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8章:番外(金目碧蟾1)

关灯
护眼
    俞非凡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就对元子递了个眼色,这个扎纸店老板,并不是什么厉害角色。他所知道的,应该也就这些了,对俞非凡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套的了。用不着和他再耗时间了,当下元子装作忽然有事,两人起身告辞。当然,酒菜钱俞非凡还是让元子给结了。毕竟这家伙多少提供了一点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

    两人出了酒店,俞非凡上车就将电话给掏出来了,拨通了三爷的号码,电话一接通,俞非凡就将刚才听到的事情笼统的说了一遍,三爷一听,沉默了片刻,才轻轻的吐了口气,语气平静的说道:“你回来吧!我们去雁荡山。”

    俞非凡一听,心头忽然莫名的紧张了起来,自己虽然跟随三爷不久,可对三爷还是多少有点了解的,要是三爷看不上眼的事情,三爷往往都会在开头的语气中,添加一声冷哼来表达自己的藐视,越是重大的事情,三爷表现的则越是平静,这次这个齐平烟,竟然能让三爷轻轻的吐了口气,说明这家伙真的不简单,就连三爷,只怕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一想到这里,俞非凡不由的有点担心,虽然三爷所表现出来的,一直都是十分厉害的一面,从目前来看,好像是无敌的存在,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万一这次遇到个硬点子,三爷不是对手怎么办?自己除了拖后腿,别的可一点也帮不上,黄姑娘应该可以帮上一点忙,但估计能力也有限,真要是遇上威胁,三爷还得护着自己和黄姑娘,那就更麻烦了。

    一念至此,俞非凡立即给花错打了个电话,上次在婚礼上和花错、小狗子打赌之后,也不是一无所获,起码互相之间都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了,也都留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俞非凡将情况一说,花错在电话里就笑了:“行!我知道了,雁荡山是吧?你们放心去,我去找江长歌算一卦去,谁要是不开眼想对爹不利,我去将他蛋黄捏出来。”一句话说完,电话就挂了。

    有花错这句话,俞非凡底气顿时就足了,他和徐镜楼、花错等人都见过面,虽然没见过他们显露本事,却也知道那几个家伙个个都是难缠的主,有他们插手的话,那就万事不愁了。

    当下也不打算在南昌呆了,和元子告辞,元子又感激他,又有点舍不得,倒是俞非凡十分洒脱,笑骂道:“别搞的跟基佬似的,你愿意以身相许,凡爷我还不待见呢!等凡爷学艺归来,有了齐天大圣的手段,再带你装逼带你飞!到时候你抓着凡爷的裤腰带,凡爷一个筋斗云,带你去看看南天门。”

    当然,筋斗云俞非凡是肯定翻不了,所以和元子分开后,只能乖乖的打了个车。

    一车直接到了赵家楼,三爷和黄姑娘还在黄家等着,三人一汇合,就和黄家老小告辞,取道向东,直奔雁荡山。

    在路上,三爷又详细的问了一遍关于血祭的事情,俞非凡嘴把式那是没说的,添油加醋的一说,比那纸扎店老板说的更加离奇诡异,三爷却始终只是一边悠闲行走,一边安安静静的听着。

    俞非凡一直讲到天空乌云忽聚,惊雷响起,那巨大的脑袋缩入河水之中,破浪而逃,那斗笠人脚踏独木船追赶浪花而去时,三爷的眉头终于施展了开来,一脸恍然的表情道:“怪不得!原来是这样!”

    俞非凡一愣,急忙问道:“师父!哪样啊?”

    三爷没有理他,只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一直等到俞非凡将整件事情从头到尾详细说了一遍之后,三爷的嘴角才微微露出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来,抬头看了一眼雁荡山的方向,冷笑道:“这真有意思了,带着斗笠,不让面目暴露,应该是阴气太盛,不敢见阳光,很有可能是炼尸人。”

    “还持有四方青铜铃,会赶活尸,也就是说有赶尸门的手段。教给纸扎店老板和张四奶奶腹语,腹语本是奇巧手段,影门最擅长这玩意。另外还可以凿木成舟,踏浪而行,这应该是排教的本事,可更出奇的是,他竟然利用血祭之术,让那河里的东西犯了天规,引来天雷,而随后他追随那河里的妖物而去,应该是想捡便宜,趁机夺取那妖物的内丹,可人类夺取妖物的妖丹则是无用的,只有妖类,才会对妖类的妖丹感兴趣,要是这么分析的话,他则可能是妖类,一个身兼炼尸、赶尸、影门、排教四门手段的妖类,你说有没有意思?”

