸人之中,阴魂一进入纸人,那斗笠人就一转头,对店老板大吼道:“封底!”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店老板已经没有退路可选,他这个时候抽手的话,别说那三个阴魂不会放过他,只怕这斗笠人也不会放过他,只好壮着胆子上前,三下五除二,将三个纸人的底给封了。

    三个纸人的底一封,也就预示着这三个阴魂被困在了纸人之中,封底的时候,店老板就试了一下重量,每一个都有一百几十斤重,显然是那斗笠人还施了手脚,使纸人和那三个阴魂活着的时候体重相同,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迷惑那河中妖物。

    这边底一封好,那边斗笠人就一把提起一个,随手向河中摔去,砰的一声,纸人掉落在河面之上,却如同活人一般,迅速的沉了下去,只是没有挣扎罢了。

    紧接着那斗笠人又将其余两个纸人也先后抛入河中,随即河面之上浪涛一阵涌动,但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应该是那河中妖物将三个纸人吞噬了。

    那斗笠人则哈哈大笑,对店老板一摆手道:“行了,明天中午,就可以开工下桩,不过,只要让工人准备好钢筋笼子和混凝土就行,等我到了,我会亲自开工。”一句话说完,信步而走,片刻不见了踪影。

    店老板将那工程商救醒了过来,将那斗笠人的话照说了一遍,那工程商一听大喜,连声称谢,不过嘴上感谢不止,却不肯就此放店老板离开,酬谢的事更是决口不提,分明是被骗怕了,还不大相信,想等第二天验证了之后,再付酬金。

    店老板也想看看到底有没有效果,就留了下来,一夜无话,第二天工程商就聚集了工人,早早在河边等待,一切准备妥当后,众工人等的无聊,开始闲话起来,也不知道是谁提起来的,说昨天夜里,西子河边的镇上,死了三个人,三个都是疯子,没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的,也忘了他们在镇上多久了,以前一直都在镇上,靠大家施舍点吃的活着,昨天夜里不知道怎么的,三个疯子竟然到了一起,一起死在了河边的长椅上。

    由于这三个本来就是疯子,也没有苦主,他们的生死也没人在意,警察也没查出什么来,就送去火化场给烧了,这事就这么算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店老板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敢情那斗笠人昨夜勾的,就是那三个疯子的魂魄,这事他也有份,自然不敢声张,只当没听见的。

    一直等到快中午的时候,那斗笠人终于出现了。

    一夜之间,那斗笠人好像憔悴了不少,来的时候,肩上还扛着一截木头,木头从中间被锯了开来,将里面挖空了,看上去就像是一条独木船。

    斗笠人一出现,就对那工程商一挥手,示意可以开工了,工程商早就等急了,立即只会工人再度放下早就准备好的钢筋笼子,钢筋笼子一放下去,就倒入了混凝土。

    混凝土一倒下去,那斗笠人就对工程商说道:“你让工人全都散了,留下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就行,没结婚的最好,可以少赔点。”

    工程商一愣,不明白什么意思,可还是照他的吩咐去做了,将所有的工人全都打发离开了,只留下了一个小伙子,只有二十二三岁,还没有结婚。

    工人一散,那斗笠人就对那小伙子说道:“小伙子,你下去看看,看看混凝土这次凝固了没有?”

    那小伙子也不疑有他,应了一声,就顺着梯井下去了,小伙子这边刚下去,那边斗笠人已经直接推起一车混凝土往下面一倒,小伙子顿时一声惨叫,直接摔进了梯井之中,随即那斗笠人一车一车的混凝土往下倒,片刻那小伙子的声音就再也听不到了。

    店老板和工程商都吓傻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留这个小伙子下来,竟然是要将这个小伙子活埋在桥桩里。

    说来也奇怪,这小伙子一被埋在桥桩里,倒下去的混凝土就开始迅速的凝固了起来,眼见着桥桩就成了形。

    就在这时,河面上陡然狂风大作,浪头再度汹涌了起来,呼的一声,一道浪潮直接喷起两米左右高,呼的一下,直接向那桥桩上卷去,随即从河中探出一个巨大的脑袋来,足有卡车头大小,猛的一张口,一口咬在那钢筋笼子之上。

    这一口刚咬住钢筋笼子,上面顿时就流出一股股的鲜红的血液来,血液一出,那巨大的脑袋就猛的一松口,一缩头,就缩进了河水之中。

    与此同时,天空忽然飘来数朵乌云,迅速的聚集到了一起,咔嚓一声,就是一道惊雷。

    雷声一起,河水之中瞬间浊浪滔天,一道水花顶出水面一米多高,直向下游冲去。奇怪的是,那水花一走,天上的乌云也紧随着那水花向下游追去。

    水花一起时,那斗笠人已经哈哈大笑,猛的一把提起那截独木船,往水里一抛,一转头,口中对那工程商喊道:“你就说那小子失足掉下去的,赔一笔钱就好,这座桥,可以随便修建了。”

    一句话说完,身形陡然一蹿,直接从上面蹿入了河中,双脚在河面上如履平地,嗖嗖嗖几声,已经落在那独木船上,一蹲马步,伸右手双指如剑,口中嘀咕了几声,疾声喊道:“走!”

    一个字一出,那独木船好像被人从后面疯狂推动一般,哧溜一下就蹿了出去,速度奇快,激荡起一道浪花,迅速的向下游追去,那斗笠人踏在独木船上,如同凌波微渡一般,当真惊世骇俗,片刻就消失不见。

    斗笠人走了,那工程商也傻眼了,急忙打电话喊了工头回来,片刻之后,聚集了几个工人过来,应该都是工程商的心腹,工程商就按那斗笠人所交代的,说那年轻人失足掉了下去,可桥桩已经快形成了,也没法救了,干脆就将那年轻人埋在了桥桩里,赔偿的问题,工程商自然会去交涉。

    大家也都知道,这人救出来也没命了,而且在场的都是工程商的心腹,也没人说什么,当下就继续填入混凝土,将那小伙子埋在桥桩之中。

    之后工程商给了店老板十万块,说是酬谢,倒不如说是封口费,店老板拿了十万块之后,等了两天,也没见到那斗笠人回来,也就回到了南昌。

    可没过几天,那斗笠人却忽然出现在了店老板的纸扎店里,一脸的笑意,说是来谢谢店老板当初帮忙的,店老板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但也知道这人的手段高明,当下就厚着脸皮,求这人收自己当徒弟,没想到这斗笠人真的同意了,但有个条件,要学手段,必须去雁荡山。

    这店老板就去了,他也就是在雁荡山才知道,还有个张四奶奶,也是这人的徒弟,不过张四奶奶跟随这人的时间很短,仅仅数天时间,学了个腹语,就急匆匆的回赵家楼去了,相比之下,反倒是店老板在雁荡山呆了一年,学了点本事。

    而这个斗笠人,也就是店老板所说的师父,姓齐,叫齐平烟,就住在雁荡山中一个叫过风口的地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