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9章:番外(金目碧蟾2)

关灯
护眼
    前面的十几人则根本就没有看见三人,说笑几句之后,一转道就直奔向南,向着南面一个隆起的小山岗的方向走去。

    三爷带着俞非凡和黄姑娘悄悄的跟随在众人身后。前面那些汉子边走边聊,显的十分开心,但聊的大多是些家庭琐事,对三爷等人来说。没有丝毫价值。

    过了片刻,其中一个家伙问道:“刘哥,你说这人收这些赖蛤蟆有什么用?一天收一大堆,一堆就是几千块。好几天了,可是不小一笔钱了。”

    那大嗓门笑道:“你不懂了吧!我听人说,这癞蛤蟆可是药材,收去烘干之后,城里卖的可贵了!”

    另一个家伙却叫道:“不对啊!我头两天去县城,正好看见那些家伙开车带着一皮卡的癞蛤蟆,一开始我也以为他们是要弄去城里卖的,结果走到前面母子岭的时候,全都给放了,当时我还问了几句,可那带头的黑脸汉子理都没理我,按道理来说,他们要是收去卖的,没理由全都放到母子岭去啊!”

    又有一个汉子笑道:“或许人家就是收去放生呢!现在有钱人多,有的人就喜欢这么做。”

    那刘哥笑道:“就是,你管他收去做什么,母子岭上好多母子蜘蛛,也许人家收去除蜘蛛的呢!总之,只要给钱,咱们就抓,不就是抓癞蛤蟆嘛!总比工地上搬砖强多了。”众人一齐应声,纷纷称是。

    三爷的眉头却皱了起来,一转头看了一眼俞非凡,轻声问道:“你觉得呢?”

    俞非凡一听,就知道三爷这是在考验自己,头脑一阵转动,随即说道:“我觉得不对劲,收了又放,这里面必定有所古怪,只是具体是什么原因,我却想不出来。”

    三爷一点头道:“对!事出反常必有妖,原因你想不出来正常,因为你的阅历还不足以支持现在的你做出应有的判断,只要抓住一个可疑的追究下去,必定会有水落石出的时候。”

    黄姑娘接过话道:“你们觉得,会不会和雁荡山的齐平烟有关系?”

    三爷微微一笑道:“根本就没有会不会这一说,是一定和那齐平烟有关系,这里快到黄茅尖了,已经接近雁荡山了,以那齐平烟的手段,这事要是和他没有关系那才怪了。”

    “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他又看上了什么?听那些乡民所言,应该是和蟾有关,那些收蟾的汉子,很有可能都是他的手下,收了又放,只有两个可能,一是没有找到他想要的东西,二是他想利用这些蟾去对付母子岭上的母子蜘蛛,也有可能,是两者皆备,总之,我们先跟去看看再说,确定下来他们抓的是什么东西,再推测起来,也更有根据一点。”

    说话间,前面十几个汉子已经到了山岗下,却没有往山岗上爬,而是顺着旁边一个低洼的大山沟子走了进去,大山沟子里面原先满是荆棘和杂树,不知道被谁将荆棘丛硬生生砍出了一条路来,一直往山沟里面延伸。

    那大嗓门的刘哥喊道:“就这里哈!顺着这路走,大家小心一老歪嘴说,这荆棘丛中有毒蛇。”一边说着话,一边从旁边树上折了根树枝,敲打着两侧的荆棘丛,带头行走。

    走了大约一两百米,前方忽然响起了“咕咕”一声蛙鸣,声音十分洪亮,简直如同牛鸣一般,那刘哥顿时更是开心,笑道:“就在前面了,怎么样,我说老歪嘴不敢骗我吧!今天我们要发财了。”

    其余几个一起随声应合着,三爷却又一转头,看了一眼俞非凡。

    这一次俞非凡没有等三爷提问,立即就说道:“应该不是蟾,蟾是不会叫的,很有可能是什么蛙类,反正长的和癞蛤蟆有点像就对了。”

    三爷一点头,随即又一摇头道:“也对也不对!我大概已经猜到他们要找的是什么东西了,你说它长的像癞蛤蟆,这一点对了,但它确实属于蟾类,而且会叫。”

    “原先我还不敢确定,可这东西的叫声一起,我立即就听了出来,普通蟾类,是绝对不会有这么洪亮的声音的,普天之下,只有一种蟾可以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那就是金目碧蟾!”