    俞非凡苦笑着摇头道:“没有意思!师父你一定知道些什么,却不肯说出来,这样做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三爷嘿嘿一笑道:“不该你知道的,说了也无用,该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走吧!我们今夜连夜赶路,争取尽快到达雁荡山。”

    俞非凡一听,一颗心顿时又下沉了几分,原先三爷带着他,一直都是悠悠闲闲的,走走停停玩玩乐乐,顺便给自己将许多基本的知识,可现在忽然要连夜赶路了,这只能说明一那就是雁荡山的事情,已经迫在眉睫了。

    走了片刻,天色渐晚,黄姑娘自从俞非凡回来说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就显得有点忧心忡忡,这时终于忍不住问三爷道:“那齐平烟说西子河里的龙龟,是来自洞庭,我们要不要问问张渔?”

    三爷一摇头道:“不用,这事我知道,那龙龟确实是出自洞庭,那齐平烟说龙龟到西子河百十年了,时间差不多,从北洋水师失利之后,那龙龟就被赶出洞庭了,而且赶走龙龟的,就是张渔的先人,海猴子一门的张浪子。”

    “当时张浪子在北洋水师覆灭的一战之中,侥幸不死,就离开了军旅,在长江走船,因为他本就是海猴子一门的人,水性了得,又有龙须红顶金丝鲤相助,在长江之上,威名远扬。”

    “那龙龟正好也在那个时候,开始在洞庭湖兴风作浪,一开始好像是有渔船惊扰了它,只是将过望的渔船都顶翻了之类的,并没有吃人,后来就有人找到了张浪子,求张浪子出面解决那龙龟,张浪子就去打了那龙龟一顿,最后念在那东西并没有真的吃人,就放了它一马,将它驱逐出了洞庭湖了事。”

    “没有想到的是,这东西到了西子河,却开始吃人了,那齐平烟说的对,它虽然只是吃些死尸,并不触犯天规,可一旦尝到了人味,哪里还能收得住,这一次终于触犯了天规,又被那齐平烟趁火打劫,只怕已经完了。”

    黄姑娘一点头道:“那你有没有觉得,这事好像和我们三十六门有关?我们在武夷山,诛杀那黑色大蛇的时候,那黑色大蛇曾经说过,它飞升不成,洞穴却被他人趁机侵占,到了赵家楼,又遇上了张四奶奶,再加上建桥血祭的事情,一切线索都指向了雁荡山,好像是在故意引我们去的一样。”

    三爷面色逐渐沉重了起来,许久才应声道:“必定和我们三十六门有关,我甚至怀疑那齐平烟是深井之中的漏网之鱼,所以我才要尽快前去雁荡山,将事情查清楚,如果真是深井余孽,那就得尽快铲除,免得形成气候,祸乱一方。”

    俞非凡忽然来了一句:“如果不是深井余孽呢?就是一个妖类呢?”

    三爷的目光陡然冷了起来,冷声道:“其实,我不管他到底是人是妖,只看他是善是恶,行善事,积福果,我就当不知道的,要是想祸乱人间,那就只能杀了他。”

    三爷这句话一说出口,俞非凡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之前就知道三爷为人阴狠,可没想到,三爷的这股狠劲,竟然这般凌厉。

    刚想到这里,在三人前方大约一里路远之处,忽然亮起了十几把手电的光芒来,更远之处,则出现了一个村庄的轮廓,想必是又到了一个村落。

    当下三人就向前方的手电光方向迎了过去,三人在下风口,对面的人谈话声,隐约传来,其中一个大嗓门笑道:“兄弟们,今天晚上都加把劲,昨夜老歪嘴逮了有十来斤,大的都有一斤多,可卖了不少钱,我买了两包烟给老歪嘴,老歪嘴才将这地儿告诉我,他可说了,那地方遍地都是,最大的能有两三斤呢!”

    另一人笑道:“刘哥,你说老歪嘴会不会骗我们呢?他说的那里我们也经常去,可从来没发现他说的那地方,别说两三斤的了,就连一斤的,也没见过啊!”

    那个大嗓门又笑道:“他不敢,他要是敢骗我,我回来把他嘴抽的歪倒另一边去。”其余的人一听,一起哄笑了起来。

    三爷听的脸上,忽然挂起了一丝疑惑,回头黄姑娘和俞非凡一打手势,示意先不要露面,大家悄悄的跟上去,估计是想看看这些家伙要抓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