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番外(雁荡群妖2)

    这一明摆着叫板了,三爷反而不急着赶路了,眼看着那黑脸汉子逐渐走远,缓缓掏出香烟来。点燃抽了一口,接连吐出几个烟圈来,转头瞟了一眼俞非凡道:“你怕不怕?”

    俞非凡一点头道:“怕!但我不会回去的,师父。你也别想找借口赶我走,我要是在这个时候走了,你会看不起我,我爹会看不起我。我自己也会看不起自己。”

    三爷嘿嘿一笑,点头道:“这点很好,和静之很像,不过你猜错了一我并没有赶你走的意思。”

    说到这里,又抽了一口烟道:“别人可以做出临阵脱逃的事情,可你不行,你是我徐关山的徒弟,做我的徒弟,既是好事也是坏事,好处是确实可以跟我学到很多东西,坏处是,很容易就会陷入极其危险的境地,还不能逃,就算死,腰杆也得挺直了死。”

    俞非凡哈哈笑道:“这样才刺激,师父你放心,我虽然没什么本事,骨气还是有的,绝对不会丢了你的脸。”

    三爷一点头道:“这一点我很放心,我混迹江湖几十年,看人一向很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想让你去做一件事,而且这件事,还必须得你去才行。”

    俞非凡顿时嘴一咧乐道:“师父,你就别绕着弯损我了,我有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的,真要有什么重要的事情,镜楼师兄、花错师兄,还有小狗子、江长歌等一大票人随时都可以供你调遣,根本就轮不到我。”

    三爷一摇头道:“他们不行,他们虽然手段确实比你高明,可他们的名头太大了,特别是经历过天宫之战后,在道上混的,有几个不认识他们几个的,他们一出面,人家已经防着他们了,根本无法打探到任何消息。”

    “而现在的局势,则完全是敌暗我明,我们对那齐平烟,是一点也不了解,而我们的行踪,却分明都是在他操纵之中,俗话说的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现在我们对他一点都不了解,这仗打的,实在没有一点把握。”

    “所以,我想让你一个人先去雁荡山,打听一下情况,看看这齐平烟究竟是何方神圣,有什么特殊的本领,以及这次参加赏参大会的都有哪些牛鬼蛇神,知道这些之后,我们也好做出相应的部署。”

    俞非凡一愣,手一指刚才那黑脸汉子消失的方向道:“我去?刚才我可是露了相的,何况这一路上,我一直和你们在一起,齐平烟既然早就想对付我们了,会不知道我的存在?”

    三爷微微一笑道:“肯定知道。”

    只说了这么一句,就不再说下去了,俞非凡又是一愣道,苦笑道:“知道还让我去,不是让我送死吗?别说那齐平烟了,就刚才那黑脸汉子,估计就能弄死我。”一句话说到这里,却忽然住口了,随即明白了三爷的意思,他虽然和三爷在一起,可齐平烟却一定不会在乎他,齐平烟怕的是三爷和徐镜楼等人,却根本就没把俞非凡当回事,甚至根本就不会注意到他。

    这不禁让俞非凡有点尴尬,脸上讪讪的挤出一丝苦笑来,怪不得三爷说这事只有自己才能扮成,要这么说的话,还真是如此,当下略一思索,一点头道:“好吧!我去就是。”

    三爷笑道:“你也不用妄自菲薄,这一恰恰是他的疏漏之处,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一点疏漏,说不定就是成败之关键,我会想办法吸引他们的注意,你独自一人前往雁荡山,想办法打探出我们所需要的信息来,你可能做到?”

    俞非凡一点头,说道:“得了!别的我不行,打探点消息我绝对没问题,你老人家就等好吧!我这就去雁荡山,保证将齐平烟一家祖宗十八代都给查出来。”

    三爷瞟了一眼俞非凡,笑道:“少耍嘴皮子,去吧!我只给你两天的时间,从现在开始算起。”

    俞非凡嘴一咧道:“师父,这太不公平了吧!我从这到雁荡山,还得半天呢!就算现在出发,到雁荡山已经天亮了,我就算不吃不睡,也就剩一天半的时间了,根本就不够用啊!”