    “这东西最喜混杂在蟾类出没的地方,喜潮湿阴暗之处,外形和普通蟾类也没什么区别,唯一的不同,就是它的眼睛是金色的。但是,这种蟾的血,却是碧色的,这种血液,对人类来说,要比鹤顶红还毒上十倍,毒性发作十分之快,从中毒到死亡,最多也就一分钟,而且至今没有解药,中者绝对无救。”

    “但是,这东西对妖类来说,却是绝佳之物,最大的妙处是,这种蟾血,可以化解妖类妖丹上的毒性!妖类都有妖丹,妖丹是每一个妖物的元气,每一个妖丹的属性,都不相同,毒性也相当剧烈,如果将妖丹上的毒性化解了的话,妖丹可是增加灵气的最快办法,哪一个妖丹不是修炼几百年的,要是弄上几个,那还得了!”

    三爷这么一说,俞非凡头脑之中灵光一闪道:“师父,武夷山黑色大蛇,是不是到死都没使用妖丹?”

    三爷微微一笑,一点头道:“不错,那黑色大蛇的本身修为不低,只是飞升之时遭了天劫,天威岂可抵挡,只怕功力损耗一半都不止,又被李红袍偷了不少灵气,可即使如此,以它之能,也该可以化作人形才对,可它从一出现到最后被我打回原形,始终都是以大蛇的原貌出现的,这就说明了,它的妖丹已经不在了。”

    接着三爷又说道:“不单单是那黑色大蛇,只怕西子河里的那只龙龟的妖丹,也很有可能落在了那齐平烟的手里,另外,我相信母子岭上,应该也有妖物才对,不然他的手下不会将成车的蟾放入母子岭,蟾和蜘蛛一样,都是五毒之一,互相克制,这很有可能是一石二鸟。”

    俞非凡一听,顿时急了,急忙说道:“师父,那我们得想个办法,阻止这些乡民捕捉金目碧蟾才行,万一真的让那齐平烟得到这金目碧蟾,那后果可不得了。”

    三爷一摇头道:“就凭这些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抓得到金目碧蟾,金目碧蟾怎么说也是灵物,就连我们想捉,只怕也未必能够得手,我猜齐平烟此举,只是想利用这些乡民找到金目碧蟾的出没之地而已。”

    话刚落音,前方忽然响起一个人的惊叫声来:“刘哥,快来看,这里的蟾蜍好大啊!这一只起码有一斤多。”

    那刘哥哈哈大笑道:“抓了!大家伙,你们今夜发了财,可别忘了我,这地儿可是我从老歪嘴哪里掏出来的。”

    一句话刚说完,另外一个人兴奋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一个更大,少说也得有两斤!”

    俞非凡听的一愣,蟾蜍的个头,并没有多大,常见的也就一二两重,能上一斤重的,已经极其罕见了,两斤重的蟾蜍,根据比例推算的话,体型少说也得有海碗口大小了,这么大的蟾蜍,说实话已经有点吓人了。

    可三爷的嘴角,却忽然露出了一丝神秘莫测的笑容来,一转头就对俞非凡和黄姑娘说道:“先藏起来,免得这些人回来的时候与我们撞面,我们目前还不适合显露出行踪来。”

    俞非凡听的有点迷糊,这些人来就是为了捉蟾蜍的,这里蟾蜍即多又大,他们没捉够怎么可能走呢?三爷这个担心,看来完全是多余的,可三爷既然说了,黄姑娘也应声藏了起来,自己也只好闪身藏到了一块山石后面,三爷则直接飞身上了一棵并不算大的杂树,藏身在树枝之上。

    这边三人刚刚藏好,前方又响起一个乡民的声音道:“大家快来看,这里还有更大的,这只可能有三斤重了。”

    话刚出口,那大嗓门刘哥就陡然大吼了一声:“都住嘴!放了!全都放了!一个都别留!”

    他这一喊,顿时引起了其余人的迷惑来,马上就有人问道:“为什么啊?难得抓得到这么大的蟾蜍,回去一定能卖个好价钱,这么大又这么多,大家捉上一夜,可就发了。”

    那刘哥大吼道:“发个屁!这个钱,我就怕你们没命花!快放了,这里的蟾蜍不能捉了。”

    又有人喊道:“刘哥,为什么不能捉了?这可都是钱啊!”

    那刘哥的声音显得更加焦急了起来,甚至透露出一丝惶恐来,嘶声喊道:“你们都瞎了吗?都回头看看,我们回去的路呢?这么大的蟾蜍,你们什么时候看到过,今天这发了疯似的往外跳,还一个比一个大,再捉下去,我们一个都回不去。”

    俞非凡听他这么一喊,又是一愣,伸出头来看了看,只见十几个人就在自己前方三四十米之处,十几把手电照的那一片全是光亮,他们身后的路也清晰可见,并没有什么离奇的地方。

    可那些乡民的面色,却一齐变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