    三爷悠然抽了口烟,将烟屁股一弹,随口应道:“这天下,本来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你在这里废话,实际上是在浪费时间,如果我是你,我已经跑下去好几里路了。”

    俞非凡一点头,直接转头看了看方向,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冲着雁荡山的方向狂奔。

    当然,离开了三爷的俞非凡,绝对不会靠两条腿跑路的,他先打了个电话给元子,安排好元子怎么做后,直接在路上拦了辆车,一车先到了龙泉,制了一身行头,从头到脚,干净利索不说,全是大品牌,还逛了趟金店,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有钱似的,大金链子小金表,十个手指戴了十二个戒指,就差点在脸上刻上有钱两个字了。

    等这些行头制好,元子已经到了,开的宾利,车上还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长衫布鞋,圆脸小胡子,未语先笑,姓李,是元子家的管家。

    元子和俞非凡一碰头,就被俞非凡这股土到掉渣的气息震住了,哈哈大笑道:“凡子,你是想将元爷乐死吗?你这是什么装扮?你怎么没打个黄金裤衩子呢?”

    俞非凡嘿嘿一乐道:“你管凡爷怎么装扮呢!我自然有自己的打算,你别废话,从现在开始,你和我说话的时候客气你从这一刻开始,身份就是凡爷我的司机了。”

    说着话,转身对李管家一鞠躬道:“辛苦李管家,从现在起,你得变成我的管家了。”

    李管家一点头,笑道:“凡少爷客气了,你对我们元少爷的恩情,我都知道,一直想找个机会酬谢你,这次能为凡少爷效劳,正是李某的荣幸。”

    俞非凡嘿嘿一乐道:“那我就不客气,李管家,咱们上车。”

    元子看的直乐,一上车就笑道:“凡子,咱们去哪?你可得想好了,就你这身装扮,去穷一点的地方可不保险,搞不好人家能将你的手都剁下来。”

    俞非凡哈哈笑道:“这个你别管,开车走着!先去银行取个二十万现金,再去雁荡山。”

    一句话说完,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一伸手在元子脑后勺上弹了一下,说道:“我怎么和你说来着,你现在就是一个小司机,我是主子,你给我演好了,别露了菜,凡子凡子的,是你一个小司机喊的吗?从现在开始,改口称凡少爷!”

    元子嘴一咧,笑道:“得了!凡少爷,咱这就走着,不过你大老远的喊我来就算了,还让我将家里的宾利和李管家都带来了,你这到底玩的哪一出?多少也给哥们交个底啊!”

    俞非凡嘿嘿一笑,一脸轻蔑的说道:“交个底给你?凭什么?你什么时候见过主子有什么行动,要向司机汇报的?”一句话说完,往座椅上一瘫,无论元子怎么嘀咕,一句话都不说了,竟然闭目养神起来,连在银行取钱的时候,都没有下车,而是直接哄元子从元子自己的卡上取了二十万现金,随后开车直奔雁荡山,他更是直接睡着了。

    一路无话,元子喊醒俞非凡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三人已经到了雁荡山。

    但俞非凡并没有让凡子在雁荡山风景区停留,而是直接开车过了雁荡山,围着雁荡山周围的公路绕圈,最后选了一个只有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子旁边,停了下来。

    停下来干什么呢?送钱!挨家挨户的送钱,每家都不多,千把几百的,送完钱在老百姓诧异和羡慕的目光中,大摇大摆的上车走了,戴满了戒指的手指,一直露在车窗外面,黄金在阳光下都耀人眼花。

    没一会又到了一个村子,这个村子人数多一有二十多户,俞非凡又让元子停了下来,再度开始了送钱炫富的过程,每到一家,二话不说就掏出钱来,数个十张八张的往人家桌子上一丢,就一句话:“有钱任性,送你了!”然后转头就走,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就不说了,整个形象简直就是暴发户家的败家儿子。

    然后就是第三个村、第四个村

    一直等到二十万现金送光了的时候,已经走了六七个村子了,当然,每一个村子都不大,在围着雁荡山绕圈的过程中,每看到大村子,俞非凡都是直接绕过去的。

    这种行为虽然傻逼,可确实有用,现在都是电子时代了,传递消息也不需要口口相传了,全都是朋友圈,最不济也会打个电话,六七个村的百姓替他打广告,这消息传的,贼拉拉的快,下午三点左右,整个雁荡山附近,都知道雁荡山来了个到处送钱的败家富二代。

    就在这个消息传开了的时候,俞非凡干出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事情。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